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双桥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连环计

双桥王 我爱鸳鸯锅 2186 2020.04.04 20:26

  江橙县马家巷花月影的小院中,黑鹰面无表情的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沐锦翎,心里一千万个不爽。

  找玉简本是上头交给自己的事情,可他一个小小的沐家公子,非要上杆子横擦一杠子,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

  哼,反正事情现在进展的不顺利,他正愁没办法向上头交代呢,既然这沐锦翎主动送上门来,自己若不“照顾”着他一点儿,岂非太对不起他对上头的这一份拳拳之心?

  “沐锦翎,你这连环计能成吗?”

  “黑鹰大人放心,沐云烟眼中只有她的宝贝徒儿,当日得了野人族的消息,很快就把花月影骗到俞阳村,妄想着用野人族的消息换取江小禾庇护。”

  沐锦翎丝毫没有大难临头的觉悟,反而为自己能搭上黑鹰大人这样的大人物沾沾自喜。

  若是这件事情办得让上面满意了,黑鹰大人再到家族为自己说两句话,那少主之位还不是手到擒来?

  “昨天下午,花月影已经回到了江小禾的住处,今天早上他们一定会去俞阳村一探究竟的。”

  不得不说,沐锦翎非常擅长揣测人心,每一个字都说到了点子上。

  第二天一大早,江小禾、许永锋、绿柒、花月影四人决定再去俞阳村一探究竟。

  野人族事关重大,许永锋不敢大意,不管这个消息是真是假,他必须要亲自去一趟。

  再说,那个俞阳村,上次他们去的时候就感觉有些不对劲。

  还有金鸡岭,按道理来说,那片地方根本不应该长出死人花这样的植物。

  江小禾摸了摸怀中的银疙瘩,这是上次救治小俞时老俞给他们的酬金。

  乾元帝国的银矿数量有限,且都被官家把控,所以银疙瘩不常见,当然这种东西可以拿到首饰铺子去换钱,毕竟他们打造银饰需要这些。

  对于金鸡村,他的心中隐隐有些猜测,但却不想去管,反正那些村民又没有危害到他。

  小俞的腿已经大好,老俞见他们来了非常高兴,热情款待之后询问来意。

  江小禾自不会如实告知,只是拐弯抹角的问了问老俞最近村子里有没有什么新鲜事情发生,闲聊半天之后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

  几人很快上了金鸡岭,花月影沿着记忆中的路线很快找到了自己遇到野人族的地方。

  许永锋弯下腰细细查看,虽然踩在草藤上的脚印没有了,但根据草藤被折断的痕迹判断,这里确实有野人在活动。

  小半个时辰之后,许永锋与绿柒两人终于从杂乱无章的树林中找出了一个大概的方向。

  “一定要万分小心,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要打草惊蛇,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探路。”

  因为知道野人族把人族当做血食,所以许永锋特地叮嘱了一番,免得到时候看到什么血腥的画面露出马脚。

  树林里非常安静,丝丝缕缕的阳光顺着树叶的缝隙溜进来,阴暗的密林多了几分光亮。

  四人一路小心翼翼的顺着那个方向前行,前方被折断的草藤越来越多,甚至有些地方还能看到半个隐隐约约的脚印。

  四人的心紧紧绷着,事已至此他们已经明白:野人族就藏身在此处,他们必须万分小心。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功夫,江小禾突然停了下来。

  “这个地方不对劲,我们不能往前走了。”

  许永锋与绿柒相视一眼,闭上眼睛细细感知,瞬间就发现了问题。

  “快撤。”

  两人面色一变,转身折返,江小禾一把拉着花月影转身狂奔。

  “怎么了?”

  花月影一头雾水,到底哪里不对劲了,她怎么什么都没发现。

  “太安静了,寻常的树林就算没有大的野兽,但小动物、蛇虫鼠蚁总有一些,但我们一路走来,一只小动物也没有遇见,就连虫蚁嘶鸣也没见一声。”

  “哈哈哈,倒也不算太傻,可惜已经迟了。”

  一道阴恻恻的笑声自林间传来,江小禾四人停下脚步,眼前多了三个身材魁梧,血脉旺盛的野人。

  说话的人是……黑鹰。

  他的身后一如既往的跟着阿冷和阿九,一句话的功夫,林中出来十二个野人,将四人围在中间。

  “黑鹰一族的人,你可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许永锋朝绿柒使了个眼色,抬头分散黑鹰的注意力。

  江小禾也趁着这个机会从帝威塔中拿出简天磊留下的那枚传音玉简,指尖丝丝缕缕的元力注入其中。

  “许永锋,巡夜司虽然权力大,战斗力强,但你可别忘了,现在是在金鸡岭,我的地盘。”

  黑鹰淡淡的说了一句,言语中带着些许不屑。就算是巡夜司的人又如何,还不是被自己耍弄在股掌之间?

  “我们中计了。”

  许永锋平静的诉说一个事实:

  “以黑鹰的手段,今日我们四人定然是有来无回的,只是不知这套连环计是谁的主意?”

  许永锋说话的同时还看了一眼花月影,眼眸中的深意不言而喻。

  花月影面色一白,身体微微颤抖着,但却什么都没说,只是用力握着手中的短剑。

  “哈哈哈,当然是本公子的主意。”

  沐锦翎身后跟着福伯从黑鹰身后走出来。

  “月影,你做的很好,现在过来这边吧,你师尊可是非常想念你的。”

  花月影低着头一动不动,只是浑身颤抖的更加厉害。

  她转头看向江小禾,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眼神,可江小禾并没有看她。

  沐锦翎见花月影没有搭理自己,面色有些难看,但他依旧露出一个笑容:

  “难道,要为了一个不信任你的江小禾,弃自己的师尊不顾吗?”

  花月影的心中挣扎,她自幼被师尊抚养长大,两人虽不是母女,却胜似母女。

  “啧啧啧,我真为你师尊感到可怜,她可是全心全意的为你着想,拼着性命把你推到江小禾身边的。”

  花月影面带难色,右脚向前一步,正准备走过去,耳边突然响起一道细细的声音:

  “你若现在跟他走了,你的师尊才真正的死定了,忘记我昨天和你说的了?只有你和我们在一起,他们才会留着你师尊的性命胁迫你。”

  花月影心神一定,迈出的步子再次收回来。

  她抬头看向沐锦翎,眼眸中散发着细碎的寒光:

  “若我今日死在这里,其他的事情也无暇顾及,若我活着离开,你敢动我师尊,我一定想尽一切办法杀死你给师尊陪葬。”

  黑鹰眼见沐锦翎的算盘没打响,当即眉头一皱,朝着十二个野人冷喝一声:

  “动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