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双桥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要么不欠,要么欠个大的

双桥王 我爱鸳鸯锅 2226 2020.03.28 17:58

  入夜,江小禾又去了一趟江苑,他想见见灰衣人。

  他想知道焦老大是什么人,黑鹰又是什么人,沐家、林家在这些事情中扮演的又是什么角色。

  还有,他们这些人同野人族又有什么关系。

  玉简里面记录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想得到它?

  说实话,事情发展到现在,江小禾对玉简仅有的一点好奇心也被消磨殆尽。

  因为一枚玉简,黄炳奎一家一百多口死于非命,海六爷一船人沉入海底,甚至陈金水的死都与玉简有间接关系。

  就连野人族的出现,或许也同玉简有关系。

  若非自己被黑鹰牵扯进来,他真想一走了之。

  然而,这一次江苑之行,江小禾其实是带着一种侥幸心理的。

  毕竟,上一次自己已经带着黑鹰进去过一次,闹出那么大动静灰衣人不知道才怪。

  而且,黑鹰三人想来也不会善罢甘休,定然会做足准备再探究竟。

  灰衣人要是不傻,定然会尽快离去的。

  果然,进入江苑,顺着塔门进去找到灰衣人疗伤的那间屋子:空无一人。

  虽说早已经猜到这个结果,但江小禾心头仍有些失望。

  回到小院的时候,绿柒的房间里亮着光。听到他回来了,绿柒开门出现在院子里。

  “公子,您回来了。”

  江小禾有心问问她这几天去哪儿了,嘴巴抿了抿,最终没问出口。

  绿柒虽说是自己出钱赎身的,但手帕已经给了自己,手帕上的秘密自己也知道了,甚至第二块手帕的下落她也告诉自己了。

  她不欠自己的。

  至于她答应每日去悦福酒楼替自己守着,江小禾明白那不过是她想给自己找个依靠的借口罢了。

  毕竟,她是一个女子,为自己找个可以依靠的男子才是当下要紧的事情。

  “恩,这段时间外面有些乱,你出去的时候小心一些。”

  江小禾点点头,随口嘱咐了一句,没成想绿柒却是直接顺杆往上爬:

  “不知公子手上有没有什么续命的丹药,若是有的话赠与绿柒一粒,绿柒日后定有厚报。”

  江小禾微微一怔,看向绿柒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探究:丹药,绿柒说的是丹药。

  这两个字,是修士的常用语。

  “绿柒,你也是修士?”

  问话的同时,江小禾的一缕神识涌向绿柒身体,想要探查她的修为,但却没有一点儿收获。

  “是的,只是我修炼的功法不同寻常,一般的手段查探不出来。绿柒可以道心起势,我以及我所在的势力绝不会与公子为敌。”

  绿柒双指并拢,指天起誓。

  江小禾略一沉吟,既然不是敌人,那就可是朋友。当即神识一动,从帝威塔中拿出两粒百宝丹递给绿柒。

  “这丹药,我不希望被别人观摩,更不希望出现在拍卖会上。”

  至于为什么要给珍贵的百宝丹,江小禾自有考量:不管是受恩还是施恩,他的原则就是,要么不欠,要么就欠个大的。

  最关键的是,除了这个,他也没别的了……

  “多谢公子。”

  绿柒当即接了过去,转身回屋。

  江小禾没有怀疑,进入自己的房间之后进了帝威塔,毕竟百宝丹是宫姨的,他赠与了人,该同她讲一声。

  “给你了便是你的,既然你愿意拿出来,那就说明对方值得这颗丹药。”

  宫姨淡淡说了一句,视线在触及江小禾身体时,猛的一变,沉声问道:

  “你的身体,什么时候又中毒了?”

  “什么?”

  江小禾闻言,瞬间木若呆鸡,连日来服用培元丹,再加上那颗彩虹蛇的内胆,他体内的七尸七花丹早就没了,如今怎么又中毒了。

  “你不知道?”

  宫姨眉头皱的更深,她只是粗略的扫了一眼,这毒比起先前的七尸七花丹不知强悍了多少倍,若非小禾血脉特殊,现在恐怕已经是病入膏肓了。

  “我这段时间没接触过什么人,而且也没吃过……”

  江小禾眼眸一闪,在乱葬岗的时候,危机关头,他把焦老大送的那枚疗伤丹药吃了,但是那丹药确实没什么问题。

  “我把那颗前些日子给你看的疗伤丹药吃了,但那丹药你也说了,没什么问题。”

  宫姨的面色变得异常难看,一把抓起江小禾的手腕替他细细把起了脉,几个呼吸的功夫之后,一张脸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有人在你体内种了一种名叫‘千日红’的蛊虫,这种虫子平日里蛰伏在修士体内没有丝毫动静,任何人都察觉不出来。”

  “但,中蛊者一旦服用了元力浓郁的丹药,或者是修为晋升,导致体内元力浑厚时,千日红便会吸食元力,稍微一缕便可将它撑爆,它的身体蕴含着致命的毒素,无时无刻的不在腐蚀修士的精气神,所以中此毒者需要不停的吞食各种各样的天才地宝维持生机。”

  “这是富贵病?”

  江小禾心头一沉,这种毒他好像听老江头说起过,凡俗中人都是这样叫的。得了富贵病,最多活不过一年。

  “也可以这么说,千日红千日红,就是说从你服食丹药到现在,只有一千日的命了。”

  宫姨说着,扯开江小禾上身的衣衫,一根根血红色的凸起遍布整个后背,凸起的周围更是枝节弥漫,血红一片。

  那种感觉,看起来就像是数条长长的蜈蚣盘踞在江小禾后背之上,血红的枝节就如同是密密麻麻的蜈蚣腿,向四周扩散。

  “也就是说,丹药只是个引子,那个什么千日红早就潜伏在我体内了?”

  江小禾说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一种什么心情,只是觉得胸口有一股气憋闷的厉害,恨不得把这老天爷都捅开一个窟窿。

  “对,而且这个千日红,我暂时没有办法解除。”

  这才是宫姨心中最无助之所在,眼睁睁的看着小禾受到这种折磨,但却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江小禾浑身哆嗦一下,突然感觉有些冷:

  他虽不知道宫姨是什么人,来自哪里,但她绝对是自己认识的仅有的几个修士之中最厉害的,无论是修为还是见识。

  可是,如今,她说这千日红自己解不了。

  “小禾……”

  看着沉默的江小禾,宫姨的心痛的像是被钝刀子磨一样。

  “宫姨,我幼年的时候受尽磨难,可是在十八岁的时候却得到了帝威塔这件天下至宝。”

  江小禾沉沉的吸一口气,既然碰上了,他能做的只有坦然面对。

  “如今,虽中了千日红,但相信日后定会有更加丰厚的回报自己。”

  宫姨闻言,一时间泪如雨下。

  小禾,你本是天之骄子,不该受这等苦难。

  可惜,这样的话,她只敢在自己心里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