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双桥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弱鸡中的弱鸡

双桥王 我爱鸳鸯锅 2110 2020.03.19 14:47

  “在,能听到他的呼吸声。”

  问话的是唯一的一个武徒四级,答话的是身后的一个武徒三级。

  随着武徒四级一个手势,五人迅速冲进小院,刺耳的枯木摩擦的声音响起,江小禾的身体紧紧贴在门后面,手中那毫不起眼的无名大刀漆黑一片,仿佛一截烧火棍。

  这些日子,江小禾修炼那套无名刀法时一直用这根“烧火棍”练习。甚至,暗地里他已经将这无名刀易名为烧火棍。

  武徒四级站在院中打了个手势,两个武徒二级冲入屋中,两个武徒三级左右各一个,他自己则正对着房门,防止江小禾逃走。

  关于江小禾的实力,他们简单的了解过,毕竟一个月以前,他可是连“江橙三鼠”那样的废物都对付不了。

  要知道,海运帮选择帮众可是非常严格,似“江橙三鼠”那样的存在,随便出来一个帮中正式弟子,碾死他们就如同碾死一只蝼蚁那般简单。

  “哐当”一声,木制的门板被一脚踹的飞向房中,江小禾手中的“烧火棍”猛的举起,一刀劈向破门而入的第一人。

  这两人虽是武徒二级,但一身战力却是不凡,面对江小禾的突然偷袭很快就反应过来,手中大刀高举过头顶,抵挡江小禾的大刀。

  “噗”的一声闷响,为首武徒二级手中的大刀脆弱的跟纸片似的,与烧火棍接触的瞬间就被劈成两截,烧火棍顺势而下,武徒二级如同一根木头一般,从中间一分为二。

  “额……”

  江小禾呆了,这烧火棍竟这么猛?

  温热的鲜血溅了他一身,他才反应过来。

  另外一个武徒二级呆滞片刻之后很快也反应过来,高喊一声“点子扎手”之后,浑身元力陡然狂暴,猛的冲向江小禾。

  江小禾不闪不避,迎面而上,又是一刀,剩下的这个武徒二级,连人带刀,直接被劈成两半。

  江小禾看看手中的大刀,一颗心脏几乎快要从胸腔中跳出来。

  烧火棍真是太猛了!

  门外的两个武徒三级相视一眼,身影一闪冲入房中。

  两柄明晃晃的大刀带着凛冽的杀意劈向江小禾,江小禾不闪不避,简简单单的一招“横扫千军”再次将两人劈成两半。

  看着自己此刻的战绩,江小禾心头蓦然涌现出浓浓的喜意。直至这一刻,他才真正感觉到,自己已经晋升至武徒四级。

  右手紧紧握着烧火棍,强行压下心中的狂喜,一股无名的豪迈涌上心头,江小禾一步跨出,出现在小院中。

  院外的这个人也是武徒四级,视线触及到对方的一瞬间,江小禾感觉自己浑身的鲜血瞬间滚烫,高昂的战意将整个小院都笼罩在内。

  “有点儿意思。”

  武徒四级看着对面的江小禾,薄冷的嘴唇吐出五个字,右手放至腰间的储物袋之上,元力流转之际,一柄长剑出现在手中。

  “海运帮,向锐,武徒四级。”

  如果说,刚开始江小禾秒杀四人只是让他收起轻视之意的话,凝视片刻后的现在,他的心头已经生出了浓浓的忌惮之意。

  这是一个劲敌。

  胸中战意激昂,浑身元力磅礴,眼神凌厉如刀,气息绵延悠长,一看就不是寻常之辈。

  难道,他们找错人了?

  向锐心头有些疑惑,江小禾他们了解过,不过一个小小的武徒二级罢了。

  论战斗力,海三爷的原话是:弱鸡中的弱鸡。

  正是因为有此怀疑,向锐才会自报家门。

  “江橙县,江小禾。”

  江小禾话音落下,目光在触及到向锐眼眸中的那一丝惊讶之时,一步迈出,高举烧火棍,朝着向锐当头劈下。

  刀罡如寒风凛冽,杀意如秋水萧瑟。

  一股莫名的气势陡然笼罩整座小院,江小禾深吸一口气,周边的空气被一下子抽干,空间开始变得粘稠,烧火棍所过之处,空间如同水波一般划出点点涟漪。

  “来得好。”

  向锐大叫一声,瞳孔猛缩,身影闪烁之际,已然冲到了江小禾身边,手中的长剑随着他体内元力的爆发,猛的激射出一道璀璨的剑光。

  刹那间,漆黑的小院宛如白昼,刺眼的剑光带着冰冷的杀意划破粘稠的空间,刺向江小禾手中的刀背。

  江小禾长这么大,满打满算就与人拼了两次命,第一次是与“江橙三鼠”,第二次就是此时。

  他的对敌经验根本无法用不足来形容,简直就是匮乏到了极致。

  好在这段时间,神行通这套身法修炼的有模有样的,眼见对方长剑逼近,他一步斜出,身形抖转,避开了这一剑。

  向锐反应很快,手中长剑虽未来得及收回,但整个人却转了小半圈,长剑如毒蛇一般横扫向江小禾面门。

  江小禾手中烧火棍一震,一阵阵低沉的嗡鸣声自刀身散发出来,一刀砍向那银光迸裂的长剑。

  “噹”的一声脆响,长剑应声而断,烧火棍顺势而下,直接劈在向锐前胸。

  那动作,不仅如行云流水一般颇具美感,更是如砍瓜切菜一般轻而易举。

  向锐毕竟是老牌武徒四级,身经百战之辈,无论是战斗经验,还是对于危险的感知,都比江小禾这个毛头小子要强悍数倍。

  在感觉到手中长剑破碎的瞬间,他整个人吓的亡魂皆冒,身体猛的后退,虽然胸前被砍了一刀,但却没有致命。

  “凭借兵……”

  与江小禾拉开两丈之余后,向锐刚想开口同他周旋两句,心中暗暗思忖着,最好是能使用个激将法让他放弃手中的那把黑漆漆的大刀,与自己赤手空拳的搏斗。

  但刚刚说出三个字,江小禾已经举着烧火棍朝他扑了过来。

  呃……

  向锐本以为江小禾一个毛头小子,初出茅庐定然易于哄骗,没成想人家根本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气恼的同时,只得再次后退。

  江小禾的修为虽刚刚突破至武徒四级,但身为三大中县屈指一数的江双桥,岂能不明白“趁你病,要你命”的道理?

  因此,他根本不在意向锐说什么,直接举着烧火棍劈了过去。

  向锐在倒退的同时,又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柄长剑,强忍着胸口如烈焰焚烧的剧痛,将气海中的全部元力猛的抽出聚于长剑之上,长剑一声轻鸣,一股清冷的杀意瞬间自剑身扩散开来。

举报

作者感言

我爱鸳鸯锅

我爱鸳鸯锅

小锅正在想办法,希望每天都能更。。。

2020-03-19 14:4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