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双桥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凤淬

双桥王 我爱鸳鸯锅 2185 2020.03.12 14:53

  “正是在下,不知……”

  江小禾很快压下心底的惊讶,露出了一个标准的笑容。

  “我想和你做一宗生意。”

  黑鹰坐在江小禾对面,他的身后站着两个身材瘦削的墨蓝色衣袍的年轻人,他们正眼观鼻,鼻观心,低头数着地上的石缝。

  “贵客请讲。”

  若是换做以往,这送上门来的生意他肯定是欣喜万分,但现在却是后背直冒冷汗。

  眼前这人和他身后站着的两人一看就知道不好惹,而且是生面孔,说不准也是和那死去的灰衣人有关系。

  江橙县就这么大,且一直很平静,若说有涟漪,那也是灰衣人这颗“石子”带起的。

  “几天前,这儿出现了一个灰衣人,中等身材,受了重伤,我想找他。”

  黑鹰一字一句的说着,眼睛里的精光如同正午的阳光照在金币上,刺的江小禾有些不舒服。

  “在下能力有限,恐怕帮不了贵客。”

  江小禾本能的拒绝,那两个叫方圆和方剑的,一看就知道来历不凡。

  他们肯屈尊降贵的来这熊腿之州(乾元帝国总体地形像一头大熊,庆云州同其他五州地处大熊双腿,所以又被人称作是熊腿之州)打听灰衣人的身份,说明这个灰衣人身上肯定有事。

  如今,又来了三个凶神恶煞的黑衣人打听灰衣人,这更能说明问题,江小禾虽然爱财,但更惜命,他可不想莫名其妙的陷入一些麻烦中。

  “我叫黑鹰,记住这个名字。”

  黑鹰起身,冷冷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身后两人亦步亦趋的跟了出去,江小禾的心里有些不安。

  看来,最近要小心一些。

  在悦福酒楼空座一天,傍晚时分江小禾起身离去,做他这种生意,基本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他早习以为常。

  回到小院,江小禾很快进入帝威塔中,宫姨依旧是一副“闭门谢客”的样子,他也不在意,径自进入一间修炼室,坐在蒲团上开始修炼。

  昨天晚上修炼的时候,那一部青华先天诀龙吸他也算是入了门,今天晚上他准备修炼那套名为凤淬的功法。

  自经历过江澄三鼠的事情之后,他彻底认识到了实力的重要性。

  简单整理一番脑海中的种种信息,江小禾起身去了第二间修炼室:凤淬这套功法,修炼的前提条件就是要身处一处重力空间。

  第二间修炼室就是重力空间,江小禾不得不感叹老江头真是厉害,什么都算到了。

  “啊……”

  一进重力室,江小禾就忍不住的痛呼一声,感觉铺天盖地的压力涌向自己。

  这种压力不似寻常那种从上而下的压力,而是那种四方八方的,浑身上下的每一丝血肉都能感觉到一种极为强悍的挤压力。

  江小禾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被鼓吹的肉球,正身处在一个越来越狭小的空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挤爆。

  他想要坐下来。

  但是,感觉从脚底板到腰部,似乎有一双大掌在托着,不让他坐下。

  哦不,确切的说,是不让他有丝毫的动弹……

  没办法,既然坐不下来,那只能站着修炼。双眼紧闭,凝神静气,按照凤淬记录的方法开始修炼。

  “嘶……”

  当第一缕元力开始在筋脉中流转的时候,江小禾浑身剧烈的颤抖一下:

  太痛了。

  在重力的作用下,每一缕元力就像是燃烧的烈火,在筋脉中流转的时候,江小禾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丢入岩浆之中。

  凤淬,难道是用凤凰火烧吗?

  江小禾忍不住的想骂娘。

  “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宫姨的声音突然在房间响起,江小禾浑身一个激灵,想起了瘦竹竿拿刀砍向自己时那种无助又绝望的感觉。

  “烧吧,反正烧不死。”江小禾一咬牙,继续修炼。

  剧痛如潮水一般涌来,几乎要将他淹没,但每次总在最关键的时候,不知从哪儿冒出一股清凉的气息涌入江小禾体内,使得他不会晕过去。

  如此反反复复,死去活来的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江小禾终于是将元力在自己筋脉中完整的流转了一圈。

  江小禾整个人软的跟面条似的,浑身的衣衫湿哒哒的,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此时此刻,他最想做的就是出了重力室,好好睡一大觉。

  但是,他出不去了。

  江小禾试了很多次,他真的出不去了……

  “小禾,进入重力室之后,你必须要能在里面稍微活动,也就是入了门才可以出来。”

  宫姨的声音中带着一些莫名的情绪,她的语气温和了许多,甚至还有一些心疼。

  “宫姨,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入门的。”

  江小禾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句,现在他不止想骂娘了,连祖宗十八代都想骂了。

  ……

  “阿冷,知道他住哪儿了吗?”

  漆黑不见五指的街道上,黑鹰站在一处僻静的小巷内,看着身后的一个年轻人冷冷问了一句。

  “知道了,在街头第一条巷子里,那条巷子不深,里面一共有三座院子,一座是江小禾的,他左边的一座常年空着,对面的一座住着那个悦福酒楼的小伙计,叫小金的,给人看院子的。”

  叫阿冷的年轻人很快将自己调查的信息说出来,稚嫩的面孔上,一双透亮的眼眸中散发着不符合年龄的老成与狠辣。

  “天亮以后,“黑鹰”这两个字,将成为他一生的噩梦。”

  ……

  江小禾用了两天两夜的时间,终于从重力室中出来了,好在,重力室的时间比外界流逝的快十倍,外界也不过过去三个时辰而已。

  宫姨在门口等着他,还给他准备了一碗热腾腾的肉粥,江小禾只感觉自己的骨头软的跟面条差不多,闻着那香喷喷的肉粥,恨不得把整张脸都埋碗里。

  宫姨看得双眼一热,暗自红了眼眶,端起粥一勺一勺的给江小禾喂下去。

  喝到最后,江小禾也是哽咽着眼泪同肉粥一起往下咽,连头都不敢往起抬。

  这是一份他从未感受过的温暖。

  刚刚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四平八稳的躺在地上,宫姨的声音再次响起。

  “小禾,有人来了。”

  江小禾浑身一个激灵,瞬间出了帝威塔,那道沉闷的,枯树枝摩擦的声音再次响起:

  有人越过墙,进入小院了。

  这是老江头在时布置的手段,只要有人未经允许进入小院,屋内就会响起枯树枝摩擦的声音。

  “动作麻利点!”

  随着一道压抑的声音响起,江小禾整个人如坠冰窖,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

  黑鹰,

  黑鹰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