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双桥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遇袭

双桥王 我爱鸳鸯锅 2137 2020.03.25 12:25

  花月影?

  江小禾微微一愣,他有很长时间没有见过她了。

  不过,她怎么是这副模样?

  一身灰褐色的衣衫将浑身遮的严严实实的,脸上还做了一些在他看来极为粗劣的装扮,长发被高高束起,带着一顶黑色的斗笠,遮住了大半的面容。

  联想到她前些日子对自己那自相矛盾的做法,以及自己那日被监视的情景,江小禾心头微微一动,悄无声息的跟在她身后。

  花月影走的很匆忙,一路走的很快,根本没有发现身后有人跟踪。

  江小禾非常小心,一路跟着她到了一处偏僻的乱葬岗附近,眼见她停了下来,这才找了颗略高的土堆躲在后面,观察她的一举一动。

  花月影朝四周看了一眼,从怀中拿出一截拇指粗细的熏香点燃,丝丝缕缕的禅香顺着夜风飘出去很远。

  江小禾微微一愣,她这是在引什么东西出来吗?

  这个念头刚刚在脑海中闪过,他便发现花月影身侧不远处的一个坟墓(其实不过是个小土堆)突然从中间分开,一条黑乎乎的通道便出现,花月影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进入了通道。

  江小禾有心想要追过去,但那通道已经在这短短的两三个呼吸就关闭了。

  既然进不去了,那就回去吧,反正天一黑,没事的时候他就会钻到小院的地下迷宫里,进入帝威塔中修炼。

  心中这般想着,江小禾起身准备往回走。

  夜晚的月光很亮,风也有些急,吹过不远处一块及膝高的小草坡时发出“沙沙沙”的声音,影影绰绰的有几分吓人。

  但江小禾幼时生活在花子窝,跟着年龄大的花子门什么地方没去过,眼前这一幕他自然无所畏惧。

  然而,下一刻他的眼珠子就瞪得大大的,头皮开始发麻,紧接着心脏像是什么东西突然撞了一下,“砰”的跳了一下,恐惧开始蔓延至浑身的每一跟汗毛。

  他看到了什么?

  清冷的月光下,一个个小土堆开始往外翻土,泥土一点点从土堆往下滑,江小禾不由的咽了口唾沫,浑身上下起了一层又一层的鸡皮疙瘩。

  蓦地,三个白森森的手指头从土堆顶上冒了出来。

  江小禾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大气也不敢喘一口,但又一下子回到了胸腔,似乎是因为心中的猜测得到了印证。

  “嘎,嘎,嘎”

  光秃秃的树干上,几只老鸦断断续续的叫着,在这杳无人烟的乱葬岗回荡着。

  江小禾转了转眼珠子,坟头的沉土一点点落下,森白的手指头陆陆续续的往出冒。紧接着是一只只森白的手掌,带着一些腐肉的胳膊……乃至整个人。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江小禾的脚下出现了一具具尸体,有的是死去多年的老尸,浑身上下没有一丝腐肉,全都是白森森的骨头。还有的是近几年死去的尸体,身上挂着不少腐尸。

  最令江小禾难受的是,几具刚刚下葬的新尸,那股子腥臭之意薰的他睁不开眼睛。

  “叮铃铃”

  一道清脆的声音突然在这阴森森的乱葬岗响起,江小禾头皮一麻,原本伏在地上的一具具腐尸、白骨竟缓缓开始站了起来。

  “咔嚓,咔嚓,咔嚓”

  清脆的骨头碰撞的声音仿佛一柄柄大锤,重重敲击着江小禾的心脏,他不由自主的后退两步。

  然而,身后的腐尸也已经站了起来,两个空洞洞的眼眶中多了两团水珠大小的红点,江小禾感觉这两团红光似乎是一双双眼睛在死死的注视着自己。

  “叮铃铃”

  又是一道脆响,四周尸体眼眶中的红点突然开始扩散,化作一团团亮眼的光华,远远看去,似乎是两团红红的光芒飘在空中。

  指尖元力一动,烧火棍已然出现在江小禾手中。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三道急促的铃声再次响起,腐尸眼眶中红光大盛,竟同时迈前一步,朝江小禾缓缓逼近。

  “要赶紧离开这儿。”

  这个念头刚刚在脑海中闪过,江小禾便决定先发制人,浑身元力一动,手中烧火棍嗡鸣震动,一招“横扫千军”扫向面前的腐尸。

  “哗啦”一声,白森森的骨头应声而断,江小禾身前出现了一大片空白。

  “哈哈哈,吓唬人的东西罢了。”

  江小禾大笑一声,给自己壮壮胆,一个箭步向前冲去。他就不信,自己连这一帮死人都跑不过?

  然而,一步跨出,眼前黑影一闪,江小禾感觉一股浓浓的尸臭味扑面而来,“嘭”的一声,竟直接撞了上去。

  对方身体很硬,江小禾摸摸鼻子,感觉自己就像撞在一堵墙上,幸亏他修炼了凤淬,肉身比之从前强悍了不少,否则这一撞就能重伤。

  借着清凉的月光,江小禾抬头打量了这个突然出现的怪物一眼,身上披着一块灰白色的裹尸布,一张脸白的像是涂了一层冻干的粉。

  “陈金水?”

  江小禾认识这个人,正是自己在江橙县唯一的朋友,为了十个金币就背叛了自己的朋友。

  视线触及到他的脖子,一条油腻腻的黑线将他的脑袋与脖子缝了起来,细细密密的针脚如同一条条蜈蚣腿一样。

  他的脑袋竟被人缝在脖子上了。

  江小禾心头五味杂陈,他以为人死了就死了,一了百了,没曾想陈金水,他死了也不安生。

  “吼……”

  正在他胡思乱想之际,陈金水大吼一声,身影一闪扑向了江小禾。

  他的双臂平伸,一双肉掌漆黑一片,指甲约莫三寸有余,又尖又长,在皎洁的月光下散发着细碎的绿芒。

  “有毒。”

  江小禾心神一凛,烧火棍横在胸前,挡住了陈金水的双臂,“嘣”的一声闷想,陈金水倒退一步,江小禾直接倒飞出去。

  容不得他起身,陈金水已经飞扑过来,双臂如同两根铁棍,狠狠的插向地上的江小禾,江小禾被迫提刀抵挡。

  “嗷……”

  陈金水又是一声高亢的叫吼,整个人伏在地上,如同一头畜生般,双腿急速向前,双臂不停的攻击江小禾,就如同螳螂捕食。

  江小禾手握烧火棍不停的抵挡着,后退着,身体在地上不停的摩擦,右手虎口又红又肿,右臂麻木不堪,几乎完全失去了知觉。

  他的烧火棍每次砍在陈金水的双臂,就像是砍在两堵铁墙之上,除了重重的反弹之力,无法对陈金水造成任何伤害。

举报

作者感言

我爱鸳鸯锅

我爱鸳鸯锅

新书上传,最需要大家的支持,收藏+票票,多多益善。。。

2020-03-25 12:2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