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双桥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欠了个大人情

双桥王 我爱鸳鸯锅 2113 2020.03.25 12:14

  “大人,你来看看他。”

  江小禾趴在床上,上身的衣衫被完全褪下来,五道拇指粗细的黑红色的凸起狰狞可怖,遍布整个后背。

  方剑一见此状,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方圆过去一看,一张脸顿时难看到了极点:“这是暗影楼的手笔。”

  “大人,按理来说,暗影楼不应如此啊。”

  “说不准,是其他人的意志。”

  方圆含糊不清的解释了一句,视线再次扫过江小禾的后背时,猛的一变,大手一挥,瞬间用元力封闭整个房间。

  “大人,怎么了?”

  方剑面色一凝,长剑立刻出现在手中。

  “你仔细看看他的血脉。”

  方圆说话的同时,一缕淡淡的元力涌入江小禾后背,一道若隐若现的金丝竟自江小禾身上浮现,瞬间弥漫整个后背。

  “这……这不是……”

  “禁言。”

  方圆立刻阻止方剑的话,很快撤去房间的禁制,替江小禾穿好衣服。

  “此事事关重大,你亲自走一趟,去找母亲过来查看。”

  “可,大人,您一个人在这儿……”

  方剑有些为难,早知道会遇到如此重要的事,出发的时候他就应该多带两个人。

  “江橙县还有一位贵人,你忘记了?有他护着我,我定然不会出事。”

  方圆不以为意,以他的实力,这儿能为难得了他的人还真不多。

  江小禾睁开眼睛的时候,只感觉浑身似乎被一座大山一寸寸的碾压过,动动手指都是钻心的痛。

  “你醒了?”

  虽然知道那丹药的功效,但亲眼见到江小禾醒来的时候,方圆还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方先生?”

  江小禾有些诧异,一来是因为自己还活着,二来是因为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方圆方先生。

  “是我,你的运气还算不错,林峰那个二愣子实力一般,对于这宝贝的掌控力也不怎么样,否则今日能不能醒的过来真的难说。”

  “多谢方先生救命之恩。”

  这一刻,江小禾突然感到无比的孤独。原来,自老江头走了以后,他再也没有了亲人。陈金水选择了金币,连朋友都不能算。

  至于爱人,呵呵。

  他觉得自己其实挺失败的,在江橙县扎根这么多年,竟没有一个可以生死相托的人。

  “不必客气,你感觉怎么样?”

  方圆见他脸色有些不好看,以为他身体还有什么毛病。

  “现在已经好多了。”

  江小禾抬抬胳膊,虽然还是感觉有些痛,但至少能抬起来了。

  “恩,你现在的情况不宜大动元力,你有什么安全的地方,我送你去吧。”

  方圆本想亲自照顾江小禾,但此刻方剑已经离开,而且暗影楼的人躲在暗处,还有一个对自己虎视眈眈的黑鹰,自己若对江小禾表现太过,反而会害了他。

  “送我回小院就好了,再次感谢方先生。”

  江小禾胸腔有些酸涩,方圆的三言两语就让他冰冷的心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他能从对方的语气中感受到发自内心的,真诚的关怀。

  虽然,他不知道这种关怀从何而来。

  “恩。方剑出去办事了,你若与我结交,我怕到时候护不住你。”

  像是怕江小禾误会,方圆特意解释了一句。

  “方先生不必多言,我都明白。”

  江小禾说话的同时,已经被方圆从床上扶起来:

  “灰衣人没死,我见他的时候,他住在江苑,现在在哪儿,我不知道。”

  这是他唯一想到的,能感激方园的方式。

  回到小院,江小禾正准备去进入密道之中,但却发现有人来了。

  “砰砰砰,砰砰砰”

  敲门声响起的瞬间,疑惑也涌上他心头:这是谁?

  “砰砰砰,砰砰砰”

  门外的人锲而不舍,有一种不见到江小禾就誓不罢休的决心。

  江小禾开了门,那个神秘的的中年黑衣人正站在院外看着他。

  “请进。”

  虽然诧异,但他依旧请对方进来,毕竟到目前为止,这个人没有做出任何伤害自己的事情,反而还帮了他。

  “这是一颗疗伤的丹药,那些人在,我不方便现身。”

  江小禾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那个白色瓷瓶,不明白中年人这是何意。而且,他这一句话透露出的信息太多了。

  “那些人”指的是谁?

  方先生他们还是林雨姐弟,应该是方先生他们吧,他隐隐觉得,林雨姐弟同这个中年人并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

  “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方圆为什么要救你。”

  一句话说完,中年人起身离去,留下了满头雾水的江小禾,但是,很快他就回过神来进入帝威塔中。

  大白天的进来,宫姨有些惊讶,一见他大伤未愈的模样,顿时眉头一皱:

  “出了什么事情?”

  江小禾简单将事情说了一遍,至于听到父母的声音,以及他感觉母亲温柔的声音和宫姨的声音很像,这件事情他没有说出来。

  宫姨甚至不知道,在悦福酒楼的时候,江小禾的心中前所未有的思念她,想要她陪在自己身边。

  “既然没事就好了,下次离开的时候,将帝威塔的塔门留出一丝缝隙,我就可以随时注意你的情况了。

  江小禾微微一愣,他不知道还能这么干。

  “好的。”

  他点头答应一声,又同宫姨聊了几句,便进入修炼室开始修炼。

  至于宫姨给的固本培元的丹药,他吃过一粒之后就知道了其中的好处,已经连续服用了好多天。

  盘膝打坐,简单内视之后,江小禾才知道自己的伤势到底有多严重:

  五脏六腑都已经爆裂,胸腔内的肋骨都断了好几根,身体其他部分的骨头、血肉就仿佛是被一个巨大的石磨碾过数次,又重新组合。

  “这是必死之伤啊。”

  江小禾长叹一口气,方园手中的那颗丹药,定然珍贵异常,这个人情可欠大了。

  之后,他开始闭目养神,回想自己连日来经历的一次次恶战,包括丛林历险的那一段。

  宫姨是位很好的师尊,但时间毕竟有些紧张,很多实战中取得的经验,江小禾只是窟窿吞枣的咽了下去,现在正好有这个时间,慢慢消化。

  又是一个夜晚过去,江小禾开始再次来到悦福酒楼,一如既往的平静,很快一个白天就过去了。

  傍晚时分,江小禾刚刚出了酒楼门口,一道可疑的身影便出现在他眼前:

举报

作者感言

我爱鸳鸯锅

我爱鸳鸯锅

票票,票票,大把的票票砸过来。。。

2020-03-25 12:1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