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双桥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老江头的线索

双桥王 我爱鸳鸯锅 2120 2020.03.17 15:34

  银币的作用很大,江小禾一杯茶水下肚,赵妈妈已经从楼上下来:

  “绿柒这会儿没有客人,江双桥楼上请。翠青,你带着江双桥上去。”

  江小禾道了声谢,跟着这个名叫翠青的姑娘直接上了四楼,四楼只有一间房,是历代花魁的居所,闲杂人等不得入内,所以翠青只带着他到了门口便下去了。

  江小禾进去的时候,绿柒已经等在那儿了:

  “江双桥请坐。”

  江小禾道了声谢坐下来,三言两语将自己的来意说明。

  他知道,卫扒皮说的什么赵妈妈开价太高都是借口,正主儿可是这位。

  “呵,烦请江双桥替我谢过卫员外,奴家虽沦落风尘,但自有一截傲骨在身,宁死不为妾。”

  此话一出,江小禾便知道今日这桩生意算是黄了,人家花魁娘子根本不愿意,那卫扒皮不过是自作多情罢了。

  “在下一定如实转告。”

  江小禾起身,朝绿柒抱拳告辞。

  “江双桥年少有为,奴家无以为报,这颗珠子送给江双桥,算作是奴家对江双桥的谢礼。”

  绿柒说话的同时,起身从梳妆台上拿出一颗药丸大小的珍珠递给江小禾。

  江小禾本想拒绝,但视线触及到绿柒手中拿着的手帕上的一个印记时,面色一变,当即接下。

  “如此,就多谢绿柒娘子。”

  出了倚红楼,江小禾的浑身都忍不住的颤抖一下,甚至眼眶都红的厉害:

  霸狮,你这小混蛋,老江头丢下我走了,连你也……

  回到自己的小院,江小禾坐在院中的石登上,身披着皎洁的月光,回想着绿柒手中的那方丝帕上的那个印记,平静的面容下,一颗心早已经是波涛汹涌,激荡澎湃。

  丝帕上的印记正是霸狮的爪印。

  霸狮是老江头养的一头小黄狗,江小禾被老江头带进小院之后,小黄的吃喝拉撒全都由他负责。

  可以说,霸狮小黄在江小禾心中的地位甚至超过了亦师亦父的老江头。

  他年少时的苦恼,心中的烦闷,许多无法对人言语的心绪都告诉了霸狮小黄。

  一想到这儿,江小禾再也按捺不住,起身出了院子,直奔倚红楼。

  花了十个银币,他再次见到了绿柒,很快表明自己的来意,他希望能得到绿柒手中的那方丝帕。

  “江双桥,你若愿意为我赎身,我便将这丝帕送给你。”

  绿柒突然提出这么一个条件,是江小禾始料未及的,毕竟卫扒皮要给她赎身的时候,她可是直接拒绝了。

  “我知道你想什么,卫扒皮那样的人,我就算跟了他也没好日子过,可你不一样。”

  绿柒说这话的时候,双颊闪过淡淡的红晕,仿佛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突然间见到了心上人。

  江小禾有些为难,他现在自己的一摊子烂事还处理不了,实在没心思想这些风花雪月。

  “我独自一人习惯了,暂时没有娶妻成家的打算。”

  绿柒闻言,心头一震,认真看了江小禾一眼:娶妻二字,让她平静的心荡起一丝涟漪。

  她见过太多的男人,说的好听为倚红楼的姑娘赎身,但用的都是“纳妾”这两个字眼。

  绿柒知道,江小禾无意于自己,而自己也只是第二次见他,说白了不过是因为他给的钱多罢了,但他却用娶妻这两个字来尊重自己。

  “一模一样的手帕,不只我手里有,而且,这手帕上藏着一个秘密。”

  江小禾神色如常,但心跳的速度却比之前快了几倍。

  “你不仅要把我赎出去,还要让我与你同吃同住,我可以帮你处理悦福酒楼的事情,你可以腾出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

  绿柒知道如何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她料定手中的这方丝帕绝对可以让江小禾答应自己任何事情。

  “你去叫赵妈妈上来,我们谈谈。”

  江小禾本就无法拒绝丝帕上霸狮小黄的狗爪印,更别说丝帕上还有秘密存在。

  赵妈妈一见金主从猥琐抠门的卫扒皮变成了年少多金的江双桥,一时间喜笑颜开,直接狮子大开口,三千金币。

  这样的价格,别说是江小禾,就连绿柒都被吓了一跳,看着赵妈妈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傻子。

  双方唇枪舌战大半个时辰之后,年少多金的江双桥一掷千金,为倚红楼的绿柒娘子成功赎身的美谈就传遍整个江橙县。

  卫扒皮气的摔了一屋子的茶茶盏盏。

  月光透过轻薄的丝帕,江小禾盯着手帕上的那个酒盅大小的爪印,思绪万千的同时,眼前突然闪过一缕光芒。

  他将手中的丝帕正对着月光,丝帕一角那酒盅大小的爪印中竟出现一个银色的小字:

  救

  江小禾的心突然一痛,就像是突然被一条阴狠的毒蛇咬了一口,一刹那他就出现在帝威塔中去见宫姨。

  “宫姨,宫姨你看看这手帕……是不是,是不是老江头他……”

  江小禾心如刀绞,他甚至连“出事”二字都不敢说出口。

  他害怕自己刚刚才得到的这一点点希望突然变成噩耗。

  宫姨接过他手中的丝帕看了一眼,不禁长长的叹了口气:江涌海,多年未见,你依旧是一如既往的算无遗策。

  “小禾,江涌海没有出事,你不用担心。”

  “真的?”

  江小禾感觉自己的心脏就像是被一只大手捏住,他不能呼吸,也不敢呼吸,害怕自己一个微小的举动就会错过关于老江头的任何一点消息。

  “放心吧,这个字是乾元帝国的一丝气运,你若决定吸取这丝气运,日后必有因果。”

  宫姨说话的同时,身上散发出一股温和的气息,江小禾听她这么一说,很快就平静下来。

  “气运?什么是气运?会有什么样的因果?”

  江小禾提问的同时心里想着,这是老江头留给自己的,他应该是希望自己吸取吧,否则他不会留给自己。

  “气运一词虚无缥缈,但又确实存在。”

  宫姨开口解释的同时,心头暗叹着,小禾怕是要接下乾元帝国的这个烂摊子了。

  “有的人一生倒霉,事事不顺。有的人鸿运当头,事事顺遂,除了人为之外,气运也占了很大的一部分。”

  “就是说,如果我吸了这份气运,往后的事情会顺遂许多?”

  江小禾眼眸一亮,若说刚才因为老江头有三四分意动的话,现在已经有了七八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