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双桥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人生多艰

双桥王 我爱鸳鸯锅 2134 2020.03.27 14:07

  两人边走边聊,回到小院时天色开始泛白,林峰干脆也住下来。

  天色大亮之后林峰才起身告辞:

  “我修炼雷霆剑法的事情别人不知道,你可别说出去。”

  “你姐姐也不知道?”

  江小禾有些好奇,他本以为这林峰是个有几分侠义心肠的,被宠坏了的公子哥,没成想心中也有几分谋算。

  “是的,这套剑法是我幼年遇到一个老头子时他教我的,我一直都是悄悄练习的,那玉如意的功法才是我林家的家传绝学。”

  林峰面色有几分黯淡,微微苦笑道:

  “生在那样的地方,我若没几分谋算,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只是平日里这些事情一直都是我姐姐在操心,而且我对权势也不热衷。”

  江小禾点点头,本来关于林雨自己还想提点几句的,不过如今倒是用不着了。

  “嗯,那你早些回酒楼吧,一夜未归,你姐姐怕是十分担心。”

  “是啊,毕竟她可是我亲姐,而且我也就剩这么一个亲人了。”

  林峰皱着眉头低低呢喃一句,朝江小禾抱拳离去。

  关上院门,江小禾看了一眼绿柒住的屋子,眉头皱的如同峰峦叠嶂的小山:

  她究竟是去哪儿了,怎么还不回来?

  巡夜司

  “方大哥,今日醉酒,有句话兄弟我憋在肚子里很长时间了,若是问出来不合适,你就当我是酒后失言。”

  许永锋盘膝坐在二楼的沐阳台,面前放着一壶酒,两个下酒菜。他的对面坐着……方圆。

  方圆笑了笑,举起酒杯小酌一口,朗声说道: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还请方大哥解惑。”

  许永锋心头一松:看来,这事儿有门。

  “灰衣的事情你也知晓几分,江小禾是最后一个见到灰衣的人,且他的身上不仅中了七尸七花毒,还有暗影楼的手段。”

  许永锋问言,神色一动:“也就是说,我们可以通过他,搞清楚各方势力的一举一动?”

  “嗯。”

  方圆点点头:“且他在宋尾村的所作所为也值得我们护佑一二。”

  “确实如此。”

  这一点,许永锋倒是同意,能在如此危险的情况下现身吸引野人族的注意,从而为宋尾村的村民赢得一线生机,确实值得巡夜司出手护佑。

  (也不知道,当他们得知当日江小禾只是不小心不暴露了自己的踪迹才不得已出手时,会作何感想。)

  “最重要的一点。”

  方圆放下酒杯正色说道:“他的血脉,与我有关。”

  “什么?”

  许永锋面色大变,方圆体内血脉的秘密他可是一清二楚,江小禾的血脉怎么可能与他扯上关系?

  “必言当真?”

  “永锋,我同你说这个,是要你遇到任何事情,一定要竭尽全力保他一命。”

  方圆直视许永锋的眼睛,眸间带着前所未有的慎重。

  “方大哥放心,我就算豁出去自己的小命不要,也定要护他周全。”

  许永锋郑重承诺。

  ……

  利宇县观海小苑

  “月影,师尊让你打听的事情怎么样了?”

  自从沐锦翎来到此处之后,就买了这栋小院暂居,花月影的师尊沐云烟也跟着住到了这里。

  “师尊,黑鹰他们找江小禾,是想通过他找到一枚神秘的玉简,据说这玉简是一个住在江苑的灰衣人的,而灰衣人现在死了,玉简消失了。”

  花月影把江小禾告诉自己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这些日子,每天都要面对沐锦翎,她真是快被逼疯了。

  她真是想不明白,好歹也是庆云州大家族里培养出来的公子,怎么行事那般龌龊不堪。

  下药、迷烟、用强、威逼利诱等种种手段,堪比青楼的老鸨子,更加离谱的是,师尊对这些事情竟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恨不得自己立刻从了沐锦翎。

  若非看在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的情分上,她早就撂挑子不干了,也只有师尊才把他沐锦翎当回事。

  “师尊知道了,这段时间你一直住在这儿,江橙县那边的消息难免有些闭塞,回去之后多与江小禾接触接触,最好能弄明白那玉简究竟有什么用。”

  沐云烟低着头说了一句,徒儿这几天的处境她都看在眼里。

  都是那贼子江小禾迷惑了她的乖徒儿,若非现在还用得着他,她早就亲自动手,将他除之而后快。

  “我知道了师尊,您多保重。”

  一听自己可以离开这个犹如囚笼般的地方,花月影总算是放松了一些。

  沐云烟看着徒儿眼底的那抹喜意,心头微微有些苦涩。

  难道,自己真的错了吗?

  “月影,你……真的,无所谓吗?”

  转身的花月影身形微微一顿,转过身来,轻轻问道:

  “师尊,您一直把徒儿当做亲生女儿看待,您希望看到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一辈子呆在一座豪华的囚笼中,郁郁而终吗?”

  沐云烟的嘴唇抿了抿,似有些不死心的挣扎着说道:

  “可是,回到沐家是我母亲的遗愿。”

  “师尊,您的母亲是觉得您一个人在江橙县太苦了,希望有亲人可以陪伴您,关爱您,可是沐家的人对您如何,您心里很明白。”

  花月影的心里多了一丝喜意,师尊的意志开始动摇了。

  “师尊,月影是您的徒儿,您尚且无法看着月影痛苦一生,您的母亲,若是在天有灵,看到您为沐家如此付出,却得不到一点回报,她会开心吗?”

  沐云烟沉默不语,实际上,自沐锦翎来到观海小苑之后,私底下的一些举动简直是不堪入目。

  她虽口上不说,但心底却很是不快,自己的月影如花似玉,自小被当成珠玉般呵护,让她做妾已是委屈,可锦翎还不知道珍惜……

  “师尊,做父母的,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开开心心的过一辈子,徒儿告退。”

  花月影说完,不再犹豫,很快消失在观海小苑。

  沐云烟“噗通”一声坐在地上,久久不能回神。

  花月影出了观海小苑,呼吸着街上新鲜的空气,感觉胸腔酸涩的厉害,她抬起头看着天空不敢低头。

  一滴滴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滑落,天知道自从沐锦翎来到利宇县的这些日子,自己的处境有多么艰难。

  碍于师尊,她必须要一次次容忍沐锦翎的放肆,而且还不能离去,她感觉自己的尊严被丢在地上任人践踏。

  如今,她终于看到了一丝解脱的希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