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双桥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又是金鸡岭

双桥王 我爱鸳鸯锅 2191 2020.04.04 20:19

  花月影又哭又笑的缠着江小禾,直到夜幕降临才靠着他沉沉睡去。江小禾扶着她睡到自己的房间躺下,脑海一片空白。

  陈金水没说错,花月影真的喜欢自己。

  江小禾心头暗暗想着,这一刻他宁愿花月影是酒后吐真言,相信她如此对自己有不得已的苦衷。

  晚上去许永锋的房间凑合了一晚,第二天一早,修炼中的江小禾感觉脑门一疼,宫姨恨铁不成钢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姑娘家家的脸皮薄,你主动点儿,这么好的媳妇可别弄丢了。”

  江小禾面色一红,揉揉发疼的脑门,心头还有几分犹豫,更有几分腼腆。

  宫姨似乎看出他的想法,长长叹了口气:

  “人生在世,总有些不如意的事情,那小姑娘无父无母,就算有个师尊也藏头露尾的不敢轻易现身,一个人生活的艰辛别人不清楚,你还不清楚吗?”

  江小禾的心微微一缩,一个人的艰辛,他太清楚了。

  “宫姨放心,我这就去看她。”

  许了宫姨搭的这个台阶够大,江小禾没有再犹豫,径自出了房间去了花月影住处。

  花月影一见是他,面色一红,手忙脚乱的不知如何才好。

  “咳咳,你……没事了吧?”

  江小禾也有些不好意思,感觉手脚放哪儿都不合适。

  “小禾,我们好好聊一聊吧。”

  花月影很快镇定下来,昨天醉酒的丑态她隐隐约约的记得一些,事到如今她也打算破罐子破摔,干脆说开了,省的憋得难受。

  “嗯。”

  这话正合江小禾的胃口。

  “小禾,我喜欢你,喜欢你好多年了。”

  花月影一语激起千层浪,江小禾的面色瞬间就红的如同熟透了的苹果一样。

  “你……”

  “小禾,你别怀疑,这是真的。我十一岁的时候独自进入江橙县生活,你可知我十一岁以前在哪儿生活吗?”

  江小禾摇摇头,他从没去想这些问题。

  “我十一岁以前同师尊生活在乱葬岗的一处墓穴中,乱葬岗的野狗很多,我总是很害怕。”

  花月影叹了口气,这些记忆一点也不好,她不想去想。

  “那一日,我偷偷从墓穴中出来,在一座新坟找到了一颗苹果,往回走的时候遇到了一条恶犬,我记得那年我六岁。”

  江小禾面色一动:“你是乱葬岗的那个小孩?”

  他想起来了,有一些日子,江橙县遭了灾,饿死不少人,他实在饿的受不了,就壮着胆子去了乱葬岗,正好遇见一刚立的新坟,坟上放着两个红彤彤的苹果。

  有个小孩拿了一颗,自己拿了一颗,结果没走几步就遇到了一条恶犬,那小孩害怕的缩成一团,自己也差点被那恶犬咬死。

  好在,那小孩最后拿着石头给恶犬当头来了一下,两人才活下来。

  “你记起来了?”

  花月影的面颊微红,笑的很是开心。

  “我师尊是庆云州沐家的私生女,她的母亲到死都想着让她能回到沐家。所以,这些年她为沐家尽心竭力,鞍前马后,甚至做主将我许给沐家四公子沐锦翎为妾。”

  “什么?”

  江小禾立刻炸毛,觉得心里像是被塞了一块巨石。

  “就是那日利宇县祥福酒楼的那个混蛋?”

  花月影与那个小白脸站在一起的那幅场景瞬间在江小禾脑海中闪过。

  花月影“噗嗤”一笑:“你倒是记得清楚,那个人占有欲很强,做事不择手段,当时我若对你表现出丝毫亲近,他定然不会放过你。”

  江小禾沉默,他又记起自己第一次去江苑时察觉到身后有人跟着,如今想来就是那个叫沐锦翎的小白脸。

  一想到这里,他就感觉后怕的厉害,不知不觉中竟在阎王殿门口转悠了一圈。

  “师尊知道我心悦于你,所以一直想杀了你让我安心给沐锦翎做妾,可沐锦翎想让我取代你成为三大中县的第一双桥,因此一直没有对你动手。”

  这些事情一直埋在花月影心底最深处难以启齿,如今一股脑儿的说出来,感觉仿佛是卸下了千斤重担,浑身上下都有一股说不出的轻松。

  “那你昨夜是怎么回事?”

  江小禾虽然开始相信花月影,但昨天夜里的事情他仍然觉得太过蹊跷,那三个野人就仿佛是来送死一样。

  花月影笑了笑,昨夜同那野人动手的时候她就已经感觉到自己怕是又被师尊骗了,不怨小禾要怀疑她。

  若野人真的有心要杀自己,自己怕是连一招也挡不住,如何还能边战边逃到江橙县呢?

  “师尊说,俞阳村一带出现了死人花,让我去搜集。”

  花月影脸上的苦涩一闪而逝,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你也知道,我对医药之理知晓几分,知道了死人花的踪迹,哪有不去看看的道理?”

  “俞阳村一带,金鸡岭附近?”

  江小禾心头一动,又是俞阳村,当时他就感觉那金鸡岭有些不对劲。

  “是,可惜我还没见到死人花,就发现了树林中有野人的踪迹。”

  花月影话音刚落,面色突变,突然抬头笑了起来:

  “师尊,定然是我的师尊,她想让我带着野人族踪迹这个投名状来找你。”

  话音刚落,她的眼角已经落下一滴眼泪。

  “什么意思?”

  江小禾不明白。

  “师尊虽想让我给沐锦翎做妾,但对我的疼爱也不假,沐锦翎并未将她放在眼中,对我也只是利用,因此私底下行事荒唐的厉害。”

  花月影突然想明白了,刹那之间心头的郁结全部消散。

  “她知道,沐锦翎为了掌控三大中县的消息,不会轻易放过我,只有我嫁人了他才会死心。”

  这么一说江小禾心头就明白了:

  “所以,她故意让你去俞阳村一带,以你的细心,十有八九会发现野人,而我这些日子又与巡夜司走的近,若你带着这个消息来找我,所有人就不会怀疑你,而我自然也不会把你推出去。”

  花月影点点头,但很快又反映过来:

  “若是此事被沐锦翎知晓,那我师尊的处境……”

  “你且安心,只要你还活着,他们一定会留着你师尊威胁你。而且,这件事情恐怕没你想的这么简单。”

  江小禾面色凝重,若花月影没有骗自己,那她的师尊是怎么知道野人族的活动范围。

  野人族一路配合,让花月影引着他们来到自己的小院是什么用意。

  还有,野人进入小院的时候,宫姨不让自己用烧火棍,说有人在暗处盯着,这个人又是谁?

  他同野人族有没有关系,这么做又有什么用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