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双桥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开窍了

双桥王 我爱鸳鸯锅 2148 2020.04.08 11:45

  沐锦翎面色阴沉,居高临下的看着瘫坐在地上的花月影,一把扯住她的头发,冷冷说道:

  “看你眼中的神采,是不是想到江小禾那个蝼蚁了?”

  花月影的头被扯的抬起,她感觉自己的头皮都快要被扯下来了,但依旧垂着眼睛,不想看沐锦翎一眼。

  沐锦翎是什么人?

  虽不是庆云州的天之骄子,但也是沐家的四公子,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身边自不乏各种各样的女子投怀送抱,向来只有他蔑视女人的份,哪有女人蔑视他的份?

  “论出生,论长相,论背景,本公子……到底哪里比不上那个蝼蚁?”

  沐锦翎咬牙切齿的问了一句,他自认样样不输江小禾,可花月影这个贱人,就算只是在脑海中想起江小禾,眼眸中都能散发出无数的神采。

  然而,对自己,竟连看不愿看一眼。

  虽然,他心中对花月影这个贱人只剩恶心,但……自己身为沐家四公子,花月影不过是一个穷乡僻壤钻出来的贱人,她怎可蔑视自己?

  她难道不是应该同她那个贱人师尊一般,对自己有求必应,洗干净了爬上自己的床吗?

  她难道不是应该想法设法的讨自己欢心,以求自己能看她一眼吗?

  她难道不是应该绞尽脑汁的求着自己纳她为妾,带她回到庆云州吗?

  这些念头一个个在沐锦翎脑海中滑过,他的面容开始扭曲,扯着花月影头发的右手更加用力,花月影痛的直掉眼泪。

  她的脑海中突然闪过那些女子,那些从观海小院送出去的妙龄女子,一个个伤痕累累,血肉模糊。

  “沐锦翎,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被冠了个沐姓罢了,你与我师尊有何区别?”

  花月影决定开口说话,她发现沐锦翎瞳孔都开始变大,面容狰狞可怖,扭曲的厉害,若他失去理智,那自己的下场,是否就如同那些被送出去的妙龄女子一般……

  “不,你连我师尊都不如,我师尊一介女子,尚能在这三大中县闯出一点名头来,可你有着沐家那么好的资源都一事无成,至今入不了沐家家主的眼。”

  “不,父亲很看重我,所以才会让我来利宇县疏通水道。”

  沐锦翎如同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猛的甩手,花月影的身体重重的撞在地上,感觉自己的左臂都被撞断了。

  “那你的三个哥哥在干什么?”

  但她依旧满脸倔强的抬头,与沐锦翎对视。

  沐家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花月影虽知道的不多,但也听师尊讲过一些。师尊之所以选择帮助沐锦翎,就是因为沐锦翎没有母族帮助,且又胸无城府,易于掌控。

  其他三位沐家公子,他们的母亲都是出自三十六州的大家族,从小到大,各方面的资源,都胜过沐锦翎数十倍。

  而沐锦翎的母亲,不过是沐府的一个下人,沐家家主醉酒之后临幸,连个正儿八经的名分都没有,若非怀有身孕,早就被沐夫人赐死了。

  自懂事起,沐锦翎就非常清楚这一点,好在他的母亲并没有活多长时间,在他十四岁的时候就病死了。

  沐家主可怜他孤苦无依,将福伯派到他身边照顾,福伯可比他的母亲强多了。

  “啪”的一声,又是一个响亮的耳光,花月影刚刚坐起来的身体再次倒在地上,两边脸颊肿的一样高。

  “你不过是个穷乡僻壤的贱人,你懂什么,本公子的事情轮到你来说三道四?”

  沐锦翎又一个巴掌甩了过去,一双眼珠子瞪的快要从眼眶中掉出来,这些事情他怎能不明白,就连沐家的一个下人都看得分明,可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赤裸裸的说出来。

  花月影的眼神很平静,但沐锦翎却感觉这眼神似乎如同一把把利剑,将自己的衣服一层层剥开,让自己赤裸裸的站在她面前。

  沐锦翎讨厌这种感觉,更加……厌恶这种感觉。

  他是高高在上的,尊贵的沐家四公子,不是那个一无所有的沐家野种。

  “沐锦翎,看来你也有点自知之明啊。”

  花月影哂笑,淡淡的说了一句,却仿佛是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刚才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沐锦翎瞬间颓废无比。

  他倒退几步,软软的跌坐在椅子上,所有的骄傲与自得都被花月影的这一句话打击的支离破碎,锋芒尽去,形如枯槁。

  “公子……”

  福伯长长的叹了口气,暗自摇摇头,浑浊的眼眸中多了几许恨铁不成钢的问道。

  “你听她一个粗鄙女子在这儿胡说八道什么,水道于家族何等关键,家主能派公子前来,足以说明了对公子的重视。”

  福伯是沐家老家主身边的人,家主继位之后,他们这些老人自然被排挤出去,他被指派到了沐四公子身边。

  这些年来,家主对沐四公子的所作所为并不满意,利宇县水道之事,是家主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若是办不好,他这辈子也只能是个沐家的野种。

  沐锦翎不再说话,他低着头慢慢站起来走出房间,来到院子里。

  “福伯,父亲对我很失望吧?”

  “公子,你别这么说,家主若是对你失望,也不会让你来这儿了。”

  福伯面色平静,神色如常,看不出丝毫情绪。

  沐锦翎突然转身,“噗通”一声朝着福伯跪下:

  “福伯,我知道你是有大手段的人,看在多年的主仆情分上,还请福伯悉心教导,锦翎一定不会忘记福伯的大恩大德。”

  “公子快快起身,折煞老奴了。”

  福伯伸手扶起沐锦翎,嘴角终于弯起一个淡淡的弧度: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太长时间了。

  沐锦翎啊,沐锦翎啊,你总算是开窍了。

  “老奴既被指派到公子身边,自当尽心竭力,为公子排忧解难,鞠躬尽瘁。”

  沐锦翎见福伯答应了,这才起身,刚刚开口正准备说点什么,却听“砰”的一声巨响,木制的院门四分五裂,手执长剑的沐云烟出现在两人面前。

  “沐锦翎,我来了,月影呢?”

  沐锦翎眉头一皱,刚欲开口说话,却见福伯一步跨出,一掌劈向沐云烟,沐云烟躲闪不及,硬生生的受了一掌,“哇”的一声吐了一口鲜血。

  “公子,要想让一个人全心全意的为您办事,首先要做的就是在实力上碾压他。”

  福伯冷冷的说了一句,沐锦翎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