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行宇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梅里(2)

行宇传记 闲云说梦 2553 2019.08.01 21:22

  当时应聘他的是一个胡子有些花白,带着一副老花镜的账房先生。

  低头摆弄算盘的老账房,抬头透过他那副厚厚的镜片打量了他许久。那眼神似乎不是在看一个人而是一件东西。几刻钟之后老账房确定这不是一个来乞讨的而是来应聘的。

  面带蔑视的表情跟李光宇讲解着此店的大概信息,最后略带敷衍的只说了句店里要招一个做杂工的伙计,便不在理会他了。

  那天是李光宇人生中的第一次面试,穿着哪一件穿了一个冬天的破旧棉袄,妆容更没有刻意去整理。事后他才知道老账房眼神中的蔑视的原因所在。

  这个世界无论男女最先注意的就是你的外表。

  他们会根据你的外表来判断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或者什么阶层的人。这就是所谓的第一影响吧!

  尽管这玩意儿很不准,但是人们更喜欢被自己的眼睛所欺骗。

  收到老账房极为不待见的冷落表情之后。李光宇倒是见惯了这种态度,并没有放在心里。

  继续的跟老账房交谈着一些关于工作方面的事情。

  少年人有着一个朝气蓬勃的精神状态,退了学对很多陌生的东西都很好奇,求知欲也很旺盛。

  在李光宇的单纯又上心的追问之下,老账房明显的改变了对李光宇的态度,并且决定启用他。

  对于这巨大的转变李光宇并不知道,是他的那股少年人的上进的态度打动了老账房。

  接着从老账房嘴里得知此店的掌柜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女子。

  听到这个消息李光宇差点扭头走掉,因为没有人会认为一个比他年纪大不了几岁的姑娘能做掌柜。

  这或许就是儿戏,一个小姑娘怎么担得起这一店之主呢。

  在李光宇的认知里,掌柜的多应是留着胡须,身材肥润的中年以上的男子。不过他转念一想,此时正是自己家里需要用钱之时。挣钱是自己当下头等大事,至于掌柜的是谁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一想到他退学的目的他又忍住了。前几天那晚春雨下了一整夜,他和来福四眼相望看了一整夜的雨,那晚的雨不美,很冷,屋顶到处滴着雨水,打湿了屋内,打湿了被子。他们只能卷缩着在墙角听着雨声,并伴随着隔壁屋,他母亲刘氏拿木盆接雨水的声音。

  修缮草屋,帮父亲买药改善家里生活条件,挣钱的欲望从来没有比现在更强烈。

  为了每个月那25个铜钱,他是没有任何资格挑剔工作的。

  他还记得他上工的第一天,见到他的掌柜梅里的第一眼带给他的惊讶。

  那女孩竟然如此年轻,一双凌厉的眼睛自由又不羁,整个人周身散发出一股不容置疑的威势。仅仅只是看了一眼,出于礼貌李光宇便不敢再望着她了。

  不过最能给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她脸上苍白的皮肤。李光宇觉得他吃过最白的馒头也没有梅里那张脸白。

  李光宇在无聊时也会暗自好奇这个女子,能在这相对繁华的街市有一个自己的店铺,绝对不是一般能力之人能够做到的。更何况一个这么年轻的女娃,有能力把这个铺子在这烟水城经营起来更是不简单。

  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是个外乡人,根据在老账房那里了解到的信息,梅里应是从外地刚到这里不久的,在此地没有什么认识的人,所以也没有人知道她是从哪里来的。

  李光宇好奇她是从哪里来的,想要去打听一下,但一想到打听一个女孩的信息是一种很八卦的行为他就止住了好奇。

  随着这几天的接触,李光宇觉得她是个很特别的人,她的特别之处在于她的那一套自己独特的想法及行事作风。使得她在烟水城这个以男人为主的闭塞城市显得离经叛道而又不拘小节。

  她常说做生意就像赌博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愿意为某次行动付出你的筹码。

  这种话李光宇在别处没听过,即便是私塾里学识渊博的王老先生那里也不曾听过。

  有一次收了一个客人当来的翡翠镯子,她就对李光宇他们说:“一笔买卖既然花了十个银币,那么就要考虑能不能挣十五到二十个银币。若不然就是在浪费时间。”

  诸如这些充满计算和金钱味的话语,是他在私塾王老先生那里学到的仁让礼谦大相径庭。更不符合他心目中对于女人温良贤淑的标准。

  不过李光宇也很佩服她的经商才能,有一次她卖给一个富家公子哥一枚玉佩,那枚玉佩本值不了几个银钱,但经过梅里一番包装只用一顿饭的功夫以一百银币卖给了那位公子哥。事后她手拿着哪些银币一改往日的严肃模样开心的像个小孩子,大手一挥难得的赏了他们每人一个铜板。

  店里加上梅里一共有四个人,确认自己来晚之后,李光宇忐忑的进了店铺。

  此时账房老先生已经在铺子格挡的桌子上端坐着。

  另一个是矮瘦的中年人,他主要负责鉴别一些普通物件,并做出市场估价。

  瘦矮的中年人身着一身旧黄色的短衫,面容如他那一件衣衫一样枯黄。此时正无精打采的倚靠在柜台旁边的木框上。

  账房老先生看着如霜打的茄子一样的中年人讥讽道:“李长祝莫不是昨天喝了二两又去赌坊,输了些银子?”

  那叫李长祝的瘦矮之人明显地位没有老账房高,此时一脸的讪笑道:“酒是喝了点,没堵就在旁边看看。,,,就看看。”

  “家里都揭不开锅的人,就不要学别人败家。人家是败得起,有的败?

  好好想想你那婆娘和没断奶的娃吧。”老先生毫不留情面的将矮瘦之人说了一通。

  李长祝听了也不生气,反而一脸堆笑道:“大爷你说的是,这毛病我以后改。一定要改。”

  李光宇进店向两个人打着招呼。

  李长祝见李光宇来了就打趣着,用一种很肯定的语气说道:“小宇信不信今天你一准儿要挨训。梅掌柜可不是吃素的,偏巧你今天来晚了。”

  说过他朝里边努了努嘴,好似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那账房先生听了瘦矮男子的话,抬眼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便不再理会。

  老账房大家都叫他钱先生,年岁已高,须发皆有些发白。平时不苟言笑,一副庄重的模样。在店里的地位仅次于掌柜梅里,若梅里不在的时候都会把店里的一些事宜交给他打理。

  钱先生对于李长祝这个同事,有什么看不惯的事情通常都是一顿冷嘲热讽,接着会不客气的指出他的错误的地方。

  李光宇笑笑并没作答,此时他内心暗暗祈祷,算算自己迟到大概有一刻钟,要说并不算是件严重的事情。

  这时只听一个清丽的女声从里屋的屏风后面传来:“李光宇今天迟到一刻钟,按照之前定下的规矩应该怎么办啊。”

  话音刚落一个手里拿着一幅卷轴的女子从后面走了出来。

  她身材并不算太高,一身素色紫衣,尤其惹人注目的是她脚上那双充满野性的鳄皮长靴,与她那身紫衣极为不协调。一头黑发用一件金质的发簪随意的束在脑后,倒并没有为她增添几分秀丽反而多了一些不拘一格的自然。

  她这身穿着若叫城里某位些大户人家的夫人太太们看到,多半会斥责她不懂女儿家的穿着礼数。她们更会用专业的眼光很不客气的指出这身凌乱不堪的着装,以及那过于简单的头饰。

  女子那张略微病态的白色脸上似是还沉浸在心中思索的某件事情上,她的步子虽然迈的不快,但给人一种利落而轻盈的感觉。

  此女的出现仿佛阴天里的一道阳光立时将整个铺子照射的明朗不少。一种好似天生具备的居高临下的气势自她身上散发出来,只是一个年近二十的少女就将店内三人逼的都面色恭敬了起来。

  特别是李长祝再没有之前跟李光宇自信的侃侃而谈了,反而低眉顺眼似是老鼠遇见了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