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行宇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退学的原因(1)

行宇传记 闲云说梦 2384 2019.07.27 20:59

  李光宇这种穷苦人家的条件不好,日常并没有什么好的吃食给来福。

  对李光宇家里人来说,每天吃五谷杂粮都要严格的节省,更别说一个畜生了。来福的个头并不大,甚至还不及李光宇的膝盖。

  看着有些瘦弱的样子,虽不至于是皮包骨头的那种瘦,全身也没几斤肉。如果被屠夫看到了,可能也会唾弃的摇摇头,甚至连杀的欲望都没有。

  它的毛发看着还算自然油亮,但是这种黄白相间,杂乱无章的颜色,和大街上任何一条流浪狗都没有区别,因此很多人见了它也都会顺嘴叫一声土狗。

  不过还好那两只修长的耳朵,看着别有一番灵动,算是勉强能给这条土狗加分一点。

  黑暗中来福此时又重新的回到李光宇竹床旁的草席上。

  动物的警觉本能远比普通人类要高出很多,外加来福的听觉本就敏锐。此时被李光宇那声突如其来,杀猪般的叫声,惊的也暂时没了睡意。

  李光宇做了梦惊醒后也睡不着了,一人一狗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小福子,你说我退学,是不是一件正确的选择呢!可是我爹这几天因为这事还在生我的气。”

  李光宇将单薄的被褥拉到脖颈的位置,以便能感觉到被窝里的温暖。

  一边像是在自言自语的说话。

  来福趴在草席上,那双平时竖起的耳朵此时耷拉着,虽然听出了李光宇的困惑,但并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自打你爹生病后,你便执意要回来帮你娘。我本想着你爹会很高兴,没想到他还是想让你考上什么学士书院。”

  谈到这件事,李光宇的内心就明显的带着某种情绪,那情绪也明显是对他父亲的不满:“是啊,在我爹眼里只有考上了学士书院,才算是正途。”

  “可你好像不喜欢。一点也不上心的样子。”

  李光宇脸色又阴沉了下来,一想到他父亲为了能够让他上学付出了很多,他就很愧疚。

  “是啊,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对不起我爹,对不起他每天辛辛苦苦供我上学。而我却实现不了他的梦想。”

  来福皱着眉,不解的说:“你为什么要去实现别人的梦想呢,那你的梦想怎么办?你有没有梦想?

  我知道,我有,我将来要想像那只绿鸟一样去最远的世界,吃最好吃的包子。”

  “我,,,我的梦想,,”

  李光宇抬头望着草房漆黑的屋顶,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慢慢的他的眼神变得坚毅了起来。

  渐渐的房间里的交谈声平静了下来,漆黑的房间又是一片沉寂。

  来福则又沉沉的睡着了。

  窗外的寒风依然肆虐,从宽大的门缝,破旧的纸窗里无孔不入的,在小小的房间里游荡。李光宇将光着的手臂收回被子。

  他现在非常清醒,没有一点睡意,看了看窗外还是一片黑蒙蒙的。他的内心就如窗外的夜,迷茫,混乱,体内更有一股力量在翻腾让他越发的睡不着。

  脑袋里胡乱的想着最近经历的一些种种不平常的事情,不知不觉也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鸡鸣声响起,一只,两只,接着很多只,此起彼仿佛一场热闹的演奏会。

  待到天大亮李光宇才醒来。

  起床,如往常任何一天一样,将那一张洗的发白的灰色被褥对折,整齐的折叠三次放在床头,一并将枕头放在上面。

  这或许是一个好习惯,但也未尝不是一种强迫症,或者像个老妈子,至少看着不那么豪放。

  但他感觉这是一种仪式,要不然怎么能证明今天起床了呢。这个举动对一个学堂的学生来说,至少可以减轻父母对自己付出莫大财力物力的愧疚感。

  但是现在他不再是一个学生了,因此这种赋有仪式感的认真,倒显得他今天要去做一件多么郑重伟大的事一样。

  李光宇不认为自己有着双重性格,对于细节如果是他不在意的事情,他可以无视,如果是决定专注要做的事情,就会变的极其认真。

  也许这种情况,有些人不认为是双重性格,那么如果你有机会看到他的房间,或许会改变你的看法。

  他们家三间草房,座东朝西,靠最南边那间就是李光宇的房间了。

  整个房间堆着满满的东西,都是些家里日常用到的。这些东西摆放随意又凌乱。只留下一个窄窄的过道,通向里边角落的竹床。而那张竹床和旁边的小书桌却格外的整齐干净。这种凌乱和整齐同时出现在一个房间里,这不得不说有些奇葩。

  将头埋在自己身体里的来福,此时好似选择性的失聪了,李光宇起床的动静也没能吵醒它的美梦。

  是啊,大清早的,春寒交替的时节还是很冷的,没什么事谁愿意起那么早呢!

  李光宇穿上衣裳,打了一个冷颤。他用手把破了一个洞的裤腿朝下捋了捋。让它看上去不那么皱巴巴。

  这条裤子看着穿的时间有些长了,本是蓝色的颜色膝盖处已经穿的发白了。

  李光宇好像并不在意这些。

  他上身是一件灰色的短衫,穿在身上似乎和他的身材也有些不协调,他往下拉了拉衣袖,奈何袖子太短不及手腕。

  不过这倒完全显示出了他宽宽的肩膀。

  这身衣服穿在身上虽然破旧,却没能掩盖这个十五六岁少年修长的身材,和宽大的骨架,以及两条浓眉下那双带着些明朗又坚毅的眼睛。

  那眼神时而闪烁不定,时而坚毅有决。或许在他这个年纪,已经开始有很多困惑需要思考了。

  如果在往常李光宇的衣服破了,柳氏会在第一时间把儿子的衣服拿来给缝补好,但是现在她好像没什么时间了。

  自打李光宇他爹生病,全家的生计问题全都落在这个女人身上了。

  昨天柳氏还在他耳边念叨着,等他有时间了让李光宇自己去李记布行买块布回来,好给他准备一件春夏的衣裳。

  而且一再叮嘱一定要买白色或者浅黄色。李光宇问柳氏缘由。

  柳氏笑着说:“你现在已经是大小伙了,穿衣服方面不能再像以前那么没讲究。我儿子这么朝气蓬勃,穿亮色的衣服我觉的更帅。”

  假如说一个男人一生中,第一个崇拜自己的女人是谁,那多半一定是他的母亲。

  生活一头乱麻的中年妇人,没想到在儿子面却将她的开阔,乐观展现了出来。

  李光宇回想着柳氏嘱咐他买布的事情,并不是他给忘了,柳氏给他的那五个铜钱依然在他口袋里。他并不打算花掉,自己这身衣服还能将就着穿,钱不能乱花,先留着以备不时之需吧。

  “吱呀”

  破旧的木门打开,一缕晨光透过那棵光秃秃的栒香树枝丫,照射在他的脸上。

  映入眼前的是一个普通的农舍小院,低矮的篱笆上,缠绕着的枯枝藤蔓,早已枯萎,两棵栒香树伸展着枝条,像两把大伞分列院子的两边。小院不大显得很空旷,院角边堆着一个磨盘,旁边简单的用木棍支着一个小货架,用草条编制成的框里凉晒着一些野果谷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