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行宇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梅里(3)

行宇传记 闲云说梦 2832 2019.08.02 21:07

  梅里抬起头望着李光宇,目光中略有责备。

  这个破衣少年自打来到这里,在工作上还有些不能够入她的眼,毕竟还是一个刚入世未经雕琢的小家伙,做起事来倒是勤快就是太刻板了一些,用起来不免有些不趁手。

  她想起儿时她父亲说的话。人总是需要调教的,尤其是一个做掌柜的更是要学会调教人,知人善用这是最关键的。

  想到此处她露出一丝自嘲的笑容来。那时她从未真正听她父亲说的那些唠叨话,因为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像她父亲一样天天跟一桩桩的生意打交道。那些俗世可不是她要做的,而现在她居然正在做着这些俗事。这岂不是造化弄人,身不由己可不就是自己现在这狼狈样子。

  虽然她一直不喜欢经商,她的性格中更不会有对金钱斤斤计较的渴望。

  现如今落到这步田地,命运的大手从不会因为你的不愿意而放过你。绝处逢生这或许是她对现在自己的处境所能想到的一个词了。

  如今她不得不像一个真正的小店掌柜一样,努力的扮演者很是生疏的掌柜角色。每天谨遵幼时他父亲在她耳边灌输的生意常识,认真计算着手里的每一个铜钱,并且把它们花到实处。无论什么样的买卖都是要以赚钱为主的。

  这若让她父亲看到自己的女儿现在竟然真的如一个掌柜的样子不知道是该欣慰还是哭笑不得。毕竟她可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做一个什么掌柜的。

  她骨子里是喜欢挑战的人,可对于需要隐忍才能做到的事情,对她这个有些直性子的人来说,还是有些难处的。一些平日都不会去做的鸡毛蒜皮的小事现在都要事必躬亲。这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呢。

  事情既然要做就要把它做好,这是她的做事风格,也是他父亲从小教给他的做事原则。

  即便是现在她在重伤的情况下独自一人身在他乡,她也没有太多的慌乱,依然能够按照计划行事。

  多年以后的今天只是为了完成师父交给自己的任务,她没想到的是她居然还要重拾她父亲传承在她血液里的经商才能。

  虽然铺子很小,她依然有模有样的学着她父亲,很认真的制定了一些店铺里的规矩,而这第一条规矩就是有关于迟到的问题,她希望通过制定规矩好让伙计们能够正规一点,最起码看上去不那么散漫。

  此时李光宇内心惶恐不安,迟到就是迟到总不能找借口的,他心里这样想着开口说道:“罚三个铜板!”

  “你还知道罚三个铜板,看来记性不错嘛,钱先生给他记到账上。”

  梅里冲着账房先生说道,接着继续说:

  “规矩的制定不是束缚你一个人,而是束缚大家,在商海中想要走的远就必须立下规矩。无规矩不成方圆,跟你说这些你也未必懂,但事情就是要这么做。”梅里讲着她的那一套主张。

  她走向柜台把手中的卷轴轻轻的放在柜台上,低着头拿着旁边的毛巾小心翼翼的擦拭着上面的灰尘。让后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下次记得只能早到不能晚来,哪怕一刻钟都不能。”

  她放下手里的卷轴,好像想起什么来,弯腰从桌子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粉色的小瓷瓶,又把旁边的镜子放到跟前。旁若无人的看着镜子里那张苍白的面容,有些忧愁的自言自语道:

  “这个地方终究是偏僻,伊春堂的胭脂都很难买。“

  不带所有人吩咐,李光宇就忙活起来了,低头小心翼翼的擦拭着货架上的一个瓷器。这个时候他知道最好是勤快一点,毕竟他刚来只能做这些简单的杂活。

  梅里一边拿起那个粉色的小瓷瓶往脸上认真的擦拭着,一边扭过头对李光宇说:

  “小子你刚来年纪又小,但这并不代表违反规矩就不会被处罚,如今我们的铺子刚刚开张不久,一切都要认真对待。莫要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商场如战场做出点成绩来很不容易。给我打起精神来,见了客人麻利点。”

  她的这一番口吻俨然是一个胡子花白的掌柜应该说的话语,现如今从一个眉目如画的少女嘴里说出来,却总有着一丝与她年龄性别不符的稚嫩味道。

  李光宇在旁人没注意的情况下翻了个白眼,心里说道:“什么时候这女人能不讲规矩啊”

  将胭脂涂抹完之后,梅里的表情更烦乱了。镜子里的那张脸经过伊春堂的水粉涂抹,已经将苍白的脸色遮盖了不少,但还是很白,那是一种看不到一点血色的白,就仿佛大病后的虚弱。

  为了能掩盖那张没有生气的脸,她更试过烟水城太太小姐们经常用的有名气的水粉。但似乎没有什么效果,也许她的状况已经到了不得不医治的地步了。

  伊春堂里的胭脂那是只有在帝国凉州才能买的到的,在帝都凉州城如果那一个姑娘能够用的起伊春堂的胭脂,那一定不是普通大户人家的小姐身份的。

  为了能买到伊春堂的胭脂,她曾跑遍整个烟水城都没能找到。而前几天经过她多方打听,方才从一个走镖的商队里以高价购得两瓶。

  她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张毫无血色的脸,那目光变得更坚毅起来了,也许用不了多久就能在这里找到那样东西来驱走自己体内的寒毒了。想到这里她目光不由的望向烟水城北方那连绵的群山深处。模糊的山巅云雾缭绕,仿佛那里有着人世间少有人知道的隐秘。

  虽然身体已经开始有虚弱的迹象,但她知道这件事情只能慢慢来着急不得,她整理一下烦乱的思绪,又想起一件事来冲着旁边另一个矮小的中年汉子道:

  “昨天李长祝打坏了一件瓷器,按照规定折合下来扣你两个月工钱,做事总是这么不认真,是不是想让我开了你啊。

  接着她以一种挑剔的眼神望向二人颇为失望的道:“本姑娘平生第一次做生意,竟然招到你们这等货色。”

  那个一身短衫叫李长祝的瘦小汉子哭丧着脸道:“昨个儿是那瓷器太滑了所以就,,就,,还请梅大掌柜开恩手下留情,您要是扣两个月工钱小人家里妻儿老小可怎么活呀。”

  梅里不悦的说道:“我平生最讨厌做错事找借口的人。错了就是错了找那么多借口做什么。犯了错就不要找理由。“

  李长祝嗜酒成性,加上平时有点小钱就会去堵坊碰碰运气。时间一长家里还算平稳的生活被他这种不良嗜好给挥霍的一贫如洗。

  近日赌场不顺,亏了钱,他自然心情不佳,工作时也是心不在焉。

  家里的老母亲,媳妇小孩好几张嘴每天指着他吃饭。如今一听要扣他两个月工钱这简直是要了他全家的命啊。没了工钱他很难想象到一家老小要怎么熬过去。想到此处瘦矮的汉子再顾不得脸面,大声央求着:“大掌柜您放心,我以后一定做事小心些,绝不再给您添麻烦。”

  梅里冷冷的道:“如此最好,看在你诚恳的份上,这次就饶过你不过钱还是要扣的,不然你那里会长记性。”

  李长祝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一张脸皱成一团惶恐不安的双腿一下子跪在了地上苦苦哀求着:“还请掌柜的高台贵手,就,,,就,,,别罚了,您若真的扣我两个月工钱,我那两个小娃可就要饿死了。”

  一个汉子跪在一个少女面前失声哀求,这幅画面看在众人眼里还是有些于心不忍的。

  梅里坐在黄花梨木的太师椅上不为所动,继续的在摆弄桌子上那副画。

  老账房钱先生对于这一幕面露不屑,懒得看上一眼。

  李光宇看在眼里,内心对李长祝深表同情。

  李光宇来了十天,要说和谁相处的还算融洽那就是李长祝了。

  李长祝平时性格贪图玩乐,心眼不坏,性子也不是那种争强好胜的人,遇人多是和善。

  由于口没遮拦的性子很快和新来的李光宇相熟了起来,平时对李光宇在工作上颇有照顾。有什么李光宇不懂得他都毫不吝惜的教他。

  因此李光宇对李长祝很是感激的。同时对于梅里这种动不动就扣钱的做法他内心很是反感的。他知道李长祝家里异常困难,上面有一个成年患病的老母亲家里还有两个小拖油瓶,如果扣上两个月的工钱估摸着这一家老小就真的要喝西北风了。

  就在众人沉默的听着李长祝的哀求声时,李光宇站了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