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行宇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远方的来信(2)

行宇传记 闲云说梦 2669 2019.07.23 21:03

  整个夏天一人一鸟以一种时而剑拔弩张,时而欢喜融洽的奇葩关系中相处着。平静生活中出现这么一位叽叽喳喳的邻居李光宇颇为无奈,他不算是刻薄的人,不会因为这只绿鸟的吵闹就把它赶走。

  他们相处中在那只鸟不调皮的情况下还算和谐。在李光宇身上呆腻了偶尔也会饶有兴趣的飞落在他家的那条狗身上和它嬉戏。

  只是在那条狗身上仅仅只待了一次,它便再也不趴在那条狗身上了。直到它嫌弃的问李光宇那条狗有多久没洗澡了,李光宇才知道原因所在。

  秋天一片片金黄色的叶子不时的落下来,空气中别有一番萧瑟荒凉。

  绿鸟来到他跟前,说过几日它要跟着鸟群飞走了,临走时绿鸟飞落在他的肩上,对着爪子上绑着的一个不起眼的金属环,嘴里念着某种咒语。刹那间从那小小的金属环里弹出一样东西来。

  李光宇听惯了它讲的哪些离奇的事情,此时看到这神奇的一幕又是一阵瞠目结舌。

  绿鸟将嘴巴上叼着的一封信放到桌上说:

  “打开看看。”

  “这是什么东西?”李光宇好奇的的问

  “这是一个老头要我带出来的一封信,

  那老头被困在一处山谷的灰雾中,我碰巧经过,见我聪明过人就嘱托我寻找一个诚实可信之人将这封信交给对方。也就是说他想让我找一个人将他救出山谷。呐,这是他写的信。”

  李光宇不解道:“你这是要交给我?或者说你想让我救他?。”

  “没错,我一介鸟类虽然会说人语有,但在人类面前依然属于弱者,不敢轻易过多接触更不认识什么人。

  我是见他甚是可怜,所以拍着胸脯答应定能帮他找到救他的人。怎样伙计不如你随我一起将他救出来。”

  李光宇没好气的用手指轻轻的敲了敲它的脑袋说:“说你聪明你有时着实鲁莽,事情哪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说救就救。我还不知道他身处的具体位置,以及他的身份。还有你怎么能确定我有这个能力救他。”

  说完伸手拿过那封信。李光宇认真的看了起来。

  纸上写着几段狂乱有力的字。大概内容是说他被困在一个叫无渊的山谷里已经记不清有多久了,万幸在他万念俱灰将死之时,这只鸟无意间飞入山谷带给了他希望。

  他希望能够通过这只鸟找到一个救他的人。他更希望在他垂暮之年能重回人间看看这片大好河山,而且他还提到了他很久没吃到过的叫花鸡。

  这并不像一封求救信,而更像是一种孤独太久后的倾诉,一个迟暮老人最平凡的要求。

  李光宇放下信思忖良久,他有些没有头绪,这是一个怎样的人呢。从这封信上他推断不出来。

  不过他能确定几点,能将一颗这么稀有罕见的金属储物环,随意的绑在一只鸟身上,这应该不是一般凡人。

  见识浅薄的李光宇是这样认为的,那个金属环他从没见过,就连经常出入烟水城的那些佩刀武者和玄武院的弟子身上他也没见过。

  还有根据绿鸟的描述,那个充满灰雾的山谷应该是一个很危险的地方。至少一般凡人很难进去。

  既然是求救信对方没有第一时间去找他的家人朋友,则说明这个老者要么没有了家人,甚至连朋友也没有。要么身怀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想让身边之人知道。

  还有几点李光宇比较疑惑的地方,既然让别人相救为什么不在信上交代他的具体位置,以及说明如何解救他的方法呢?

  是对方留了后手,还是被困太久做事疏忽大意没有交代清楚呢。总之李光宇疑惑重重。

  李光宇思索着,再想想以自己这点微末能力,他自问是救不了那老者的。他除了他们村和烟水城,再没去过别的地方。

  生命到了垂暮之年本该活的轻松些,就像他们村街角经常将身子靠在一棵巨大枯木上的老爷爷。想到这里他也觉得他挺可怜的。

  他又问了那只绿鸟关于那名老者的具体身份和那个叫无渊的地方。那只鸟糊里糊涂的也说不上个所以然来。只说是一个有很多雾的山谷。

  想了再三他还是认真的给对方写了封回信,虽然自己与他并不相识,但想到对方是垂暮之年的长者,理应敬重。同时自己能体会到一个老人的不幸。

  信上他深感对方的不幸,并且表示自己能力低微,也没有去过很远的地方,并不知道无渊这个地方,希望他能赶快找到其他人帮他走出山谷?

  托袖放下笔,将那张写好的信纸折叠整齐放入信封,交由那只鸟放入金属环内。

  绿鸟嘴里念念有词,待到咒语念完那金属环瞬间幻化成一个小型光幕一股吸力将那封信收了进去。

  这一幕看在李光宇眼中又是一阵骇然,难以置信世间竟有此玄妙的东西。

  李光宇请求那绿鸟将金属环取下来让他好好看看。那鸟也不多想就让李光宇将金属环从自己的爪子上取了下来。

  拿在手里李光宇没觉得有什么异样,它的形状像一枚戒指,没有想象中的重量,材质既不像铁也不像铜什么的,环的内测刻着一个“月”字。这个字应该代表着主人的名字或者其他含义。

  第一次见到这种神奇的东西他有一种做梦的感觉,这么小的东西里面居然有空间。

  那咒语就像这空间的一把锁,那鸟也不吝啬让李光宇跟着它学念那几句咒语,李光宇伸手拒绝了。

  自己只是好奇这个神奇的东西,这戒指本是那位老者的物品,学了那咒语就好比不经别人同意拿了别人家里的钥匙一样。

  “你真的见过有人在天上飞?”

  李光宇将金属环从新绑在绿鸟的爪子上,沉默了一会问了一个他一直要确定下来的事实。

  “如果你有足够的能力,你也可以做到的,听老头说那很难很难。我只是在雀巢山巅见过一次。”那鸟说

  “那,,那应该是法力高强的修士吧?恐怕我这辈子也做不到的。”李光宇眼神一片向往之色,可那也只是向往,那简直是传说里的东西,或者是他在一些民间野史的小册子里才能看到的。

  对于那些能用某种术法神通,激发出身体里强大的力量,并且以此来做一些常人不能完成之事情神秘人物。他一直都怀着无比景仰的态度想要去探索那些未知的迷惑。

  对于这些东西,他唯一知道的是烟水城有一个玄武院,修习的是武道真境。

  想要进入玄武院对他这种穷苦人家来说那是极为不可能的,且先不说每年要上交巨额的修习费用,若是没有根骨资质也是没有资格进去的。对于能进入玄武院那不是他能想的。

  “你也许能做的到,就像我从东洲飞来我以为我做不到,因为太远太远了,大雁飞不到,白鹤更是懒得飞这么远,嘎嘎,,嘎,,而我做到了,我的邻居我为我自己感到骄傲!”

  这一刻李光宇不再觉得这只鸟滑稽了,不知为什么在这个一只被自己认为是滑稽的小丑面前,他竟莫名的感到一丝羞愧,他除了在学堂读了一些书之外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与绿鸟相比原来自己才是那一个胆怯的小丑。读再多的书,都读不出勇气二字,一只鸟尚能勇敢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自己从小向往那神通奥玄修行世界,为什么不可以去尝试一下呢?

  他抬起头露出坚毅的表情道:“谢谢你的鼓励,我想我也能像你那样成为一个飞行家。”

  也许是从这一刻起他的心里不知不觉的埋下了一颗种子。他想着自己离踏入那玄之又玄的境界又近了一步,至少他了解到了一些关于修行的事情。

  想要去修行李光宇无非觉得想要去证明自己也是可以做到的。少年小子大都这样,拥有欠打的争强好胜。

  有一次当他跟私塾老先生说了自己想当一个背剑走世界的修士。

  老先生拿着书本没好气的说:“修行有什么好的。我觉得它就是一门手艺,和摊煎饼,修鞋匠,打铁的,做衣服的裁缝这些没什么两样,都是为了生活,你看人家活的多滋润。

  扛着个剑打打杀杀的,有甚意思。

  一介武夫若不开智,能力再强终究还是一个为别人的一颗棋子。

  年轻人到了什么时候都要记着多看读,多提升自己。”

  被先生一通说教,李光宇就觉得先生老了。修行自然好,能力强了可以做很多人做不了的事情,怎么能和修鞋的相比。

  先生说话还是那么官方,多读书,多读书,永远都是这句话。

  不多很多年后,李光宇依然记得这句话。因为他真的多读书了,而且读的都是杂书。

  老师养成的习惯会传给他的学生,并且潜移默化的能支撑他走过很多岁月。只是老年人和少年人的代沟,想法永远都不一样,他们体会不到先生的那些深远的道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