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行宇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那条狗

行宇传记 闲云说梦 2487 2019.07.26 22:05

  天丰帝国宽广浩瀚,有着众多州城的版图,山川河岳绵延万里,更有飞禽走兽,奇花异草。就仿若一部如画如幻般的画轴,映跃在这世间!

  帝国的边陲北部和古老的辛柏纳森林接壤之处,有一座小城名为烟水,此地地处边关人烟相对稀少,而又因为夏季烟雨绵绵故取名为烟水。

  烟水城是庞大的天丰帝国一个较特殊的州城,因为它不但位居边陲城,更重要的是它的北边紧挨着辛博纳荒兽森林。城池偏僻,两面环山,庞大的麒麟山脉自南向北延伸到了这里好似拐了个弯,将这座城池围在了里面。

  烟水城虽然偏僻但却是帝国边陲最繁荣的城池了。巍峨高大的城墙就像一座堡垒将一城的繁华盛在其中,好似啤酒的泡沫随时都有一种溢出来的感觉。围在其四周的庄园和村庄都谄媚的紧紧向着这座庞然大物靠拢着。在它们的衬托下,烟水城倒是更显得格外热闹了。特别是每逢节日,集会,都是人头攒动一派沸腾景象。

  城北边不远处有一座村庄名叫四九村。这名字听着即低俗又简单。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村里的人众说纷纭,最有说服力的一个便是,在很多年前有两个放牧至此的老汉,打算在此地长期居住。为了给这个地方取个名字,斗大的字不识半箩筐的两人,想破脑袋也没想出个一二三来。二人酒过一壶后,一个汉子看了看自家的九只羊和对方的四头牛一拍大腿脱口而出就叫四九村吧。于是这个名字就这样被两个汉子,一壶烧酒和他们家里的牛羊给定了下来。

  地处偏僻的四九村,北接荒野山岭,南挨烟水城。如果荒野山岭再往北的话,就是传说中古老的辛柏纳森林了。

  从高空俯视,不大的四九村,那一座座低矮的房子毫无秩序的坐落其间。一条蜿蜒曲折不知弯了几道弯的小道,像一条粗大的绳子贯穿整个村庄。

  是深夜。

  此时正值二月初,虽然冰雪刚刚融化不久,风中的寒冷依然没有褪去。茅草的屋檐被风吹的刷刷作响。仿佛一只只荒野的孤魂游荡在黎明之前不肯离去。

  漆黑的草屋内一个少年下意识的将身子蜷缩在那张单薄的被褥下。他的双眼紧闭,面容不时的抽搐着。

  一袭蓝天白云之间,一只仙鹤悠哉悠哉的飞行,那仙鹤全身雪白,全身被暖阳沐浴着。又被下方那美丽的风景所陶醉,连带着那长长的黄色嘴巴都微微上翘着。

  它背上坐着一个破衣少年,少年以一种最舒服惬意的姿势坐在白鹤上,白鹤悠然而缓慢的煽动着翅膀,那白云像大朵的棉絮,轻轻的漂浮在他的周围,少年迎着青风俯视着大地,看着青山高耸云雾缭绕,不由得内心升起一股万丈豪情,脑海里顿时浮现一首诗来,于是他高声的冲着那广阔的山河吟诵着:

  白云悠悠一壶酒,

  西风吹,驿马瘦。

  一剑当空惊九州,

  三尺江湖没尽头。

  你说的以后是多久,

  空等的奴家白了头。

  此时此刻这首打油诗最能抒发少年的心情了。

  正在这时他看到前面一朵白云上,他父亲身披黑色铠甲面容狰狞,手上拿着一把田间的锄头作势欲向他挥来。

  口中还大喝道:“逆子不去上学,又在瞎逛悠什么,找打!”

  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人,李光宇惊出一身冷汗。

  这,,,还是他熟悉的那个皮肤黝黑,终年穿着那身粗布汗衫的爹吗。”

  说话之间身穿铠甲的汉子,手上的锄头已然向他挥来。

  “别!别!爹我只是偷个懒,不至于吧。啊!”

  的一声,李光宇从他那张窄小的床上诈尸般的座了起来,因为动作太猛导致小床不堪重负的吱呀作响。

  “这是什么鬼梦啊,我爹刚才也太恐怖了吧。”

  惊出一身冷汗的李光宇,强自让自己镇定下来,因为刚才那画面太逼真了。

  本在熟睡的那条狗,被他突如其来的叫声惊的,也跟着啊啊大叫。并且动物下意识的警觉本能,那条狗猛然起身在空中翻了两个跟头方才站定。

  以为出了什么事情,惊慌的它寻找着小屋内的危险之处,观察片刻见一切如常,它便没好气的说道:“小宇你可不可以不要每次做梦都要波及到我,上次做梦就给我揍了两个熊猫眼。现在眼眶还是黑的。”

  李光宇看着那条狗惊吓未定的样子,不好意思的讪笑道:“额,那个,,,小福子不好意思啊。”

  来福是这条狗的名字,不过通常李光宇会叫他小福子或者伙计。

  这条狗算是李光宇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亲密伙伴了。

  自打两年前李光宇在他们家后山捡到它,这条狗就成为了家里的一员。

  当时捡到它,发现这畜生长长的耳朵比别的狗要大很多,毛发也不是很纯正,黄白相间。只是看着幼小可怜,想来应该是他的母亲或者什么的把它给抛弃了,李光宇不忍它在荒野山林被野兽吃了就将它抱回了家。

  虽然还是幼小,这畜生就已经展现出了他的聪明,常常李光宇开口表达了一半的话,它就已经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一年以后等它逐渐长大一点,某一天它突然开口讲话了,李光宇很是震惊难以相信的看着它。一连几天李光宇都在这种惊讶中度过,并且一有时间就会紧盯这畜生,看看它还有什么怪异的行为没有。

  随着时间慢慢过去,李光宇发现对方除了能说人语和简单的思维能力之外,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也就是说这条狗除了会说话之外和以前一样还是一条狗。

  得到这个答案,李光宇不知道内心是该庆幸还是该失望。

  事后李光宇问它,是怎么做到能和人类一样说话的。这畜生说你们天天在我耳边唠叨,听多了自然就会了。

  听了这个没有信服力的答案,李光宇看了看羊圈里那头小羊羔说,它也天天听我们说话,他怎么不会。又看了看领着一群小鸡仔瞎溜达的老母鸡说它也天天听我们说话那它怎么也不会。

  “你应该是妖怪吧。”李光宇说

  畜生闪动着那双大狗眼,颇为无辜的说:“什么是妖怪啊。”

  “额,,这个嘛,就是,,,就是,,小孩子不要瞎打听。”

  “喔!”

  家里来了一个新成员应该是一件很高兴的事,特别是他母亲刘氏。

  看着小家伙甚是可爱,它母亲为了图个吉利便为它取名叫来福。希望它将来能给家里带来一些好福气。

  不过来福好像也并没有辜负这个名字,开始是李光宇他爹攒了一点钱买了一只瘸腿的羊,如今这羊也生了一只小羊羔,唯一的一只母鸡也孵出鸡娃子。虽然和这条狗没有半毛钱关系,但也确实自打这条狗来了之后这家里应该算得上是家畜兴旺了。

  随着来福慢慢长大,它和别的狗开始有些区别了,一方面是它的耳朵比其它狗要大,头颅也开始变大了起来,还有就是已经两年了这狗怎么长的这么慢啊,好像没长多少的样子。李光宇有时心里会犯嘀咕。

  要说它不是一条狗李光宇是不会认同的。因为它有具备所有狗的特性。

  比如爱睡懒觉,好吃懒惰,遇见骨头口就走不动道。这些臭毛病尽管来福一再解释,说自己不应该是条狗,也不想做一条狗。

  但是李光宇还是很鄙夷的确定它就是一条狗,一条看见吃的就会口水不受控制的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