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行宇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李德全

行宇传记 闲云说梦 3029 2019.08.13 20:25

  第十五章

  李光宇的父亲李德全此时正蹲在家门口胡同边上,那颗老槐树下抽着旱烟。他们家属于四九村北部的边上,整条胡同里稀稀拉拉的住着几户人家,多是些低矮的草房。从胡同口向北望去,远处群山的山岭苍翠之中峰峦森然,竟是一片幽密景象。

  李德全身上披着一件洗的发白的短衫,肩头还缝着两个补丁。

  衣服看上去非常破旧,但却异常干净整洁,这多半得益于李光宇勤快的母亲柳氏。用他母亲的话说,即便是穷鬼也不能是一个邋遢的穷鬼。

  李德全的面容有些沧桑,黝黑的脸上胡子就像秋天用镰刀割过的稻草茬子。他此时没有心情去欣赏不远处的山景。两只眼睛低垂着,没有一点神采,好似被什么东西抽去了灵魂。身后的草屋此时就像他不离不弃的同伴,无声无息的站在他的身后同样有一种沉默的荒凉。

  搁往常里李德全一年里没有几天闲工夫,现在倒好,生了病每天除了躺着就是坐在篱笆院门口和闲散的大爷大妈们聊几句。但是聊天他也没什么心情,一个人总是沉默着一锅一锅的抽着他的那杆旱烟。

  李德全觉得以前的工作虽然很忙,忙的就像一台永不停止的机器,机械的重复着每天砖窑的工作。那是一种麻木而又枯燥的生活。不过他觉得有意义有奔头,他的奔头就是自己的坚持,希望在他儿子这一代他们李家能够出一个真正的读书人。

  在李德全祖爷爷那一代他们李家在村里还算是受人敬仰的读书人家。祖爷爷勤奋刻苦,在他二十多岁的时候终于考取了烟水城水墨书院。结业后运气也不错,被烟水城城主府招收为帝国工职人员,并且奉命任职盐务监督员。

  帝国为整治商人贩盐来抬高价格谋取私利,就硬性的宣布,商贩和个人不得私自贩卖民用盐。民以食为天而盐又是每家每户百姓不可或缺的东西。因此帝国的盐务转运部自然是油水极大的。

  仅仅十几年功夫,李德全的祖爷爷在盐务部就积攒了家产百金。不但置办了田地,而且在城里还有一处宅院。

  要说他们李家没落到如此地步的真正原因,不得不提李德全的爷爷。俗话说富不过三代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他爷爷打小叛逆顽皮,并且鄙视文人,粗浅的认为读书人除了能做一些酸腐的诗文什么也做不了。

  李家人都以祖爷爷通过读书考取书院,并打下李家基业为荣,而他却恰恰相反。

  那一次兽潮涌动来袭,并凶残的毁掉附近所有村庄。李家兄弟三人在那次浩劫之中只剩下他爷爷一人,有感于作为普通人的弱小与无能,不顾家人的反对他爷爷拜了一个自称是一流刀修客为师。

  刀修顾名思义与剑修如出一辙,都是以手中兵器为媒介修炼自身。而这名一流刀修并非实力非凡出身名门。而是一位好吃懒做仇家甚多的贪财好色之徒。

  在他爷爷想当然的认为刀修就应该勤奋练刀修道,却没想到这位吹嘘自称一流刀客的修道者,在教了他爷爷简单的招式以后就常常找各种借口到李家账房支了银钱,去城里寻欢作乐去了。在这位江湖粗流的师父影响下,他爷爷逐渐的也跟着学会了一些歪风陋习。时间一长本就元气大伤的李家那经得起二人如此挥霍,直到有一天那刀客的债主找上门来。他们个个虎背熊腰身负兵器,将那刀客随手轻易治服并搜刮了李家所有值钱的东西扬长而去。而这群如土匪一般的讨债的给出的理由也是很简单,师父的债弟子还。直到这时后知后觉的李德全的爷爷才明白过来。但是为时已晚。

  经那一事后李家彻底落败,李德全的爷爷自知是自己有眼无珠上了这个所谓一流刀客的当,心情郁郁寡欢终日借酒消愁。

  待到了李德全父亲这一代就更加清贫了,全家的家产就只剩下薄田两亩,彻底沦为贫农。到了李德全这里更是是一代不如一代留给他的只有一座破落草屋再无其他。

  三代清贫,但李德全依然没忘记李家的祖谱上曾是上流读书人的身份。所以他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在下一代在他儿子身上能恢复他们祖上的荣耀。他觉得这就是他的使命,也应该是他儿子李光宇的使命。

  为了这个使命,即便是再苦再累他也没觉着什么。

  李德全从小没读过书,什么是出人头地在他这个粗糙的汉子脑海里并没有什么概念,或者出人头地,应该等同于一份体面的帝国公差,就像他的祖爷爷一样。

  现如今他生病了儿子又退学了,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自打他亲口听到私塾的王老先生说自己的儿子不是读书的料子,他就像霜打的茄子,这件事情给他带来的打击比他身上的伤病强烈一百倍。以至于他从私塾回家很长的一段时间变的失魂落魄,好像整个人仿佛到了生命的尽头。他唯一的希望他的梦想破碎了,他不知道他今后枯燥的生活还有什么值得他去努力的,他的迷茫就像吸进肚子里浓浓的旱烟扩散到身体每一个地方。

  他眼神呆呆的看着远处群山峻岭的密林,下意识的把烟杆子放到嘴里,用力深深的吸了一下,却感觉不对,低头一看原来又一锅烟丝被他抽完了。

  他拿着烟杆子在石头人磕了磕。现在他隐约觉得自己开始不了解自己的儿子了,他变了但他又说不上来他那里变了。过往的时间他觉得未来所有的东西都在他预设的轨道上前行。每晚上月亮出来的时候他才回到家里,他甚至都不觉得累,想想自己的儿子未来有可能脱离像他那样的劳苦世界能够有一份体面的工作甚至能够在帝国官方某一个县郡的官位。想想这些他就满身都是力气好像从不觉得累。但是现在一切的事情都变得有点不受他的控制了。

  以前乖顺的儿子突然的离开了私塾,这简直是给他一种致命的打击。

  他望着自己家里这两间破烂不堪勉强能够遮风挡雨的茅草屋,内心一片灰暗,自己这辈子就像那屋墙上的烂泥巴,就这样了,也只能这样了。只是他这个满怀希望的儿子,唉!人生不如意的事终有十之八九这句话真真的让他体会的明明白白。

  他唯一的希望难道就这么没了么,这张黝黑的脸上从短暂的悲伤中立即振作起来了,他那单瘦的身躯里那股不屈的神情就像他身后的老槐树一样倔强。

  此时他在想,必须要想个办法让儿子重回学堂读书去。他的那个在内心筹划了半辈子的梦想,恢复他们李家当年读书人的荣耀一直是他的偏执。

  他正暗自思量着这些烦乱的事情却看到李光宇和那条狗走了过来。

  父子二人四目相对李光宇有些不敢看他爹的眼睛,他知道退学这件事他让父亲失望了,他本想打个招呼就进屋里去的,以免留下来父子二人尴尬,就在这时从他侧边走来了两个人。

  一人中年模样身材魁梧,他穿了一身蓝色帆布野外猎者制服。这样的制服为野外专用,经常会有一些猎兽人在行猎时会选择这样一身行头。

  本就魁梧的汉子穿着这身制服到显示出一种充满男人野性的气息。只是那身衣服也不知道多久没洗了,上面满是泥土污垢。他的肩上扛着一头灰狼幼崽。上面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好像已经死了。另一只手里提着一个酒壶,步伐有些摇晃像是喝了不少酒。

  他身后跟着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那少女装扮精致,头发编了几条小辫子与剩余的头发一起束在脑后,上面戴着一个白玉簪子,簪子的一头镶着一个精致的蝴蝶看上去甚是可爱。她的脸型为长圆型,润嫩的俏脸略施粉妆,细长的眼皮下那双眼睛委婉的有种距离感。

  一身浅白色罗衣上细腻的绣着一朵荷花图案显得别致而不失淡雅。

  她这身雅致的装扮好像不应该出现在李光宇他们家门口,甚至也不应该出现在这条简陋的胡同中。

  中年男子走到李光宇他爹跟前神情兴奋,就像一个小孩看到了一个好玩的玩具。魁梧汉子看着李德全闷闷不乐的抽着旱烟打趣的说道:“李德全今天怎的有这闲情啊。哦,我差点忘了你生病了。

  莫不是你儿子被那个小私塾老先生赶回来你就对人家老先生怀恨在心,这种事生气也没用,气坏了身子还得自己买药!你儿子不是读书的料就不要强求。虽然谁都能有资格参加帝国的统一考试,人要有自知之明帝国的金饭碗随便是哪个阿猫阿狗的都能可以端的么,要是那样这世界岂不是乱了套了吗。”

  魁梧汉子说完又拿起酒壶灌了自己一口酒,那表情有些幸灾乐祸。

  一身补丁的黝黑汉子原本沉默的面容上有了三分怒意。

  (新书,如果觉得好看请收藏。谢谢大家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