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行宇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梅里(1)

行宇传记 闲云说梦 2573 2019.07.31 21:11

  第八章

  初春乍暖还寒,冬天的余威最能体现在风中,一阵风吹过来,吹在他的身上,冷风从他短了一节的袖口里钻了进去,李光宇瞬间感觉像是掉进冰水里,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冷颤。

  前几天见天气好些,他母亲把他那件穿了一冬天的破棉袄给洗了。这件短了一节的外衫好像并不能抵挡四处吹来的冷风。

  许是这阵风比较大,低矮的茅草房门,那几块木板随意拼凑而成的木门被吹的摇摇作响,仿佛一碰就要倒下一样。可能是哪一颗钉子松动了,或者门轴用太久没有修理了。

  柳氏一身粗布的衣裳,和其他任何一个农妇没有什么区别。从她那略显干瘦苗条的身材上,能看出她年轻的时候也应是一个身材不错的女人。

  这个女人平时曾掌管着一家人吃喝拉撒的重任,而现在她更将李德全那份担子也接了过来,抗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女人有时候一旦坚强起来,男人是自愧不如的。

  此时柳氏已经早早起来做好了早饭,并且正准备去农场做工。最近天气渐渐的暖了起来,田地里已经有一些零零散散的活可以干了。虽然工钱不多,但好在有钱可以挣总算是一件好事。

  柳氏天性乐观,又有农家人的那种纯善。对于生活的要求并不是太高,如今冬天过去田地里的活开始了,对她来说有活干就是一种踏实一种安全感,一整个冬天压在她身上的担子最近一下子感觉轻了很多。

  桌上的碗里热气腾腾放着一个馒头一个鸡蛋,还有一碗咸菜。

  初春的时节正是青黄不接,普通人家更是难得吃上新鲜的蔬菜。此时咸菜算是大多数穷苦人家度日的上好佳品了。

  在这个时节,若是那家的妇女不会腌的一手好吃的咸菜,那她的一家人,所有的舌头上注定是清淡如水的。

  在这一点上柳氏绝对算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好手艺。

  李光宇每次将咸菜夹进馒头里的时候。身体里都会有一个叫食欲的东西,欢快着贪婪的驱使他迫不及待的狼吞虎咽。那种萝卜的脆甜,野木耳的筋道和花椒的麻味,以及辣椒的辣味都能让他的味蕾为之沉醉,虽然从小每个春天都会吃,可好像一只都吃不烦。

  尽管家里可吃的东西很少,更多的时候没得选择,但李光宇还是很知足。

  他拿出一个馒头,掂了掂那颗鸡蛋又将它重新放回碗里。

  看了看里屋卧床的李德全,对柳氏说道:“这个留给我爹吧!”

  柳氏心疼儿子刚从学堂出来,去做工辛苦,推让着让他拿在路上吃,李光宇坚决没接。

  母子二人拉扯半天最后还是依了李光宇,重放回了碗里。

  最后柳氏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布包,层叠打开排着十五个铜板,将它递给李光宇。

  脸上露出坚定的表情吩咐着李光宇道:“你爹的伤病大夫说很棘手,恐怕很长一段时间都要修养,这些钱虽然买不了多少药,有多少钱就买多少钱的吧,病是一定要治的。你下了工先去买些,不够的钱容我再想想办法。”

  “娘!以后别去外婆家借钱了,去了也借不到。”人穷的时候,身边的人避之不及能雪中送炭的少之又少。李光宇是真正经历过遭受白眼的感受的,所以不想柳氏不顾脸面向外婆家去借钱。

  当初柳氏嫁给李德全,李光宇的外婆本就不同意,奈何柳氏不顾父母的阻拦硬是嫁给了李德全。

  柳母见自己的女儿嫁这么一个穷苦人家,气愤异常。差点就断绝了母女关系。

  现在柳母老了,一家之主的地位已然被两个儿子所取代。在钱财上做不了主,即便是有心想要帮自己的女儿也力不从心了。

  柳氏的一个哥哥和弟弟之前对他家态度还好,后来见柳氏家把日子过的越来越差越,也不愿意多帮衬她们了。逢年节日,柳氏去拜年也多半态度冷淡。

  李德全是单代单传,没有兄弟姐妹,所以更多时候只能指望自己。

  柳氏听了自己儿子的话,也知道他对两个舅舅破有意见。

  但是奈何不去借钱又能怎么办呢。

  一般家里到了这种糟糕的境地,女人们大多会六神无主,悲观哀叹。

  柳氏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镇定的面无表情。

  如往常一样,将做饭,出外挣钱,想办法给丈夫之病等等这些家里所有的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条,丝毫不乱。

  这个女人对于李光宇来说就是家里的半边天。

  李光宇接了钱,第一次感觉只是十五个铜板仿佛沉甸甸的。

  他能做什么呢,除了把柳氏的吩咐做好之外,李光宇很想帮她分担多一些。

  李光宇默不作声的将铜板放进胸口的口袋里,确认安全,拿了馒头就走出门了。

  他一边狼吞虎咽的吃着手里的馒头,一边想着可不能迟到,因为迟到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他是这样认为的。

  在当铺他要负责的是,把客人们当来的东西拭干净并且摆放整齐,诸如此类枯燥又繁琐的工作。

  刚开始他幻想,工作应该是一个很好玩的地方或许比上学要有趣一些,但是现在他不这么认为了,因为总有些事情是他无法适应的。比如说他的掌柜梅里,一个很苛刻的女人,这是李光宇对这个女掌柜的评价。因为她总是有着一堆的规矩在约束着他们。

  不过他还是很庆幸老天爷对他不薄,刚退学就让他找了一份差事,不管怎样能挣些钱来减轻家里的困境才是最重要的,虽然那个女人有诸多令他不满意的地方,为了每月的25个铜板他也一定会坚持做下去的。

  四九村那条弯弯绕绕的唯一一条街,此时已经有很多人在忙碌着,或扛着锄头,或牵着牛羊。

  一个大汉推着木制的独轮车,车上放着两麻袋东西,他穿一条脏兮兮的马甲,两条黝黑的手臂正聚精会神的掌握着独轮车的平衡,手臂上的青筋暴起显然车上的东西很重。

  李光宇走到跟前冲他打了声招呼:“王叔这是给谁家送东西去?”

  那汉子回头爽朗一笑到:“呦!小宇上学去啊,你还不知道吧,烟水城城主要过60大寿,这不,要提前半个月准备寿宴上所需的物品,这两天可把我给累坏了。”

  李光宇很尴尬的说:“王叔我不上学了。”

  “你不上学了?”他哑然道

  “我们这条四九村上学的娃没几个,本想着你能让人有些惊喜,等待帝国统考时考取个名次。没想到你也,,,唉,可惜呀!”

  是呀,自打他退学他好像让所有人失望了,所有人对他的期望都成空了。

  李光宇跟在王姓大汉身边听了这话,一脸的窘态,有些不知所措,他现在还有些应付不来他人生中第一次重大变故。

  生活中周围的每个人都会对你有一个期许,或者标准。也就是说他们以自己心中自认为的标准来评判你。如果他们对你的期望标准一但成空,你很有可能会成为他们口中的残次品。

  因为你让他们失望了。

  接着他叹了口气替他惋惜道:

  “唉!也是我多想了,不是谁都能有能力进入帝国官方去端着那个金贵的饭碗。咱们烟水城城主周大人就是有这个命,昨天我去府上送货你猜他们家有几进院子?”

  接着他用一种略带夸张的语气道:“我的天,五进呀!我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大的院子,在里面绕的我都不知道方向了,最后还是一个小丫鬟把我带出来的。

  虽然我挺恨那个狗官,对百姓收起税负来他娘的一点也不手软,不过他们家确实挺大。

  哎!这富贵呀,是天注定的强求不来,你呀!没那个命。”

  看来周大人在他心里并没有没什么好印象。用他们的话说做官的不是在想着怎么搜刮民财,就是想着用更高级的方法从他们干瘪的口袋里挤出一些值钱的东西来。

  即便是很痛恨哪些作威作福的上层人物,但他们依然很羡慕他所拥有的哪些他们连想都不敢想的荣华富贵。

  王姓大汉是他们村在烟水城里揽活的,两家住的并不远。他别过了王姓大汉便又加快了脚步向那条林荫小道跑去。

  行过两条街周围渐渐繁华起来,绿瓦青砖,青石板道路两旁二三层的木柱阁楼,布帆挂满了店铺的招牌,此时人潮涌动,叫卖声,马嘶声,呼喊声好不热闹。

  李光宇终于来到一个铺子门前停下脚步。面前宽敞的朱红色格门已经大开着,门上边高高挂着的匾额非常醒目,上面写着四个金黄色大字“有信当铺”。

  他看了看高高挂起的太阳又看了看街上人来人往,他的脸色非常难看,他确定他迟到了。

  他工作了十天这是他第二次迟到,第一次被罚了一个铜板以示警告,第二次,,,,,应该是三个铜板。

  一想到要被罚三个铜板,李光宇内心就在滴血。

  尽管只上了十天工,他还是很了解他的掌柜的对于规矩的重视。

  掌柜名叫梅里,女,年方十九左右,外地人,说着一口略带南方口音的官话。

  整个烟水城鲜少有女子做掌柜,李光宇没见过,他更没见过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做掌柜。

  在李光宇做工的第一天,他并不知道这个铺子的任何信息,只知道这里招一个店伙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