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互穿后被大反派攻略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她是皇叔的白月光

互穿后被大反派攻略啦 海中漂泊 2314 2021.11.16 12:00

  一语惊醒梦中人。

  话已说出了口,覆水难收。

  怎么才能使事态不再恶化,才是他要立刻考虑的事,而不是缩成个鹌鹑,只想着逃离。

  莫尧平的表情瞬间变了,他睁大眼睛眨了几下,模糊了双目给他虚假安全感的泪水瞬间无影无踪,被泪浸过的眼睛干净澄澈,一扫迷茫颓废,反而熠熠生辉,亮得可怕。

  陆璃悠松开了握着他的手,缓缓转过了身。

  周身气势在她转身的那一刻瞬间变化,皇族与生俱来的威压瞬间就从她的身上涌出,刹那间便笼罩住了整个席间。

  矜贵无比的她,如神明般俯视着众人,墨黑长袍上暗红绣纹为她增添了几分妖冶,宛如地狱杀神,漆黑披风上雄狮纹栩栩如生,仿佛一瞬间就会冲出桎梏将这一切撕咬粉碎。

  众人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巨手掐住了脖子,嗓间一句话也发不出来,只一瞬间,刚才的躁动一扫而空,此刻席间竟安静得可怕。

  这一刻,他们终于想起,今日一直在席间谈笑风生,难得露出多次笑容,说话客气了许多的莫修寒,骨子里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杀伐果断,不苟言笑,阴戾冷漠,睚眦必报,轻笑着说出诛人九族,将人剥皮曝尸十日的莫修寒,怎么可能会忽然间转了性子,跟他们好好相处?只不过是因为他一时兴起罢了。

  陆璃悠眼眸微眯,冷冷的目光缓缓扫向众人。

  所有的人都立刻低下头去,而不幸跟她的目光触及的人,都在一瞬间都如芒刺在背,冷汗直下。

  她还没说话,就已经达成了她的目的。

  “刚才……”

  她微微张口,用不大不小却充满威严的声音道:“你们,听到了什么?”

  无一人敢发声。

  陆璃悠的眸子扫过众人,最终落到主持这场春日宴的严永良身上,深情淡然,轻描淡写地问道:“永良,你说呢?”

  严永良淡淡一笑,无丝毫局促之感,微微颔首,声音如往常一般清冽柔和,“两位殿下身子乏了,要歇息片刻。”

  陆璃悠满意地嗯了一声,目光又扫视了一圈,脸色柔和了不少,嘴角勾起微微的弧度,眸子微眯,轻声道:“诸位,记住,祸从口出。”

  她的声音轻得不能再轻,却如同有万钧之力砸在了每个人的心头。

  陆璃悠不知道她披着莫修寒的皮笑起来有多么瘆人,她就是根据电视剧里学的,没想到还挺能唬人,把这些人给镇住了,他们也就不敢往外说闲话了。

  尧平这事,说起来也怪她,没事非要硬推啥感情线,他本来就倔得要死,她又催得太急,能不惹人跳脚吗。

  莫尧平一直默默注视着陆璃悠。

  他一向讨厌莫修寒以势压人,但他却又对这种方式无法说不。

  权力,确实是解决问题的好手段。

  尽管讨厌这个皇叔,但他内心深处却无法回避地在崇拜他。

  莫修寒身上那股子似乎永远不会输的气质,让他着迷。

  自从来到寒王府,他几乎是一刻不停地在向他学习靠近,想变得像他一样强大,以便终有一日能够超越他,取代他。

  而这一次,他又毫无意外地被这个男人征服了,但他没有沮丧,甚至更加坚定了要超越他的决心。

  陆璃悠转身,正好对上莫尧平注视着她的眸子,她不动声色地挑了下眉,抬步,轻声道:“走吧。”

  “嗯。”

  莫尧平刚迈出步子,忽然感到有一道目光钉在他的后背上,顿时停下了脚步,微微侧首。

  那道目光的尽头,严永良向他轻轻颔首,露出他标志性的微笑。

  莫尧平微微皱眉。

  严永良,他这个人时刻都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做事滴水不漏,微笑温和得体,连眼角的泪痣都长得恰到好处,给他添了几分柔和。

  在场的人皆惧怕莫修寒,他却不怕。

  此人远非池中之物。

  严永良,永安侯之嫡次子,他记住了。

  莫尧平的目光只在他身上停留了一瞬,便收了回来,抬步紧随陆璃悠身后。

  严永良目送消失在目光中的两人,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了下去。

  这两人,有趣。

  忽然,他轻轻一笑,似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再抬首间,脸上又带上温和的笑,“诸位,我们继续吧。”似乎刚才的小插曲不存在一般。

  “皇叔,我们现在去哪?”

  一出门,进了一处小院,脱离了众人的视线,陆璃悠身上那股子唬人的气势瞬间荡然无存,手里不知道从哪揪了两根树枝,挡在脸前,有些贼眉鼠眼地左顾右盼。

  莫尧平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才问了这么一句。

  陆璃悠闻声拍了他一下,“哎呀,蹲下,我正找白月光的房间呢。”

  “啥?”

  陆璃悠看了眼院子四周来回巡逻的守卫士兵,正巧又有一队士兵走了过来,她连忙按住莫尧平的脖子将他按到灌木丛下,比了个嘘的动作。

  莫尧平:“……”最终还是来偷窥女子闺房了吗……

  等脚步声远去,莫尧平终于忍不住小声道:“皇叔,你要干嘛呀,白月光是谁?”

  陆璃悠用手里的枝丫轻轻敲了下莫尧平的脑壳,“这你就不懂了吧。这白月光呀,就是指渴望而不可及的人物,很美好很美好的那种,明白吗?”

  莫尧平点点头,“明白了。”

  陆璃悠做出一个孺子可教的表情。

  莫尧平想了想,道:“那皇叔是要去找陆姑娘吗?”

  莫修寒?

  陆璃悠惊道:“我找他干嘛,我当然是要去找,找……”

  她结巴了……

  因为莫尧平盯着她的目光里写满了好奇。

  她忽然想起她现在是莫修寒,要是她跟莫尧平说自己要去找他未来媳妇严婉儿,那他岂不是要宰了自己?

  那她大费周章计划的东西不就白费了?

  反正她现在可不能跟严婉儿扯上关系,而是要跟他俩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

  “好吧,我就是去找他。”她如泄了气的皮球,挥了几下手里的树枝。

  她正看着这树叶,忽然听得莫尧平的声音响起,“陆姑娘对皇叔而言,是白月光那种美好的人物吗?”

  “嗯?”陆璃悠觉得哪里怪怪的,但她一时又说不上来哪里奇怪。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她将手里的树枝丢在灌木丛下,用脚往里一推,脑袋探出灌木丛快速扫了一眼。

  “尧平,你只需记住,一会想办法多跟严婉儿多待会,时间越长越好。”

  莫尧平不解,“为什么?”

  “为了……”

  陆璃悠小脑瓜转得飞快,“你看,你刚才是不是失言了?”

  莫尧平有些沮丧地点点头。

  陆璃悠一本正经道:“那现在就是要打破谣言的时候,知道吗?你跟严婉儿多待会,想聊什么聊什么,处好关系哈。”

  “……”莫尧平盯着她,半晌没说话。

  “咋了?”

  莫尧平幽幽道:“皇叔,你是要我牵制住严婉儿,好让你去幽会你的白月光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