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万界超神论坛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 怎么,肾虚了?【求票】

万界超神论坛 谁念长风 2176 2017.01.27 23:03

  雨夜之中,男子如兽吼般的喘息声,伴随着还有女子低吟的娇息…

  缠绵起伏~!

  楚子川压在柳忆雪身上,整个脑袋尽皆是埋在柳忆雪的脖子处,尽情的索取,柳忆雪则是闭眼仰着头,脸色潮红,从那张殷桃小嘴中,不时有着低吟。

  身上的薄衫更是近乎被褪光…

  傲人的胸脯,大长腿,皆是Po在了外面,雨水从凝脂般的皮肤划成银白水线。

  楚子川的手,尽情的在柳忆雪身上来回着,尤其是当游走到那几个关键之地时,傲人胸围,一个手掌根本掌握不住…楚子川心中的兽火,这一刻被完完全全的点燃!

  楚子川动作幅度越大,柳忆雪的低吟声便是更加媚骨,声音也是开始变得急促热切…

  仿佛在期盼着什么…期盼着那最后的一刻!

  那萌化骨髓的声音,酥麻的让人心醉。

  可就在这一刻,就在楚子川准备提枪冲锋的时候!

  突然,楚子川神情却是猛然一愣,一口血便是喷了出来!

  这是先前的伤,混元惊雷丹…哪怕有洗髓丹,哪怕将那些力量尽皆发泄了出去!

  混元惊雷丹依旧对楚子川造成了巨大的伤害的,他的五脏六腑,皆是在那超越身体极限的增幅中受损。

  也是这一口血,让楚子川彻底打了个冷颤,心里头的兽火更是如同被一盆冷水浇灭,整个人刹那间清醒了过来。

  而柳忆雪,因为媚骨散的原因,则是本能的依旧在楚子川身上来回游动,想要索取更多…

  “这样做好像太不地道了。”

  清醒之后的楚子川想了想,此刻的柳忆雪是因为媚骨散的原因才变成这样,完全没有自己的意识,若是自己就这样把她给上了。

  等到柳忆雪醒来,自己要如何解释…

  总不能说,我看你太难受,实在不忍心,所以…想帮帮你?

  一个大耳刮子抽死!

  虽然接触不多,可是楚子川也能了解一二,这个柳忆雪,性格之中很是贞烈。

  楚子川心里头压了压那再次被柳忆雪勾起的火,看着身下,纤长双腿盘在自己腰间的柳忆雪。

  一咬牙,手成刀状,直接斩在了柳忆雪的脖颈之间。

  瞬间前一刻还媚骨万种的柳忆雪便是晕了过去…

  “呼~”

  楚子川现在那叫做一个…难受!

  如此美人再前,而是还是投怀送抱,最关键的是…还很热切,很主动,很富有激情!

  这样的机会以后可是再也碰不到了!

  “谁让咱是正人君子…”

  楚子川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将一旁湿透的衣裳,随便往身上一套,然后将柳忆雪的衣服给她穿了上去。

  哪怕楚子川不想看也会看到,那傲人的胸脯…那大片大片的,楚子川那叫作一个折磨。

  强忍着体内伤势的痛,还有那挠人的心火,楚子川将晕过去的柳忆雪背了起来,看了眼躺在不远处一动不动的楚鸿宇。

  对于他,楚子川真的不是想放过他,这种鸟人,楚子川见一个杀一个。

  只是楚子川现在很清楚,楚家局势越来越紧张,自己父亲楚风河被各个分宗孤立,很明显领头的就是楚飞名。

  若是这个时候楚鸿宇死了,楚飞名定然发疯,一个不慎,偌大的楚家将分崩离析。

  也懒得管楚鸿宇,楚子川直接便是往安阳城城门口方向走去,以楚鸿宇练气九层的修为,哪怕就是在雨里泡三天也没什么大事。

  一炷香时间过去了…

  两炷香…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

  楚子川看着眼前隐没在黑暗中的楚家大门,那特么叫做一个亲切!

  全程靠走!穿越北林,跨过安阳北门,还背着个人!

  满满的都是泪,有木有!

  要不是楚子川有着练气六层的修为,身体也跟着强化了不少,这么远的路途早就腿软了。

  楚子川现在只想仰天长啸…造孽啊!

  幸好,楚子川唯一得到的宽慰的,因为柳忆雪是整个人晕在楚子川背上,两团柔软的挤压,倒是让楚子川心里头稍微舒服了不少。

  一走到楚家门前,还是先前那两个值班的!

  “来人是谁,可有名帖?!”

  两仆役看到楚子川,皆是神情一凛,将灵力聚集,谨慎的看着楚子川。

  这也不能怪这两仆役,楚子川现在这幅狼狈样子,脸上还是血,鬼知道是谁!说不定是踢馆的呢?!

  “给老子滚开!”

  楚子川一抬头,眼睛一瞪,顿时这两人就看清楚模样了。

  这下更楞了…大公子干嘛去了,怎么弄成这样,咱还背个人回来。

  不对…怎么这背上的女的有点眼熟!

  楚子川才懒得管这两人,径直便是踏进了大门。

  幸好是半夜三更,也没人在族内瞎走,楚子川倒也不怕被人看见。

  终于来到了自己宅院门前,楚子川现在已经要累的嗝屁了!

  本就体内受了伤,路上还跟着吐了几次,楚子川估摸着…这血得吐了几斤了,然后现在背着个人徒步又走了三个时辰。

  楚子川只感觉到身体在发虚…就特么跟刚从窑子里喊了十多个姑娘过夜后一样。

  一脚踹开院子的门,此刻的雨比之开始已然小了很多,只是点点细雨。

  门一开,楚子川便是看到小奴,小奴从楚子川离开后,压根就没进过屋,撑着把伞就在院子里等。

  一看到楚子川,连忙迎了上来。

  “公子~你没事吧!”

  小奴脸色有点紧张,毕竟此刻楚子川看起来状态很不好,身上有血,脸色更是蜡白,还有楚子川背上的柳忆雪,看起来也不是很好。

  “没事,先,先进屋。”

  楚子川声音有点虚弱,只感觉到身体莫名的发冷,接着在小奴的搀扶下,往屋子里头走去。

  一推开屋门,仇正喝着给自己倒得热茶。

  “怎么,肾虚了?”

  楚子川前脚刚踏进屋子,听到这话便是一愣…

  啥意思?

  这母夜叉是在跟我开玩笑?

  不对呀…她怎么可能开玩笑?

  那她为嘛说我肾虚?!

  “不中用的男人,才几次就虚了。”

  我…

  楚子川要不是现在身子虚的不行,真的想好好和仇理论一番!

  丫的,你说老子肾虚?!

  有胆你跟老子大干三百回合!老子不干的你跪地唱征服,老子就不姓楚!

  不过也就想想,楚子川心想要是真说了这话,估计命根子第二天早上一睁眼就没了。

  咳!

  就在这时,楚子川猛地咳嗽,一口血便是吐了出来。

  我靠…不好!

  楚子川心头一凛,他知道自己要跪了,脑子一懵。

  身子没站稳,直接砰的一声倒了下去。

  

作者感言

谁念长风

谁念长风

【求票求打赏!!老铁们来一波啊!】

2017-01-27 23:0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