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天逸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恒宗同门(上)

天逸 逃避小妖 3328 2005.11.06 20:26

    几天时间,杨溥时昏时醒,却是醒来时间极短,只一会便又不省人事。

  第一次醒来时,杨溥的头脑还算清醒,认出自己身在草庐,看到身边的秦若和几个师兄弟,大哭一阵又昏了过去。之后几次醒来却是迷迷糊糊,谁也认不出来。昏迷之中,杨溥嘴里叽里咕噜一直说话,却不知道都说些什么,隐隐约约只能分辨出“刀条”、“大舌头”、“悬翦”、“师父”几个词,还有一句“宗祖在先天”翻来覆去不知念了多少遍。

  玄岳草庐同魔教一战极是惨烈,方真以神剑“悬翦”催动太朴剑归真诀,玄光被“悬翦”异化成赤红剑光,威力有所减弱,但他却因此守住一点真元,天邪最后一击被杨溥挡下,方真在这极短时间聚起仅存真元,一击之下威势巨大,魔教妖人遭受重创,抛下数十具尸体一哄而散,而方真也因真元散尽而羽化。这一战,魔教死伤不下百人,天邪老人和幽冥鬼祖这两大魔头更是受伤极重,玄岳草庐在场的数名弟子也相继殒命,只有杨溥侥幸留下一条性命。

  不知道做了多少噩梦,杨溥吓得满身冷汗,大叫着“师父”醒了过来。

  “你又醒啦!”

  “哎呀”一声,杨溥被眼前一对黑亮的瞳仁吓了一大跳,浑身一痛,眼里一下冒出泪水。

  “……啊?秦若!干嘛说我‘又’醒了?哎呀!好痛啊!我怎么了?快帮我喊师父来啊,疼死我啦!”

  杨溥语无伦次,秦若听后不禁一愣,仔细看看杨溥,扁嘴道:“师父已经死了,我去哪里给你找师父啊!”

  “啊?”顾不得浑身疼痛,杨溥一下坐了起来,瞪起眼睛道:“你怎么敢这样说师父!”

  秦若“唰”地流出眼泪,呜咽道:“师父真的死了嘛!你不记得了么,你也差点死了,还有大师兄、二师兄、四师兄……他们都死啦!呜呜……”

  杨溥猛地愣了一下,呆呆地想了半天,慢慢记起了一些,身体一下瘫软下去,抑制不住一阵悲恸,哭了起来。

  “你别哭了,我也好想师父呢!”秦若抹着眼泪劝道。

  见杨溥哭了一会闷下头来不再说话,秦若站起身来,道:“我去告诉徐淳他们,你醒了。”说着回身走出门去。

  草庐里一阵宁静,阳光从窗外投射进来,一桌一凳如此熟悉,却再也见不到师父坐在那里训斥自己。

  杨溥翻身爬起,想想又不知自己要做什么,四下看看,颓然坐倒。

  “吱嘎”一声,草庐屋门大开,进来两个少年。杨溥抬头看去,见是师弟徐淳、凌子沣,心里禁不住又是一痛。

  “杨溥!”跑来床前,那面色白净的少年叫了一声便再也说不出话来。

  皮肤微黑,大眼睛那少年却道:“杨溥,你醒了就好了,我们都等你一起商量给师父报仇呢!”

  秦若跟在后面进来,向他两个道:“你们坐那吧,他刚醒来,别跟他说太多话,待会三师兄还要再看看他呢。”

  杨溥向门口看看,问道:“三师兄、七师兄他们呢?还有郑师兄?”

  秦若过来坐到床沿,道:“紫岳、寿岳两脉都有人来,三位师兄陪着他们呢。”

  这么快?杨溥皱眉道:“我睡了几天了?”

  “三天了。”大眼睛少年道。

  “三天,这么久?对了,都来了什么人?”杨溥问道。

  秦若道:“两脉来了好多人,不过,大都住在云洲城里,只有四个一直在这里。有寿岳一脉的掌门项师叔,还有紫岳宫的孙师叔,还有一个是我们师娘。”

  “师娘?师父成亲了吗?怎么没听过?”杨溥疑惑道。

  “我们也是才知道有个师娘。不过,三师兄和七师兄都识得。这个师娘叫孙乔,听七师兄说,她是师父在紫岳宫时的师妹,好多年前也在我们玄岳草庐,不过后来回去紫岳宫了。对了,师娘还有个女儿呢。她也来了。三师兄、七师兄也都识得。她叫方蕊,跟凌师弟同岁。”秦若说着指了指那大眼睛少年。那大眼睛少年名叫凌子沣,年纪最小,比秦若、杨溥小了一岁。

  想到“悬翦”和紫岳宫的关系,杨溥心中一动,问道:“紫岳宫那个孙师叔又是哪个?”

  秦若道:“孙师叔名叫孙霞,是师娘的亲姊,也是紫岳宫掌教黄师伯的妻子。哎呀!你别说那么多话了,听我跟你讲吧。”

  不等杨溥再问,秦若便把几天来发生的事情大致讲了一遍。

  那天秦若跟着七师兄迟漠突出包围以后便去了云洲城,在那里截住了外出游历的郑子汤(音:商)、凌子沣二人。听说谷内来了魔教敌人,郑子汤立时传音三师兄杜泱,幸好杜泱走得不远,不多时便带着徐淳赶了过来。六人聚齐,郑子汤不顾危险孤身一人闯回幽谷时,魔教妖人已然退去,之后,杜泱几人也都赶了回来。六人见到师父、师兄的尸身俱各悲恸不止。后来稍作安顿,把杨溥移回草庐,迟漠、杜泱便分别向紫岳、寿岳两脉传信,随后不久,两脉便有多人赶来。紫岳相距不远,来人较早,寿岳远在数千里以外,到得最迟,却也在当天晚间便已到达。

  秦若讲了半天,说到师父时,眼泪汪汪地又再抽泣起来,那叫徐淳的白净少年也在一旁轻声哭泣,只有凌子沣虎着脸眼里充满恨意,小手握得“咯咯”直响。

  心里一直想着“悬翦”,等秦若说完,杨溥便问道:“对了,师父身边那柄两尖宝剑呢?”

  凌子沣忽道:“我说那是师父遗物,不能给人,三师兄却说那剑是属于紫岳宫的,便让那个什么孙师叔给收去了。那个姓孙的也说是她的,说那剑不知怎么就遗失了,现在找回来,她好像很欢喜的样子!”说着恨恨地“哼”了一声。

  三人又说了会话,杨溥感觉身上没有那么痛了,抹了抹满脸泪渍,便说要到外面坐坐,徐淳、凌子沣一左一右扶着他走出门外,秦若跟在一边,一面小心翼翼护持着,一面不住嘴地提醒两个师弟小心。

  草庐之前早已经过打扫,一片洁净。

  松涛阵阵,瀑声远远传来,却再也感受不到过去的宁静。

  几人各找树墩坐下,杨溥望着松柏之间那一片空地,想到师父便是坐在那里羽化,心里涌起一阵凄苦。

  吸了吸鼻子,看看不远处那最大一处草庐,杨溥问道:“几位师兄有没有说我们今后怎办?”

  秦若摇摇头,道:“还能怎办?师娘本来还说要带我们去紫岳宫,不过,郑师兄说,师父一直就想光大我们玄岳一脉,所以我们要守在玄岳草庐。后来,师娘被他说的也答应留下来。只是孙师叔好像并不喜欢,她像是很想我们去紫岳宫似的,整天都在劝说师娘。还有项师叔,他也好像很想我们去他寿岳,我见他总跟三师兄说来说去,好像也找过一次七师兄。不过,郑师兄坚决说要留下,他们也没办法。”

  一旁的凌子沣冷“哼”一声,道:“一把破剑都那么稀罕,谁去她紫岳宫才怪!其实,我觉得项师叔人倒很好。不过,郑师兄既然说要留下,我们当然听他的。”

  徐淳忽然道:“可是,现在师父不在了,我们只有这几个人,魔教妖人再来怎么办?除了郑师兄,我们的修为都不高,就算师娘和方师妹留下,也不比从前。其实三师兄说的也有道理。”

  “那就跟魔教妖人拼了嘛!反正要给师父报仇,他们找来更好!”凌子沣道。

  徐淳道:“那我们都死了,师父和师兄们的仇还不是一样报不了?”

  听徐淳一说,杨溥点了点头,道:“郑师兄为什么一定要留下?”

  凌子沣道:“郑师兄也是为了师父嘛!师父就想光大我们玄岳一脉,我们要是去了紫岳宫或是跟项师叔去了寿岳,那还怎么光大玄岳呀?”

  杨溥摇头道:“不管去哪,将来我们都可以再回来嘛。”

  “你不是要反对郑师兄吧?”凌子沣道。

  杨溥道:“我不是反对他,但我觉得我们不应该留下。徐淳也是这么说,哦?还有秦若?”

  徐淳点了点头,看着秦若。

  秦若看一眼杨溥,问道:“那你想去哪?”

  杨溥想着“悬翦”的事,脱口而出道:“紫岳宫。”

  秦若犹豫了一下,嗫嚅道:“那……我还是听郑师兄的。”

  “上次打架,我都帮了你两次呢!”杨溥低声道。

  秦若低头不语,半晌才道:“我们之中,郑师兄的修为最高,平时又公正,师父最喜欢他了,现在,七师兄也听他的,就连师娘不是也要留在这了,我们还是听他的,留下吧。”

  几人正在谈论,徐淳忽道:“七师兄出来了。”

  杨溥转头看向不远那处草庐,便见迟漠从那草庐出来,正向这边走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