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天逸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星光耀北辰(下)

天逸 逃避小妖 3666 2005.11.09 19:03

    第二天一早,玄岳弟子各个身负宝剑,连孙乔母女一共九人,众人向着玄岳草庐洒泪而别,一行人影渐行渐远终于消失在幽谷尽头。

  杨溥五岁入师门,八年间从未离开玄岳谷一步,此时出谷远行心情便与其他同门大为不同,不舍之间频频回头,慢慢便被落在了最后。

  “娘亲,已经到了谷外,不如我们御剑飞行,也好快些赶到云洲城,会合同门以后若是不耽搁的话,午前便可回到紫岳宫了。”眼见走出谷外上了山路,道路崎岖难走,方蕊提议道。

  第一次见过杨溥之后,孙乔便向迟漠问过底细,知道此子并无不妥,人也聪慧,惟一不足便是修为极浅,太朴玄真诀应当只修到第二层,御剑飞行、修炼法宝一概不能。此时听方蕊说要御剑飞行,孙乔眉头不禁微微一蹙。担心杨溥难堪,回头看了一眼,见杨溥不远不近落在后面,听不到这里说话,便压低声音道:“蕊儿,我们又不急着赶路,不必御剑飞行,慢慢下山看看风景也好。”

  方蕊不解道:“看风景?……这样走去,到云洲城岂不天都黑了?而且路也不好走……”

  方蕊话没说完,忽听身旁“扑哧”几声,却是秦若、凌子沣几个不约而同笑出声来,迟漠走在前面,看他肩头一耸一耸好像也在吃笑,扭头一看,杜泱正把一只拳头抵在鼻子下面,狠狠压住两瓣嘴唇,而郑子汤虽是目不斜视,脸却也憋得通红,像是要笑却狠命忍住一样,各个奇怪得要命。

  “怎么了?我说错什么吗?还是……”方蕊下意识用手背挡在腮边,还以为自己脸上出了什么花样,惹人忍俊了呢。

  孙乔轻轻“咳”了一声,仍是低声道:“蕊儿,你……你杨溥师兄,他还不会御剑飞行。”

  “啊?”方蕊以为自己听错了,看看身边的秦若,见她咬着嘴唇直点头,不禁愣起了眼睛,自言自语道:“不会吧,他不是掌门么?还是爹爹指定的呢……怎地如此诡异!”

  方蕊“诡异”甫一出口,就见前头的迟漠肩头抖得更厉害了。

  前面这一番动静杨溥浑然不觉,玄岳幽谷再也看不见的时候,他重重叹了口气,快走几步追上众人,向孙乔道:“师娘,不如我们走快些吧,不是还要赶到云洲城去吗?”

  杨溥话说一半,身边几个同门突然飞跑几步冲向前去,方蕊手中玄光一闪更是驾起仙剑飞去了空中,只有孙乔愣了一下,面色一肃,待杨溥把话说全这才背过脸去,隔了半晌,深吸口气,沉声道:“杨师侄说的有理。”

  众人加快脚步奔行如飞,下玄武山搭渡船过恒水,赶到云洲城时,已是红日西垂,原本一时半刻的行程,这一趟竟是整整走了一个白天。

  云洲城乃是方圆数百里内最繁华一座大城,城墙高厚,绵延而去,一眼望不到尽头。城门前一条大道连接恒水北岸,从渡头一路走去,道旁货栈商肆林立,各种叫卖之声纷纷攘攘,来往行人车马拥挤杂沓,极是热闹。

  杨溥初次出谷下山,从未见识过如此繁华情景,心里热气腾腾,脸上却要装出矜持模样,看到哪里都是新奇却又不能流连问顾,浑身便是痒得难受,恨不得这一众相识之人突然消失,管他去哪里,只要别碍在身边就行!若是真能如此,便是要他当场五体投地拜谢天恩那也心甘情愿。只是可惜,这些都只能是小小心思而已。

  进城投栈,杨溥身为一脉执掌领袖同门,自然不能和紫岳宫门人同住一处,便由孙乔做主选了一间客栈。杜泱一番打点,突然发现少间客房,正在商量,杨溥急不可耐,上前一搅,最后便决定由徐淳陪掌门同住。

  吃过晚饭,杜泱、郑子汤随师娘孙乔前去拜会紫岳同门,杨溥在房内走了几个来回,听到外面一静,便拉起徐淳出了客栈。

  “喂,师娘不是嘱咐不要乱走的吗?我们走‘一下’就回去吧?”徐淳边走边道。

  杨溥不以为然地道:“你怕什么?到处看看而已,能有什么事?就算有事,谁又能把我们怎样了?”

  徐淳点头道:“说的也是。”

  华灯初上,云洲城内街市更加繁华,杨溥初来乍到,亢奋得两眼放光,看到什么都要凑趣一阵,徐淳虽然来过云洲,但也只耽搁了两日,这次也是第二次出外,心情自然一样兴奋。这两个少年走走停停,不觉便离客栈越来越远。

  “徐淳,拿银子来。”杨溥停在一个货郎摊前,被一件新奇物事粘住了眼睛,心里痒得不行,便向徐淳手心向上。

  “我没有啊!银子不是都在三师兄那里?”

  “啊?”杨溥顿时一脸失望,看那玩物却更加喜欢了。

  “喏,这个给我!”随着身边娇滴滴一个声音,一双小手竟把杨溥那心爱之物从他眼前拿了开去。

  杨溥两眼一直跟着那东西,“咕隆”吞了一口口水,抬头一看,眼前站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这女孩一身嫣红极为扎眼,红扑扑的小脸蛋笑孜孜地缀着两个小酒窝,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灵动非常,手里举着那玩物好像故意一样偏在杨溥眼前晃来晃去,引得杨溥眼珠乱转。

  “喂,你这人怎地这般无礼?盯着人家看来看去,想怎样?”那女孩突然大叫一声,吓了杨溥、徐淳各自一跳。

  杨溥下意识退了一步,指着那玩物道:“我看它来,哪有看你?”

  那女孩跳脚道:“你这人好不无耻,贼眉鼠眼还要抵赖!”

  “我哪里有?”头次被人说贼眉鼠眼,杨溥一下懵了起来。

  “喂,我证明他没看你。”徐淳抢上前道。

  那女孩看了徐淳一眼,道:“不关你事,靠一边去!你知道什么?”说着又向杨溥,把手中那玩物猛地往地上一摔,“喀喀”两脚踩得稀烂,向后一跳,叫道:“你这贼人,竟然踏坏我的宝物,快给我赔来!”

  杨溥“哇呀”大叫一声,猛地一阵心疼,看看地上那东西,又看看那女孩、徐淳及周围众人,心道:她这不是找茬打架吗?她家大人哪里去了?

  杨溥四外一搜,没见谁是她家大人,便指着那女孩道:“你这泼妇!你有什么好看?诬我看你不说,还诬我这这那那……”

  杨溥话没说全,那女孩突然冲上前来抬腿便是一脚,杨溥“啊呀”一声竟没躲开,一个跟头抢去地上,登时就是一个狗趴,随即身上便是暴雨般一通拳打脚踢。

  “身上背把破剑就了不起了!还敢骂我?不怪……不怪那人说你不识抬举!……”那女孩嘴里一边叨咕一边猛踹杨溥,怪的是,杨溥像被人定了身一样就是不能动弹。

  惨叫几声,杨溥猛一咬呀,眼珠狠狠瞪着地面,心道:你不打死我,我将来一定砸扁你个小样的!……怎么徐淳也不帮忙?……哎呀!疼死我了!

  “喂,你别打他!不然我不客气啦!”

  眼看那女孩下脚如风,眨眼便踹了杨溥不知道多少脚,杨溥“嗷嗷”叫了两声竟然没有动静了,徐淳心中大急,挥拳拦来。

  “砰”地一声,不知怎么,徐淳竟被一股大力掀飞起来,一屁股跌了老远。

  这一下并不很痛,徐淳猛爬起来,脑中稍稍一诧便又不顾一切冲了上去。

  “砰!”

  又是一下,徐淳又被跌在地上,还是不痛?不禁大怒。猛地爬起,也不管此处人多,向背上一抄,手中便执起一张铁弓。

  徐淳不喜用剑,虽有仙剑“天权”,平日倒是在他这张铁弓之上用功极勤。他这铁弓本是上古神物,名为“彤弓素矢”。名为“素矢”便是无箭,发弓而出乃是一道箭光。徐淳修为尚浅,一次只能射出一道箭光,威力也不甚大,但若与人对阵,修为相仿者便极难抵挡。

  弓弦“腾”地一响,徐淳猛地“啊”了一声,后悔已然不及。

  那箭光倏然一闪直奔那女孩而去,那女孩竟然有暇“哼”了一声,手上一晃已然握了一只剑柄,剑影恍惚一动,竟然把那光箭一劈两半,消于无形。

  徐淳大大一怔,正惊疑间,就见那女孩狠狠抬起脚来,似乎要把对自己的恨意全都撒在杨溥身上一样。

  “别打他啦!”徐淳飞身而起,一下扑到杨溥身上,“哐”地一脚踹在背上,徐淳痛得一咧嘴,“妈呀”一声叫了出来。怎么这一脚这么狠来?

  “姊心,差不多了,今天算了吧!”

  这人怎么这么说话?好像还有明天?徐淳、杨溥一上一下摞在一起,忍着疼扭头看去,却是一个样子极美的年轻女子,也是一身红裙,在她背上赫然也背着一柄宝剑。

  埋起头来等了一会,身边没有声音了,两人偷眼看了看,连那卖玩意的货郎都没了,赶忙爬了起来。

  杨溥“咝咝呀呀”揉着浑身痛处,不忿道:“这疯女孩不知道哪来的,早晚见到,要她好看!”

  徐淳“嗯”了一声,腰间一疼,“哎呀”道:“她打你好像比打我狠似的,是不是你得罪过人家呀?”

  杨溥没好气地道:“我什么人都不认识,我得罪谁呀!回去!”

  被那“疯女孩”打得鼻青脸肿,杨溥抱着头钻进客栈,嘱咐徐淳概不见客,便连师娘回来也推说睡下,便是怕留笑柄。一直忍到半夜,心里越想越不是事,起身抄起“北辰”走出外面。

  客栈一片寂静,偌大的回院里空无人声,杨溥举头望天,叹了口气,不禁想到,自己出来一天,便被一个“疯女孩”打得如此之惨,真是没用至极,这样下去将来如何能给师父报仇?

  擎起“北辰”,杨溥学着师父的样子骈指洗剑,却见那神剑兀自寒光流转,宽厚的剑身上倒映出漫天星光,极是美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