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天逸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玄岳草庐(下)

天逸 逃避小妖 3252 2005.10.25 20:29

    不知这是什么东西,杨溥伸双手去接,道:“多谢师父!”

  “北辰”铁片甫一入手,杨溥“哎呀”一声险些把它摔到地上,亏得师父用手一托方才拿稳。这小铁片的重量竟比秦若的“摇光”铁剑还要重上许多,原来竟是神物!杨溥顿时喜上眉梢。

  “啪”地一下,头顶被师父重重拍了一掌,不知道什么东西稀里胡噜从头上一直贯到脚下,瞬间把自己一个身体塞得满满当当,杨溥正在迷糊,就听师父道:“为师已将太朴真元借了给你,虽只两个时辰,助你出谷也是够了。两个时辰内,这北辰你可驾御,至于今后如何……唉!还是算了。迟漠,带他两个走!”

  “师父!我……”不知怎么,杨溥鼻头一酸,伸手拉住了师父的袍袖。

  “轰隆”一声巨响,空中的太极猛然炸开。剧烈翻腾的黑气向两边一散,立时现出两个人来。

  方真一摔袍袖,喝道:“还不走!”

  “师弟,走!”迟漠一把拉过杨溥,御剑飞起,秦若随即跟上,三人直向谷口突围而去。

  乌云压顶,天边最后一线光明陡然消失,道道闪电裂空而过,漫天漫地疾风惊雷,四外忽明忽暗,阴森可怖。

  杨溥不会御剑飞行,三人突围速度极为缓慢。幸好方真收了敌方为首那少年的宝剑,那少年似乎异常紧张他的“悬翦”,带同几人守在方真左近,分散了包围的力量。

  拼力冲开一个缺口,三人飞出不到里许又被敌人结成阵势围了上来,迟漠分心兼顾杨溥,稍稍一缓便被秦若冲到了前面。

  秦若手领剑诀催动“摇光”,那剑受了方真的太朴真元,威势大异从前,杀气腾腾冲入敌阵,剑光过处隐隐竟有啸声。

  挡在秦若前方的两人各自手举哭丧棒,见秦若御剑杀来,两人左右一分斜斜冲上半空,“呜哇”两声干号,哭丧棒冒出两道黄烟直向秦若扑去。

  秦若一声娇叱,“摇光”左右横荡,剑光骤然一亮,“喀嚓”一声,左首那哭丧棒当者立断,持棒那人莫名其妙,身体竟也从腰下一分两段,那下面一段“扑”地一声落到地上,上面那大半却仍向半空升去,从那截断处“呼啦”一下泻出红红白白一堆脏物,顿时血雨横空。那人向下一看,眼睛一下鼓了出来,“嗷——”地一声惨号,撕心裂肺。

  受那“摇光”剑势一震,右首那人连人带棒被撞飞好远,砰然落地,“哇哇”大口喷血,眼见也是不成了。

  黄烟散尽,秦若大瞪两眼愣在当场,嘴里喃喃道:“啊!我不是……”

  秦若一怔之间,右边冲来三人,这三人俱是道士,各个御起宝剑,三道如血剑光飞在空中,乍合乍离,非常诡异。与此同时,左向也有两人疾攻而来。那两人中,高者身穿麻衣,手举粗大一根棍子,棍上白纸飘飘,猎猎作响;稍矮那人祭起一面引魂幡,那幡迎风展动,聚起一股黑气,瞬间化作鬼形,张牙舞爪抓向秦若。

  “师妹小心!”

  迟漠一声惊呼,撇下杨溥御剑抢上,却被右边那三道剑光截在半路,眼看那鬼气便要伤到秦若,却是无法上前援救。

  杨溥被撇在一旁,眼见秦若遇险心中也是大急,不暇思想猛冲上前,双手死命往那鬼身一推,身前一空竟已一穿而过,那恶鬼猛地发出一声凄厉惨号,“轰”地一声大响,身体四分五裂到处飞散,“呼”地一声,驱使鬼气那引魂幡燃起一团火来,眼看便要烧得一干二净。

  “哎呀!”

  秦若一声惊呼,声音未落,杨溥浑身一震,“扑”地一下趴倒地上,连头带脸几乎陷进地里,后背一阵巨痛,疼得他脑仁头皮阵阵发麻。“呀呀”大叫,杨溥咬牙切齿回头看去,竟是那个身穿麻衣的家伙。

  敢用大棍子打我!

  杨溥瞪圆双眼便要爬起。哎?我的“北辰”哪去啦?爬来爬去一通猛找,还好给他找到。

  一把抓过“北辰”,杨溥大叫一声怒然爬起,见秦若已然同那高矮两人斗在一起,便恶狠狠吼道:“秦若,给我靠边去!”

  杨溥吼得一字一顿,到得最后两字声音都已沙哑,听得秦若一怔,下意识退后两步,“摇光”却仍与那棍子斗在半空。

  “云灿青天晓,虚圆万里明,月波千处见,一点太阳生。北辰,给我上!”杨溥大怒之下胡乱念出一句口诀,却是太朴玄真诀第八层口诀。

  太朴玄真诀计十二层,乃是修炼“恒宗”太朴真元的根本。杨溥贪玩好奇,修炼总是用心不专,功课进境极慢,不过口诀背得却是熟练。就是靠这太朴玄真十二层口诀,杨溥在玄岳草庐逍遥了八年时光,只是平时无心领悟,一到师父考较便会露出马脚。方真授徒虽严,痛责他无数次,最后也拿他没有办法,只好冷眼看他如何发展。口诀烂熟于心,却难学以致用,众同门都替他着急,杨溥却是我行我素、泰然处之。

  此时,杨溥默念口诀,情急之下也不管是第几层,同门中,秦若只修炼到第四层,而修为最深的九师兄郑子汤(音:商)也不过只到第六层,可他却把第八层口诀拿了出来。大叫一声“北辰”,杨溥突然醒悟,正低头去看,“出”地一声,手中那小铁片一下飞了出去,去势突兀竟把他吓了一跳。

  见那“北辰”飞到空中,打了个转,竟然转了回来,杨溥心中一慌,赶紧把师父教授的御剑诀要一股脑都使了出来,虽然似是而非,气势倒也不弱。

  似乎受到感应,“北辰”当空一顿,发出铮铮之声,突然异变,原本小小一块铁片竟在瞬间长成一丈多长、三尺多宽,单是那巨柄都像根大铁柱一般,悬在当空,竟是一把巨剑。

  杨溥大瞪两眼怔了片刻,突然一声欢呼,指着打了自己一棍那人大叫道:“给我砸扁他!呵呵!”

  那“北辰”似乎也是一愣,随即剑身一扁,双刃打横,竟用剑背向着杨溥手指那人“呼”地一下拍了下去。

  轰然巨响,“北辰”重重躺到地上,巨大的力量掀起一阵狂风,烟尘弥漫中,杨溥身边突然响起“呸呸”的声音。

  “呸呸!你搞什么呀!脏死啦!”

  秦若一手捏着鼻子一手在面前来回扇动,不满道:“幸好躲得快!真是!呸呸!……喏,还有那个。”说着,小手一指那举着已被烧得光秃秃的引魂幡之人。

  那人正在风中瑟瑟发抖,见秦若用手指着自己,再看看地上那巨大的“北辰”神剑,“妈呀”一声回身就跑,转眼没了踪影。

  “还有那三个,快去快去!”秦若一推杨溥,指着和迟漠斗在一起的三个道士催道,自己却捏着鼻子向后躲去。

  杨溥胡乱捏了几个剑诀,拖着“北辰”跑向迟漠,一边跑一边兴奋地大叫道:“师兄,我来啦!”

  有了刚刚的御剑经历,杨溥指挥“北辰”渐渐自如起来,那“北辰”一下一下拍向三个道士,轰轰声中,威势之大令人胆寒。

  “杨师弟,不可恋战,我们快走!”被杨溥替了下来,迟漠喘了口气,眼看又有敌人围了过来,急忙招呼杨溥脱身快走。

  有生以来从没如此风光,杨溥越拍越过瘾,哪肯就走,一边指挥“北辰”狠狠拍去,一边喊道:“你们先走,我随后就来!”

  “杨溥,你再不走,待会见到师父看我不告诉他!……这回说到做到!”

  听秦若语气不善,杨溥赶紧道:“好啦好啦!再一下就好!”

  剑诀胡乱一搅,随着杨溥一声大喊,那“北辰”巨剑发出一声怒啸,突然横扫而去,巨大的剑风猛然掀起几尺厚的地面,瞬间形成十几丈高一堵巨大土墙,“轰轰隆隆”横推而过,其势几欲惊天。三个道士瞠目大骇,还没来及反应便被铺天盖地的土墙滚滚淹没。

  “呸呸”声中,漫天土石中倏然飞出三条人影,那人影从头到脚全被灰土包裹,各个手举灰蒙蒙一根土棒,你追我赶逃向远去。

  “杨师弟,御剑,走!”

  “御剑?我不会呀!怎办?”杨溥引着“北辰”兴冲冲跑回,一听御剑登时傻眼。

  “叫你的大剑带你飞就行啦!笨!”秦若道。

  蹋上“北辰”,杨溥心里突然一酸,想到就要离开自己八年来从未走出一步的玄岳幽谷,不舍之间不禁回头望去。师父和众师兄正在那里同敌人拼斗,不知那些敌人为什么要毁掉自己的家园。那里曾经如此安宁,如今却是一片肃杀。

  远处的天空黑气滚滚,道道闪电划破天际,惊雷隐隐滚过,却在杨溥小小的心灵打开来阵阵凄凉孤寂的感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