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山海经——妖乱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久安城凶妖

山海经——妖乱天下 o乐未央o 4313 2018.11.09 10:12

  碧空如洗,烈日当头。

  久安城城门口,一伙伙人群行色匆匆像落荒而逃,携家带眷、托儿拽女,脸上流露着无尽的恐慌与不安,举步维艰拄着拐杖的老太太,妇女抱着襁褓中哭啼的婴儿,四十多岁的男人背着白发苍苍的老父亲,很多是老弱病残,背着大包小包,也有乘牛车的,从城里逃出城外。

  死亡的阴影笼罩在整座久安城,比北方辽族的铁骑屠杀还要恐怖,大难末日来临,人命如蝼蚁。

  城外迎来送往的小茶馆,原来只是为那些进出城的人,临时歇脚喝茶的地方,现在坐满了很多猎妖侠士和修真门派的人。

  茶棚背后是间茅草屋,六七张桌子,坐着形形色色的江湖中人。

  一位腰间插根铁笛蜡黄脸的中年人瞧见官道上走来一群龙虎山道士,低声议论:“久安城死了这么多人,官府上报朝廷,听说当今国师赵溪震,已经差人去请他师兄张玄灵天师来久安城,看来这次这妖孽必死无疑了!”

  一位秃头壮汉,身边戳着一杆长枪,惊讶道:“龙虎山当之无愧的道教祖庭,号称‘受三山符箓,统领天下道宗’,三位天师修为精深,恐怕都突破九重天达到渡劫金身境,修道之人自该以除魔降妖匡扶正道为己任,这等害人妖兽,人人得而诛之。”

  铁笛男子,笑着调侃道:“范兄,也想跃跃欲试吗?听说此妖厉害非凡,乃是上古凶兽,当今之世非龙虎山赵、张、葛三位天师、逍遥九刀百里追风、东海万剑仙阁阁主上官阙、洛阳花家的厉老太婆,其他人我就想不出了。”

  邻桌一位走江湖说书的白胡老头,听完不以为然,抿口茶,笑道:“这些人确也厉害,有一个人比他们更能降服此妖?”此话一出,吊足了许多人的好奇心。

  有人不禁诧异的问道:“谁这么厉害?难道比万剑仙阁上官阙、逍遥九刀百里追风还强?”

  白胡老头笑道:“你们不会自己想一想吗?再厉害的上古妖兽也怕千妖谷谷主,只要墨夷羽参仙尊来临,什么上古妖兽不得乖乖臣服。”看众人听着入神,继续说道“二十多年前‘池月风花’四大玄门世家,威震天下,如今几乎没落了,江州城月家连后人都没了,家主改姓司马。你们可别忘当年月家可有千妖谷当靠山,风光无限,试问谁人敢惹千妖谷?”

  众人无不点头,“是啊,是啊”,江湖世代传闻《山海策》中全是上古山海妖兽,各个凶悍无比,千妖谷的子午之刃更是天下排名第三的神器。

  有人惋惜道:“再厉害又如何,可惜没几个人见过这位千妖谷谷主。”

  在座的人听得十分入神,都把目光投到了这位说书先生身上,心中暗暗信服老头的江湖阅历,想听他继续往下讲。

  白胡子老头又较有兴致的讲起:“最近你们可听说襄阳城‘百鬼夜哭’,家家闭户,吐蕃国来了一位拄着玉环锡杖的厄珠菩萨,做了一场超度法事,一夜渡化恶鬼群魔,这等修行不亚于龙虎山的三位天师。玄门还有很多你们未曾听说的高手……”

  茶馆的伙计,左腿有些瘸,见到几位道士落座在一张桌子前,立马端上一壶茶水,笑嘻嘻的说:“几位道长,一看就是得道的高人,你们是前来除妖的吧!最近来了很多玄门高手,唉!久安城昔日繁华安宁,如今夜夜不安,没人再敢住,成了要命的魔鬼城”

  斟好茶水,指着出城的人群,一脸苦相说,“这是最后一拨逃出久安城的人了,往后颠沛流离从此没了指望。世代经商、堆金积玉的林家那么有钱有势,连府邸、钱庄、酒楼那些统统都不要了,三天前,只携带能带走的金银珠宝贵重器皿,连同家仆举家几十口子赶着七驾马车,四辆牛车,逃到了江州城,荣华花间露,富贵草上霜,什么都没活命最重要。”

  最长者是一位青衫白须道长,满头花发,面色红润,双眼精光四溢,捻了捻自己的胡须,刚才那些人的种种议论,一字不落的传入了龙虎山这位道长的耳朵里,他并没支声,自顾自地喝了一口泡好的铁观音,他手下得意的弟子陆林枫笑道:“伙计,我们恰巧路过,你每天见多识广,不如给我们讲讲,久安城夜晚出现的妖兽什么样子吗?”

  伙计不好意思的呵呵一笑,问道:“几位道长,来得好,那妖兽可凶悍了,吃了很多人,你们在哪座仙山修行?”

  其中一位头扎玉簪的道士叫赵子谦,傲气不凡道:“龙虎山,你听说过吗?”

  伙计一听是“龙虎山”大为惊讶,立即点头哈腰一脸奉承,像是怕别人听不见,故意大声嚷嚷道:“哇!原来是龙虎山的仙人啊!那可是闻名天下,最近经常听来往的客人们提起,这位小道士,刚才你问妖怪长什么样?真是说笑,见过的人都死了,活人谁见过啊?几日前,官府请来昭觉寺的弥光禅师,还有他的几位徒弟,骤雨交加的夜晚,和那妖兽大战一场,金光寺的弥光禅师也被吞了,城里很多房屋都被妖兽碾压扫成平地,听说身子十多丈长,腰杆比磨盘还粗,殊不知,最近有多少修道之人,前来降妖,但最后却喂了那妖兽。一到晚上,那妖物来之前,城里就会弥漫着腥臭的浓雾,伸手不见五指,有时也会传出鬼魅之声,听着十分瘆人,浑身起鸡皮疙瘩,那时城中很多人家还没搬走,家家闭户不敢出门,不敢点灯,小孩子哭,大人就使劲的捂住嘴,生怕被妖兽听到动静。”

  青衫道长面色凝重起来,不由想起几年前在金陵曾与弥光禅师有一面之缘,老禅师修为不凡,少说也有八重天的法力,怎会轻易葬身妖腹?

  一小道士双眼盯着伙计,沉不住气,追问道:“那妖兽害人有多少时日?城中多少人死在他手?”

  伙计咂嘴皱眉,大概回想了片刻,答道:“上月初五,夜里发现妖兽潜入城西一家吃了五口人后,次日府衙贴出告示,到现在快半个月了吧!少说也死了八百口人,在城东面的十里柳林,一商队一百多人都莫名死了,猎妖侠士道士僧人也有几十人命丧那妖兽之腹,前前后后加在一起快有一千多人了。”

  几位年轻道士听到了死了一千多后,皆感不可思议,陆林枫不由咬牙道:“啊,竟然害死了这么多人?这畜生也太凶残了。”

  伙计指着对面一家棺材铺,抽了抽嘴角,一脸愁容叹息道:“唉!瞧见没有,对面那家新开的棺材铺,才开业十天,每天有十几人上门买棺材。生意很火爆,这几日买棺材的都要排队,被活吞的并不多,大多是被妖兽喷出的毒雾毒死,或者压倒的房屋墙壁砸死,甚至直接吓死,穷人家死了就随便找块荒地挖坑埋了,富贵人家死人好歹也得买口棺材做场超度法事再下葬。”

  青衫长须道长皱了皱眉头,终于忍不住开口怒道:“没想到世上还有这样丧心病狂的妖孽,祸乱人间,弑杀人命如草芥,既然让贫道遇到,今夜非除不可。”

  弟子陆林枫焦虑道:“师父,我们好不容易寻到了江小鱼的线索,不马上追,万一让他再跑了,可怎么得了?”昨天打探到江小鱼朝久安城的方向而来。

  赵子谦平日最恨江小鱼那厮,咬牙切齿抢先说道:“陆师兄,赵掌教让师伯先来久安城除妖,江小鱼若敢躲进城,让妖兽吃了算那小子活该。”江小鱼一次夜里偷着把马蜂窝放到了马桶里,害得自己屁股蜇了十几个大包,疼了好几天。

  张天师正在思虑时,一群人御剑飞行,空中掠过久安城,仪态缥缈,落在茶馆外官道,上引得匆忙出城的人惊叫连连,寻常百姓何曾见过这么多在天上飞来飞去的修真“仙人”。

  一袭黑色锦袍绣着金丝云纹的青年男子,腰挎宝剑,走过来,拱手施礼道:“晚辈上官念阳见过龙虎山张天师。”在他身后跟着一名背负弓箭的青衫男子、一名手拿红色宝伞的红衣女子以及二十八名穿着万剑仙阁服饰的佩剑弟子,万剑仙阁是天下第一剑宗。

  龙虎山第三十一代天师张玄灵道长起身一甩拂尘,连忙还礼笑脸应道:“原来是上官贤侄,不必拘礼,从东海远道而来,想必也是为久安城这妖兽吧!”

  上官念阳笑道:“不错,三日前红衣尊主舞媚去峨嵋山,路经久安城,恰巧遇到这城中妖兽……”停顿了下,嘴角一笑,“是舞媚亲身经历,还是让舞媚来讲吧!”

  手拿红色宝伞的女子正是万剑仙阁四位尊主之一舞媚,她一身红色留仙裙,朱唇皓齿,容貌俊美,星眸闪烁,眼神中带着几分清冷,向众人施礼后委婉道来:“三日前,我与二小姐的剑奴俞灵清,去峨眉山请求黄壑大师铸造一件法器,回来的路上,在久安城外遇到一位要跳悬崖的女子,便救了她,听她诉说,她未婚夫被妖兽所吞食,不想苟活下去。那晚,我与俞灵清本想一探究竟,是什么妖兽作祟,入城没多久,就遇到了那只巨大的妖兽,俞灵清用断玉飞剑刺伤了妖兽,妖兽血性发狂,飞身想逃时,俞灵清被妖兽尾巴抽中,我救下受伤的灵清,那妖兽喷出毒雾,张开血盆大口试图吞下我二人,我急于带灵清离开,不敢恋战,便火速赶回万剑仙阁搬救兵。”

  一位道士惊奇的问道:“你可看清,那妖兽长什么样子?什么来历?”

  想起那妖兽来,舞媚脸上仍有畏惧之色,回答道:“在浓雾中没有看太清,是一条赤色巨蛇,十多丈长,头上一只独角,回去后查看《山海图》,倒是很像山海妖兽腾蛇。”

  茶棚中不少江湖侠士听闻后,有人畏惧浑身打颤,有人热血沸腾,眼露喜色,一片窃窃私语。

  “这要是把那上古妖兽腾蛇降服,不仅能名扬天下,那妖丹得卖多少钱。”

  “谁说不是,腾蛇的蛇皮都能做十几件水火不侵、刀枪不入的宝甲。”

  “倘若拿腾蛇的元神做我这杆亢龙枪的枪灵,亢龙枪没准能和百里追风的九把飞刀齐名。”

  ……

  张玄灵天师点点头,皱眉颔首道:“听舞媚尊者刚才所说,的确很可能是腾蛇,‘下土勾陈、上黄腾蛇’,也是神兽,腾蛇来去乘雾,早已被收在墨夷家的《山海策》里,怎会从千妖谷里逃出来,还要为妖祸乱久安城,作孽害死这么多人,引起民怨沸腾。”腾蛇绝非普通蛇妖,是有灵性仙根的神兽,天师心中很多困惑一时想不明白,更猜不到千妖谷发生了什么变故。

  万剑仙阁势力大,眼线遍布天下,很多重要消息都可第一时间知道。

  少阁主上官念阳说道:“不错,最近传闻,从千妖谷逃出了不少上古山海妖兽,还有四大凶兽之一的穷奇,几天前,墨夷谷主已经下山了。”心想山海妖兽逃出千妖谷作乱人间,造成久安城伤亡惨重,怨声载道,人人得以诛杀,千妖谷再厉害不好惹,也无法怪罪,任何一只上古山海妖兽都可震惊天下,自己本想先拿下腾蛇,却遇到了龙虎山张天师。

  端茶的伙计,听到“腾蛇”,他不清楚腾蛇是上古神兽,但一想到是“蛇”妖,吓得不小心将茶水撒到一位刚进茶棚的美貌小姑娘身上,忙道歉:“哎呦,这位大小姐,对不住对不住,一时不小心,还请原谅。”

  掌柜从里面出来,忙赔不是道:“这小子鲁莽,无心得罪还请见谅,姑娘,这茶水钱不用付了,算我请客。”

  那女子原本要拿手里的法螺敲一下伙计的脑袋,见他满脸堆笑,摆摆手,道:“罢了,本姑娘心情好,你这小子莽莽撞撞,冲撞了我不碍事,莫要撞了墨……”

  还没等她说完,就被马车里传来一男子的声音打断:“龙七,驾马车,我们直接进城。”

  “我口渴,不喝口水吗?也好打探一下,为什么这么多人出城了。”小姑娘气得跺了跺脚,嘟囔着嘴,还是翻身上了马车,赶着马车,逆着人流进入了久安城。

  一位邋遢的老头,背靠城墙口石狮子下喝酒,醉醺醺的喊道:“小姑娘,不可进城,城里有吃人嗜血的妖怪儿。”

  上官念阳瞧着马车远去的背影,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马车进城后,惹来路上的行人议论纷纷。

  “如今人心惶惶,逃命出来,连九十多岁的老太太都往城外爬,还真有人不怕死,敢进城。”

  “这么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让妖怪吃了多可惜啊!”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