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两魂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永久封存

两魂人 飞笑 7097 2005.11.28 17:35

    再次见到吴蘩时,问起他与荥时,吴蘩先是不肯提。但我知道,他是想发泄一下的。毕竟这事已封存在他的心里已经太久了,所以,我就约他去喝酒。

  几瓶啤酒下来,他终于打开了话匣子。

  “怎么说呢?”吴蘩抽了口烟,开启了那被他封闭在记忆最灰暗地区的往事。

  吴蘩与荥的相识是在上高三时,他见到荥的第一眼,就心中一动。

  但,吴蘩不敢去爱,他心理很是自卑的,因为自己长的确实有点不敢让人恭维。

  当时正值高考,我想不说大家也知道当时的情况的。吴蘩又坐到了荥的后座。每天,他都会望着荥的背影发上几分钟的呆,然后猛的晃晃强迫自己放弃那难以实现的想法,去看书。

  每天凌晨三四点,吴蘩会强迫自己起来,名义上是去教室看书,我们也都那样以为的。

  “其实,”吴蘩说道,“只有我知道,自己是去发呆的,对着那空无一人的座位发呆。也为了自己曾经答应她的一个誓言。”

  那誓言他没说,我也猜不到,但我知道,吴蘩说话是特别认真的。可能在别人那,那只是一句普通的话,对他而言,那就是他立下的誓言。所以,我就和他关系特别的好。而且,信任他的没一句话,甚至胜过了颜岩。

  高考后,吴蘩勉强的上了一所普通的专科学校,而荥复读了。

  那年的十月三号,吴蘩宿舍就只剩下他自己了。在寂静的夜里,吴蘩拿起了电话,拨通了那已经在他心里默念几百遍的号码。

  那一夜,吴蘩和荥聊了近两个小时,他鼓励着荥。

  最后,吴蘩咬着牙说出了这辈子最大胆的话:“我喜欢你。”

  荥半晌无语。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吴蘩给出荥两个选项来让荥选择,这样,荥还比较好说出来。A、荥根本就看不上他,B、荥有其他原因。

  荥只能含糊的回答:“A和B。”因为她不知如何回答,她不想伤害吴蘩。

  吴蘩理解成荥在拒绝他,于是,吴蘩说道:“那祝你幸福吧!”就挂了机。然后,吴蘩搜出宿舍上次一个舍友失恋时喝剩下的两瓶白酒,看了看,一瓶满的,一瓶还剩半瓶。

  还好,吴蘩还能保持理智,他知道自己从没喝过酒,没有拿那瓶满的。打开了那半瓶酒,一口气灌了下去。然后,靠着门坐在地上流泪。

  说实话,我可以理解他。男人被那些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束缚的简直可与女子的三纲五常并列了。

  还好,那晚吴蘩还知道爬上chuang睡了。

  但第二天就出事了。他竟然打开了另一瓶酒,独自一人在宿舍灌了起来。注意一点,他是空腹!!

  我问他当时怎么想的,他说:“既然半瓶酒依然让我保持理智,那我就用一瓶来把自己灌醉。”

  吴蘩是被舍友叫醒的,当时,他横躺在地上,四周全是碎玻璃,身上也好几处被玻璃划破的地方。而且自己的衣服上也被自己吐的一塌糊涂,混合着酒早湿透了。

  舍友是本市的。本来在家的,因为吴蘩醉了后抓着电话四处乱打电话,惊动了舍友。舍友听声音不对,忙赶到了学校。

  舍友问吴蘩为什么喝酒?吴蘩只是不答,无奈下,舍友帮他把残局收拾好,又看到吴蘩已经清醒了。自己又有事,便回家去了。

  一个月后,吴蘩给荥写了封信,他不想放弃。

  随后一年,吴蘩一个月一封信的给荥写,但荥没有回一封!不过,吴蘩也常常给荥打电话,鼓励着荥度过那难以想象的复读生活。

  高考后,荥约吴蘩和她一起去学校查分,吴蘩心里虽然暗喜,但还是认真的只是陪她查完分便各自回家了。

  “可能这是我的第一个错误。”吴蘩说。

  那段时间是吴蘩最快乐的日子,虽然荥说以后只许以兄妹相称,但吴蘩认为大家心知肚明,无须再次表明。

  但是,荥却选择了一所遥远的学校。吴蘩以为荥在躲他。

  但是,吴蘩的电话还是没有中断的。而且,最让吴蘩高兴的是,一次打电话给荥时,因为快一个月没打了,远在异乡的荥竟说出了想他的话。

  这让吴蘩更是激动,但他不是那种把感情表露出来的人,否则哪天他也不会拣没人的时候,而且在闲话了两小时才能说出表白的话。

  “大家心知肚明得了,何况,她之前一直警告我,不许我再提这事。而且每当我说时,她都会把电话挂掉的。”吴蘩说道。

  可怜的吴蘩,实在太实在了。他一直以为什么都顺着荥才是对她最大的爱,可那里知道女孩子的心事啊!而且,他错过了唯一的一次机会。

  那年春节,荥提前了半个月回到了学校,这让吴蘩很不是滋味,他怕荥身边有人追了。

  于是,吴蘩决定违背一次荥的意愿,他要对荥宣布,自己不再是她的什么弟弟了(这是荥说的,但吴蘩一直称自己是哥),无论荥怎么反对,他都要说,他,吴蘩,就是荥的男朋友。不许荥的周围再有其他男生。

  他满怀兴奋和幸福的拿起了电话。

  但电话很久不通。

  终于通了,接电话的正是荥。吴蘩为荥刚才谁打电话呢?荥说是她。吴蘩问给谁打,荥说是她男朋友。

  吴蘩问:“真的假的?”

  荥说:“当然真的,我骗你干什么?”

  吴蘩挂了电话,准备的话和着泪咽进了肚里。

  吴蘩说:“我当时整个人都傻了,只觉的浑身冰冷!大脑都冻结了。”那一刻,吴蘩心理崩溃了。

  但他那里知道,荥是真的在骗他。荥其实那时只是怪傻傻的吴蘩为什么还是那样平平淡淡的,她在等吴蘩的再一次表白。恰好,这时荥的一个初中同学在追荥,荥便想刺激一下吴蘩。

  那夜,吴蘩失眠了。他也想到了荥是也刺激他,他想第二天就去找荥,但他知道,自己是作不出那种出轨的事情的。他从小生活就是规规矩矩的,总是掩藏着自己情感。

  第二日,吴蘩捱过了上午的课,匆匆的跑到外面再次给荥打了电话。

  他不想因为误会而丧失掉机会。他也不想失去荥。

  电话通了,那头的荥也是很疲惫的声音。

  吴蘩再三问她是不是在骗他,而倔强的荥不肯承认。女孩子是矜持的,也是奇怪的动物。她们的处事方式是我们两个大男人都想不清的。所以,对此,我也只对故事做个记录了。不敢妄加评论。

  吴蘩说道:“那,那次你说你想我,我一直以为你已经同意我了,可是,....”

  荥说:“我那是开玩笑的,行吗?”

  吴蘩心彻底死了,他对荥说道:“既如此,那我不会强求你的。一年前是这样,现在还会是这样的。但我是个不会让自己活在痛苦里的人。所以,荥,在我没有把你真正当成朋友之前,我不会再和你联系的。”便挂掉了电话,然后一个人强做欢颜的去上课了。

  他真的是个善于隐藏自己情感的人啊!关于他和荥,我也只是有所耳闻。但是具体的这些,我们朋友当中真的没有一个人知道。即使是在现在叙述的这个时候。他都是那样每天还是和朋友谈天说地,嘻嘻哈哈,那里知道他在人后,独自承担着自己的痛苦。

  这可能也是他做人失败的地方。但是,作为朋友,我不能责怪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们无权干涉。

  吴蘩对我说:“其实,那年的十月三日,我一直都把它当成了我和荥的开始。所以我牢记着这个日子。但是,这次,是我真正心碎的时候。这个日子,我现在一点都记不起来了。现在看来,十月三日,我也应该忘掉了。”

  吴蘩还说:“当时,我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在时间的消磨下,把她能当成朋友,但我错了。”

  吴蘩是错了,他真的两个月在没给荥联系过,而是努力的去忘掉和荥有关的所有一切。

  而失望的荥,也就接受了追求者的爱。

  吴蘩却想通过追求别人来使自己忘记荥。

  结果,他都失败了。

  吴蘩说:“其实,那时,对方拒绝我,是我预料中事。我只是在麻痹自己。最让我难过的时,我虽然可以在忙于其他事时,可以不去想荥,但每当静下来时,我就不由的去想她,然后,我的心开始滴血。”

  吴蘩那时上网,每当看到荥的头像或者和她头像一样的头像变成彩色时,他的心就抽搐一下。然后看到状态栏里哪个头像在跳动,他更是即兴奋又难过。

  他期盼着有一天,荥会对他说:“我那天是骗你的。”

  虽然,后来荥真的说了,但一切都已经晚了。

  但每每打开,却是别人。

  “我的心脏真的受不了了,我曾劝我的朋友换掉哪个头像,朋友问为什么?我又不肯说。所以,我只能选择删除她。”吴蘩说道。

  但他真能做到吗?他虽不承认,但我知道,他心里永远抱着那么一丝丝希望。希望着荥的回心转意,希望着,终有一天,他能最终和荥走到一起。

  因为,他说删掉了荥,但他却在另一个QQ上保留了荥。在那里,他说是他的朋友。

  半年过去了,吴蘩就这样麻木的中度过了半年,期间,他几次想给荥写信,也终于忍不住写了。但荥却没回,因为荥在此刻,和她的男朋友在磕磕碰碰中,慢慢接受了他。吴蘩只是在荥心中一个过客,一个最好的朋友,一个荥曾经准备接受的人,但他却退却了。

  时间渐渐抚平了吴蘩的伤口,虽然留下了疤,但吴蘩认为那已经不会在困扰他了,想荥的次数也在减少,因为,他在刻意的忘掉那一切。

  偏偏此刻,荥和她的男朋友闹了一个很大很大的矛盾。

  “是什么?”我终于忍不住,问了第一个问题。

  “不太清楚,那天她在QQ上给我留言,让我回电。”吴蘩说。

  吴蘩在犹豫再三下,还是拨通了荥的号码。虽然这个号码在当初已被他划掉,但他依旧记得。

  电话那头,荥讲着她与男朋友的种种坎坷,荥说,他是让我留泪最多的人。

  电话这头,吴蘩的心里是翻江倒海。

  吴蘩默默的听完了荥的叙述,说道:“荥,谢谢你。你能在最难过时想起我,证明你把我当成了最好的朋友,才会找我倾诉。好了,说出来就舒服了。”

  荥在那头点头。

  吴蘩接着说道:“虽然我没有一点责怪你的意思,但是,你要理解我的心情。我只是希望你以后别再跟我说起你和他的故事。我没有那么大度的心量来倾听自己所爱的人与他人的爱情故事。我以前说过,我是一个不会让自己受苦的人。”

  吴蘩讲到这里,我苦笑了一声。不是说他不大度,换我我也不可能作到的。就象当初看到薄命女和谢谦在一起时一样。

  我苦笑是因为我知道,他愈是说自己是个不会让自己受苦的人,那就是在给自己受的苦就愈多。他就是这样一个人,逞强,口不应心,或者说是个自己都不了解自己的人。因为我和他在这点上很相似,当初,我不是一样以为自己喜欢青霜胜过薄命女,但现在的我才了解到,薄命女在我心中的地位要超过青霜的。

  虽然,我知道,命运使然,我是无论如何不能和薄命女在一起的。但是我无法忘掉那个梦,忘掉薄命女。

  那晚,在挂电话之前,荥一时激动,说道:“如果,我们再开始,你会接受我吗?”

  吴蘩的心中又开始了一阵一阵的抽搐,他等这句话,等的太久了。

  但是,吴蘩又不能再直说了,他在思索了一会儿后说道:“荥,我们没有开始过,一切的一切只是我的单恋。所以,没有能不能再开始的说法。只要你同意,我们随时都能开始。”

  球又抛给了荥,吴蘩让荥去选择。

  接下来的一周,吴蘩每天都在网上等着,等着荥的答复,精心的守护着心中那一丝丝的希望之火。

  但荥没有任何答复。

  这之间的事情,我们无法得知,我也只能根据自己得到的资料来推测,荥当时可能是觉得自己不能做对不起男朋友的事,吴蘩只能是一个自己就要爱上的人,但他放弃了。而现在的自己确实已经爱上了她的男朋友。

  吴蘩只能留意着荥空间里的每一个日志,他看到荥在里面写下的文字,也不知道那文字是写给谁的,是他还是她的男朋友?

  就在这时,荥将她的QQ空间设了密码,吴蘩不敢主动去要,只能从QQ资料里,了解着荥空间里更新的东西的标题!!

  两个月后,吴蘩的心再次平静了。他觉得自己好象真的能把荥看成普通朋友了。

  于是,他主动向荥要了她空间的密码!

  密码发来的那一刻,他才知道,自己又骗了自己,他的心又在抽搐,浑身冰冷。

  密码是荥的生日和她男友的生日加上love。

  还好,吴蘩已经能掌握自己的情绪了,他慢慢让自己心静下来,打开了荥的空间。他花了一个通宵,才看完荥空间里的东西。

  之后,他给荥发了一封邮件。一时兴起,吴蘩说算是为了报复一下你吧。便将自己追过的那个女孩的事讲给她听,为了防止荥误会,他还在报复后加上了“呵呵”。

  然后,吴蘩写道:“在你的空间里,四处可见你称呼他为‘老公’,和向他表明心迹的话语。要知道,‘老公’不是随便叫的。所以你是爱他的,在你心中,我只是一个很好很好的朋友罢了。”

  第二日,吴蘩又跑到网上去看荥的回复。

  但没有回复,而吴蘩看到了**在线。

  荥的网名一直叫“**·荥”,吴蘩猜到了这个**便是她的男朋友的网名。

  吴蘩用自己另一个号(即保存荥QQ的哪个号)去和**临时聊天,本想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去认识他,但那料到,**一下子就认出了他,他只能谎称自己是吴蘩的朋友。之后,吴蘩加了**好友。

  **说:“你是第二个加我号的人,第一个是荥的干哥哥。”

  吴蘩回到:“不可能吧,至少还有一个荥吧。”

  **说:“她不算的。”

  看来**真的相信他是吴蘩的一个朋友了,而且,,吴蘩也用了与自己不同的口气说话。

  吴蘩了解到,原来荥曾经去找过**,而**和吴蘩所在的地方仅仅半小时的路程。

  而荥在的地方是西南地区,两地划线足以斜分中国版图了。

  吴蘩还知道了,春节时,**要去荥家,他也明白了荥空间里的倒记时的含义。

  就在此刻,荥回复了吴蘩的信。

  荥说:“我承认我曾经喜欢过你,可就在我等你再进一步时,你却放弃了。我们只是在错误的时间认识了错误的人。”

  吴蘩深吸一口气,理了理思路,回复道:

  “可能我们真的无缘的,这就是命,我认了!

  你们好好的生活吧。

  不要再联系了,男人会吃醋的。”

  我知道,他是在说自己。

  然后,他用了“绝笔”而不是惯用的“止笔”。

  我说:“太狠了吧!”

  他说:“对她对我而言,我确实是死了。正因为我多情,而不是无情,所以我才选择了不再联系。”

  他还说:“其实,我一直都没有放弃,只是等待,甚至于今天。但是,我不能去破坏她的幸福了。

  吴蘩知道,唯一让自己解脱,心不在痛,不再流血的方法就是永久封存这段感情,不留后路的彻底封存。

  时间是不管用的了,他已经试过了。

  于是,再把信发送后,鼠标指向了保存荥QQ的那个QQ号,指向荥的QQ,点右键,鼠标下滑,直到菜单的底部,指向“将好友移动到…..”,然后再下滑,指向“黑名单”,吴蘩一闭眼,食指点了左键。

  系统问:“是否要将好友*********删除并将自己从对方中删除?”

  吴蘩点了确定。

  然后对**说:“我知道的,我的同学(指吴蘩)是不会跟你聊天的,这可能是我们唯一的一次聊天了。”

  **回到:“但愿不是。”

  吴蘩说:“一定的。因为他再没有力量用他自己的身份和你聊天了,我只能代他向你说,照顾好她,别老惹她生气。”

  发送后,吴蘩将**拖入了黑名单。

  然后,吴蘩将邮箱地址薄里荥的邮箱删除了。他清楚的记得,荥的QQ和邮箱都是他为她申请的。

  再然后,吴蘩在邮箱里新建了一个文件夹,命名为:“永久封存”,然后,将和荥有关的邮件统统移动到了这个文件夹里。

  做完这一切,吴蘩下了机,独自出了校,走上街头,到超市买了一罐啤酒和一盒烟,站在大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将那罐啤酒喝了,有连抽了三根烟,才慢慢的回到了宿舍。

  “那天那样的醉,只会有一次的,那天晚上说的那四个字,也不会再有第二次了。陆毅的《告白》,在半年前就再没听过了。”吴蘩说道。

  我记得,他曾经在大一给荥的一封信里,将陆毅的《告白》的歌词抄过一遍。而且,那时的他,每次上网都会搜出这首歌来,反反复复的倾听。

  那时的他,真的不会想到会有今天的结果的吧。

  “永久封存,这是唯一的办法了。”吴蘩说完,将手中的烟头掐灭,扬头喝干杯子里的酒,然后起身独自走了。

  我没去扶他,他真的不会再醉第二次了,也没去拦他,我们之间就是这样,偶尔遇见了,就聊聊。聊痛快了,彼此离去。

  我付了酒帐后,来到网吧,将这个故事记录下来,虽然没有吴蘩的同意,因为我知道,他知道了肯定会拒绝的。

  但是,我也知道,他并不是真的永久封存了。因为,他大可以把有关荥的邮件删除掉,但他没有。

  可能,正如他说,他心中永远都有那么一个小小的希望吧。

  谨以此文祭奠那已寿终正寝的爱情吧!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肝肠寸断!

  打完这个故事,我有想起了薄命女,她应该嫁给谢谦了吧,应该是相夫教子,安度一生了吧!但愿如此吧。

  当然,还有青霜!

  也许我应该学学吴蘩,将对薄命女的思念永久封存起来,这样,我才能把自己也解脱出来。

  出了网吧,我掏出手机,给我喜欢的那个女生发了一条短信,我知道她不会回复的。因为她就从没回复过。但我还是会发的。

  我坚信她是薄命女的转世,可能是安慰自己吧。但是,即使这样,今生的我会不会仍旧重复那几百年前的爱情故事呢?

  ******

  作者注:把它当成外传确实有些勉强。但就算为了充实一下飞笑的现实生活吧。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