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两魂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另一个飞笑

两魂人 飞笑 3800 2005.07.05 12:08

  放学后,我又问了颜岩很多问题,并找到一个和颜岩一个宿舍的哥们,两个人换了换宿舍。我倒要看看他睡觉和常人有啥不同,到底怎么继续他的连续梦的?然后,我又趁着晚自习把他的日记看完。接下来的几篇日记里,也就是一些平常的生活,比如青霜做的美味饭菜,青霜几乎每天都做些颜岩闻所未闻的菜,让这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小子,长了很多见识。说到这,比较起学校食堂的伙食,我真的羡慕他不是一点半点,虽然那只是在梦里吃到的,但看着他的文字,我都有一种那时他真的吃到的感觉。

  周姨连续几天没在他的梦中出现,据说是发现了什么重大线索,一时无法回来。青霜陪着他度过了这没意思的几天,给他讲山藏帮的一些琐事。就这样他了解到山藏帮除了帮主,下面就是四大护法,前中后三堂。前堂负责具体执行之类的事务。中堂就是一个监督机构兼管理机构,以及联络生意,和江湖上其他门派,官府上的人员打交道。后堂相当于后勤机构。负责山藏帮各地的物资统配。各堂下又分若干分堂,这些分堂下再具体到各地分舵,分舵下是分会。四大护法直接归帮主领导,是另外的监督和执行单位。地位略低于三大堂主,但有时又可与三大堂主平起平坐。至于山藏帮的其他成员,涉及到山藏帮的秘密,青霜也不会跟他多说。只说她是四大护法中成护法的部下。

  至于青霜,家里还有个哥哥。她是从小就被送到山藏帮的,成护法既是她的师傅,又是她的结拜姐姐。所以她在山藏帮既不是什么小兵小卒又不是什么大小头目!

  这段时间,周姨只往回捎过两次口信,让颜岩安心的在山藏帮徐家庄分舵老老实实待着,万事听青霜的安排,颜岩也发了好几次牢骚,说这虽不是把他卖了,但在这待着犹如坐牢,没了以前的自由自在,还不如把他卖了呢。

  颜岩说我出现在他梦里,那是两天前的事,这篇很特殊,他居然把和一个姑娘的对话完完全全的记录下来:

  -----------------

  我正在寻思着怎么支开院门那两个大汉,看到青霜那死丫头片子又来了。(由于无聊,颜岩已经尝试了几次逃跑,但都在没跑多远就被青霜抓到,于是青霜安排了两个人在院门把守,只把他限制在这个小院里活动。由于生气,梦中的颜岩也忘了青霜那可口饭菜的恩德,这几篇都是这样在心里称呼青霜的)她后面怎么还带着个人?是一个女人,年龄比青霜要大一些,看穿着,跟我们村的那些姑娘们没什么区别。正在纳闷,青霜已经带着那人进到了院里,跟我说这位是她的薄姐姐。这两天也要住在这里。

  我心中无名火起,这是要派人监视我吗?这时我看清了那姑娘的样子,园园的脸,算不上很漂亮,但也很清秀。同时发现她眼角隐隐有一种伤感!

  青霜接着说徐家庄分舵的空房只剩下这院西边的那间。这位薄姑娘最近遇到点麻烦,只能住在这里。说完,两人进了西屋。我懒得理她,继续在院里寻找能跳出去的地方。

  过了片刻,青霜和那女子走了出来。跟我说,要我平时帮忙照顾着这位薄姐姐,我当然说好啊,其实我也知道,她这么说只是给我面子。说完之后,她就走了,只剩下我和这位薄姑娘。为避免尴尬,我先说道:“在下颜岩,姑娘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薄姑娘说道:“多谢,小女子薄命女,请颜大哥多多指教。”薄命女,这是名字吗?我又问道:“不知薄姑娘遇到什么麻烦,在下能否尽到一点微薄之力?”薄命女答道:“谢颜大哥关心,小女子的事,颜大哥是帮不上忙的。”

  我无奈的说道:“那倒也是,我现在连这小院都出不去,更别说帮人忙了。”薄命女说道

  :“颜大哥的事,青霜妹妹跟我提了几句,她不让颜大哥出去,也是为了颜大哥好!”我说道:“没见过这样对人好的,把人当作囚犯也是对人好吗?”

  薄命女微微一笑。这一笑,让本来不是很漂亮的脸,瞬间拥有勾人心弦的魔力。那么美丽的笑容,微微弯曲的眼角,让人感到那样的温暖!又让人这样心伤。犹如酷日下的一丝清风,又似倒入口中一口冰水!这笑容,足以让她算得上是薄命红颜了。不,是红颜,可别是薄命。

  薄命女说道:“颜大哥要相信青霜妹妹,她真是为你好!”我说道:“我怎么相信她,我和她认识不到两个月,那像你跟她的关系?”

  可能我的话让她有所感悟,低声说道:“是啊!我和他也不过认识短短的三个月而已!”

  “谁?”话一出口我就感觉自己多嘴,这是人家的隐私,怎么好意思这么直接的问。

  “他叫飞笑!”(你可以想象我看到这段时有多震惊!)说完这个名字,她的脸上出现一种哀伤,眼中那种伤感也出现了。转身向西屋走去,掩上房门不再露面。我猜她可能在哭泣。我不由得恨那个也叫飞笑的人,他怎么可以让一个姑娘这样悲伤。

  我也无心在院里待着了,回到自己的屋里,等待着青霜给我送饭。

  我感到我现在就象一头被青霜养着的猪。

  --------------------

  随后的两篇,就是颜岩前天和昨天的生活,见到过薄命女两次,但没怎么说话,而且,听青霜说,她父亲已经有下落了。那时,她又笑了一次,让我们那位颜岩又饱了一次眼福。至于他父亲什么事。青霜和她都不肯说。

  看完后,我问颜岩:“今晚还会再梦到吗?”

  颜岩肯定的说:“会,如果梦不到,那反而不正常了!”

  “好,我就等着你明天再给我往下讲这个故事了!”

  “不是故事!”颜岩急道。

  “对对,不是故事。我只是那么说了一下。其实人生本就是一个故事嘛!”突然我想到了庄子和蝴蝶的故事,说道:“记得庄周梦蝴蝶吗?兴许你就是继庄周后的又一位奇人啊!”

  “我和那些不同,象黄梁一梦,南柯一梦,他们的只是一梦而已!而我却整整做了快二十年的梦了。”

  “是啊!这倒是很奇怪啊!”以我的知识水平,别说当时只是高二,即使现在,也想不出个之所以然的。

  “好,今晚我就不睡,看看你这两魂人到底是怎么做梦的。说不定,我半夜叫醒你,看看是什么后果。”看了他的日记,我不觉中相信了他的两个灵魂的说法,称他为两魂人。他听到我这称呼,也是一笑,说道:“其实,你相信我,就让我很开心了。这么多年来没一个人相信我,现在跟你说了,你居然相信我,我真是太高兴了!”说着,他竟然要落泪了。

  我忙说道:“没办法啊!谁让我也出现在你的梦中呢?也许是老天安排的吧。”

  “老天,是啊!谁知道这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颜岩感慨万千!

  说实话,我心里还不是很相信这种事,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跟着他发神经?可能前段时间卫斯理看多了吧。

  套用一句不知道被多少人用过的名言:风暴来临前总是出奇的静!

  那夜,颜岩竟一夜未睡!这说明梦中的他一直没醒!

  当然我可熬不过他,睡过去了好几次,我不断的被惊醒,可能是因为心里一直想看看颜岩睡着的样子吧,睡也睡不塌实!

  第二天早上,颜岩仍然精神十足的去上课,我则半睡半醒的上了半天课,中午才完全清醒过来。

  我的高中有两大背负巨大骂名的地方,以及一个集这两大骂名为一身的人。一个当然是食堂,另一个是学校的小卖部,那个人是门卫。当然食堂缘故恐怕是大家熟知的,但是我敢肯定,那些写文章骂食堂的人去我们的食堂看看,我保证他会马上收回他的骂语,感谢苍天了!那可不仅仅是粥稀如水,馍硬如石,偶尔加点飞行动物就可以形容了的。小卖部嘛,呵呵,我最早理解垄断的含义就是在那里!外面卖5毛的东西,他绝对卖1块那还是便宜你的了!而也两个地方的承包者就是那位门卫!学校实行的是所谓的封闭管理,这可便宜了这只“看门狗”了。承包下了食堂,利用门卫室开起了小卖部。这两个地方,他挣了多少钱,我们不得而知,但在他干了两年后,他就在学校大门的对面盖了一座酒店。当然没有城里的那么豪华了,但在我们那个地方,绝对在最牛的行列了。而在这之前,他只是街面上的小混混而已。偏偏我们学校位于偏僻的村外,而且附近也没嘛交通干道,那他酒店的顾客哪来呢?呵呵!每逢上面领导来学校视察,他的酒店前总是停满小车的。

  对不起,跑题了,虽然我已经离开了那里很久了,但对那的记忆太深了,在这向大家诉诉苦,请原谅!

  言归正传,话说那天中午我就和颜岩在那个食堂买了两个软成一滩的馒头(知道我为嘛说馒头不能用硬形容了吗?硬可是我们的奢求啊!)一边吃,一边问他:“你还不困?那来这么大精神?”

  他说:“我也不知道啊,可能那边的他替我睡了吧!”

  我们都笑了,好奇怪的人啊!

  可到了下午上课,颜岩终于睡了,睡的是那么死,连老师几次叫他,我使劲推他,掐他,他竟然都毫无知觉!气的老师的脸都变了型,扭头找班主任告状去了。班主任来后,亲自发威,依然无效。此刻我们突然意识到问题严重了!忙试鼻息,还好,正常!可偏偏不醒。最后我和几个哥们将他搬到了医务室,那个高价卖药的老头试了半天,说道:“一切正常!可能是缺觉吧。”此刻我才想起他昨晚一夜未睡,忙招了出来。于是严重事件变成正常事件,班主任立马命令我们几个将他搬回宿舍,并严令:“等他醒了,让他来找我。”

  我们几个连连点头表示明白,然后又七手八脚把他抬回宿舍,此刻也到了下课的时候了,我们就在宿舍守了他会儿,认为没有看护他的必要后,便接着上课去了。

  晚饭时,我去看了看他,依然沉睡未醒,睡的甚至有点香甜!那晚,跟我换宿舍的那个哥们因为昨晚和我宿舍的那些人聊的还不过瘾,于是乎,我就又睡在了他的宿舍。

  第二日天还早,我突然醒了,发现颜岩已经醒了。他看到我醒了,笑着说道:“飞笑,原来梦中的你竟是那么个坏蛋啊!”

  我忙道:“怎么怎么,快给我讲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可知道昨天你睡的有多死吗?”

  “哎,这次可真是比武侠片还武侠呢,你先给找点吃的,饿死我了!”

  我骂道:“你小子啥时候也学会敲诈人啦!”轻轻的回到我的宿舍,翻了翻柜子,摸出袋方便面,扔给他说道:“快说!”

  为了不吵醒他人,我们俩便第一次这么早的来到操场。颜岩也终于开始讲起他的半天一夜(即梦中的半夜一天)的故事。

  等梦中的颜岩醒来时,竟发现自己在麻袋中,麻袋口被绑住了!耳边听到的竟是打斗声,偶尔能听到人的吆喝声,是几个男人和两个女人,听了会儿,听出一个女的好象是青霜,另一个女的好象是……薄命女!颜岩吃了一惊,说那个是青霜,他不奇怪!毕竟是山藏帮的人,但薄命女?他想不到那样矜持的薄命女竟然也会功夫!

  大概有那么半柱香的时间(颜岩讲述时,俨然一副古人样,于是用到了这个时间概念,大概就是七八分钟吧)听到打斗声渐弱,不知道是远了还是累了。突然颜岩感到袋子被人提起,然后是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我说几位只顾打架了,也不怕我这个黄雀趁机占了便宜?”

  接着,颜岩听到薄命女一声惊呼。

  同时青霜喊道:“原来是你这恶贼!”

  再就是一个陌生的男人的声音:“呵呵!飞少侠难道忘了我们之间是有协议的啊!我担什么心啊!”

  那个提袋子的人笑道:“古大哥也太孤陋寡闻了吧,我飞笑那可是出了名的见利忘义。不妨问问这位薄姑娘。估计这位薄姑娘现在恨不得立马杀了我呢。”

  颜岩心里一痛,而且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头有种奇怪的感觉!酸酸的!

  然后听到薄命女的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飞公子,我爹爹呢?”

  飞笑笑道:“这个可要问这位青霜姑娘了,前天我碰到了山藏帮的人,能保住这把龙吟剑就已经是我飞笑的最大能耐了!”

  只听青霜说道:“飞少侠,我知道你是天下最怪的人,谁也不当朋友,只凭自己一时喜好行事。这样吧,你把那麻袋中的人还给我们,我山藏帮会尽量满足你的一切合理要求,怎么样?”

  飞笑大笑一声道:“哈哈,刚才青霜姑娘还一口一个恶贼,现在竟改口少侠了。明显口不应心啊。呵呵,这小子是什么人?竟让你山藏帮如此重视?”

  青霜道:“这就是少侠的要求吗?那好,请少侠将人给我,我马上告诉少侠,但要这几个人走开!”

  飞笑道:“青霜姑娘好会挑人的口误,不过,还是很让我有那么一点点兴趣!好,你们几个还不走?”后面的话看来是冲那几个人喊的。那几人自然不肯离开,飞笑又道:“你们三个喽罗兵刚才和这两个姑娘打,也只是落个下风,如果再加个我,你们自问有活命的机会吗?不过,你们现在走也请放心,徐先生那,我会替你们解释的。”

  只听古大哥说道:“那好,我看你飞少侠怎么给我们老爷说。后会有期!”

  片刻后,可能是等那几人走远吧,听到青霜这才开口说:“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们山藏帮受人所托,暂有我山藏帮保护此人而已!我山藏帮的规矩飞少侠也应有所耳闻,当然要费心保护了!”

  飞笑冷笑一声道:“哼,小姑娘当我飞笑是傻子么?不过嘛,我改主意了,现在也不想问了,呵呵!”然后颜岩感到麻袋被人扔起,又被人接住,放在地上。麻袋口也被解开了。

  颜岩伸出头,第一个看到竟就是薄命女,而薄命女正抬着头向远方望去。

  颜岩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只见远处有一个身影正在飞纵而去,估计那就是飞笑。

  青霜走来问道:“颜大哥,你没事吧!”

  颜岩从麻袋里钻出来,查看了一下身体上下,说道:“我没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青霜松口气道:“这次多亏了薄姐姐,要不是她警觉,你现在不知道死那了!”

  颜岩正要向薄命女先道个谢,却听到她比颜岩还急的向青霜问道:“妹子,我爹爹到底在那?他怎么样了?”

  青霜说道:“薄姐姐,你别急,我也是今天才得到消息。伯父他还好,只是至今未醒,文护法说是被灌了什么麻醉的药品吧,要一直睡上几天才好。本来准备告诉你时,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

  薄命女道:“那赶快带我去见爹爹!”

  “好,”青霜道,“我们先送颜大哥回去!”

  颜岩忙道:“没关系的,我们一起去看薄伯父去吧,反正和你们在一起是安全的。再说,那个笼子我早烦了!”

  青霜考虑了一下说道:“那好!我们一起去山藏帮总舵吧,反正那个分舵也不安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