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两魂人

两魂人

飞笑

  • 都市

    类型
  • 2005.07.05上架
  • 2.60

    连载(字)

2052位书友共同开启《两魂人》的都市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怪梦

两魂人 飞笑 2790 2005.07.05 12:03

  你可以叫我飞笑,那是我年轻的时候起的一个网名,当然,我本人不叫这个。不过,真亦假来假亦真,谁知道发生的这一切是梦还是真事,我也没法证实。这件事发生在10多年前,一直想把它讲给人听。有段时间,我把它写了出来,可是中间因为很多事情,就中断了很长时间,现在重新拾了起来,希望这次能把它写完吧。

  那是在2001年的初秋,我认识了颜岩,一个自称自己可以通过梦境回到前生的人!够穿越吧,不过,在那个时候,穿越好像还没有烂大街。碰到这样的人,顶多认为他就是小说看多了,精神分裂了。

  那年,颜岩转校来到了我们学校,坐到了我的同桌。我自然而然的成了他在这所学校里的最亲密的朋友!

  那是在一天下午,颜岩出去了,因为上节课的笔记我没记,所以想找他的抄抄,无意中,我在他的笔记本最后几页看到一些凌乱的字,写的横七竖八,下笔有轻有重,明显是无意中的随笔:“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总是会这样?”“那是真的吗?”等等!

  我不是那么爱管闲事的人,以为是他写着玩的,偏偏这时他回来了,看到我对着那几行字看,他竟然发了脾气!神经病吧。这可是我认识他后第一次见他发脾气,以前他总是给人乖乖的感觉。他怪我看他的笔记本,我说我只是看看你的笔记而已,至于吗?难道你有啥见不得人的秘密不成?那时我们正上高二,我以为他早恋了。就算是早恋,在我们眼里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一些人早公开了他们的恋情,老师也是管得不想管了。不过,依他这种性格的人,真要是暗恋一个女孩,被人发现了秘密,搞不好真会兔子急了咬人啊!

  我本来是开玩笑说的,可他的反应却显得很不自在,脸色明显有点不对劲,结巴的说:“没没,你才有秘密呢!”

  我当时确实有秘密,正暗恋外班一个女生,但我自认为隐藏的够深,不相信会有人知道的。所以,我才没把他这话当回事呢。可看到他这样的反应,我意识到:果然有秘密!

  “呵呵!自家兄弟有啥话不能说啊!告诉我,是那位?哥们帮你参考参考!”

  “没有,说没有了!”他有点急了。

  看到他急了,我倒不好继续问了,心想,算什么朋友嘛!看我怎么给你查出来,到时非消遣消遣你不可!

  这时上课铃就响了,我怎么还算个比较“好”的学生吧,就很认真的看着老师走神,颜岩却在旁边仍然紧张兮兮的,六神无主似的。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在草稿纸上写道:“别想了,我不问了,也不会揭发你的,好好听课吧!”拿给他看,他看了一眼,转向我,眼神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是那种很痛苦又很矛盾的感觉。

  我惊讶得看着他,小声说:“怎么了?”

  他说:“没事。”就转过头去了。我心里骂句有病,就继续听课了。

  过了会,颜岩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在本子上写了几句话交给了我。

  我看了一下,上写:“飞笑,我好像有灵魂。真的,它已经跟了我十几年了,每天我都做梦梦见它。”我心中暗笑,回到:我还有呢!我也每天做梦梦到呢!

  他看了下,回到:我没开玩笑!然后就不理我了。

  下课后,他递给了我一个本子,是他的日记本。说道:“我心里憋屈,有件事想说又不敢说,但不说又快把我憋疯了,看在咱们这铁的关系上,你看看吧,但不许笑话我。”

  我好奇的接过了他的日记本,说道:真让我看?

  他说:是的!但不要向别人泄漏。我信任你才让你看的。

  我点点头,说:你放心。心中暗喜,嘿嘿,到底是那个美女把他迷成这样,终于要揭晓了。

  于是我就打开了他的日记本。原本以为是什么相思话等等,但看过两页后,我就怀疑这是不是他写的小说了,

  以下是他的日记的部分内容:

  ----------

  我转学了,离开了我的出生地,我想,这样那个梦就不会再出现了吧。在老家,我因为它,从不和人说太多话,唯恐别人笑话我。希望在这里我能做回我自己!………同桌叫飞笑。好奇怪的名字,而且我看到他还有一种很奇怪感觉。为什么呢?

  ~~~~~~~~~~

  它又出现了!天!难道它真的要跟我一辈子吗?那个女的是谁?好像叫青霜。她干嘛让我跟她走呢?还说什么跟我的身世有关?真的吗?在梦里,我不是一直是由赵伯照顾吗?赵伯都死了两年了,我一直以为他是我的养父呢。

  (我看的糊涂,就问颜岩,怎么回事?他说那个梦从他记事就开始作,每晚上都作一整夜,醒来时,就是梦中的他睡觉时。他曾跟他的爸妈说过,但由于爸妈工作忙,没放在心上,他也就不愿说了,因为说了,爸妈也不信。他也曾跟以前的朋友说过,但得到的都是笑笑而已,还以为他有妄想症呢!我当时心里想到:这不是妄想症就是神经病!但看到颜岩的认真样,又想到他平时确实有点神神叨叨的,便当是看故事似的继续看他的日记。)

  昨晚她带着我赶了一天的路,累死了。好歹找到一家客栈,还没等小二领我们到房里,她就好像看到什么似的,非要拉着我继续赶路,要不是那所谓的身世之谜,加上她真拿出来了那半张纸,我才不受这种罪呢!

  (他的日记看来已经持续很久了,但前面的故事只是讲他儿时的生活,没什么可写的,我也是一边看一边让他解释。这里所说的半张纸,是指赵伯弥留之际给他看的一张只有一半的字柬,而青霜拿来的正是那另半张。)

  ~~~~~~~~~

  几天来,青霜只是一直带着我赶路,我几次问她领我到底去哪?她却从不回答我,还有几次我也想立马回家不上她这个“人贩子”的当,但想到那张纸,好奇心又不得不让我暂忍下心里的火气,那清秀的字,确实是一个女子的字迹,上面写着我的名字,还有那句“天佑我儿”。我的半张是左半边,她拿来的是右半边,撕下来的边边缝缝也对的上,难道我真有什么身世之谜吗?为什么赵伯以前没说过?

  -----------------

  这是我捡出和本故事有关的语段,其他只是颜岩正常生活的内容,加上有些无关重要的话,例如一直赶路啦,路上他的胡思乱想啊。当我看到这里时,已经又敲响了上课铃了,于是我就收了起来,一边继续认真的看着老师,一边用小纸条问着颜岩:他是不是在写小说?颜岩回到,我当你是朋友才给你的,既然你不信,那就把日记本还我吧。我只好先假意的道个谦,问了一些其他问题。

  比如,颜岩做这个所谓的梦,完全是连续的,就好像他跟我说的那样:好像有两个灵魂,晚上是那个他,醒来就又是这个他,醒来的这个能很清楚的记得梦中的那个他,而梦中的那个他却一点也不记得醒来的这个他,就想是上辈子的记忆在一点一点的恢复,一开始他也没想过要每天记下来,后来发现梦中的事连连续续的,充满着离奇,又无处诉说,所以就记了下来。

  他还说了一句让我特震惊的话:“我之所以最后决定告诉你,是因为我这两天梦到你了!”

  “什么?梦到我了?这么说你肯定是做梦了。”说到这里我更相信他有病了。

  “我是认真的!”他写道。

  “好好,权当是真的,那我在你梦里都干啥了?”

  “我没看到你本人,是听人说的,日记里有,你自己看吧!”看来他是真的很生气,我的一个‘权当‘就让他不理我了,听课去了。

  这下可挡不住我的好奇心了,百爪挠心下我偷偷拿出了他的日记,垫在课本下面看了起来。

  ---------------

  青霜终于带我来到了目的地,我朝路人打听了一下,这个镇叫徐家庄。青霜一直领我到了一个叫山藏帮的地方,把我安排到一间客房里,告诉我不能出去后,就自顾自的走了。我闲得无聊,刚要出去走走,却发现门前多了两个大汉,我心里那个骂啊!骂自己怎么那么轻信人啊!骂青霜那个小丫头片子,竟然真是要把我买了。不过,我又转念一想,自己一个大小伙子,又没有一个亲人,这些天来,虽说她也没有给我好脸色看,但总的说来,还是让我吃好喝好,不像个人贩子啊!何况,她虽然冷酷了一些,但我却感到,她不象是坏人。

  山藏帮,我以前也听过的,它不像那些打打杀杀的普通帮会,反而是帮人解决各种难题的组织。据说这世上没有他们办不到的事,没有他们找不到的人。所以我在大门口看到那块牌匾时,就心中有个想法,青霜要是山藏帮的人,说不定真的是什么人找我,帮我揭开我的身世之谜啊!

  ~~~~~~~~

  青霜终于回来了,还带来了一个中年妇人,不到四十岁的样子。她看到我就一把把我抱住大哭,吓得我不知所措.

  中年妇人终于止住哭声,边擦眼泪边说道:“孩子,你受苦了!”

  我战战兢兢的说:“大婶,你就是买家吧!”

  中年妇人疑道:“买家?”

  我说道:“不是你要买我吗?”

  中年妇人怒道:“什么买你,我是你姨。”

  青霜在一旁居然笑道:“周姨,他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中年妇人疑道:“难道你没给他说?”

  青霜说道:“我哪敢说啊!成护法只吩咐我将他带来,我们帮里的规矩你不知道吗?”

  中年妇人道:“怪我了,怪我了,倒是我见到他乱了方寸。”然后她转过头对我说道:“孩子,你那苦命的娘是我的姐姐,你出生后就被抱走了,要不是山藏帮这块金字招牌,我还真不敢认你呢?”

  我更是满头雾水,说道:“你们到底是谁?到底带我来干什么?”

  中年妇人说道:“哎,孩子,我叫周文秀,你娘闺名文娟,你父姓颜名敬石,你出生那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娘匆匆的派人将你送走,然后,......然后,.......”她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我只好去看青霜。青霜道:“颜公子,本帮规定:在未完成任务前,不能向当事人透露任何信息。所以这一路上我不便向你细说,现在我算是交差了,就不算违反帮规了。是这样的,你母亲在将你送走之后,当晚就过世了,你父也在第二日过世,至于死因,颜家至今不肯说,只说是患了怪病。周姨当时就起了疑,说这孩子刚出生,亲娘可能是难产致死,那父亲为何也死了?询问孩子下落,颜家又是前言不搭后语。后来去给你的父母吊孝时,又感觉整个颜家神神秘秘的。种种疑点让周姨难以安心,发誓要弄个明白。于是这一十七年来,一直在追查原因和你的下落。我们山藏帮两年前接到周姨的委托,费了一年零三月才找到你。”

  听完这段话,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我从没想到过我的父母竟然是这样死的,心中不由得大悲,放声大哭了起来,这是赵伯死后,我第一次哭得这么伤心,就像周姨相信山藏帮一样,山藏帮的名誉足以证明青霜说的是真的。

  周姨抱住我,说道:“苦命的孩子啊!”我此刻看着这唯一的一个亲人,想起自己的父母,心如刀割一般,眼泪更是止不住地往下流,直到哭得我失去知觉。

  ~~~~~~~~~~

  我醒来的时候。周姨已经不在了,也看不到青霜。

  肚里一个打滚,咕咕叫了两声,我才想到自见到周姨到现在没吃东西。看看窗外,已是日薄西山,(注:不得不提示一下,梦中的白天是现实颜岩的睡觉时,梦中的他睡着时,现实的他不得不醒来。那夜他一直失眠。到天快亮是才睡着,正是梦中日薄西山时。)我从床上站起身,走到门前,发现那两个大汉已经不见了,估计是山藏帮完成任务后,看护我便不在职责之内了。我拉开门,门前是两个花池的竹子,院门旁有两棵槐树,院的西边有一口井,除此之外,院中没了其他摆设,院中小道扫得很干净。

  我想起周姨所说得我的身世,慢慢理着自己的思路。我父好像叫颜敬石,那他到底是怎么死的呢?听青霜的口气,颜家应该是一个大户,那我也算是出身豪门了。

  正在我胡思乱想时,青霜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个饭盒,我的鼻子第一个享受到了那种香气,嘴和肚子紧接着抗议,一个分泌出大量的唾液,一个咕咕的大叫着。

  青霜看到我说道:“颜公子,你醒了?周姨去找帮主商量点事,拜托我照顾你。我做了点小菜,公子尝尝合不合口。”

  我长这么大,还没被人叫过公子呢。听青霜这样叫,心里感到很不是滋味,忙道:“姑娘不要叫我公子,我只是一个穷小子,那公子可受不起啊!”

  说着话,我闪身将青霜让到门里,看到她把那所谓的小菜一道一道摆在桌上,不由又咽了口水。青霜看到我的样子,忙把碗筷拿出,说道:“颜公子,赏脸尝尝,看还合口不。”

  我马上道:“合口合口!”也顾不得形象,坐到桌前胡吃海塞起来。

  填饱肚子,我不由夸赞青霜的手艺好,以前被她领着往这赶时,路上全是在店里吃的饭,本来我以为那已经是我这辈子吃到最好的东西了,今天吃到青霜烧的菜,才知道自己有多浅薄。

  放下筷子,我没话找话的问道:“姑娘不会姓青吧?”

  青霜起身拾掇起碗筷,我插手帮忙,被青霜给拦住了,她一边收拾一边说道:“当然不是了,我姓张。”

  “噢,那我以后就叫你张姑娘了!”我说道。

  “公子看得起我的话,就直接叫我名字就行了。江湖人没有那么多规矩。”

  “那也好,那以后你也叫我的名字吧,别公子公子的。你让我这样文邹邹的,我也受不了啊!”

  青霜此时已经将那些碗盘收进了饭盒,说道:“那好,我先把东西收下去,颜公子,啊,不,颜大哥,你最好先不要出这个小院,出现危险,我没法向周姨交待。”

  “危险?我会有啥危险?”我吃惊的问道。

  “颜大哥先不要问,日后会慢慢向你解释的。”说完,青霜提着饭盒出去了。我百思不得其解,我又没得罪什么人,还能有啥危险?想着想着,我慢慢的又睡了过去!

  -----------

  “飞笑,你来试试!”

  突然来这么一声,把我从颜岩的日记中拉回,我忙站了起来,茫然的看着老师,颜岩在旁边小声地说道:“133页第三行。”

  我端起课本,照实念了出来,随后听到班里一片大笑。老师的脸也很难看,我看了看颜岩,难道这小子整我?

  老师说道:“好了,你先坐下吧,下次听课要认真点。另外好好的把布置的作业背过。”

  我坐了下来,看着颜岩,等着他的解释。

  颜岩小声说道:“老师在检查背诵,你干嘛那么大大方方的端起书就读?”

  我明白了,以往我们碰到这种情况,总是把书放在课桌上,结结巴巴的,好像背似的把老师对付过去,老师是高度近视,一般不会发现,我这次可是破了全班的一个新例啊!幸好是第一次,否则下课后,一定逃不过老师的一番“教育”。

  我很纳闷,以往我也搞过这种地下活动,但每次被提起来时,都能很清醒自如的应对。这次是怎么了,突然变得这么傻了?

  下课后,我来到教室外,往远处看看,放松一下自己的神经,想着颜岩那奇怪的梦,我突然有一种相信他的感觉,他那么多篇日记,描写的那些事,我就感到好像那些人就在我的眼前,尤其是那个青霜!我真的是越来越想见见她,我不知是怎么回事。青霜,一个让我有很熟悉感觉的名字!

  当我回过身,靠在护栏上时,就看到了她!

  她和我临班,她班的后门和我们班的前门紧挨着,而她就坐在紧靠后门的那最后一排。我每天下课后,都会站在这两个门交界处的护栏上,不由得我会去看她!

  我们以前是一个班的,前后桌。高二分文理班,虽然我们都选择了理科班,但是却把我们分到了两个班。就在分班后,我发现我时常想起她,以至于每天都要在这看看她,看看她的一举一动。

  对于高中生来说,早恋还是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老师们虽然懒得去管了,但是毕竟还有高考这个东西在时刻提醒你学习是第一位的。再加上我自身的那点自卑,还有我所生活的这个的环境。在这个北方乡村的传统意识中,学生的第一要务就是学习,早恋那是坏孩子才干的事情。

  所以我选择了隐藏我的感情。我想过,等过两年我高考完了,走出这个乡村时,我也许会向她表白,也许会永远隐藏这份单恋。但在两年之后,当我来到某个城市,成为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大专生时,意外的再次得到她的消息时,她却有了她所爱的人了!而我,永远的失去了机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