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龙溪剑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舞剑

龙溪剑歌 常希夷 2124 2018.06.14 00:12

  “平儿,数年前,我传授给你‘六十四路天罡刀法’,你也早已烂熟于胸了!当决定为你铸剑之时,我便以天罡刀法为形,并借鉴我数十年来闯荡江湖的所见、所学,创制了‘七十二路天罡剑法’,待我舞给你看!”

  花平傲说罢,接过龙溪剑,便在院中舞了起来。

  自十余年前的少林寺武林大会后,虽然平日里花平傲穿得异常破烂、犹如乞丐,而且黥了脸、喑了声,但是武功丝毫没有放下,又经过这十年来的苦练,反而精进了不少。

  齐平认认真真看着花平傲舞剑,起初一招一式看得分明,稍时但见霜白的剑光裹着一团灰影在院中来回飘动,忽左忽右,忽前忽后,灵动无比。院落里的积雪逐渐被剑风卷了起来,绕着花平傲周身流转飘舞。那些飘舞的雪花,有的被宝剑斩碎,也有的被内息震碎。亮晶晶的“玉屑”被阳光一照,映出一道绚丽的彩虹,一直罩在花平傲的头顶,随着他的身形在院中游走。

  此套剑法,又颇具雄浑之气!剑锋劈斩空气的声音,嗡嗡作响,竟然如同风雷之声!哦,不对,准确说应该是“龙吼”之音!或许是内息激荡的原因,抑或是舞剑太快的原因,屋檐上倒竖的冰锥不知是被剑风所带,还是由“龙吼”之音引起了共鸣,瑟瑟地震颤起来。不一会儿,随着“啪啪”的脆响,倒挂的冰锥竟跌落下来十之七八。

  齐平彻底看呆了,微伸着脖子,张大了小口,冻结在院中。

  花平傲收势后,漫空飞舞的玉屑晶晶然、悠悠然地缓缓坠落。等到花平傲走到齐平面前拍打他的肩膀时,齐平才恍然拊掌喊了几声“好”!

  “花大哥犹胜当年啊!方才的舞剑可谓是灵动与雄浑兼备,招式与内力并存!可以说,江湖之上的一流剑法,也不过如此!”

  “夫人谬赞了!”花平傲向卓絮影一拱手说道:“这套剑法虽是我全心创制,但是尚待在与高手交手中砥砺。想那江湖之上,能人辈出;门派武功,各有奥妙!若是平儿在剑法中再汲取你卓家苗刀之法,定会更增裨益!恳请夫人为平儿演练一遍‘金背苗刀’如何?”

  花平傲创制的剑法,能得到卓絮影此等行家赞誉,心中自然非常高兴,不过他更有自知之明。俗话说:“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哪能不知天高地厚地狂妄自大起来?

  卓家苗刀之法并非浪得虚名,想当年“千里追魂刀”卓云的名头可不是吹出来的。倘若卓絮影再传授齐平卓家苗刀之法,日后这孩子步入江湖,自己就更有底气了!想到此,花平傲来了劲:这次得赌上一回,想方设法务必让卓絮影打破“卓家苗刀不传外姓”的祖训才是!

  十年前,揽云山庄的变故,一度让卓絮影心灰意冷。虽然一直以来,为了提防仇人追杀,护佑齐平,自己的功夫并未落下半分,但是却从未想过在人前卖弄。晨起时,与花平傲关于齐平可否学武的一番争论,也曾让她心动,甚至到最后还勉强答应让其习武。不过,未逢实战,为何要舞“卓家苗刀”呢?

  花平傲看到卓絮影脸上的犹疑之色,急忙扯了一下齐平的衣角。齐平倒是机灵得紧,向卓絮影撒娇着说:“娘亲,虽然昨晚看得您屠狼,但在夜里终究看不甚清。孩儿很想看看您舞金月的样子。舞一个嘛,求求您了!”在说的时候,齐平牵着卓絮影的手左右摇晃。

  平日里,齐平颇具男儿气概,神似其父齐天,哪儿会有这般娇气!卓絮影见此,心中酸软不能自已,便答应下来了。

  “平儿,凡刀法有‘扫、劈、拨、削、掠、奈、斩、突’八种技法,你花伯的‘天罡刀法’如是;剑法有‘劈、刺、点、撩、崩、截、抹、穿、挑、提、绞、扫’十二种基本技法,你花伯创制的‘天罡剑法’如是;苗刀兼具刀和枪之特点,故此基本技法有‘砍、撩、挑、截、推、刺、剁、点、崩、挂、格、削、戳、抹’计十四种基本技法。你可要看清楚了!”

  说完后,一挥手便抽出金背苗刀,在院中舞了起来。

  卓絮影年轻时就是江湖上出了名的美人,即便今日步入中年,也是风韵不减当年。且不说她的笑靥怎么胜过春色,眉目怎样压倒黛波,声音奈何惭愧画眉,红唇如何羞煞梅朵,单是在这天寒地冻的冬日里,着一袭红衣于院中背负金背苗刀婷婷一站,于积雪的映衬之下,便显得娇艳无比且傲骨英风了!

  但见卓絮影迅捷时像兔起鹘落,潇洒处如翩蝶扑风;奔放时若风驰电掣,悠然处似卧看云起。曹子建《洛神赋》颂赞甄宓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此等美言,用在卓絮影身上,亦不为过。

  金背苗刀在卓絮影的手里“活”了起来!随着卓絮影刺、崩、挂、削等动作,它就像一条金龙在院中飞舞着,荡起团团黄晕,使院中呈现出一股祥瑞之气。卓絮影身摧刀往、刀随人转、辗转连击的每一个动作,牵动着衣裙飞舞。那飘动的红色,宛如燃烧的火焰,突突的飞跃跳动着,且呼呼作响。清朝诗人郑世元的诗用在此处颇为贴切:“秋水飞双腕,冰花散满身。柔看绕肢体,纤不动埃尘。闪闪摇银海,团团滚玉轮。声驰惊白帝,光乱失青春。杀气腾幽朔,寒芒泣鬼神。舞余回紫袖,萧飒满苍旻。”

  齐平看的傻了,只觉着眼前只是一团疯狂燃烧的红色的火焰吞噬了整个院落,竟然把随之飞舞的雪屑烤化了,成为滴滴答答的雨滴坠落下来。而且奇怪的是,平日里时常前来聒噪的乌鸦也不见了踪影,貌似害怕这团火焰燃着了羽毛灼伤皮肤似的;甚至那条黑狗,也被这燃烧的火焰所发出的声响所震慑,支棱着耳朵,却不敢出声,就连呼出的白气也极力抑制着,慢慢消散,大意不得。

  等得卓絮影收势之时,依然是那份优雅的气定神闲。几缕白烟环绕着她飞舞、消散,更显得她如同仙子下凡一般。突然,一支稚嫩却甜美的声音痴痴地喊道:“娘亲,娘亲,你好美啊!”

作者感言

常希夷

常希夷

近期,公司事务繁多,会议接连,没有时间写作,上周得一助手入职,解放我好多时间,就决定继续我的小说创作。在此向广大读者致以诚恳的歉意!

2018-06-14 00:12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