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我的2110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来自前线的消息

我的2110 我在梦游啊 2895 2019.06.18 20:31

  第五章来自前线的消息

  酒店内回来没多久的赵梦琪将星华投资集团的所有人都召集到了她的房间里。

  对着五位选择降临的同胞点点头,让大家都就位之后拿出来了一份纸质的材料放在桌上。

  “东西我已经拿到了,资料在这里。你们都看看吧!”

  赵梦琪将资料递给了离她最近的一位候补队员之后,双手撑在了桌子上、俯视着其余九人说道,

  “你们有谁私自联系帝国那边了吗?!现在说出来,我可以原谅你们。”

  “如果现在不说,过后让我知道,你们知道背叛我的后果的!”

  胖胖的胡权耸着肩将自己的头低的深深的不说话,而其它人也沉默不语。

  “是你吗?胡权!”

  赵梦琪猛地一拍桌子对着胡权吼道。

  “我不是故意的……没,有……我,小姐饶命啊!”

  极度的惊恐让胡权面对来着赵梦琪的陡然追问之下说走了嘴,紧接着他也不敢辩解就直接坐碎了椅子原地跪了下去!

  赵梦琪绕过身旁的两位候补队员走到了跪在桌子对面的胡权身前,弯腰拍着他的脑袋说道,

  “说说吧,谁让你这么干的?因为你的多嘴今天差点害死我知道吗?!”

  “啊?”

  胡权听到赵梦琪的显然也是出乎意料、情不自禁的惊叫出声来,然后抱住赵梦琪的大腿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浑身肥肉抖动着哭喊着,

  “小姐我真不是故意的,是哈维拉大人,是哈维拉大人让我将小姐的打算告诉他的啊!他说这边形势不比帝国怕小姐危险啊!”

  赵梦琪一脚蹬开抱住自己大腿的胡权,对方见到她的意图也没死缠烂打,顺势就松开了双手双脚像是个皮球一样滚到了角落里,可怜兮兮的蹲着。

  没有理会胡权可怜兮兮的样子,赵梦琪默默念叨了几句然后好像下定了决心一般突然抬头看向他言语冰冷的说道,

  “你确定你说的是真话?!”

  只见此时,赵梦琪的瞳孔忽然变成了紫色,她的表情也变得无比的冷漠就好像高高在上的君主在审视她的臣民一般。

  “千真万确,我只告诉了哈维拉大人一人啊!我没有背叛小姐,只是告诉了他我们的位置啊!”

  胡权见到赵梦琪这个模样更是撕心裂肺的喊了起来,

  当然,他知道这个状态下的赵梦琪想要听什么,没有一句多余的话直接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随着胡权话音落下,从他的眼睛之中也闪现了一丝微弱的紫色光芒,紧接着他的气息一下子变得萎靡不振。

  “你们呢?!”赵梦琪转身扫视其它人,冰冷的语气就好似没有感情的机器一样。

  “我绝没有泄露小姐丝毫消息,绝没有背叛小姐!”其它人好像也知道这时候应该说什么,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而每个人说完都有着一点紫色闪现,只不过这些替补队员眼中的紫芒更加深邃明亮,而华美控股的老队员眼中紫色略显斑驳暗淡。

  相同的是,在这句话说出口之后他们好像承受到了什么压力一样不约而同的气息滑落,甚至连身体都变得没力气了许多。

  砰!

  听到他们的话赵梦琪点了点头,瞳孔中的紫色散去,整个人都倒向了旁边的桌子只得用双肘支撑着身体不至于摔倒在地。

  而坐在两旁的老队员战战兢兢的却是没有一个人敢伸出援手,

  反倒是替补队员中的那位女性连忙起身绕过圆桌将她扶起走回了座位。

  “资料都看过了对吧?”赵梦琪见到座位上的八位队员都已经点头继续说道,

  “那好!你们都回去调整状态、恢复精神!胡胖子我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你别以为你现在的皮囊是个什么副队长我就不会杀了你!”

  “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要是我今天被帝国的国家精英抓走,你的后果是什么!”

  胡权好像想到了什么可怕的后果一样身子一抖,然后顾不得身子的虚弱爬到了赵梦琪的身旁说道,“我知道!我知道!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滚!”

  赵梦琪看着胡权连滚带爬离开自己房间的身影陷入了沉默。

  她一想到自己今天被一位能抵抗弗塔卡洛汀的强者尾随依旧心有余悸。

  无论是对方拿到她手里的这份资料,还是因为双方的交手引起这边特殊机构注意,她都将深陷绝境。

  还好当时身处闹市区,而帝国的人在这个敏感时刻虽然敢正面突袭边境,却是不会在这边腹地暴露身份。

  也幸好当初自己接过了博士的药剂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只不过,哈维拉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有点想不通对方的做法。

  让一位帝国王牌跟踪自己,就真的那么相信那些帝国政客的承诺?还是说……

  赵梦琪甩了甩头,应该不会这样,若是如此她怕是要更加小心谨慎的行事了。

  ――――

  寒冷会侵袭炽热,就好像光明会驱散黑暗,两者天然对立而又和谐统一。

  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之中,李凌齐神色恍惚、似梦非梦。

  “你在干什么!”

  突然间,李凌齐的身前出现了一道靓丽而高挑的身影,对着他严肃的喝道。

  思维飘忽的他有些茫然的看着眼前身形窈窕的女人,好像在奇怪他在说什么,又好像在奇怪为什么自己看不清她的容颜!

  本能的,李凌齐想要再靠近她一点,想要划破眼前的迷雾看清这个女人的容貌。

  可是他发现,他好像做不到!

  他的身体僵硬而麻木,就好像一块冰一样。

  所幸,对方好像知道了他的想法,将自己的身体向他靠近,贴紧他的身躯,双手环绕他的腰肢将他从后面抱紧。

  李凌齐低头想要看清她的脸,而对方调皮的交错开了他的视线,踮起脚、在他耳边亲昵的说道,

  “你,是在找我吗?”

  ?!

  “呼......”

  猛然惊醒的李凌齐躺在床上睁开了眼睛,胸口剧烈的喘息着。

  撑着床沿起身,李凌齐发现他身体现在的状态还算良好,此时已经没有了浑身发冷和四肢僵硬的感觉。

  这说明,弗塔卡洛汀合剂的效果应该已经完全褪去了,也证明了他现在的处境应该是安全的。

  随着他的起身,卧室的感应窗帘缓缓的拉开,让清晨的日光铺满了房间。

  与此同时,被阳光照**神一振的李凌齐忽然间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在他的旁边还有着一道略显微弱的呼吸声!

  房间里有人!

  准确的说,是床上有人!

  李凌齐很快就把目光转向了团成了一团的被子,可以看见随着那道呼吸声被子也在微弱的起伏着。

  床上的人好像正在熟睡,可是当李凌齐想到自己身上并没有自己的房卡的时候心底一惊,颤颤巍巍的伸手将裹成球的被子拆了开。

  露出的不是石远征那张粗犷的大脸,而是一张五官精致、憨态可掬的娇颜。

  心里想的和现实的巨大差异让李凌齐呆滞在了原地愣愣的看着床上的人儿。

  而此时对方好像也感觉到了他人的注视,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

  两人四目相对,李凌齐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人也急忙忙的翻滚下床、以示清白。

  床上的人则是随手摸了一下嘴角因为酣睡流出的口水,然后面无表情的做了起来。

  “凌......凌队?你怎么在这里?”

  好像才看到在自己床上的人居然是凌千寒、刚刚发呆的人不是自己一般,李凌齐磕磕巴巴的问道。

  这个问题当然是他想问的,因为他清楚的记得自己的口袋里应该只有来自石远征的那张“友谊卡”……

  可是自己的床上为什么会是凌千寒?!

  靠在床边的沙发伸了个懒腰,凌千寒很明显没有为李凌齐答疑解惑的想法,只是盯着他默不作声。

  而此时的李凌齐见到凌千寒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只能躲过对方充满审视意味的目光低着头像是个做错事的学生面对教导主任一般。

  好在,凌千寒并没有打算一直这么耗下去,在李凌齐快要忍不住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来个认错的时候,开口问道:

  “说说吧,怎么回事?昏迷三天,身中弗塔卡洛汀合剂,你不想解释一下吗?”

  “......”

  当听到自己昏迷三天的时候,李凌齐送了一口气,既然现在不是六号的清晨,那这里应该真的是他自己的房间而不是对方或者石远征的。

  至于凌千寒为什么会在他的房间睡着了,这不重要,反正他当时那情况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做不了。

  就算想发生什么,他身中弗塔卡洛汀的情况下大概也是不可能的,毕竟说是全身冰冷那就是真的没一处可热的,那里自然也不会例外。

  也许,凌千寒只是因为担忧自己情况太过操劳才不小心睡着的。

  李凌齐内心找了一个说得过去的解释之后也迅速的回过神来说道,

  “我去跟踪赵梦琪了!”

  实话实说,这就是李凌齐的打算。

  当然,就算实话实说,跟踪赵梦琪的理由也不会是他知道赵梦琪是外星人,想要去探查她的阴谋这种听上去就不靠谱的话。

  因为李凌齐可以肯定,哪怕他说的天花乱坠,凌千寒也只会认为他是在被注射了弗塔卡洛汀之后产生了幻觉而已。

  所以,李凌齐说道:

  “在刚刚吃完饭回房间休息的时候我正巧看见她出门,”

  “当时因为你们都表情凝重的看着她的录像嘛,我就脑子一热想要跟上去和她比比谁的反应更快……”

  “哪里知道她以为我跟踪她!结果就这样喽~”

  看着李凌齐的眼睛,凌千寒并没有感觉到他在说谎也就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那好,这件事儿就这么算了。”

  李凌齐听到这句话松了口气,可是还没等气喘匀就听见凌千寒继续说道:

  “那接下来说说为什么你被......赵梦琪?呵,人家女孩的名字你倒是过目不忘。”

  凌千寒回忆了一下那位星华投资集团的替补队员的名字之后冷笑了一声,

  “……为什么被她注射了弗塔卡洛汀合剂之后还能回到酒店,回到的还是我们叶星研叶队长房间的事情吧!”

  呃......

  叶星研的房间?那张房卡不是石远征的?

  听到凌千寒说自己当晚是被人送到了叶星研的房间的时候李凌齐面露疑色,却是不知道怎么回答。

  难不成他说这房卡是白天从前面飞到他身上的?那他怎么解释叶星研为什么要给他“飞”房卡这件事情?说对方看上了他年轻帅气,李凌齐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

  凌千寒看见他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模样、面色一冷,然后严厉的说道,

  “我不管你的私生活是什么情况!可是你不要让我知道你有做了什么对不起公司、我们的事情!”

  “否则,你应该清楚我的性格的!我是绝不会轻饶你的!到时候,就算教官们也保不住你!”

  说完这些话,凌千寒起身走出了卧室没再理会李凌齐的反应。

  而李凌齐则是听到了这一大串连威胁带警告的话头脑发懵,在房间里面愣愣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了门口。

  不知怎么的,虽然对方的话说的很严厉,语气也没什么问题,可是李凌齐总感觉这些话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再次想了想也没发现什么问题之后,李凌齐也没再多想也转身走出了卧室。

  一出来,他就看见了一脸猥琐的余北生在大门口探头探脑的左右环视了一下,然后跑到了他的身旁贼兮兮的说道,

  “我就说你最近是走了桃花运的吧!”

  “刚刚你和凌队的对话,我们都听到了!”

  “啧啧啧,我来算算啊,这才几天啊,你就近距离接触了凌队、千月、王珂、叶队......噢,还有那个星华投资集团的小辣妞!”

  “快快快,说说你们两个到底干什么了?我的直觉告诉我事情并不是想你说的那么简单!”

  李凌齐白了余北生一眼没有回答,自顾自的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拿起了桌上的矿泉水一口灌了下去。

  “得,这是你的私人秘密你不想说,那说说你在叶队的那一晚发生了什么呗?”余北生一副我都知道了但是想听当事人说的表情看着他。

  我和叶星研能有什么事情?!对了!凌千寒也说过自己当晚是回到了叶星研的屋子?

  按照余北生的意思,自己其实并非是当晚就被叶星研通知队友接走,而是在第二天的早上?

  “我在叶队的房间有过一晚?我不知道啊!”

  “这你都不知道?”余北生一脸遗憾的说道,“那真是可惜了,我们是第二天早晨才接到凌队通知说在叶队的房间的!还以为会发生点什么,那知道这么好的事情你居然白白浪费了!那可是叶星研,多少人心目中的女神……”

  忽视了余北生的啰嗦,李凌齐听到余北生说自己第一晚是在叶星研的房里过的夜,直到第二天才被她告知凌千寒的时候眉头微皱。

  那一夜,怕是有什么情况!

  为什么在自己处于那种情况之下的时候,叶星研没有当晚就通知凌队他们去照顾自己?

  若是叶星研睡着了没发现他可不信!

  任谁的床上被扔了一座一两米的冰雕,这个人也是不可能继续安然入睡的!

  难不成,这个叶星研也有问题?!

  是追星者的同伙吗

  若是如此,那追星者可就太可怕了。

  不比北江位置偏僻、地广人稀、环境恶劣,

  华美控股就算发生了什么异常,在融资重组、大兴土木的时候,也很容易被人忽略。

  东海重工地处腹地,而且因为这几年因为承接了不少的国家机甲项目研发,

  对于这个国内的机甲技术龙头企业,大家可是时刻进行关注的!

  在这种情况下,要是他们的精英队员都会被追星者渗透了,

  那么恐怕根本不需要两百年,对方就能轻松从内部瓦解人类的反抗!

  只不过,如果说叶星研和追星者没关系,那么那一晚她对自己做了什么?

  还是那句话,说她对自己有意思,李凌齐是不信的!

  就算有,难不成还会对全身僵硬的自己有意思?

  如果有,那岂不是更可怕?

  将疑惑压在心底,李凌齐对着余北生说道,

  “别闹了,我难不成还会自己打弗塔卡洛汀药剂作死不成?就算是,我也没这个东西啊!”

  “和你谈点正事儿,说说最近几天都有那些公司、防区的队伍来了?我们什么时候分组去塔林庙园?”

  余北生见李凌齐一副皱着眉头谈正事儿的样子撇了撇嘴,却也没在意。

  本来他也不是为了想要知道什么才问的李凌齐这些问题,而是怕他被弗塔卡洛汀合剂这么一冻脑子出了什么问题。

  毕竟,谁也不知道那种对付王牌战士的东西给个弱鸡用了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当然,问着问着余北生自己内心的八卦之火就忍不住燃烧起来了,越问越觉得有问题!

  只不过现在他看见李凌齐开口转移话题,虽然没满足他的八卦心理,但是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八卦什么时候都可以问,但是人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怕是他也会自责自己的疏忽让李凌齐自己跑了出去。

  “西南、西北、藏南、西林、双庆的几家战队的人都到了!”

  “他们......刚刚从前线退下来,感觉......好像和我们不太一样、很疯狂。”

  谈起正事儿余北生也不再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而是有些严肃的说道。

  “嗯?他们已经上过前线了?”李凌齐有些惊讶。

  “嗯,”余北生点了点头,“一号那天,其实帝国突然疯了一样对我们西南几个防区和地域发动了全面进攻!”

  “当时的情况很紧张,老雷没和我们一起过来就是去了那边了。”

  “现在是帝国方面主动退兵了,他们才过来的。”

  “结果怎么样?”听到战争爆发的消息李凌齐皱了皱眉问道。

  “恐怕不怎么好!”

  余北生叹了口气说道,

  “西南、西北两个主防区来的队伍只有7个人!而且人人带伤。其它三家战队的成员也有不同程度的负伤。”

  “......”

  李凌齐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叹了口气。

  余北生虽然没有明说,但李凌齐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现在刚刚敌人退兵,当然不是统计伤亡的时候,几个防区应该也没出个确切的伤亡结果。

  但是这两个防区队伍的少人和其它队伍成员的带伤出战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既然有人带伤前来的情况下还有两队减员,自然是有人来不了了。

  而防区精心培养的未来精英都有着近乎百分之三十的折损。

  可想而知,两个主防区的战事是多么的惨烈,其他士兵的折损和伤亡只会比这个比例更高!

  当李凌齐再想追问详情的时候,他和余北生的个人终端突然响了起来。

  凌千寒通知他们,在大会堂,国家竞赛协会有紧急会议。

  要求,

  全员到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