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我的2110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应聘TD中国

我的2110 我在梦游啊 4178 2019.05.27 12:06

  当李凌齐轻易地将一把d79手枪从线圈和能源板熟练的组装成可以发射2级强度能源弹的电磁武器的时候,

  他才知道,也许重生前的他所拥有的记忆在现在也不都是一无是处的。

  至少,那部因为第一次反攻行动失败而产生的《全民皆兵条例》,

  让他拥有了人类所掌握的所有武器的应用知识和基本保养手法。

  这是全球数据库总结出来的最佳使用策略与方案。

  只是这些知识因为他二百余年的生涯与之毫无关系,被李凌齐一直存放在记忆的最深处。

  然而,当他的手碰到d79的时候,这些刻录在记忆上的本能就像是他哪怕在说梦话的时候也会说汉语一般,行云流水的按照最佳顺序进行了组装。

  什么是武器组装的最佳顺序?

  就是每一次拿起的,都是可以连接的,每一次的连接,都是可持续的。

  9点746秒。

  这是李凌齐组装d79的最终时间,而在他脑海中有关d79的组装记录是3点707秒,属于第一次反攻行动的核心成员,海兰。

  虽然在那之后的人们可以更快,可是最后的结果已经证明,

  在第一次反攻行动之后,人类的挣扎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也再也没有了大规模的反攻行动,只是在拖延着最后期限的到来。

  所以这些记录,也就再没人去关心了。

  “小伙子,有过组装枪械的经验?”

  负责考核的中年大叔对着明显动作不快但是有着一种怪异的流畅感的李凌齐询问道。

  “没有接触过,不过有经常做一些电气设备的组装什么的。”李凌齐如实的回答道。

  中年大叔也点了点头,这个回答也比较符合他的估计。

  因为这个叫做李凌齐的年轻人用的不是时下通用的板条块组装法,而是随意的抓取零件进行组装。

  再者,他确认这个年轻人不是老手的还有一点,那就是这位年轻人的动作并不协调。

  在他的组装过程中有着很明显的、因为生涩而产生的短暂停顿。

  中年人猜测,如果是一位老手用这样的线路节奏去进行组装,他的用时可能会接近6秒。

  而世界记录也只是5秒688!

  伸手将已经组装好的d79重新拆成零件,他面带笑容的对着李凌齐温和的说道,

  “再组装一次,别紧张,我就感受一下。”

  李凌齐点点头,有着多次太阳监控预警经验的他,早已经知道如何去平复自己的情绪,好在正确的时候、干对的事情。

  9秒328。

  稍微熟练了一些的李凌齐成绩比上次要快了不少。

  而且用的是和上次全然不同的顺序,只是保持着一样的看上去很舒服的节奏。

  有了这两次演示,这位有着资深枪械经验的中年人已经可以完全确认,

  这个年轻人是个新手,只不过他的组装方法很适合他自己。

  这是一种罕见的枪械天赋!

  “天赋不错,继续加油!”

  中年人拍了拍李凌齐的肩膀以作鼓励,然后走到下一位应聘者的面前进行评判。

  此时,李凌齐也知道了自己真正的不足并不是经验,

  实际上,组装枪械如果使用最佳顺序也不存在经验和熟练度的问题,因为每一次都是不同的选择。

  李凌齐他真正有缺陷的地方是,他的身体素质和协调能力甚至不如重生前已经接近晚年、岁数超过二百二十岁的他,更别说他引以为傲的反应力了。

  所以,他所想的事情他的身体并不能如实的完成。

  眼高手低。

  这个词可以准确的形容他现在的情况,也就是说他孱弱的身体限制了他已经初露锋芒的反应力天赋和那些刻录在他记忆深处的本能。

  而这样的结果还是他已经锻炼了三个月之久,度过了健身操适应期的前提下,才能够达到的地步。

  现在想来,如果当初他一醒来就热血沸腾的去参军当兵或者去做雇佣军、参加魔鬼训练营,那么恐怕在以前他看过的那些新闻里面,最新的一期就会报道,

  某李姓宅男突发奇想前去参军,不幸在训练中遇难,家属极其悲痛,望诸位网友引以为戒,早睡早起、保持身体健康……

  按理说,锻炼健身操,在度过适应期的时候身体素质会有一个隐形的飞跃,让他的身体各项机能相互匹配,然后才会进入高速发展期。

  可是当修炼三个月,经历了飞跃的身体缺依旧比不上重生前已经步入晚年的身体,甚至身体还做不到令行禁止,

  李凌齐也只能感慨几十年水磨功夫的惊人成果。

  只是他却不知道,充满活力的少年宅身体的适应期和当初一百四五十岁的老年宅那种本源枯竭的孱弱身体的适应期当然是截然不同的。

  而让他产生了身体素质在三个月内有了飞跃式的提升这种错觉的原因,

  只是因为他亲眼看着身上的肥肉一点点变成了匀称而健康的线条罢了。

  实际上,这一点点外在的改变,哪怕是普通的健身操做三个月,甚至每天还不用像他一样没日没夜的坚持,只要每天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练出一身这样的线条来的。

  真实的情况是,现在的他依旧处于适应期,身体的活性还在一步步的激发与协调,为了之后的高速发展做准备。

  “好了,第一轮测试结果如下,请念到名字的应聘者按照先后顺序进入下一场地进行后续的考核,其它应聘者请在名单宣读完毕后有序离场。”

  “第一名,海旭!”

  “果然,第一名是他。我就知道!”一个青年拽着他旁边的人说道。

  “当然是他!用时6秒188,不愧是北方军校的骄傲。”被拽着的那位看起来很是沉稳的劲装青年说道。

  “噢,原来是他!我说怎么那么快,不过,他怎么来和我们抢这城市卫队的名额啊!这种特优生不应该直接参军入伍吗?!”两人旁边的一位应聘者哀嚎道。

  “好像是因为家里的原因吧,听说他错过了入伍报名。”

  “肃静!”

  中年人考官对着几处发生议论的地方吼了一声之后,转头对着海旭评价道,

  “做的不错,基础扎实、手法老练,确实是很难得的人才。”

  啪!

  海旭敬了个规正的军礼,然后回复道,

  “谢谢考官夸奖!”

  中年人摇了摇头,笑道,

  “这是私人集团,不需要行军礼,不过你这种遵守纪律的样子很不错。”

  “是,考官!”海旭声音洪亮的回复。

  “行了行了,去那边等候第二项考核吧。十几年没人给我行礼了,突然来这个我还有点不习惯了。”中年人考官有些欣赏的说道。

  “是,考官!”

  依旧是认真的用洪亮的声音回应之后,海旭大步走向了通往隔壁场地的大门。

  “第二名,李凌齐!”

  中年考官翻了翻考核结果,然后抬头继续念道。

  “到!”

  李凌齐也是声音拔高的喊着,只是天生青涩的声音让他的回答显得很幼稚可爱。

  “这个又是哪个军校的毕业生?”那个哀嚎的青年向他身旁两位认出海旭来历的人问道。

  “没听说过,大概是一匹黑马吧?”先前被拽的劲装青年回答道。

  “别瞎说,看见那边的女人没?华北军武大学的凌千寒,黑马得多黑才黑的过华北军武的学生会主席?”拽人的青年反驳道。

  “卧槽?!这些人都是疯了吧?来城市卫队养老吗?和我们抢名额做什么?去军队啊!!!”

  哀嚎青年有些前途无望的悲鸣道。

  “好像她是听说海旭来这里才来的。”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那是,我为了这次考核可是提前有过背书的!”

  “那你说说这个李凌齐是什么来路?”

  “呃……大概是黑马吧?”

  “你不是说有过准备、背过书吗?”

  “问题是社会上能人也不少,我也就了解下有名的几位啊!”

  “你这么说也对哈。”

  “别听他瞎扯了,这个李凌齐刚刚就在我旁边,新手一个,大概是有什么天赋特长被老雷看中了。”一旁的沉稳劲装青年默默拆台的说道。

  “我怎么就瞎扯了?这第二名的新人还不是黑马,那谁是黑马?”背书拽人男横眉冷对拆台的劲装青年。

  “你之前不是还说哪有比凌千寒更黑的……”

  “我的意思是说人家这是靠实力、靠潜力得来的名次,再说了人家凌千寒除了性子冷了点哪里黑了……”

  “呵呵!”劲装青年冷哼了一句。

  “你什么意思啊?木头!”背书男再次横眉冷对劲装青年。

  “我叫木桐,不是木头。”青年认真回复道。

  “木头木头木头,我就乐意这么叫,你能怎么滴?”背书男说道。

  “余北生你是不是欠揍?”

  “切,说的你敢动手一样~”

  “我……”

  “木桐!余北生!第四名、第五名,你们两个到一边说去别打扰大家。”

  “好嘞,老雷。我才不想和这木头说话呢!贼气人。”

  “呵呵。”

  两人听了中年考官的话一左一右互相拉开距离走向隔壁的场地。

  “他们就是木桐和余北生啊?”

  “你听说过?”

  “当然,那可是TD三杰之二哎!”

  “我说他们怎么对这些人这么熟悉。那他们……”

  “嘘――考官看过来了,听话听话!”

  “嗯,”巡视了一眼、确定再没人交头接耳的议论,

  中年考官看着已经站出来有一会儿等着他评价的李凌齐笑道,

  “你挺不错的,跟着你排名前后的人多学学,他们都是科班出身的佼佼者。”

  说完他将头转向了一旁身姿挺立高挑的一位女生说道,

  “凌千寒,你是第三名也一起过去吧,有时间多带带新人,你也是当过干部的人,有经验。”

  “好的,考官!”

  李凌齐回答之后看了眼已经快步入门口的海旭,然后又看了眼据说是华北军武大学高材生的凌千寒。

  “我可不带废物。”

  凌千寒的话和她名字一样让人感觉发凉,不近人情。

  这一幕让李凌齐本来想打个招呼的念头憋在了心里,只是一声不吭的走在她的前面,压着她的步伐故意慢慢的走,通过这种方式来宣示着自己是第二名,以无声回应着凌千寒的话。

  本来李凌齐倒也做不出这么小孩子的举动,毕竟,他怎么说都是两百多岁的人了。

  之所以如此反常,是因为他认出了凌千寒,在重生前的电视里,他见过她,时任第一次反攻行动组的组长,壮烈牺牲。

  当然,现在距离所谓的反攻行动还有着百十来年,

  曾经他见过的电视上被人广泛知晓时已经牺牲的女英雄也只是双十年华的轻狂少女,还没有那种为了人类奉献一切的严肃表情和坚韧气质。

  只是面对来自传奇人物的鄙视的时候,重生的李凌齐感觉格外的不爽,尤其这个人还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孩子的时候。

  因为他的名字可是一位传奇特工的谐音,更是代表了父母对他的期望,让他成为一个英勇无畏的人。

  重新见到父母的他,不想辜负这个名字所蕴含的期许,

  也不想再经历和前世一般,哪怕有着惊人天赋却因为荒废了年华而只能藏身幕后,看着他人流血自己只能默默流泪支持的场面。

  所以对于凌千寒的话,李凌齐明明知道她并非针对自己,

  只是在这些军校特优生的眼中实力为王,因为观念的不同,她有些瞧不起并非凭借真实实力获得第二名的他而已。

  但是他的心里还是会有一些不满。

  就好像重生后见到了年轻时候的大人物,偏偏这个人说自己不行,以至于会产生一种想要用行动去证明一下对方错了的冲动。

  当然,李凌齐已经挡在了人家身前,也就不能说是冲动了。

  咚咚!啪!

  作为天之骄女的凌千寒自然受不了李凌齐这种故意的炫耀和阻拦,从后面把手伸向他的肩膀想要将他扒拉到一旁。

  因为她很自信,所以只是随手施为,当然心里也没准备什么应急方案。

  怎会料到,经过《全民皆兵条例》刻录记忆的李凌齐,他的本能又何止枪械?

  耸肩、后靠、伸手、压臂、甩――!

  凌千寒就这么被李凌齐摔到了身前。

  所幸,她的反应也是十分迅速,在半空中就调整好了姿势,落地之时只是前冲两步就已经站稳身形。

  紧接着,她就转身给了李凌齐一巴掌,快步离去。

  而被打了一巴掌的李凌齐则是呆立在原地,没再敢越到凌千寒的前面。

  “嘿,兄弟!感觉怎么样?”

  突然出现的余北生走向李凌齐身旁,自来熟一般搂住他的肩膀问道。

  奇怪的看了一眼余北生,李凌齐抖掉了他的手臂没有说话,跟在凌千寒的后面走向通往隔壁第二项考核的大门。

  “拽什么拽,和臭木头一样,都是闷骚的很。”余北生嘟囔着,

  “也不知道这冰山美人的xi……哎哟!木头,你干啥?”

  木桐推着余北生快步走向大门,低声说道,

  “你少说两句吧,难不成你觉得你打的过她?还是觉得她通过不了第二项考核?”

  “呃……”

  余北生听到木桐的话,手在嘴角从左侧划到右侧做拉拉链状。

  木桐看见余北生闭嘴的动作也就不在推搡他向前。

  此时的余北生也没回头,就这么继续倒着向门里走,边走还忍不住又说了一句,

  “你说凌千寒是真的被那小子碰到了还是故意给他一巴掌来掩饰自己被新手撂倒了的羞怒?要是真的,那……卧槽!”

  嘭!

  眼看着进入了第二项考核场地的余北生又突然间飞了出来,跟在他们后面被点名宣布晋级的人不由得也是一惊。

  难不成这第二项考试就已经如此凶险?不是说城市卫队很好通过吗?为什么这久负盛名的TD三杰之一,刚刚进去就被淘汰了?

  摔得七荤八素的余北生乐呵呵的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就向着大门再次走去,一边走一边还嘟囔着:

  “看来我是没看错了,等回头一定要问问36D是啥感觉。想想都很刺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