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在大理寺捉妖那些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少年打马横街过

我在大理寺捉妖那些年 荷樵 2345 2021.11.15 12:00

  道一趴在窗边,一直往下看。

  “怎么,小道士瞧着人家长得好看,便想换换门庭,不跟着我们寺卿了?”还以为道一同样被那一张脸给迷住了,暂时性忘记眼前的寺卿姿容也是不差的。

  逮着空的揶揄一句,小潼暂时放弃了脑子。

  至于那人嘛,倒也是认识的,可就是不想告诉她。

  “哦!”只是因为从未见过那么旺盛的雾气,这才起了好奇之心。现在得知与王玄之是好友,那就是好人吧,至于弄清楚自己这能力到底有什么作用,有的是时间,来日方才嘛。

  青年眉宇意气风发,好似从天而降一抹青衣。通身的儒雅都掩盖不住他的张扬,身姿挺拔如松的坐在马背上,一夹马肚扬尘而去。

  离去前青年朝她挑衅一笑,却并不令人生厌。

  道一胸中甚至升起有一股无名豪气。

  她想立刻跳窗追着那道身影,再挂起一面旌旗,擂动战鼓,吹响号角。

  道两旁慌不择路的百姓,差点儿被撞到,吓得倒吸一气,转眼又痴迷得不行,道一还眼尖的发现,有些人眼中竟然还有惋惜。

  她也有同感,却是不知何故。只能深深感慨一下,好个少年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实在是那男子,长得与委实像书里说的狐狸精了,整个像是会发光一般,走在哪里,人家的视线便跟着移动,她又回头看了一眼。

  嗯,寺卿仍皎洁如那天上月。

  不愧是她九宵观的师祖,真真高不可攀也。

  至于脸什么的,能有桌上的吃食香吗?

  再说了她来长安这么久,还没见过比寺卿更好看,每回出个门都快挤死个人了,长安的人可真热情呀。

  张扬的背影绝尘而去。

  道一发现王玄之有些心不在焉,身边的人说了些什么,他都完全没注意。

  她又埋头苦吃了,正好店家新的菜上来了,才不惯着别人。

  小潼:...就好气,怎么办!

  小潼扭头撇了一眼仍在大吃大喝的道一,他觉得这是一个转机。

  “他和我们寺卿可是兄弟,打小一道儿长大的。”小潼观察两人,王玄之并没有制止他说下去的意思,而一直在吃的道一好像在听,又好像没有。

  道一吃完一块炸得外黄里脆的小鱼,“可我看他们不太像好兄弟,倒像是有什么仇怨似的,那人根本不理寺卿啊,还是说寺卿有什么地方得罪他了?”

  对于道一的无理揣测,小潼自是要据理力争的。

  可还没来得及说,那边王玄之便给了他一个眼神,小潼会意,起身去门外守着。

  看来事情很重要,那人也很重要啊,道一垂眸。

  “文渊是崔家子,是与我一道长大的好兄弟,小时候几人也都是长安城里让人头疼的存在,那时但凡有人骂我...都是他与夷之一道帮忙打回去的。”

  “那些人骂寺卿什么?”道一反而更关心这个问题。

  王玄之一怔,随即笑了笑,“无事,早已经过去了。”

  道一撇撇嘴,分明不信,但看他不愿说,也没再追问。

  “后来呢,从小穿一条裤子的兄弟,怎么就闹得相见不相识的地步了?”

  王玄之却摇了摇头,“其实我也不太清楚。”

  “嗯?”

  道一这回是真的放下了手中的筷箸,“你们从小一块儿长大,不闹点儿矛盾,还能说不理就不理了,这是学着小姑娘闹脾气吗。”

  竟是将他们比作小女儿家的打闹。

  王玄之一阵好气又好笑,那点儿伤春悲愁一下没了去处。

  小潼在门外听见了笑声,也不由得高兴。看来他选择将事情说出来,果然是对的。他们家寺卿哪次不是提到崔家郎君,便不愿开口,可把旁人给急坏了。

  今日笑了,说明事情有好转的迹象。

  “其实我也不知从何说起.....”王玄之回想了一下说道。

  道一觉得世人也太复杂了些,“直接从你们相识,再到如何闹成如今这模样的。”

  “这些事改天有时间再告诉你吧,你还是和我说说方才你说凶手不对劲,是怎么一回事?”话到了嘴边,王玄之还是改了口。

  道一也不强求,吃了最后一口饭菜,便起身,“时辰不早了,我们还是边走边说罢。”

  王玄之:......

  ......

  夜深人静的西市西北向一个隐蔽能观察大街的角落里,猫着几个黑色的身影。

  小潼蹲在最后忍得十分辛苦,才勉强没有冲上去,把前面的两颗脑袋分开。他家寺卿怎么就答应了来做这等子不可思议的事呢。

  两人在前面毫无所觉,即便有感觉也是一个不在乎,另一个不关心,他们的心思都在这空荡荡的大街上,仿佛要在这夜色当中盯出一个人来。

  “道一你说在这里真能等到凶手?”王玄之还是没能明白她的想法。

  道一束手束脚的比划,“寺卿你想啊,这长安城里东北的坊尽是权贵,没天大的胆子一般人不敢去招惹,即便是凶手也一样...”

  “凶手杀人还挑软柿子吗,他当的什么凶手,胆子这么小。”小潼不服气的哼哼。

  道一头也不转的回道:“我看这凶手在尸体上留下的痕迹,倒像是在做某件事,若是贸然惹了权贵,权贵施压,城中必定戒严,对他行事没有好处。”

  “什么痕迹?”

  道一将头微靠过去,凑近王玄之,“先前我不是说了凶手杀人很利落吗,几乎是瞬间便将死者的腿断落。不止这样,死者的身体不止没有受到虐待之类的,反而得到了很好的照顾。”

  “这不是凶手,这是什么脑子有问题的人吧。”要不是顾忌他们在蹲守,小潼都得跳起来。

  “你的意思是有人把死者养起来,还养得很好那种,最后再把他的双腿砍掉,这是为何?”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凶手,王玄之觉得很奇怪。

  “我也不知道,所以今夜来一试运气,看看能否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为什么选这里?”

  “眼下死者身份不明,又没人去官府报案,南边的坊西还有西南西北的坊,基本都没有人居住,甚至西南那边时有猛虎一类的禽类出没,一般不会有人去。

  所以我将目标定在西北角。”

  “你不是不识路吗?你分析的位置,当真没有什么问题吗?”小潼再次质疑。

  “你闭嘴!”小声的愠怒。

  王玄之垂眸沉思。

  西北角彻底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一阵秋风卷起了等不到黎明清扫的枯叶,四下瑟瑟。

  “梆梆梆梆...”一慢四快的敲梆子声传来,这一回应当是隔了一条街。

  更夫的声音洪亮而深远,“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三蹲石像动了动早已经僵硬的脖颈,“啊,已经五更天了。”

  “走罢,我们回去,凶手或许只害一个人呢,我们再回去看一看尸体。”王玄之对垂着头似乎很丧气的道一说。

  “小潼你先回去休息吧,叫小甲来。”

  “是。”

  与此同时,平康坊一条无名小巷。

  青年男子喝得有点儿多,走起路来一摇三晃,嘴里还哼着愉悦的曲子,时不时睁一双清醒一瞬的眼,似在寻找回家的路。

  他丝毫不知,背后有一道与夜色完美融合的黑色影子在接近。

  ————

  守了一夜一无所获,道一他们穿过距离居德坊、醴泉坊中间的通曲,这才回到了在义宁坊的大理寺。

  道一一言不发直奔验尸房,想要开口让她休息一下的王玄之,都没来得及说话。

  王玄之也想要整理一下卷宗,好从中发现一些之前忽略的东西,有利于破案,转转仍旧没缓和过来的脖颈,便见一位捕快急匆匆的跑来。

  嘴里还喘着粗气,都不及喘匀,“寺卿,不好了。”

  “不是寺卿,是城南郊区,又出事了。”

  “着人速去验尸房通知道一。”

  ......

举报

作者感言

荷樵

荷樵

又悄悄咪咪的改了一些内容,嗯,有存稿就是开心呀~~~

2021-11-15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