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在大理寺捉妖那些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腿呢?

我在大理寺捉妖那些年 荷樵 2530 2021.11.12 12:00

  道一暂时安排在大理寺。

  王玄之又乘着马车,马不停蹄往皇宫的方向去,他要向圣人复命。

  守城的右将士上前,“安道大哥,你要进宫呀!”

  他将腰牌交给陈舒光,道:“舒光,晚些时候再与你寒暄。”

  圣人今日不朝,人在中华殿。

  王玄之到的时候,圣人在伏案劳作,待内侍退出去之后,他才说道:“陛下,濮阳县灾情严重,且有蹊跷。”

  灾情也分很多种,有轻有重,有急有缓。

  濮阳县令刘县令上书,只说雨水充足之下河水泛滥,导致百姓庄稼受到损害,至于百姓倒是没有提上一嘴,是故圣人以为灾情不显,只派一位钦差前往,御史同行则是为了更好的督促钦差。

  王玄之是前往濮阳查一桩人命背后牵涉的流言,没想到却查出了濮阳水患的蹊跷。

  “王爱卿这话可是有了实证?”圣人半张脸掩在窗棂透过日光的阴影里,唯一侍立在侧的内侍张德,也看不清圣人此时的神情。

  王玄之递上一份折子,“只抓到一条小鱼。”

  收到内侍呈上来的折子,注意到上面有一点泥,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小鱼的时候,他觉得连折子上似乎都能闻到一丝若有若无的腥味。

  但是他马上就没有时间去在乎了,看完折子上的内容,圣人的脸上几乎能滴出墨来。

  当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啊,内侍眼观鼻鼻观心。

  将折子啪的一下,扔在龙案上。

  圣人问:“那具尸体现在何处?”

  王玄之嘴角一抽,“已经被下臣葬在了濮阳县牛角村。”

  一肚子气的圣人:什么东西???

  圣人偏过头去,内侍的脸涨得通红。

  所以方才他没有听错。

  王玄之复又躬身一揖,“下臣有罪。”

  圣人免了他的礼,“行了吧,朕知晓你不是那种胡乱来的人,给朕说说你为什么要私自处理那具尸体。”

  王玄之一板一眼的说:“因为下臣看上了一个人。”

  圣人:???为何这王玄之去了一回濮阳,整个人变得格外的不同。

  内侍:???凡人情感也太难捉摸了。

  “需要朕帮忙赐婚吗?”圣人觉得王玄之可用,帮他摆平家中压力,也不算什么事,一道赐婚圣旨便能解决的。

  “陛下!臣看中的是位男子!”王玄之脸都白了,一字一顿的从嘴里蹦出来。

  哦,男子!

  “什么!”圣人惊了。

  张德也———风中凌乱了。

  生怕还会再听到什么,让他羞愤欲死的话,王玄之及时打断了张嘴的圣人。

  “陛下,下臣家中早已订有亲事。”王玄之急急表明了心迹,真被赐婚他不用活了。

  圣人缓和一下语气,道:“王爱卿啊,你早已经及冠了,还是莫要去惦记......”

  “陛下,臣的事你也是明白的。”王玄之抢了一句。

  还以为有什么热闹的圣人,顿时变得没了兴趣。

  他兴致缺缺的问了一句,“那人是如何入了王爱卿眼的。”

  看来圣人是忘记了,王玄之认命解释,“因为是这人将尸体安葬的,下臣同意了。”

  圣人一时半会儿没回过神来,“嗯?”

  “此番多亏了他,下臣才查出那具尸体背后的阴谋。”王玄之便将道一于河中捞出一具浮尸,又险些被当成猥亵尸体的犯人,又验出尸体死因的事,与圣人细说了一遍。

  圣人:“她为何要打捞一具路过的浮尸,自己淹死又怎么办?可有查清,此人可与命案有无关系?”

  王玄之:“———下臣已核实,与命案无关”

  “王爱卿可说一说,是如何看上这样一位男子的?”沉醉于国事当中的圣人,认为他偶尔也需要放松一下,世家子哪个不沾亲带故哟,他想逗一逗这沾亲带故的王玄之。

  张德:我应在门外,不应在内外。这说得都是些什么啊,圣人真是什么都敢问。圣人倒是没事,就怕自己知道太多,哪日出门被抹了脖子!

  事实证明圣人确实什么都能问。

  暗叹一气,“陛下,道一是一位道人,向来有济世之心。”

  深宅大院里,谁家没养着一位得道高人,便是皇宫,咳...

  “原来如此,那便...”

  “陛下,幽州急报!”谈话被门外一阵急促的喊声打断。

  圣人:“宣!”

  “宣!”

  伴随内侍高声喊话,一位头发散乱,嘴唇干裂,衣裳褴褛,身上揣着一个长长的竹筒加急信使,快步入殿,同时取下身上的长竹筒。

  “陛下,幽州急报!”信使将取出的信呈上。

  圣人看完急报,大怒,“眼下我大周内忧,夷族竟犯我幽州边境。简直欺我大周无人。”

  “张德,速去宣户部尚书。”张德领了圣人口喻,便速速出宫去了。

  那名晕倒的信使,已经抬去了偏殿,待他醒了,圣人还有话要问。

  眼下边关夷族来犯的消息,冲得圣人是头晕脑胀的。

  他冲着王玄之摆摆手,“那名道人就随你安排。还有那名自杀而亡的人传出的流言,也要再查。”

  “是,陛下!”

  “先别着急谢,朕还没说完,”圣人快速打断他,“但是她想要在朝廷立足,必须得有过人的本事,且有不斐的功绩。也只有这一次机会,你懂吗?”

  王玄之点头,“下臣明白!”

  如今出仕除了家世才学外,科考之外,寒门须得有过人的本事,且有过人学识,方有出人头地的机会。

  圣人的意思,是要道一能助他坐实浮尸背后的秘密。

  “你去吧!”

  “下臣告退!”

  踏出巍峨宫城,行于御道的王玄之,回望笼罩在夕阳下,金碧辉煌的宫殿,已经染上了一层阴影。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然后眼尖的发现,远处柳树下,那一辆依旧‘风尘仆仆’的马车。

  ......

  天色将晚,王玄之总算回来了。

  入长安城里等了大半天,道一就等到一个通知。

  “道一,你要补办新的过所,得等到身份核实才行。”王玄之咳了咳,又道:”你目前是黑户可不能乱走,便暂时我王家住下。”

  道一满不在乎胡乱的点点,只要官爷开心,看着安排就好。

  她关心的是捉妖,找香客,“寺卿,可否容我去大理寺大牢走一遭”。据她所知,大牢里什么样的人都有。遇到妖怪前,提升自身实力,准没有错。

  “何故?”

  “于查案有益。”

  “好”王玄之没有再多问。

  道一去大牢收到了不少的魂力,她的五行属性都有所强化,但都比不上王荣给的。她猜想或许执念越深,魂力就越高,反之亦然。

  目前灵力的等级还没有提升,仍旧在黄级五级,也得努力修炼才是。

  但是道一还是很开心,虽不是什么强大的魂力,聊胜于无,蝇头再小也是肉,厚积薄发总有用处的,她感觉自己现在使用道术,比从前强上一个度。

  同等级能完胜对手。

  过了月余,濮阳县录下的口供,被一一核实,验明了身份无误,王玄之有一点儿不解的是,道一好似经常在一个地方来回逗留,又没见做什么事。

  人没有问题,王玄之便想起在濮阳时,此人路上收八爪鱼的能耐,还有那一手验尸的本事。

  便在京效义庄寻一些无人认领的尸体,在众人面前做足了样子好生考验一番。

  通过考核。

  收归在大理寺,归于他的门下。

  既能驱邪,又能验尸。

  美哉!

  是日。

  道一又是被扔在大理尸后衙验尸房的一天,一件件精心打磨工具的日子,将工具磨得崭新发亮,来往的大理寺众人早已是见怪不怪。

  到了晌午,道一便在验尸房用餐,一面吃一面由衷的感叹,长安天子脚下果然不一样,便是吃的东西,也比九宵观的花样多多了。

  朝食午食晚食,一律皆清水煮。

  “什么时候师父、师兄他们才能吃上这么好的东西呀。”道一晃着似乎已经宽了一圈的脑袋没什么诚意的嘀咕,又埋头苦吃,不由羡慕大理寺的油水可真好。

  正吃到一半时,便见大理寺的属官小潼,朝着她过来。

  对于这样的事,道一已经习以为常了。

  这代表她有事可做了,也是时候和午食要说一声再见了。

  感叹一声,道一将吃的放一边,和洒扫的小厮说了一声,“何忠大哥,帮我保管一下,我回头再吃。”说着就回验尸房拿东西了。

  小潼顺着视线看到桌上的饭菜,肚子里泛起一阵恶心,实在是方才吐得太多了。

  “道一,快快随我去一趟吧,寺卿已经带着人过去了。”小潼寻思等会儿回来,就算这人再能干,估计也没什么胃口了,这会儿便由他去吧。

  道一见小潼竟然是小跑着去的,便知晓距离他们要去的地方不远,否则为何不乘车呢,其实是他想多了,完全是小潼没想起来马车这回事。

  上回脏乱的马车在京城出了名,陆家已经许久见不着马车了。

  道一跟着跑起来,还抽空问了一句,“小潼发生什么事了?”

  “一个时辰前,寺卿接到有人报案,现在是什么情况还不明确。

  但能报到大理寺的,能有什么好事,所以寺卿先让我来接你一道前去,万一有尸体什么的,也好找你验看。”小潼面不红气不喘的回话。

  两人心急赶到现场,便再无交流。

  将闻讯而来看热闹的人群,拦在那报案声称的出事地点外,上配幞头,身着圆领紫袍,黑色长靴的王玄之正在审问报案人,即便是大理寺众人看过多次,还是不习惯。

  实在是王玄之审案的时候,根本不像是在审问犯人,太过于温柔了。

  他与那报案人的人站在出事点旁,眸光一片明亮,就这么盯着报案的人,正要开始询问。

  对面的大叔,被看得满面通红,臊的。

  平日里总有小娘子、妇人家在唠叨,说甚大理寺卿宛如天上的神明,俊秀非凡,他听了嗤之以鼻,今日得以近看,果然不同凡响。

  哼,回头得跟相好的唏嘘一下,他见过她的‘心上人’了。

  “寺卿!”跑过来的道一与小潼迎面过去打了声招呼。

  王玄之望见二人,点头,“你带道一过去。”一指由官差围起的圈内。

  又回头问那报案的大叔,“大叔,你方才说了什么?”

  大叔,“......我方才没说话呀。”

  王玄之一笑,“哦,是我方才听错了。”

  大叔腹诽:方才哪有人说话,这寺卿莫不是有什么毛病吧。

  “大叔,你可以和我说一下,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吗?”王玄之敛起眉头。

  发现尸体的地方在长安城外,行八十里的太一山。太一山在太一谷中,自从长安而行,往东南八十里,谷中有太一元君湫池,汉武帝上元封二年,祀太一于此,建太一宫。

  山间林木茂盛,远处还有连绵的山势,山下只有一条官司道,四野无人,确实是个抛尸的好去处!

  大叔还在想着要和相好的分享天颜,冷不丁的听到这话,脸色一下子由乐呵呵变成了惨兮兮,白得惊人,堪比王玄之的雪色了,甚至还打了个哆嗦。

  他的记忆一下子就拉回到了报案之前,“寺卿,你也看见了,小的名叫陈三,是一名樵夫,每日早晨需要上山砍柴,然后拉倒城里换些银钱,好贴补家用。

  今日和往常一样,我挑着担,拿着砍柴刀,就从那边的千里村过来。”大叔指了放在地上的一担柴和刀、又指向道的一头,是与京城方向截然相反的一面。

  “嗯,后来呢!”

  陈三显然对后面的事十分惧怕,甚至有些不敢回忆。

  王玄之声音放缓,“陈三你跟我做....”

  陈三照他的话做,几个呼吸间,便没那么害怕了,“寺卿,你可一定要把这害人的,给抓出来呀,你知道吗,吓死我了。”

  说着说着,陈三竟是嚎哭上了。

  王玄之:...男儿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处...罢??

  “陈三你别着急,你慢慢说。”王玄之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在那人群后忙碌的蓝袍小道。

  他不知的是隔着一重人海,验尸的道一,也往这边看了一眼,那一眼快到,让一旁站着的不良人只当是他在活动脖颈。

  “我进了山里,就找了往日熟悉的地方,砍够了一担柴,就要回去的时候,突然闻到了股味道。”

  “什么样的味道?”

  “一开始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就感觉是一股腐烂的味道,当时我还挺开心的。”

  开心???

  围观的一众人:!!!

  王玄之、小潼等人:!!!

  “我们村里的人常说,有腐烂物的地方,肥水好,长的东西也比别的地方好很多,我还以为碰上了什么好东西呢,能换上不少银钱呢,哪里知道...哎!!!”

  “寺卿,你知道吗,我...我...”说着竟是又要哭上了。

  王玄之及时问,“陈三你过来的时候,是个什么情形?”

  “我沿着腐味一直走过来,走着走着,没注意脚下,一脚勾在了杂草上,就那么飞扑过去了,一下子腐味就窜到了我鼻子里。

  我刚要起身,就发现了不对劲。”

  “哪个天杀的哟,这哪里是什么山间腐烂的东西啊。”陈三拍着大腿叫嚷。

  “那分明就是一个…半个人啊!”

  “我摔倒就趴在他的身上,手掌撑在地上,正好与他看了个对眼,那人死不瞑目啊。”陈三说着还心有余悸,那一双瞪得老大的眼睛,还直勾勾的在脑海里徘徊。

  “何止死不瞑目,他全身除了那双眼睛,简直没地方可以看。”

  “当时我吓得连滚带爬,跑了一段距离,又寻思一个死人,我怕什么。”

  “所以我又倒回来,想要看看是什么人。”

  陈三说着竟然抓着头,就这么蹲地上了,可怜巴巴的望着跟着的人,“我现在就后悔,非常的后悔!”

  王玄之:我也后悔,你什么时候能站起来,把话说清楚了。

  “寺卿,道一验好了。”小潼过来解救了两位可怜的官与民。

  ......

举报

作者感言

荷樵

荷樵

从第十到十四章删除了万字,重新码了一次……   这章加了二千字,字面显示是二千,其实是四千!   快夸我!

2021-11-12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