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之侠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青女不饶霜

武之侠天下 晏小雨 3095 2019.01.28 06:57

  秦轩只觉浑身冰寒彻骨,连五脏六腑都似冻的僵硬,手脚更是麻木,意识里唯有极度的寒冷。

  “嗯?我能感知到身体了!”秦轩意识沉浸,身体各处在彻骨的冰寒中传来阵阵疼痛,丹田没有了,五脏六腑都有不同程度的破损,渗血的地方已经结痂,正在愈合,忽然左肋传来一阵刺骨疼痛,一根漆黑的细微小针正插在第二根肋骨上,噬魂针?!

  “我能够内视身体了?!”秦轩的意识更加仔细的扫遍全身,他真的可以内视身体了,只是“看”的还不太清晰,但大致的状况还是能看到,内视完身体,秦轩的意识慢慢回到脑海,天尘诀的运转路线图如星空般悬浮在他的脑海中,一个个穴位如夜空中的星辰被黯淡的丝线复杂的连接成身体的形状,包裹着一团漆黑如墨的东西,正拼命的挣扎着,散发着极其阴寒的气息,却无法挣脱那团星图。

  “厉鬼!”那股阴寒的气息秦轩太熟悉了,正是厉鬼的气息,可是它为什么会被困在这里?秦轩慢慢回忆着,他引爆丹田的时候厉鬼似乎进入了他的脑海,是想在还没有彻底占据他身体前先侵占他的意识把他变成傀儡,却没想到被困在了这里。

  “不对啊,天尘诀的运功图不应该是虚的吗?!”秦轩在意识里仔细端详着那团星图,的确已经变成了实质,就像是将他身体里的穴位挨个挖出来组合而成的,添上血肉、骨骼就是另一个秦轩,虽然小点。

  “他还没醒吗?”雨若寒清冷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担忧传进了正琢磨脑海里星图的秦轩耳中,秦轩决定还是放下想不明白的星图,先醒过来别让雨若寒为他担心,这时又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应该快醒了,这两天呼吸已经平稳了。”

  秦轩就在这个声音中睁开了眼睛,有些沉,入眼全是厚厚的冰,仿佛已凝结了千万载,并不整齐,上方呈半圆形,似乎是一个天然的冰洞,秦轩挣扎着想要起来,全身立刻传来疼痛和不听使唤的麻木感。

  “你醒了!”那个男子的声音有些惊喜的传来,随即便走过来扶住挣扎中的秦轩,帮着他慢慢坐起来。

  “你总算是醒了,再不醒丹药都不够用了!”雨若寒站在洞口的日光里,为秦轩遮挡了部分不适的刺目光线,秦轩在雨若寒背光的脸上看到了一丝如释重负的神色。

  “这是哪里?我昏迷多久了?”秦轩在那名男弟子的帮助下坐起在一个硕大的冰块上,望着雨若寒忍者疼痛问道。

  “这里是寒天峰,你已经昏死九天了。”雨若寒说完便转身走出了冰洞,强烈的日光猛的射进来,照在冰面上更加刺目,秦轩立刻紧闭双目,已经被刺激的流泪了。

  “你能走吗?若寒师妹说你醒过来后就出去多活动,这样会恢复的更快。”这名男弟子性格很好,一直耐心的扶着秦轩。

  “应该可以。”秦轩说完,便挣扎着想从冰块上下来,冰块有些高,这个对寻常人来说都是很轻松的动作,秦轩却努力了好一阵都没能下来,最后还是那名男弟子帮着他站在了地面上。

  “地面滑,慢些。”男弟子扶着秦轩向冰洞外走去,边走边叮嘱道。

  两人像丫鬟扶着小姐似的走出洞外,秦轩渐渐适应着午时耀眼的日光,这里是山巅平台,四周是一个个形状各异的冰洞,与平台浑然一体,掩映在周边的云雾之中,云雾已与平台上厚厚的晶莹积雪连成一片,雪中俏立着一株株傲雪寒梅,花瓣似一片片白雪,捧起中间点点嫣红。

  “好景致!”秦轩望着这如诗画般的莹雪寒梅,不禁由衷赞叹,转头对扶着他的男弟子说道:“师兄,这些时日多谢照顾,你去忙吧,我自己走走。”

  “秦兄,小弟刚刚十九岁,你还是叫我师弟吧。”男弟子依旧扶着秦轩没有松手,却是纠正着两人间的称呼。

  “师兄,我也刚刚十七岁!”秦轩有些歉意的说道,心中不禁暗自感叹,自己已经这么沧桑了吗?

  “哦?”男弟子似女孩般清秀的脸庞顿时涨红,不知所措的松开了秦轩的手臂。

  “师兄去忙吧,我去欣赏一番。”秦轩冲男弟子微笑道,缓步向雪中寒梅走去。

  雪在秦轩逐渐适应的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似走在棉絮之中,白雪在日光中更加莹润,一朵朵梅花俏立于枝头,清香和着雪的温凉萦绕,呼吸间秦轩已是忘了身体的疼痛。

  “既然你已无碍,明日卯时起便来此练剑。”雨若寒身着一袭白裙从秦轩身后走来,竟是没有一点声息,秦轩不经意的扫向雨若寒身后,雪地上也没有留下一点印记。

  “好。”秦轩轻声回道,侧身看着雨若寒继续向前走去。

  “水师兄会照顾你,火元丹必须在极寒环境下服用,你每日便在冰床上冥想休息。”雨若寒说着却是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向梅林深处走去。

  “好。”秦轩再次答应一声,目送着走远的雨若寒,心中不免有种又认了一位师傅的感觉,还是一位比寒梅更加傲雪欺霜的师傅。

  水师兄正是那位要秦轩叫他师弟的男弟子,回到冰洞又给了他一个白玉小瓶,是月鹰云送来的月神丹,要他白日服用,水师兄同秦轩一起住在冰洞中,倒是没有睡冰床,冰床只是秦轩的特殊待遇。

  火元丹有龙眼大小,通体火红,服用后全身便如同着了火一般,灼热之感如岩浆奔涌,秦轩立刻盘膝在冰床上运转天尘诀,在寒冰气的帮助下慢慢将丹药的火热能量散去全身,冰火渐渐交融,在他的身体里达到一种微妙的平衡。

  秦轩结束冥想睁开双眼时,水师兄还在木床上熟睡,洞外正飘落着白雪,微风轻拂,将片片白雪送入洞内,秦轩倒是感觉到了丝丝暖意。

  火元丹的药力已尽数化去,与冰寒之气冷热交融间又把秦轩体内的伤势治愈了几分,可是经过这一夜的冥想,他的体内却没有一丝的劲气留存,反倒全部跑去了星图之中,穴位星辰又明亮了些,那些连接的丝线也闪烁起来,冷热交互间将厉鬼束缚的更加牢固,厉鬼的挣扎也越来越微弱。

  “身体真的成了丹田,可是为什么无法存储劲气?”秦轩边思索边在身体里一丝丝的搜索,体内没有劲气,他也无法取出插在肋骨上的噬魂针。

  秦轩搜索了一遍毫无所获,便再次运转天尘诀,试图将星图中的劲气引入身体,却是不行,他的身体只负责将天地之气转化成劲气,并没有同星图完成循环,只是一个单向的通道。

  “难道身体还不是丹田,要重新开辟?”秦轩暗自思量,这是要重头修行了?

  “秦师弟,我们去练剑了。”水师兄不知何时已经起来,收拾妥当,正手持长剑站在冰床旁。

  “好。”秦轩在水师兄的搀扶下起身离开冰床,却是没有再让水师兄搀扶,经过这一夜的冥想,他的身体好了不少,也有了力气,就像跟随大师傅初习武技之时,身体渐渐增长着力气。

  两人在雪中走向梅林,天还未亮,山巅却在白雪的映衬下已如黎明一般,透着青蒙蒙的天光。

  雨若寒已带领十几名弟子来到了梅林中的一块空地,全是女弟子,如寒梅般持剑俏立雪中,秦轩和水师兄也站在了队伍里,这时秦轩才发现自己竟穿着同这些弟子一样的青袍,左胸处也刺绣着一朵蓝色火焰,秦轩看了眼水师兄,两人的身量相差无几,他穿的应该是水师兄的衣物。

  “气若莹雪凝,剑似清月明,雪满剑气横,无冰心自寒。”

  雨若寒见众人到齐,口中念诵法决,直接演练起小剑诀来,一招一式极其缓慢,剑刺如溪水凝冰,挑若拈花,撩似仕女挽鬓,劈似轻羽静落,斩如落叶拂风,手中长剑比此时无风自飘落的白雪舞动的还要缓慢,剑身和白裙上竟慢慢的落上了白雪。

  法决念罢,十几名弟子也随雨若寒舞动起来,水师兄也没有为秦轩找把长剑的意思,自己兀自练剑,秦轩只好双指并剑,也一招一式的跟随雨若寒演练起来。

  秦轩并没有修行小剑诀,此时随着雨若寒演练招式,暗自念诵雨若寒口中法决,不知不觉间竟是同冰火剑典的图示暗合起来,秦轩脑海的星图中正有一条新的路劲环绕而起,却没有同天尘诀的路劲重合,而是紧贴着厉鬼又勾勒出一个路线图,只是还没有穴位星辰,虚线也极其黯淡,又与漆黑如墨的厉鬼紧紧贴合,几乎分辨不清。

  众人沉浸剑法之中,黎明不期而至,落雪悄停,剑势极缓的雨若寒忽然间极快起来,剑似流星,身如雨燕,周围枝头寒梅上的雪花如花瓣簌簌飘落,雪下的寒霜都未能留住,露出朵朵更加雪白、更加嫣红的寒梅,莹润如婴儿肌肤,连不饶霜的青女布下的寒霜也无法挡住雨若寒的极快剑势,却又没有伤到寒梅一丝一毫,剑法已是快到了极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