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之侠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相期邈云汉

武之侠天下 晏小雨 4299 2019.01.09 19:52

  矮胖老者还是被秦轩打伤了,通红的脸色并不仅仅是因恼羞成怒,想必体内的劲气已然紊乱,秦轩迅速做出判断,身形如烟沙般轻灵飘走,并不与矮胖老者陨星般的拳头硬碰,两柄指剑暗含劲气,如窥视猎物的两条小蛇在越来越急躁的老者身上寻觅着破绽,只要再击中几次,都不用秦轩全力,矮胖老者自己就要败下阵去。

  矮胖老者在秦轩如旋风般的游斗中已彻底乱了章法,只顾着将浑身的劲气都灌注于双拳之中,仿佛随时要离体而出,誓要一拳将秦轩打爆,却屡屡不能得手,越不得手越急躁,越急躁打法越简单粗暴,几乎已没有了招式,也顾不上防御,又被秦轩抓住几次机会,指剑点在护体罡气虚弱的身体各处,渐渐矮胖老者虚汗直冒,步伐沉重,红透的老脸上青筋暴起,连纵跃都难,已隐隐走火入魔。

  “老二,回来!”高瘦老者已跨过了挑起的珠帘,见两人打的激烈不敢贸然插手,急切间只得高声喊道。

  一心要打死秦轩的矮胖老者骤然间听到呼喊便是一愣,清醒的瞬间本能闪躲过秦轩疾点向其左胸的右指剑,却是门户大开,被秦轩随后的一脚结结实实踹在小腹飞了出去,浑身劲气更加紊乱,摔在角落里顿时昏迷不醒。

  高瘦老者急忙赶过去察看,矮胖老者已是出气多进气少,高瘦老者立刻给他喂食了一粒红色药丸,随即便满脸杀气的要奔向秦轩。

  “天老,你不是这小子的对手!”中年道士在挑起的珠帘内出言阻止道,顿时把个高瘦老者说的老脸通红,憋着气停下了脚步,中年道士却不理会,转头问一旁的壮硕和尚:“你来还是我来?”

  “自然是我来!”壮硕和尚手捻挂珠直接一步跨出,越过唐兴公主走向秦轩,边走边一脸狠笑说道:“我替寂真管教、管教他这个不尊重武林前辈的弟子。”

  “阿弥陀佛,寂海师叔还是不要再管俗事了,师傅请师叔即刻返还少林。”壮硕和尚刚走过挑起的珠帘,从秦轩左侧身后的黑暗中突然走出一个年轻和尚,双手合什,穿着青色僧衣,脑袋上已长出了细密头茬,身材壮实,眉目却很是清秀。

  “明心,你也敢来管师叔的事?”壮硕和尚停下脚步,大脸立刻阴沉下来,一对小眼睛里两道寒光直射小和尚。

  “阿弥陀佛,师侄不敢,是方丈请师叔回去。”被叫做明心的年轻和尚依旧双手合什,低眉顺眼,语气却是坚决。

  “真是麻烦!”中年道士很是不耐的说了一句便迈步走出,经过壮硕和尚身边之时丢下了一句“先摆平自己的事”便径直走向秦轩。

  “冷师叔也不要管俗事了,还是跟若寒回剑门吧。”这次是从秦轩身后的右侧走出一位女子,一袭白裙,长发飘飘,身材高挑,琼鼻檀口,眉目如画,斜背长剑,声音冰冷,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寒梅的气息。

  “贤侄女只是一人前来?”中年道士尴尬的停下脚步,四下打量了一番,确定不再有人后这才客气的问道。

  “请冷师叔回去,若寒一人足矣!”白裙女子的话更加不客气,仿佛她口中的这位冷师叔只是一只小猫小狗一般。

  “小子,受死吧!”高瘦老者见一僧一道都是被阻,怒喝一声,立刻扑向了秦轩,其余四人却只是对峙,都没有动手的意思。

  高瘦老者不愧被称为天老,腿长臂长,比矮胖老者灵活许多,如此一来秦轩便占不到便宜,身法没了优势,而高瘦老者的劲气浑厚也不下于矮胖老者,秦轩的指剑根本无法近高瘦老者的身,还要时刻躲闪其双拳上似随时要离体而出的劲气,秦轩且战且退间,两人渐渐远离了僵持中的四人。

  高瘦老者虽恼怒,却并不急躁,无论攻防皆有章法,并不急于一招致胜,似要以自己浑厚劲气来消耗掉秦轩时日尚短的劲气,两条手臂和双腿仿佛在不断的长长,时而如飞龙在天,时而似巨蟒翻身,秦轩高接抵挡忙的不亦乐乎,眼看着被逼入大殿死角,退无可退。

  此时两人已离开一僧一道有些距离,秦轩迅速扫了眼后殿情形,借着高瘦老者一拳之势急速后跃,几乎贴在了墙壁之上,反手拔出背后天元剑,劲气涌入,大喝一声,腾身而起,银光闪烁,一剑斩向本要追击、却见秦轩拔剑稍一愣神的高瘦老者。

  高瘦老者青芒包裹右拳,后撤半步,挥拳迎向天元剑,似并未把这柄暖玉般的长剑放在眼里,不曾想自信满满的拳头上的罡气瞬间就被天元剑给切割开来,高瘦老者来不及彻底收回的拳头立即被天元剑吞吐剑芒的剑锋划出一道血痕。

  “神兵!”高瘦老者急忙后撤几步,察看右拳伤势,望向秦轩再次杀来的天元剑,脸色凝重的脱口说道。

  秦轩哪里有空闲与他废话,身似风沙漫舞,剑若流沙涌动,一人一剑如龙如蛇,把个先前占尽优势的高瘦老者困在剑光之中,形势瞬息逆转,立刻换做高瘦老者高接抵挡忙的不亦乐乎,秦轩却是不给高瘦老者一丝喘息机会,一剑在手天下我有,高瘦老者的护体罡气根本挡不住剑芒,鼓涨的黑袍上被划开的口子越来越多,被护体罡气撑的也越来越大,连白色中衣也没能逃过剑芒,已隐隐见了殷红血迹。

  高瘦老者此刻心中必定极度后悔没有听从中年道士的劝阻,此时连脱离战斗都是困难,更别说反击,秦轩不仅人快剑更快,仿佛突然之间高出高瘦老者一个境界般,大师傅传授给他的流沙剑法不只是诡异,如流沙般让人寻不到踪迹,更是在劲气运转之下天元剑上隐隐形成一股牵引之力,高瘦老者体内劲气无形中受到吸扯,动作变形,心中更加恐惧,不禁缩手缩脚,一个不慎,躲闪不及被秦轩一剑刺中左肩,劲气已是涌入体内,高瘦老者拼力一击捂住伤处便想遁走,刚刚跃起,便被早有预料、几乎同时跃起、如一缕烟沙躲过高瘦老者拼力一击后反而离高瘦老者更近的秦轩一剑刺中后心,鲜血迸射,摔倒在地。

  “大哥!”服用了药丸的矮胖老者正盘膝打坐,一边恢复伤势一边观察高瘦老者和秦轩的打斗,此时见高瘦老者被一剑刺中要害生死不知,立即大叫一声,急火攻心下,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矮胖老者强自压下伤势,起身便直奔一身血迹、提着剑正走向唐兴公主的秦轩,“啊、啊”大叫着,青芒黯淡的右拳不顾秦轩手中天元剑便当胸砸来。

  秦轩行走间淡淡扫了暴怒的矮胖老者一眼,身形突然加速,闪过拳头,随手一剑抹了已不知躲闪的矮胖老者脖子,看都没看倒地的矮胖老者一眼,在迸溅的鲜血中继续走向唐兴公主。

  “好!好!好!”秦轩刚行至依旧对峙的四人之间,挑起的珠帘内便传出洪亮的叫好之声,随即便有五人相继走出,站立于依旧静静端立的唐兴公主身后,为首之人正是杀了皇帝、软禁公主的梁王朱温,立眉枣目,阔脸方额,鼻下八字髭,下颌短须,身穿暗红袍衫,望向秦轩的目光倒有些赏识:“当初于太学之中倒未曾看出你有这般本事,我儿死的不屈!”

  秦轩没有理会高高在上、对他品头论足的朱温,而是看向其身后的四人,四股强大的力量已然锁定了他。

  左侧两人一男一女,中年模样,都是中等身材,男子身穿血红长袍,一头短发,面色黑里透红,左肩上趴着一只血红蝙蝠,呲着獠牙,女子身穿血红长裙,披散着一头血色长发,风韵犹存的白皙面容被满身血色衬托的格外妖异,左手臂上盘着一条血色小蛇,头探出裙袖吐着金色的信子。

  右侧两人一老者一老妪,都是一身青幽长衫,瘦弱如骷髅,皮肤褶皱似千万年老树的皮,眼睛仿佛窟窿一般,偶尔跳跃出一丝幽冥火焰,一闪即逝。

  “轩哥,你还愿意为誓儿摘下枝头的花儿吗?”就在秦轩打量朱温身后四人、思量对策之时,唐兴公主忽然开口问道,前行几步挡在了挑起的珠帘下。

  “我会为誓儿摘下更多的花儿。”秦轩收回目光,看向平静的有些可怕的唐兴公主。

  “轩哥,你还愿意听誓儿弹奏《春江花月夜》吗?”听了秦轩的话,唐兴公主没有血色的小脸上露出一抹满足的笑意,看着秦轩继续问道。

  “我要带誓儿去青枫浦、去明月楼弹奏《春江花月夜》。”此刻的秦轩眼里只有唐兴公主,任朱温身后的四人再强大,他也要带走誓儿。

  “轩哥,誓儿好想拉着你的手跟你去大漠、去江南!”唐兴公主脸上的笑意更浓,似乎说到了开心处,不待秦轩回答继续说道:“来生誓儿一定要做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子,轩哥,你一定要记得找到誓儿,誓儿会把心留给你,好让轩哥找到誓儿。”

  听着唐兴公主越来越不对劲的话语,秦轩正要说些什么,却见唐兴公主右手上已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话音刚落,竟是以极快的速度猛的刺向心脏,一抹嫣红如绣女在缟素上瞬间绣出的鲜红花朵,唐兴公主望着秦轩含笑倒在了挑起的珠帘下。

  “誓儿!”秦轩心痛的惊呼一声,不顾环视的众多高手,腾身而起直奔誓儿飞掠而去。

  “公主!”

  “幽冥左使,住手!”

  “轩儿小心!”

  随着犹怜的惊呼声和后殿外两道急切的呼喊声响起,就在秦轩腾身而起、极速飞掠向唐兴公主的刹那,从朱温身后右侧疾速飞掠出一道幽冥寒芒,直奔空中的秦轩。

  此时秦轩的心神全部在唐兴公主身上,并未撑起护体罡气,那道寒芒也是太快、太诡异,秦轩听到喊声刚有所觉,寒芒便已悄无声息的没入他的丹田,瞬间,秦轩只觉全身劲气尽失,长剑落地,身体如断线的风筝跌落在挑起的珠帘外。

  而与此同时,从后殿外极速飞掠来两人,一老者一壮汉,老者穿着破旧的灰色僧袍,却留着一头乱糟糟的短发,身形直接落在秦轩身边,急忙抓起秦轩手腕探查起来。

  壮汉身着青色胡服,却是光头,提着一把短刀,落在秦轩身前,一脸怒气的望着朱温身后右侧的老妪破口大骂:“老鬼婆!竟用幽冥针对付一个小辈,你也配称为前辈高人!”

  被胡服壮汉骂做“老鬼婆”的老妪却是一声不吭,脸上的褶皱动都未曾动一下,似乎壮汉骂的不是她,而是旁人。

  犹怜此时才跑过来抱起已是满身鲜血的公主埋头痛哭,朱温倒是没有管犹怜,只是看着唐兴公主一脸的惋惜,被僧袍老者喂食一颗药丸的秦轩想挣扎着起来去唐兴公主身边,却是毫无力气,他已感觉不到丹田的存在,一身的劲气也已没了踪影,仿佛已没有了身体,老者一脸凝重的把秦轩扶正端坐,低沉说道:“运转天尘诀!”

  就在此时,内殿外突然传来了厮杀之声,声音迅速接近内殿,越来越激烈,而在这厮杀声响起不久,又有三人飞掠进内殿,为首的正是月鹰云,身后是两个胡服老妪,紧随月鹰云落在了秦轩身旁。

  “秦公子怎么了?!”月鹰云见盘坐着的秦轩紧闭双目、面色惨白、一头虚汗,便焦急询问守护在秦轩身旁的僧袍老者。

  “轩儿中了幽冥针。”僧袍老者望着被胡服壮汉叫做“老鬼婆”的老妪说道,僧袍已是鼓涨而起,似随时准备动手。

  “啊!幽冥教!”月鹰云顺着僧袍老者的目光望去,看到青幽长衫老妪后便上前一步说道:“可是幽冥左使?我愿用月华珠交换取出幽冥针的方法。”

  “我倒是想要月华珠,可惜幽冥针只有教主方能取出。”青幽长衫老妪很是遗憾的说道,似乎很在意月华珠,声音就像经过了整个大漠所有沙子的摩擦。

  “鬼教主在哪?”月鹰云立刻急切问道,目光随即望向朱温身后的其他三人。

  “不用找了,教主在积石山。”青幽长衫老妪满是褶皱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不屑,似乎在说教主在也不会为秦轩取出幽冥针。

  “哼!”月鹰云愤恨的瞪了老妪一眼,转头看向僧袍老者,老者的僧袍依旧鼓涨着,但却没有急于动手,似在等待着什么,也没有再对月鹰云说些什么,月鹰云又期盼的望向随她进来的两个老妪,却只是得到了两人的摇头,月鹰云极度失望的看着盘坐的秦轩,妩媚的眸子里已是涌起泪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