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之侠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饮马渡秋水

武之侠天下 晏小雨 3055 2019.02.02 06:52

  秦轩在马上回头望着掌天山中猎猎飘摆的青龙大旗,更加坚定了心中信念,只有自己强大,这些卢龙军将士才会少伤亡,才不会让父亲和誓儿白死,他一定要带领将士们闯出一片天地。

  从掌天山去成都府要过鹿头关,进入绵州境内,四人于午时赶到涪江边,却是没有渡船,雨若寒前去联系,说是傍晚才有,四人便在巴西城中暂歇,准备傍晚渡江。

  这一路行来,秦轩每时每刻都在修炼,即使在马上也要演练招式,之前又有化武境的感悟,招式更加纯熟,虽然感知并没有增长多少,但是突破外武的意之境、势之境还是轻松,意和势两境便是以形之境为基础将武者的感知引向体外,秦轩倒有点反之而行,先有感知再修炼外武三境,再将天尘诀星图散出体外,已是内武之境,只是星图有些薄弱,如一层单衣,并没有增厚,这应与穴位星辰有关。

  武者修炼到内武之境,不止是穴位增多,每个穴位也会在劲气的不断积累中增强,以便储存更多的劲气,可秦轩天尘诀星图中的穴位通过这几个月的修炼却没有什么变化,不再增多也没有增强,丹田也没有任何动静,大概等他将身体开辟成丹田之时,星图中的穴位才会增强吧,秦轩思量一番,再次炼化起厉鬼来。

  厉鬼甚是顽强,在冰火剑典星图的冰火两重天的熬炼中,非但没有变弱,反而有强大的趋势,却并没有吸收冰火剑典星图中的劲气,秦轩放慢了劲气的运行,仔细观察厉鬼的变化。

  鬼火的确在冰火剑典的两种劲气熬炼下消耗着力量,秦轩忽快忽慢的变化着劲气的运行,意识包围厉鬼,渐渐的终于发现了问题,原来厉鬼在从他的身体里汲取阴寒之气补充自己,秦轩却是无法将之切断,阴寒之气来自于他的身体,同根同源,厉鬼又占据他身体多时,直到此刻秦轩也并没有完全掌控自己的身体,要不也不会迟迟开辟不出丹田。

  难道要等厉鬼将他体内的阴寒之气吸尽?可是身体内的阴气怎会断绝!秦轩无奈的叹息一声,只能慢慢炼化了,他现在也没有办法让冰火剑典的星图再次强大。

  临近傍晚,四人前往江边,四条小船已经备好,每条可容纳一人一马,四人牵马上船,在还算平静的江面上向对岸驶去,行至江心,天色已黑,正自欣赏江上秋色的秦轩突然听见雨若寒一声娇斥:“武州五鬼,滚出来!”

  秦轩急忙望去,只见雨若寒已经跃身而起,拔剑将进水的小船劈成无数块木板,船家和马匹瞬间落水,雨若寒踩着木板直奔他而来,秦轩急忙将天尘诀星图散出体外,劲气运转脚下,此时小船也已进水,剧烈摇晃起来,船家和马匹都跌落水中,秦轩也是跃身而起,凝聚秋霜切玉剑将小船劈成无数块木板,准备救援小棋和月青。

  “走,上岸!”雨若寒见秦轩没事,而小棋和月青也已学着两人的样子劈碎小船,正踏木板而行,便招呼三人向对岸飞掠。

  内武境武者将劲气凝聚于双脚,可借助木板在水面上疾行而不会坠落水中,此处的涪江并不宽,四人很快跃上对岸,而五鬼也从江中跃出,追上岸来,四人这才知道,午时没有渡船是五鬼搞的鬼。

  “秦轩留活口,其他人生死不论,速速动手!”高瘦的病鬼话音一落,直接冲向了雨若寒,矮胖的酒鬼随后也冲了上去。

  “小娘子,我们玩玩!”阴柔的色鬼挑上了小棋,扭捏着便走上前去。

  “你的对手是我!”秦轩上前拦住了色鬼,这家伙专吸女子阴气,秦轩必须选色鬼。

  月青赤手空拳迎上高大的赌鬼,小棋舞动双刀对上矮瘦的穷鬼,九人便在这涪江边的石岸上杀在了一处,那四位船家水性都不错,不仅自己游上了岸,还把马匹都牵了上来,远远的躲着,并没有逃掉,似在等厮杀结束好要船钱。

  五鬼依旧是身穿紧身黑衣,蒙着面,秦轩甩掉裘氅,并没有立即使用秋霜切玉剑,这是他恢复功力后第一次对战,对手还是诡异的化武境色鬼,秦轩要保存劲气,必须一击得手。

  色鬼也不急,一招一式谨慎的寻找着机会等着吸秦轩的阴气,也没有用言语挑衅秦轩,想是知道秦轩也曾是化武境高手,此时功力恢复,不知达到什么程度,色鬼还要摸摸情况。

  月青虽赤手空拳,只有内武之境,却是与高大的赌鬼战了个旗鼓相当,不仅身法诡异莫测,似乎还有暗器不时射出,让赌鬼防不胜防。

  小棋这边就险象环生了,毕竟只是初到内武境,在穷鬼暗金色劲气的凶猛攻击下身法凝滞,多亏月青不时的射出暗器救助,否则小棋恐怕早已遭了穷鬼毒手。

  秦轩时刻关注着几人情况,见小棋危险不免着急,躲过色鬼包裹着灰白劲气的拳头,右手食、中二指凝聚秋霜切玉剑,猛然斩向色鬼脖子,色鬼吓的立刻施展诡异身法躲避开来,秦轩不禁暗叹一声,自己的体内没有劲气跟不上天尘诀星图的节奏,要不这一剑定会伤到色鬼。

  色鬼终于探明秦轩此时的武道修为,再不留手,包裹灰白劲气的双拳专攻秦轩腰部,只是不敢碰触秋霜切玉剑,秦轩担心小棋,却又一时拿不下色鬼,不禁更加焦急,劲气在天尘诀星图中运转的愈加快速,把冰火剑典的星图也带动起来,这一下便分了秦轩的心神,一个不慎左腰中了色鬼一拳,色鬼的灰白劲气立刻便要冲入秦轩体内吸取阴气,被天尘诀星图内劲气阻挡,却不想异变陡生,冰火剑典星图包裹的厉鬼猛然生出一股极强吸力,将色鬼的拳头牢牢吸在秦轩左腰,色鬼体内的极阴劲气井喷般迅速涌入秦轩体内,秦轩的秋霜切玉剑此时已然杀到,色鬼拳头被吸无法脱身,只能用另一个拳头抵挡,被秦轩一剑斩断,秋霜切玉剑余势不减,“唰”,切掉了色鬼躲闪不及的一半脖子,而色鬼的极阴劲气依然狂涌进秦轩体内。

  色鬼快速干瘪的身体拖在地上已是死透,脑袋连着半拉脖子耷拉着,一只拳头挂在秦轩左腰上,两人保持着这个诡异的姿势呆立当场。

  秦轩的心神此刻全部被厉鬼牵引进了脑海之中,两个星图运转的越来越快,而厉鬼得到色鬼极阴劲气的补充力量暴涨,似要挣脱冰火剑典星图的束缚,秦轩此时也不敢停下两个星图,傻了般看着脑海里的变化。

  鬼火越烧越旺,一股无形的能量将冰火剑典的星图撑起,星图上的两条虚线和穴位星辰光芒璀璨,劲气消耗的极快,眼看着天尘诀星图劲气已来不及补充,秦轩此时才如梦初醒般想挥剑斩断色鬼还挂在他腰上的手臂,切断厉鬼的力量来源,就在此时鬼火猛然爆裂了开来,一股狂暴的能量冲击着冰火剑典的星图,秦轩只感觉自己极度晕眩,再也做不出任何举动,只好紧闭双目等待这一切结束。

  色鬼的手臂终于掉落了下来,身体已是皮包骨头,连骨头甚至都酥软了,秦轩依然紧闭着双目,右手指尖的秋霜切玉剑已经消失。

  秦轩的脑海里出现了一道虚影,身披冰火剑典星图,就像之前的天尘诀星图一般,鬼火已彻底消失,秦轩将意识沉浸,已感觉不到一丝厉鬼的力量。

  “厉鬼是被彻底炼化了吗?”秦轩此时却是无暇细思,劲气运转,再次凝聚秋霜切玉剑,直奔与小棋交战的穷鬼而去。

  秦轩和色鬼这边的突变其实极快,其他四鬼看到色鬼被杀又被吸成人干,秦轩只是稍一愣神便提着剑杀向了穷鬼,病鬼见此情形立刻与酒鬼合力逼退雨若寒,高呼道:“撤!”

  穷鬼和赌鬼立刻退出战斗,跟随病鬼和酒鬼跃入江中逃走,四人都没有追赶,聚在一起,雨若寒看了眼已变成人干的色鬼问秦轩:“厉鬼吸食了色鬼的极阴之气?”

  “是,厉鬼也被炼化了。”秦轩收起秋霜切玉剑,平静的说道。

  “炼化了?!”雨若寒有些惊讶,既然吸食了极阴之气,怎么会被炼化?

  “炼化了。”秦轩一时也解释不清,索性就装高冷了。

  雨若寒多给了四位船家一些银两,四人再次上路,武州五鬼难缠,不过总算杀了最是祸害的色鬼,也算出了口郁闷之气。

  过了鹿头关四人直奔成都府,一路上秦轩都在研究冰火剑典星图,天尘诀星图得来的劲气全部被其吞噬,如无底洞一般,秦轩将意识沉浸,也找不出所以然来,索性便运转天尘诀,任由其吞噬劲气,而冰火剑典星图似沉睡了一般,却不再运转,似正在酝酿着什么,好在厉鬼已被炼化,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危险,只是没有融合厉鬼,秦轩不免有些遗憾,也许冰火剑典星图吞噬了足够劲气后会有什么变化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