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之侠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把酒话桑麻

武之侠天下 晏小雨 3082 2019.02.11 07:05

  一条清澈的小溪从村中蜿蜒而去,一颗颗垂柳矗立于小溪边,一间间木屋错落在垂柳下,与其说是小溪从村子经过,不如说村子依小溪而建,雪花飘落,便融化在小溪中,融化在松软的泥土里,只有垂柳上能留住几片,又随风飘落,让秦轩看出一丝冬的韵味。

  杀气困扰着秦轩,让他杀意浓烈,但天尘诀星图的突破让他欣喜不已,不仅是穴位星辰壮大了近一倍,将近一天一夜的修炼让星图中的穴位星辰多了十分之一,此时天尘诀星图散出体外不再是一件薄薄的蝉衣,而是一件铠甲,而且是一件充满杀气的铠甲,再布置天地微尘大阵已不需要特意杀戮,可直接凝聚,这样秦轩去血魔谷又增添了底气。

  秦轩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压下心中杀意,这才返回钱姓老者的家,老者的孙子正等着秦轩,说是钱老要请他喝一杯,主人家殷勤待客,秦轩倒不好拒绝,便跟随老者的孙子来到后院,酒食已备妥,钱老正坐在火炉旁等候秦轩。

  “钱老,叨扰了。”秦轩迎向钱老正端详他的目光,躬身抱拳一礼。

  “坐吧,让我看看寂真传人的酒量如何!”钱老含笑示意秦轩坐在他的对面,拿起火炉上正温热的酒壶给秦轩斟满杯中酒。

  “钱老,您认识家师?!”秦轩坐在钱老对面,不觉暗自奇怪。

  “我们是酒友,来,先喝一杯。”钱老端起白玉酒杯,示意秦轩端杯,自己先是一饮而尽。

  秦轩饮尽杯中酒,却见钱老正端着空杯,手捻花白胡须,闭着眼,似在品味这一杯酒的滋味。

  “如何?”秦轩刚刚放下白玉酒杯,钱老便睁开双眼,放下酒杯,手捻着胡须拿起酒壶准备为秦轩斟满,边含笑问道。

  “入口绵软醇厚,却不失浓烈辛辣之气。”秦轩赶紧端杯接酒,回答着钱老的问话。

  “此酒是新酿,正是寂真老友最喜之酒,可缓解体内煞气,不曾想没等来寂真,倒是等来了他的弟子。”钱老示意秦轩不必拘束,指着案几上的简单菜肴,让秦轩食用,边继续说道:“不过,你却饮之无甚用处,此酒不解杀气。”

  “钱老,您是怎么看出我体内充满杀气的?”秦轩不禁更加奇怪,这位老者越说越神奇了,他并没有在老者身上感受到劲气的波动。

  “有杀气也不是坏事,要看如何使用。”钱老又端起酒杯,轻轻呷了一口说道:“我是读书之人,并未习武,不过却也会识人之术,能感觉到气息波动。”

  “钱老是从功法上认出我是家师弟子的?”秦轩倒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人,太学中饱读诗书的学老也没有这等能力。

  “天地间大道三千,也有读书人的道,读书人也要汲取天地之气,就如此酒,如何不是天地之气酿造而成。”钱老边说边品着酒,听的秦轩倒是有所领悟。

  钱老开始为秦轩讲起酒的酿造、窖藏,又从酒讲到粮食的播种、打理、收获,渐渐为秦轩展现出一副农家田园画面,秦轩的心情也随着钱老的叙说变的恬淡起来,这些是他从未接触过的,虽懂民以食为天的道理,却是真的不知道农家生活的门道,边听边思索钱老那句天地大道的话。

  “卢龙军如今在何处?”钱老如闲扯家常般说了很多,突然便转了话题。

  “在掌天山。”秦轩回答着这奇怪的问题,没有出言询问。

  “以后有何打算?”钱老再次问道,红润的脸上肃穆起来。

  “想依附蜀王王建。”秦轩再次回道,神情也是端正起来。

  “始皇帝依托秦国遗老贵胄之力罢免吕不韦,掌控大秦,又拉拢六国的遗老贵胄,远交近攻,灭六国统一天下,却又因大兴土木,横征暴敛,致使六国与大秦的遗老贵胄不满,只传二世便亡。”钱老手捻胡须,悠然说道。

  “汉高祖起于乡里,依附项羽称雄,拉拢六国遗老贵胄,孤立项羽,最终夺得天下,非只征战之功。”

  “高祖亦是借助陇右遗老贵胄之力平定天下,传承已近三百载,太宗盛世、武周乱唐、明皇之乱哪一个背后没有那些大宗族的影子。”

  “人以食为天,成就盛世霸业,便需人才,没有土地、钱粮,如何招揽人才,武侯六出祁山而不得志,皆因粮草不足所致。”钱老一席话说的秦轩如在云里雾里,端着酒杯陷入了沉思。

  “蜀王王建素有野心,卢龙军若依附于他,早晚被其吞并。”钱老最后说道,端起酒杯又品起酒来。

  “那要如何做?”秦轩放下酒杯,还是没有明白钱老话中之意。

  “将卢龙军散去天下各处,拉拢那些大宗族,待天下大变,登高一呼,便可得天下!”钱老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重重的放在案几之上。

  秦轩陪钱老一直喝到夜半时分,钱老是上至天文下至地理无所不谈,甚至对武道修行也颇有见地,倒是给秦轩不少启发,秦轩小睡到清晨,起床后却没有见到钱老,说是宿醉未醒,几人吃罢早饭便匆匆上路。

  一路之上秦轩都在回味钱老之言,依附蜀王王建不是长久之计,必须要有自己的地盘,可是在这乱世之中又如何打下能够休养生息的一处基业,将卢龙军将士们散到各处又如何做,思虑间雪却是渐大起来,六人正行至一片山林间,便寻到一处山坳躲避风雪,刚刚安顿下来,就被二十多个分不清是官兵还是盗匪的人包围,要六人交出财物,还要把雨若寒几女带走,秦轩拔剑便杀,雨若寒几人正要动手,却听见一声大喝:“住手,光天化日之下竟敢随意杀人!”

  一名年轻道士在风雪中大步走来,身穿青色道袍,背背长剑,竹簪挽发,长的甚是英俊神朗,大喝间直奔秦轩,被秦轩杀的剩下的十几人迅速散开一旁。

  “臭道士,不要多管闲事!”月青立刻站在秦轩身前,挡住道士去路。

  “道爷我见到了,便不容你随意杀人!”道士甚是硬气,身形一晃便要绕过月青直取秦轩。

  月青哪里肯让道士过去,柳叶刀已然夹在指间,如雪片般切向道士,道士也不拔剑,赤手空拳便把月青逼迫的连连后退,秦轩收起天元剑,欺身而上,挡下道士的攻势,换下月青,也是赤手空拳与道士战在一处。

  月青和小棋却是杀向那群围观的劫匪,转眼间便杀了五六人,剩下的人立刻四散奔逃,两人随即就要追杀,与秦轩对战的道士立即大喝“住手”,情急之下已是拔出长剑,怒目圆睁,便要全力杀退秦轩。

  “道兄可是武当师兄?”一直观战的雨若寒这时上前说道,站在了秦轩身前。

  “你是……”道士依旧持剑瞠目,倒是停住了脚步。

  “剑门雨若寒。”雨若寒抱拳一礼,神色平静。

  “原来是雨师妹,在下武当祁峰。”道士收剑,抱拳还礼。

  “祁师兄误会了,这些人不仅要劫掠财物,还要抓人。”雨若寒皱着眉头,向这位武当道士耐心解释道。

  “雨师妹,那也不能随意杀人啊。”祁峰态度缓和下来,却还是坚持己见。

  “那就等着让他们抢!”贞明气愤的喊道,怒目瞪着祁峰。

  “打跑就是!”祁峰倒没有跟贞明生气,说话之时看向秦轩。

  “不可理喻!”蒙洛拦住还要说什么的贞明,望着祁峰一脸厌烦之色。

  “你就是那个白魔秦轩吧?”祁峰却是冲着秦轩说道,脸色又阴沉下来。

  “我是秦轩,如何?”秦轩望着祁峰有些好笑,这道士是要除魔卫道吗。

  “随我回武当,听凭真人发落!”祁峰说着,便要再次走向秦轩。

  “祁师兄,秦轩所杀之人尽皆该杀!”雨若寒出言拦住道,不觉更皱紧了眉头。

  “何谓该杀?杀人岂能凭一人之喜好!”祁峰义正言辞的说道,还是要带秦轩走。

  “祁师兄,等回到剑门,我把秦轩交给师傅可好?”雨若寒有些头疼的说道,心中不免腹诽,天羽真人怎么收了这么个弟子。

  “也好。”祁峰闻言一愣,却不得不答应下来。

  这一耽搁,雪也小了下来,众人决定继续赶路,祁峰也要去荆州城,雨若寒便让不情愿的蒙洛和贞明同乘一骑,将马匹让与祁峰,这时祁峰倒有些不好意思。

  荆州水路畅通,境内河流湖泊众多,唐肃宗曾将荆州城定为南都,足见荆州的重要和繁华,此时荆南节度使已归附吴王杨渥,正在归州用兵,荆州倒是一片祥和,月青带着众人住进明月酒楼,祁峰也跟了过来。

  祁峰倒是知道明月酒楼,见月青与酒楼中人甚熟,便求助雨若寒帮忙寻人,原来祁峰的师弟孟祯在荆州办事失踪多日,祁峰奉师命下山寻找,却是没有线索无从查起,明月酒楼消息灵通,祁峰自然动了心思,雨若寒倒是不好推脱,带着祁峰来见秦轩,秦轩也没计较之前的不快,答应下来,三人便在房中等待月青归来,却不曾想月青回来后却带来了震惊武林的消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