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之侠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不知造化初

武之侠天下 晏小雨 2118 2019.01.25 08:41

  “以身为丹田,以天地为自身?!”秦轩也随着剑老站立而起,口中喃喃重复着剑老的话。

  “想明白后去见我。”剑老说完信步而去,把陷入深思中的秦轩一人留在了竹屋内。

  丹田是凝炼、提纯劲气之所在,也是劲气与精、气、神融合之处,以身为丹田要怎么做?

  秦轩依旧保持着剑老走时的姿势,脑海里一直思索着剑老留下的那句话,丹田为先天之气所开辟,这也是众多内武境武者无法修炼到化武境的原因,先天之气不足以开辟丹田,终生也只能止步于内武境,如果将先天之气调出丹田,布于周身,也就是把身体开辟成了丹田,可是这得需要多少先天之气?何况此刻先天之气困于丹田之中,他连身体都无法感知,更别说丹田了。

  以天地为身更是无法想象,即使化武境的武者劲气也无法离体,只能引天地之气入体内循环,又如何在体外循环?剑老不会随便敷衍他,那他该怎么做?从丹田中引出先天之气?如何引?厉鬼无法吞噬先天之气,难道要把厉鬼先引出丹田?怎么引?厉鬼喜食蛇类魂魄,继续让它吞噬?喂饱它再阻止其返回丹田?怎么阻止?

  秦轩思索的头痛,抬眼望向竹屋外,此时雾雨已停,阴云散去,日光业已泼洒下来,紫竹林分外明媚娇嫩,秦轩边苦思边走出竹屋,迎着雨后的清馨向水气缭绕的紫竹林中走去。

  紫竹一年四季都在生长而不会凋零,新春之时,嫩芽窜出,老叶便会慢慢枯萎卷缩,当新叶长出,已缩成一团的老叶才会掉落,紫竹便是在这新旧更迭之中渐渐长大。

  破而后立?这四个字忽然闪现在秦轩脑海,他呆呆的望着眼前的紫竹,新芽与老叶正等待着一个轮回。

  对!破而后立!秦轩面现惊喜,急忙往回走去,走了两步却停了下来,他忽然想起自己并不知道剑老的住处,辨明方向,疾步向剑门弟子的住处走去。

  御剑峰上的竹屋分布在四个方向,南面的竹屋给来访的客人居住,东西两侧的竹屋留给剑门弟子居住,秦轩走到东侧,几个弟子正在竹林中练剑,一招一式甚是缓慢,刻意追求着基础的扎实。

  秦轩说明来意,一名年长的男弟子热情的引领秦轩向北面走去,倒是正如秦轩所料,只是不便贸然前往,一直走到临近山崖,热情的男弟子指点给秦轩一间竹屋,便告退而去。

  秦轩在兵器碰撞声中绕过竹屋,两名剑门弟子正在比试,都是身穿青袍,只是胸前刺绣的火焰一朵是红色一朵是蓝色,刺绣红色火焰的男子手持宽阔大剑,势大力沉,招式缓慢,刺绣蓝色火焰的女子手持狭长窄剑,轻灵宛转,招式稍快,两人的比试并不激烈,只是相互印证,剑老正端坐在竹屋前的一张竹桌旁,品着茶仔细观看两人的比试,时而指点一二,秦轩没有上前,站在一旁垂手而立。

  “好了,你们下去吧,不要求快,一招一式都要熟悉掌握,勤加练习。”秦轩没等多久,剑老便打发了两名弟子。

  “秦轩拜见剑老。”秦轩走到剑老近前,躬身一礼。

  “你这么快就想明白了?!”剑老一边示意秦轩坐下,一边有些惊讶的问道。

  “剑老说的可是破而后立?”秦轩也没有推辞,坐下后便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不错,正是破而后立!”剑老含笑点头,竟是亲自为秦轩斟了一杯茶水,秦轩赶紧起身道谢。

  “不必拘束。”剑老再次示意秦轩坐好,端起茶杯品了一口继续说道:“造化之初,混沌分阴阳,阴阳化五行,始有天地万物,那时武者直接汲取天地之气为己所用,纵横乾坤,无需开辟丹田。”

  剑老没有直接告诉秦轩怎样做才能破而后立,却是为他慢慢讲述起天地间的演化。

  天地之初,武者的强大非此刻可以想象,已是被后人奉为仙神,那时武者无需修炼自身,而是引气入体,锤炼精、气、神,将自身融于天地之中,呼风唤雨、乘云驾雾,遨游世间、逍遥自在。

  随着生命繁衍,生灵剧增,天地之气逐渐稀薄,武者能够汲取的力量越来越少,只好转求自身,开辟丹田,却是离修炼的真谛越来越远,武道境界也随之跌落。

  “乱世已起,天地也将大变,你正可以此为契机,打破桎梏,寻求先人的境界。”剑老目光灼灼的看着秦轩,神情间充满期望。

  “剑老,我要怎么做?”闻听剑老一席言谈的秦轩此时被剑老看的热血奔流,心神激荡的问道。

  “寒天峰下有一处山谷,里面栖息着无数蛇类,让若寒带你去,引出厉鬼,毁掉丹田。”剑老神情庄重的说道,毁掉丹田便彻底成了寻常之人,甚至连寻常之人都不如,提不起一丝气力,而且凶险异常。

  “好!”秦轩苍白的脸上异常平静,站起身来向剑老深施一礼便要离去。

  “不急。”剑老说着,从怀中拿出一本古旧的书籍递给秦轩:“先把这套剑诀记下,再去不迟。”

  秦轩辞别剑老返回竹屋,立刻拿出了那本剑诀,正是剑门的冰火剑典,里面却是没有文字,只有一张张的图示,一位古稀老者手持一把三尺青锋,一招一式的演练,古怪异常。

  秦轩这一看便是三天,神情专注,连月鹰云进来也没有发现,月鹰云知道秦轩是在剑老的指点下寻求恢复功力的方法,也就没有打扰秦轩,带着小火、小棋和月柔、月落继续漫山闲逛。

  经过这三天的细细揣摩,秦轩终于领悟了那一张张图示,不是招式,而是法决,刻印在脑海里,于冥想中周天运转劲气,再以体内劲气牵引招式,可是却异常的古怪,每一个路径都是紧密并行的两条线路,却又无法融汇一起。

  秦轩放下冰火剑典,略一思忖,想起月鹰云言及的剑门秘辛,终于明白那是冰火两条线路,必须将其融合,方能将冰火剑典修至大成,秦轩暗自摇摇头,不知剑老让他这个废人看冰火剑典是何用意,如今已然记下,那就去还给剑老,也许剑老会告诉他此冰火剑典的用处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