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之侠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怜君如弟兄

武之侠天下 晏小雨 4196 2019.01.02 20:20

  此时已是巳时,春日笼罩,城外的草木在一场大战后又焕发了生机,正慢慢化解着战后的血腥。

  那队人马见秦轩率领近万余铁骑迎来,便在沧州城西门外五里处停了下来,丝毫不惧秦轩和城内兵马的两相夹击,此时探马也已回来禀报秦轩,言道这支人马是晋王李克用的三太保李存勖率领的一万沙陀铁骑,想要进沧州城,秦轩立刻带领兵马前往沙陀军的北侧,竟是要与沧州城呈掎角之势夹击,却见沙陀军中纵马冲出一匹赤红战马,直奔秦轩率领的人马而来,秦轩让尉迟空率领军士们原地等候,自己提枪纵马迎了上去。

  两人在两军之间相遇,秦轩勒住乌骓马,只见赤红战马上端坐着一位金盔金甲的将军,阔脸高鼻,面色红润,重眉似墨,深目如炬,身材甚是魁梧,手持一把亮银戟,秦轩倒是认识,正是沙陀族的镇族至宝虎威亮银戟,那么来人就是三太保李存勖了。

  “来人可是李亚子?”秦轩双龙枪斜指地面,高声喝问道。

  “正是河东李存勖,你可是杀了朱温儿子的秦轩?”李存勖也将虎威亮银戟斜指地面,朗声问道。

  “正是,不知李亚子领兵来我沧州城何事?”秦轩直视李存勖的目光问道,白皙的脸上隐现杀气。

  “没想到你竟得了安敬思的银龙双枪!”李存勖却没有回答秦轩,而是盯着双龙枪说道。

  “……”秦轩有些意外,他倒是知道骁勇的李存孝也用双枪,没想到却无意中被自己得到了神兵,难怪能轻易炼化,不过这李存勖称呼安敬思,显然不再把李存孝当做沙陀李家之人了。

  “本想到沧州城玩玩,既然你回来了,又使了安敬思的兵器,那就大战一场,看看你是否辱没了这银龙双枪的名号!”李存勖说着虎威亮银戟一横,便要催马与秦轩厮杀一番。

  “哥,你要干什么?”月鹰云不知何时从后面纵马飞奔而来,人还未到已经喊了起来。

  “小妹你来了,这小子有没有欺负你啊?”李存勖战意弥漫的大脸上立刻现出温柔之色,倒是让秦轩另眼相看了。

  “哥,你为什么要攻打沧州城?”月鹰云放马来到秦轩身旁,提着双刀怒目李存勖,大有要帮着秦轩厮杀一番的模样。

  “嘿嘿,哥只是路过,马上就走。”李存勖憨笑着对月鹰云说道,竟有些小儿女态,已是颠覆了在秦轩心中善谋骁勇的形象。

  “那还不快走!”月鹰云脸色缓和了下来,跟自己的哥哥撒起娇来。

  “还打吗?”秦轩却是忽然开口问有些踌躇的李存勖,将双龙枪提了起来。

  “哦?你想打?”李存勖立刻兴趣浓厚的看向秦轩,用力握住了虎威亮银戟。

  “我想见识、见识虎威亮银戟的威力!”秦轩丝毫不理会身旁月鹰云小脸上急切的神情,已是双手握紧了双龙枪。

  “正合我意!”李存勖再不废话,也不管月鹰云的劝阻,纵马提戟便杀向秦轩。

  “哥!秦公子!”月鹰云眼看着也已纵马提枪杀出的秦轩,顿时急的大声喊叫起来,两人却是根本不予理会,已经战在了一处。

  马上比拼考较的不止是人的功力,还有人与马的默契,所以自古名将都配好马,所谓人马借势、借力,不说人和马心意相通,也要让马明白自己的动作意图,人也要熟悉马的习惯,这需要朝夕相处培养,交战之时全靠双脚、双腿控制战马,一磕一夹之间可取得出人意料的战果。

  李存勖的赤红战马不次于秦轩的乌骓马,奔行有力、闪转灵活,纵跃之间如山倒、似河奔,带着李存勖和他手中的虎威亮银戟直奔秦轩左胸凶猛扎来。

  虎威亮银戟的枪头上镶嵌着一把月牙短刃,短刃和枪头间有个方孔,可锁兵器,李存勖这一戟借着赤红马奔腾之势势大力沉,在春日温暖的阳光中渗透着森森寒光,秦轩左脚轻磕马腹,乌骓马马头向右微带,双龙枪竖起一个枪头挡开虎威亮银戟,秦轩顺势将另一个枪头当剑,斜刺里斩向李存勖的头颅,李存勖侧闪让开,两马交错各自奔开距离,秦轩先行拨转马头,反身杀向刚刚调转马头的李存勖,双龙枪亦是直刺其左胸,李存勖也如秦轩之前那般,左脚磕马腹,虎威亮银戟竖起以戟尾拨挡开,戟头的月牙短刃斩向秦轩头部,秦轩却是双腿夹住马背,身体坐起,被挡开的双龙枪往怀里一顺,侧身,扬起另一个枪头,点在月牙短刃和戟身的连接处,这次两匹战马却没有跑远,在李存勖的高声叫好中一枪一戟又战在了一处。

  李存勖膂力惊人,虽是内武巅峰实力,打法却大开大合,秦轩已摸化武门槛,招式细腻娴熟、劲气雄厚,两人斗了个旗鼓相当,一时难分上下。

  秦轩的双龙枪若蛟龙出海,似双蛇出洞,拦、拿、扎基本招式如臂指使,将霸王一字摔枪式、七探蛇盘和卧马回身枪演绎的淋漓尽致,枪芒吞吐,既有飞龙在天之气势,又有灵蛇吐信之诡异。

  李存勖的虎威亮银戟如枪扎、如斧劈、如刀砍、如钩锁、如剑刺、如棒砸,一会龙域沧海,一会吞天噬地,一会劈星斩月,一会乱舞春秋,竟是把十八般武艺都融入到一把大戟之中,似龙翔四海,若大漠狂沙,仿佛这小小的沧州已容不下他李存勖一人一马一戟。

  虎威亮银戟也是一件神兵,吞吐的厉芒却是黝黑发亮,这是功法奇特所致,虽雄厚倒是不如秦轩的银芒锋锐,两人体内仿佛有用不尽的劲气,黑银两色厉芒似两颗极速掠过的流星划破虚空的轨迹,把这一方天地彻底笼罩。

  两人直从巳时杀到未时,枪、戟相交如双龙肉搏,厉芒闪耀似流星疾掠,直战至两匹战马都已承受不住方才作罢,遥遥相望间不禁都是开怀大笑,李存勖依旧战意蒸腾的高声说道:“你我当为兄弟!待我从幽州回返再战如何?”

  “就依李亚子所言!”秦轩横枪立马抱拳说道,也是为能结交此人而高兴。

  李存勖大笑着冲月鹰云伸出一个大拇指便返回军中,不再耽搁,率领大军直奔幽州而去,秦轩带领人马返回沧州城,算是暂时解了沧州之危。

  尉迟青自然要大摆宴席犒劳众人,不仅打退了幽州军,还逼走了沙陀军,尉迟青只觉轻松了不少,更是为大帅秦北炎有如此骄子高兴,沧州城的将士们也都对秦轩另眼相看,尤其是卢龙军将士,之前跟随秦轩偷袭幽州军只是服从前将军尉迟青的命令,也是抱着看看这位去长安城求学五载、身为大师傅亲传弟子的卢龙军少帅实力如何的想法,毕竟是天子脚下的太学,不知是否习得真本事,没想到秦轩身先士卒、勇不可当,而且只凭一己之力便杀退了河东李存勖的虎狼之师,这些身经百战的卢龙军桀骜将士们已是服气,隐隐已把秦轩当做卢龙军大帅秦北炎的继任者,此时相见都是尊敬非常,一声“少帅”的称呼已是发自肺腑。

  秦轩并没有参与军中事务,整日里待在帅府勤修功法,时常向有了闲暇的尉迟青请教统兵、战阵之道,也偶尔与尉迟空去校场切磋一番,倒是成全了小火。

  尉迟空和小火都是直率性情,年龄相仿的两人迅速打的火热,时常切磋比试,成了横海军校场的一大看点,小火依旧是一个快字,尉迟空天生蛮力、皮糙肉厚,两人经常杀的难解难分,倒是带起了将士们习武的热情,而小火的射术更是吸引了更多的将士。

  秦轩也是这时才注意到了小火的弓,竟是一把漆黑的短弓,因箭是旋转射出,射程竟不逊色长弓,尉迟空几乎成了小火的射术弟子,也有很多的将士来观摩学习。

  小棋成了帅府的丫鬟头,带着月鹰云的两个侍女把帅府内的一切都打理的井井有条,秦轩彻底成了闲人一个,一边修炼一边等待父亲消息,这日戌时倒是等来了久候之人。

  “秦公子的耐性真是好啊!”月鹰云一见面就来了这么一句,秦轩让进房中,亲自端上茶水,只说了句“请坐”,便端坐一旁,用深邃的眼眸看着一身紫裙的月鹰云。

  “我要是不来你就不打算问了吗?”月鹰云端起白玉茶盏,小口微张,红唇轻碰,妩媚的眸子带着笑意迎向秦轩不客气的目光。

  “如果郡主不想说,我问也是白问。”秦轩神态清淡,声音也是平和的如窗外的夜色,月鹰云是皇上亲封的郡主,秦轩曾听唐兴公主提起过。

  “我最初结识你来沧州的目的是为卢龙军。”月鹰云放下茶盏,含了含红唇轻声说道,直白的倒是让秦轩一愣。

  “那现在呢?”秦轩等了会却没了下文,只好开口问道。

  “为卢龙军也为你。”月鹰云此刻说出此话却没有一丝小女儿的羞涩,反而本就妩媚的眸子更加的魅惑动人。

  “幽州城门之事是郡主的安排吗?”秦轩皱了下眉头,如此妩媚的眸子不能不让人心动,何况是少壮的秦轩。

  “我为公子安排在城外,却不想刘守光那个蠢货帮了忙。”月鹰云嘴角露出得意的笑意,妩媚的眸子里泛起了波光,连同接下来的话语一起涤荡着秦轩的心:“公子的样貌变化真是大呢,差点认不出了,公子比长安时好看了许多呢!”

  “那郡主接下来要怎么做?”秦轩赶紧问道,心道这种狐媚女子还是少接触的好。

  “你我两家联合,共保大唐,再撑起一个盛世!”月鹰云说话时竟是如男子般向长安方向抱拳拱手,脸色也肃穆了几分,但看在秦轩眼里却只是于妩媚间增添了一份飒爽,依旧透着妖气。

  “沧州实力孱弱,恐怕要让晋王失望了。”秦轩不禁暗自感叹,连沙陀人都要保大唐,可是真正的唐人在做什么,只顾着自己抢地盘,争权夺势。

  “得卢龙军者得天下,公子又何必糊弄我一个小女子呢!”月鹰云倒是位合格的说客,于和风细雨间同秦轩商谈着天下大事。

  “此事自当有我父与晋王相商,我同郡主既不是朝廷官员,又不是军中统帅,就不要参与了吧。”秦轩立即止住了话题,与虎谋皮的事没有人会愿意做,李克用也是枭雄一个。

  “也好,那就说说你我的事。”月鹰云妩媚一笑,也不在意秦轩的推脱。

  “你我什么事?”秦轩一愣,他什么时候跟这狐媚女子扯上关系了,怎么说也是萍水相逢吧。

  “自然是你我的终身大事,你同意了我就可以回禀父王了。”月鹰云难得的小脸上显露了一抹绯红,妩媚的眸光如水,躲闪着秦轩惊骇的目光。

  秦轩半天未语,他是听说过塞外女子皆大胆泼辣,不尊礼法,但也没想到月鹰云竟然连终身这种大事也会自己当面提出来,即使他秦轩也不会这样跟一个女子直接说吧,不觉间更给月鹰云打上了要远离的记号,思忖间誓儿淡雅的神情忽然涌入脑海,一颦一笑间牵动着秦轩的心弦,想必誓儿也已在东都洛阳吧,不知朱温会对公主怎样。

  “你一个堂堂男儿还这么忸怩吗?”月鹰云见秦轩低头沉思,半天不言语,不免催促起来。

  “我已有了意中之人。”秦轩抬头说道,神情间已是恢复了平静。

  “是唐兴公主吧,我不在意的。”月鹰云端起茶盏低垂下螓首,红唇微沾,不让秦轩看到她眸中出现的一抹凄然。

  “你是怎么得知的?!”秦轩再次愕然,这女子怎么对他的一切都似了如指掌般。

  “你二人在长安城中形影不离,只怕天下人尽知了,我如何不能知!”月鹰云有些气愤的放下茶盏,响动有些大,不觉后悔起来。

  长安城是天子脚下,世人自然关注,倒是秦轩没有想到这一层,不过这却是更坚定了秦轩对誓儿的情意,既然被天下人认定了此事,而两人又有情意,秦轩就更不能辜负了唐兴公主。

  可是不管秦轩怎么推脱,月鹰云就是嫁定了他,临走之时更是留下了一把精致的匕首,说是定情之物,也没有向秦轩讨要回礼,直接离开了房间,秦轩独自看着那把匕首,不免苦笑摇头,塞外女子的定情之物都这么独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