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之侠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花重锦宫城

武之侠天下 晏小雨 3266 2019.02.03 06:58

  秋雨绵绵,雾气蒙蒙,路面的青石板上似凝聚着一颗颗露珠,虽有些像雨若寒般的清冷,但湿润的感觉让习惯了北方干燥的秦轩体味到了天府之国的舒适,仿佛从军营中走进了闺阁,到处是软玉清香,一丝丝温润的水气都随着天尘诀的运转浸入体内,秦轩不禁想起了长安城的舞乐坊,这整座锦宫城便是一个花团锦簇的舞乐坊。

  四人在月青的引领下住进了月氏的明月酒楼,安排在后院休息,雨若寒稍事歇息便匆匆离去,月青在酒楼内忙碌了一圈,便给秦轩带来了不少消息,王师范在朱温逼迫下举族西迁,任河阳节度使,朱温诛杀先皇诸子和满朝文武大臣,吴王杨行密击退朱温南进兵马,随后杨行密又与吴越王钱镠兵戈相向,九月吴王杨行密病亡,其子杨渥继吴王位,归义军节度使张承奉自立,称白衣天子,国号西汉金山。

  秦轩静静听着月青述说的这些消息,半晌无语,月鹰云这是要让他运筹帷幄吗,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与现在的他又有何干。

  秦轩打发了月青,平定被弄乱的心神,继续运转天尘诀,冰火剑典星图包裹着的虚影依旧吞噬着劲气,似永远无法填满一般,而且还让秦轩摸不着一丝痕迹,仿佛那里是无尽的虚空,浩渺的已无法探寻。

  雨若寒直到次日黎明时分才返回酒楼,独自在院中徘徊,似遇到了什么难事,蛾眉紧锁,此时缠绵一夜的秋雨已停,秦轩修炼结束走出房间时,正看到雨若寒心事重重的模样,便开口问道:“没有接到人吗?”

  “我要接的人被蜀王王建软禁了,有两个化武境的高手。”雨若寒依旧紧锁着眉头,看了秦轩一眼又低头沉思起来。

  “什么时候救人?”秦轩立刻问道,两个化武境的高手还挡不住他们吧。

  “我在想救人之后怎么离开成都府城。”雨若寒抬头再次看向秦轩,眸中露出一丝感激之色。

  “我去安排。”月青忽然走出房间对秦轩说道,说完直接离开了后院。

  “安排什么?”雨若寒对月青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一时没反应过来,疑惑的问秦轩道。

  “安排我们救人后离开成都府城。”秦轩微笑说道,通过这段时日的接触,秦轩倒是有些了解月青,这是一位干练的女子,只要是与秦轩有关的事她便会去做,而且从不说废话。

  小半个时辰后月青回到后院,说是出城之事已安排妥当,救人之后自有人接应,雨若寒立刻带着三人离开明月酒楼,渐渐远离热闹街巷,走入一片深宅大院间,行人稀少起来,又转过两条街巷,已是没有行人,雨若寒在一个紧闭的漆黑大门前停了下来,回身对秦轩三人说道:“你们在此等候,我进去救人。”

  “我跟你一起去,让小棋和月青在外面接应。”秦轩立刻说道,跟随雨若寒从大门旁的院墙翻入院中。

  这是一处两进的院子,前院并没有人,后面是三间正房,东西各两间厢房,院子里也没有人,秦轩便跟随雨若寒于白日里大摇大摆的向正房走去,居然无人出来拦阻,直至快走到正中的那间正房门前,左右两间正房中才各走出一人,两位中年道士,一男一女,男道士头戴道冠,女道士头戴混元巾,蓝色道袍已洗的发白,背背长剑,倒是气势不凡。

  “二位留步。”男道士只是一晃身形,便挡在了秦轩和雨若寒的身前:“此处乃私人宅院,二位还是请回吧。”

  “我要带南诏公主走,青云子,你还是让开吧。”雨若寒已是拔剑在手,白裙飘摆,气势顿起。

  “雨若寒,别以为你是剑仙亲传弟子就没人敢杀你!”与男道士站成掎角之势的女道士开口说道,尚有几分姿色的脸上早已阴沉下来。

  “静玄,出家之人为虎作伥,你还修什么道!”雨若寒眸中已凝聚寒霜,长剑不禁握的紧了些。

  “青云子师兄,少跟他们呈口舌之利,动手吧!”女道士看着雨若寒冰冷的样子不禁恼怒,道袍鼓涨,蓄势待发。

  “一人一个。”秦轩早就想动手了,既然要救人便快刀斩乱麻,哪需要废话,天尘诀运转,双拳凝聚青蒙蒙劲气,直取对面的男道士。

  雨若寒想要阻止已是来不及,青云子比静玄略高一线,雨若寒本想让秦轩对付静玄,此时只好提剑与已杀上来的静玄战在一处。

  鬼火被炼化后,天尘诀星图中的劲气无时无刻不被冰火剑典星图包裹的虚影吸食,秦轩必须速战速决,面对一位化武境的道士实在是消耗不起。

  青云子并未拔出背后长剑,见秦轩只是双拳上凝聚劲气,衣袍并未鼓涨,以为秦轩只是化武初期境界,加之斗笠下秦轩年轻的面容,便有些轻视,劲气遍布周身,双拳上包裹一层幽蓝色劲气,道袍猎猎作响,气势十足,如一位世外高人一般。

  秦轩有了与色鬼对战的经验,没有立即使用颇消耗劲气的秋霜切玉剑,把没有一丝劲气的身体彻底交给天尘诀星图,忘掉一切身法、招式,只是运转天尘诀,把自己变成了一团烟沙,笼罩住青云子,越来越飘忽不定,越来越鬼魅难觅,青云子拳拳都落在虚处,越打越是心惊,根本无法想象有人能把身法练的如幻影、把招式练的如此诡异,急忙虚晃一招抽出背后长剑,幽蓝色劲气流转,长剑仿佛透明了一般,气势也随之大涨,剑招大开大合,剑芒吞吐,把自己身周布下一片星光大阵,逼迫的秦轩不断后撤。

  秦轩心中暗叹,厉鬼被炼化了也不放过他,天尘诀运转的越快,冰火剑典星图包裹的虚影吞噬的越厉害,在青云子长剑的逼迫下劲气根本不够用,此时别说进攻了,防御躲避都是捉襟见肘,虚影简直就是青云子的同伙,秦轩暗暗思量,只好孤注一掷了。

  游斗片刻,秦轩瞅准机会,卖个破绽,躲过青云子长剑的直刺,闪到左侧,右手双指并剑,疾点青云子左肩,青云子身体轻扭,迅速回撤刺空的长剑,削向秦轩指剑。

  正是此刻,就在长剑要削中秦轩指剑的刹那,秦轩右手微微后缩、下落,秋霜切玉剑瞬间凝聚,由下而上猛的迎向青云子长剑,“唰”,长剑如豆腐般被削断,就在青云子愣神的瞬间,秦轩强行提聚劲气跃身而起、欺身而上,扬起的秋霜切玉剑极速下斩,在青云子惊恐的目光中,自己的脑袋从右耳处到左腮被切掉了一半,鲜血迸溅,没有眼睛的身体兀自拿着半截长剑站立着。

  静玄背后的长剑并非神兵,大概是为了撑门面,赤手空拳同手持长剑的雨若寒游斗,渐渐落入下风,只有防守的份。

  秦轩斩杀了青云子,却没有立刻去帮雨若寒,他的身体里又出了问题,冰火剑典星图从脑海里消失了,就在他强行提聚劲气斩杀青云子的瞬间,秦轩脑海里光芒急剧闪耀,冰火剑典星图就此消失,秦轩正要沉浸意识搜寻,只听见静玄厉声说道:“你竟敢杀了青云子,小子,你就等着青石真人的追杀吧。”

  等到秦轩闻声望去之时,静玄已然跃上房顶飞身离去,秦轩心中顿生一股戾气,提聚劲气便要追赶,被雨若寒抬手拦住:“不要追了。”

  雨若寒又看了眼没了半边脑袋、还站在那里流着鲜血的青云子,眉头不觉又皱了起来,倒是没有说什么,直接走进了中间的正房,随即秦轩便听见一声呼喊:“雨姐姐!”

  秦轩走进房间之时,雨若寒正在给被绑在一把椅子上的一位蓝裙少女解开绳子,一个仆人打扮的老妪龟缩在墙角还在不住的颤抖。

  “雨姐姐,我弟弟被他们抓到婆娑山了!”被解开绳子的蓝裙少女边活动着双手边急切的对雨若寒说道,起身时没站稳差点摔倒,被雨若寒一把扶住。

  “你能走吗?”雨若寒察觉到蓝裙少女的异样,关切的问道。

  “我被他们下了软骨散,提不起力气,走路没事。”蓝裙少女有些虚弱的说道,抬脚便要向外走去。

  “等一下。”雨若寒急忙拦住蓝裙少女,回头对秦轩说道:“把月神丹给我一粒。”

  “好。”秦轩答应一声,从怀中掏出白玉小瓶递给雨若寒,蓝裙少女盯着白玉小瓶的眸光中闪烁出一丝惊异一色,月神丹能解软骨散之毒?秦轩暗自思量,软骨散只是让武者提不起劲气,而月神丹却是用来疗伤的,月鹰云并未说过可以解毒。

  “给。”雨若寒从白玉小瓶中倒出一粒月神丹递给蓝裙少女,把白玉小瓶还给秦轩。

  “放在你那里吧,我留着没用。”秦轩没有接,转身便要走出房间。

  “月鹰云千里迢迢的给你送来,我怎能据为已有。”雨若寒酸酸的说道,自己倒没有察觉,把蓝裙少女说的瞪大了眼睛。

  “丹药便是拿来服用的,我服用了那么多火元丹也没跟你客气。”秦轩说完,头也没回便走出了房间。

  雨若寒嘴角不易察觉的露出一丝笑意,把白玉小瓶揣在怀中,没有理会缩在墙角的老妪,从房间角落拿起一把用黄绸包裹的琵琶和一把短刀,扶着蓝裙少女也走出了房间。

  三人走出大门来到街巷之时,一名身穿黑色盔甲的蜀军校尉带着五名军士护卫着一辆马车正等在那里,月青和小棋已在轿厢内,三人也坐进轿厢,五人有些拥挤,好在路程并不长,马车速度很快,过西城门时并没有人盘查,众人顺利离开了锦宫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