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之侠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寒鸦栖复惊

武之侠天下 晏小雨 2496 2019.01.16 14:34

  伏牛山脉多雨水,瀑布、河流众多,山中有许多天然洞穴,众人奔离山沟不久,青老便寻到了一处山洞,风雨交加中正可让众人好好休息一晚。

  山洞足够大,马匹也可避避风雨,山洞内还有很多小洞穴,十名卢龙军将士探查一番,倒是没有什么毒虫猛兽,经过这一天风雨中奔行,众人的衣物都已被打湿,各自寻到隐秘处换好干爽衣物,秦轩和小火已经用车上备好的干柴燃起篝火,山洞内立刻暖意融融,小火便要出去找些野兽打来烤制,却被秦轩拦住,山林中正是疾风劲雨,野兽也都躲藏了,何况小火对这里并不熟悉。

  众人围着篝火吃些干粮,便商议行进路线,此地已属山南东道,明心不再熟悉,而白裙女子雨若寒只了解剑门附近几州情形,出了伏牛山脉便是商州,之后还要经过金州和洋州,才能到达雨若寒熟悉的兴元府,众人最后商定,既然没人熟悉商州到兴元府这段路途,那就走官道,想来朱温也不会派宣武军追他们来山南东、西两道。

  众人商议已定,各自休息,秦轩却是无法入睡,盘膝端坐篝火旁,感知着洞外的疾风劲雨,进入了冥想。

  在马车之中清晰感知到外界后,秦轩便感觉脑海中似乎多了些什么东西,而也正因这次的感知,他现在竟是毫无睡意,原本因为失去劲气而虚弱的身体正发生着奇怪的变化,不受他控制的亢奋着,似有什么东西正在他的身体里苏醒,要接管他的身体,要带着他的精、气、神脱离身体融入天地之中。

  秦轩尽力延伸着感知,山洞外风雨更加强劲凄厉,枯叶飘零,草木凌乱,这深秋末日般的景象仿佛就存在于他的脑海中般清晰,向前落入一个山谷,正是众人进来之处,向左走进一片林地,向右越过一条小溪,向后爬上山洞所在山坡,随后秦轩便如站在了山洞上空,俯瞰着山洞周边的一切,他站立的位置也越来越高,所看到的范围也越来越大,几乎要越过山洞所在山峰,如天神一般。

  终于,感知似到了极限,恍惚间秦轩脑海中的一切瞬间消失,一丝阴寒气息从脑海中涌出,进入小腹,却是比他杀人后的那股阴寒还要强烈,坐在篝火旁的秦轩立刻感觉到浑身极度的寒冷,似到了阴间一般。

  这一定是幽冥针所含的阴魂之气与他体内阴寒气息融合所致,竟是已侵入了秦轩的意识之中,他体内先天之气也无法抗衡,更别提纯阳之气了。

  秦轩缓了口气,就着温暖的篝火陷入沉思之中,既然这股阴魂之气这么强大,还能帮助他去感知外界,那么能不能内视自己的身体呢?或许可以藉此找到幽冥针躲藏之处,秦轩意念沉浸,极力凝聚在自己身体之内,可是,却仿佛他的身体已不存在一般,感知中原本的身体竟然一片虚无,只有空壳,秦轩的感知依旧是向外延伸而去,反复尝试多次都是如此。

  这阴魂之气竟是占据了他的身体!竟连感知都无法做到!如今秦轩不仅失去父亲、失去誓儿,还失去了自己的身体!他现在竟是如一缕残魂般借住在阴魂的身体里,已然无可奈何!

  武者意念强大,尤其是化武境的武者,唤醒先天之气,感知更加细微,虽还无法内视,但即使如秦轩现在这般劲气尽失,也可仅凭意念感知到四肢和躯干的存在,可他此时意念所到之处却是一片虚无!秦轩睁开双眼,望着自己放在腿上的双手,痴傻的发起呆来。

  “小轩,怎么了?”月鹰云不知何时醒来,坐到快要熄灭的篝火旁,边添着干柴边有些莫名的看着秦轩。

  “我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了。”秦轩依旧望着自己的双手,原本深邃的目光空洞的形同呆滞,连声音都仿佛没了生气。

  “啊!?”月鹰云迅速扔掉手中的干柴,一个闪身便抓起了秦轩的右手,两只温热的小手不住的翻弄起来,还稍微用力掐了掐,抬头一脸紧张的问秦轩:“没感觉吗?”

  “有。”秦轩收回空洞的目光,露出苦笑看向月鹰云:“是冥想时感知不到身体了。”

  “嗯?怎么可能!”月鹰云不禁大惊,握着秦轩右手的双手不禁握紧,如果连自己身体都感知不到,那同僵尸又有何区别,也就别指望恢复功力了。

  “你中的是幽冥教鬼教主亲自炼制的幽冥针,又叫噬魂针。”雨若寒不知何时也已醒来,靠坐在远处的洞壁上,在篝火的光芒中若隐若现,说出来的话如声音般让人冰寒。

  “噬魂针!”月鹰云小脸上立刻现出惊恐的神色,似乎这三个字蕴含着极其的恐怖。

  “用幽冥鬼火在极阴之地熬炼厉鬼魂魄七七四十九天,再融入补天石炼制的幽冥针中,不仅吞噬武者劲气,还会吞噬魂魄,把武者变成受人摆布的傀儡。”雨若寒的声音更加冰寒,几乎把正沉睡的众人都惊醒了过来。

  “那怎么办?!”听了雨若寒的话迅速坐起来的小棋立刻紧张问道,一双睁的更大的眸子里已涌起了泪花。

  “不知道,也许师傅他老人家有办法吧。”也许觉得秦轩即将变成幽冥教的傀儡太多凄惨,雨若寒的声音也不那么冰寒了。

  “阿弥陀佛。”明心闭上双眼,双手合什念了句悲天悯人的佛号。

  山洞内随后便死寂一片,只有月鹰云添了干柴的篝火劈啪作响,众人的目光都望向虚无,小棋和几位久经战阵的卢龙军将士已然流下了泪水。

  这时,山洞口忽然透进了天光,似有晨曦要跳跃而来,把篝火的明亮掩映下来,秦轩体内竟传来一股失落情绪,因洞外晴和的天光。

  “吃些东西吧。”秦轩抽回被月鹰云握的更紧的手,露出一丝笑容对众人说道。

  多雨的伏牛山脉难得连着几天的晴和,众人也加快了行程,月鹰云并没有刻意安慰秦轩,只是更加寸步不离,似乎陪伴才是最大的安慰,而秦轩的感知力却是在这晴和的天光下大大缩水。

  这日傍晚时分,众人终于赶到了有“三秦要塞”之称的武关,这座“山水环绕,险阻天成”的昔日雄关,此时也已形同废置,竟无人把守。

  进入武关,便来到了三秦之地,众人住进了武关驿站,没有急着用餐,而是先梳洗起来,在阴雨的山中奔行的这些时日早已让众人浑身湿腻不爽,尤其是几位女子,早盼着赶紧出山到达馆驿客栈,好好梳洗一番。

  秦轩倒没有急于梳洗,而是信步走到雄关前,在傍晚昏暗的光线中,望着书写“三秦要塞”四个大字的雄伟关城,感知不禁再次延伸,一边向关内直道,一边向伏牛山脉,此时他的感知力再次强大起来,随着感知之力的延伸,秦轩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一位巨人,正左手托起西京长安,右手托起东都洛阳,可是在他的感知中,自己的身体却不如此时官道旁的那株小树,也许连这个寒冬都挺不过去。

  忽然,一声凄厉的鸦鸣将秦轩从悲凉的感觉中惊醒,心中不禁更加凄凉,朔风袭来,枯枝颤动,栖息在枝头的寒鸦鸣叫着飞起,换去了另一个枝头栖息,倒是如此时的秦轩一般,连一阵朔风都已是承受不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