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之侠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有女妖且丽

武之侠天下 晏小雨 4172 2018.12.31 19:20

  秦轩三人出幽州城奔行了一个多时辰,原本晴和的天空忽然下起雨来,且有渐大趋势,道路转眼间已是泥泞难行,秦轩察看着下方位,应该到了青云铺附近,离幽州城已有了些距离,便带着两小在路边找了家茶肆避雨休息,而身后的那名女子不知何时打发了商队的大部分人,只带着两个丫头一路跟随秦轩三人也来到了茶肆,竟直接连招呼也不打的要与秦轩三人坐在一桌。

  茶肆中并没有几人,还空余着许多桌位,这就有些故意了,小二自不会管客人闲事,端茶倒水招待客人兀自忙着,秦轩喝着茶只是扫了一眼,也没在意,小火更不会管,自顾喝茶吃着点心,小棋看了眼秦轩如常的神情,便同三人打着招呼,客气让座。

  三女刚刚坐下,秦轩便感觉到一股妖艳的香气迎面扑鼻而来,倒并不浓重,仿佛瞬间来到了牡丹花丛,连一向对其他人不在意的小火也忍不住多看了那名女子两眼,小棋更是被女子的色、香、味吸引,不住暗自偷偷打量。

  三女都是契丹服饰,马匹上悬挂着弓箭和西域特有弯刀,两个侍女俱是一身淡黄襦裙,披着淡黄皮裘披风,竟是生的一模一样,眉眼口鼻间却是唐人柔和相貌,不似契丹人脸型,额、鼻并不凸显,头上梳着双环垂鬓,如小儿总角般,甚是娇俏可爱。

  那名女子身材高挑,着一袭露靴紫裙,外罩纯白皮裘披风,裙领处一抹大红束胸高耸的若隐若现,金黄垂额云钗将一头乌发束起,峨眉如新月弯起,衬的一对丹凤眼更加妩媚,高高的鼻梁挺直,掩映着一张樱桃小口,配上一对略尖的耳朵,竟是有一丝沙陀人的影子,肌肤如圆月清幽光芒下的凝脂,被顾盼的眸光映的似清澈的湖面泛着涟漪,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妖艳的气息。

  “瓠犀发皓齿,双蛾颦翠眉。

  红脸如开莲,素肤若凝脂。

  绰约多逸态,轻盈不自持。

  常矜绝代色,复恃倾城姿。”

  秦轩见到女子妖丽的样貌,不禁想起则天大圣皇帝族孙武平一的《妾薄命》这首诗来,倒是贴切。

  “喂,你叫什么,竟然敢闯幽州城!”妖艳女子点了茶点,便开口直接问还沉浸于诗中的秦轩,一对灵动的眸子毫不掩饰的透射出好奇光亮。

  “刘守光为什么要抓你?”秦轩见了女子长相,已隐隐猜测出城门一幕缘由,财帛动人心,却没有这女子的色诱人。

  “那个好色之徒自然是垂涎本小姐样貌,倒是多亏了你,要不就困在城中了。”女子毫不在意说道,倒还记得秦轩的相助之情。

  “那你还不走,刘守光肯定会追来,这里依旧是幽州地界。”果然被秦轩猜中,倒不忘提醒女子一句,刘守光惦记上的人怎能轻易放过,况且还是在幽州。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那个蠢货现在要抓的可不止是我吧?”女子会笑的双眸冲秦轩妩媚一瞥,端起茶杯轻轻一碰樱桃小口。

  “我是没地方跑,只好该歇便歇了。”秦轩慢慢品着茶,望着茶棚外渐大的雨势,心中倒没有太多担心,刘守光总不会带几千人来抓他们吧,来也没这么快。

  “你们这是要去哪啊?”女子放下茶杯,顺着秦轩的目光也望了眼茶棚外的雨势,装作很是随意的问道。

  “去武清。”秦轩没有直接说出沧州,而是说了两州交界处的武清,还不知道女子是什么来历,自己的行藏还是不要泄露的好。

  “正好同路,那就搭个伴吧。”女子装作很是意外的说道,似乎两人真的是不期而遇。

  秦轩没有搭话,心中却是暗自警觉,如果说幽州城门处是偶遇还说的过去,武清临海,所处偏僻,秦轩特意挑了这么个地方,女子却言说同路,还要一路跟随,穿着契丹人的服饰,却不是契丹人,脱离十几人的商队,不顾危险跑来要跟不知底细的秦轩三人同行,这就不能不让秦轩怀疑女子的身份了。

  半个时辰后雨过天晴,秦轩带着两小继续赶路,也没有招呼女子,女子却带着两个侍女紧紧相随,两伙人顿时变成了一伙人,直奔武清方向而去。

  秦轩只顾着赶路,女子似要攀谈,秦轩却纵马跑的更快,天黑后才找到一个村庄小店投宿,女子豪爽的请秦轩三人喝酒,点了满桌子菜肴,秦轩也没有客气,小火更是大吃特吃,只有小棋对于白食又不道谢有些扭捏,女子倒是没有再问及三人姓名,吃饱喝足各自安歇,一夜稳妥,刘守光派出的人还没有这么快找过来。

  第二天三女却是换了男子装束,两个侍女都是青色短衣的仆人打扮,女子则是紫金簪束发,一身紫袍,活脱脱一位翩翩公子,却依旧带着妖气,小棋偷偷拉了下秦轩衣角,似在问她是否也要换成男装,秦轩含笑摇头,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无需女扮男装。

  经过一天的相处,秦轩也不再刻意回避女子,六人一路如同游山玩水一般,小火没事便在马上舞动齐眉棍,小棋倒是跟两个侍女相熟起来,秦轩也没有阻止,离沧州越来越近,想来也不会再有什么变故,秦轩一颗在外多年的心,早已飞去了思念日久的沧州城。

  再次投宿村庄小店,女子依旧豪气的宴请,吃的小棋更不好意思了,秦轩却坦然自若,小火依旧大吃特吃,半夜时分村外却传来人喊马叫之声,六人赶紧出了小店察看,只见各个路口都已被手持火把的兵士堵住,足有几百人,却不是幽州军,而是附近的团兵,应该是冲着几人来的,似在等待什么人到来,只是围住村子,并没有进小店抓人。

  “跟我杀出去!”秦轩飞身上马,摘下双龙枪合二为一,长枪一抖,直奔村南而去,两小立刻上马紧随,三女也纵马手持弯刀跟了上来。

  村南的路口上有近一百多没有马匹的兵士,看见六人冲过来,立刻组成了刀枪阵,却在六人的冲势下不住的后退,在军官的督促下又不敢向两侧躲开,秦轩双腿一夹马腹,乌骓马立刻纵跃而起,长枪如龙左右横扫,转眼便是放倒了七八人,兵士们再也不顾军官的督促,向两侧散开,秦轩直接杀奔那名躲在后面指挥的军官,那名军官竟是比兵士们跑的还快,转眼间已躲进了路旁的一个小山包后,秦轩也不理会,带着几人迅速冲了出去。

  “我们先向西走,再折返向南,绕过武清城。”跑出一段距离,秦轩同女子商量道,刘守光已经得知了几人去处,肯定要派人追击拦阻。

  “你不是要去武清吗?”女子虽然如此问,神情间却没有一丝诧异,似早知道秦轩不会去武清。

  “现在去武清只能被抓,你还要去?”秦轩倒没有为自己先前的话被戳破尴尬,而是用深邃的目光盯着女子看。

  “我们跟你走啦。”女子露出无奈的表情,妩媚的眸子却是转动着得意,似在说去哪都可以,只要跟着秦轩。

  六人奔行两天,再也没遇到拦阻,到了已临近蓟州的青龙河旁的黄家庄修整了一夜,这才折返向南,已经快到海边了。

  这一带河流纵横、湖泊交汇,湿地遍布,甚至都是芦苇沼泽地,大队人马很难通行,而临近海岸线更是人烟稀少,六人也就放心大胆的一路向南了,不时的欣赏下海边湿地风光,此地又温暖了不少,众多的鸟儿们寻觅着食物,或舒展着羽翅清理,如此情形对于来自大草原的几人还是别有一番滋味。

  可是绕过了武清后秦轩却发现了异常,幽州军在这一带调动频繁,已经接近两州边界了,拦截六人也用不着这般阵仗,难道刘仁恭又要攻打沧州了?秦轩一颗心不禁提了起来。

  六人绕过一座几百人的军营,过潭水到了沧州境内,竟发现依旧有不少幽州军在频繁的调动,秦轩终于确定,刘仁恭已经攻入了沧州。

  “我要马上赶往沧州城,就此别过吧。”秦轩在马上向一路相随的女子抱拳,此时他已是心急如焚。

  “我们也去沧州,一起走了。”女子却对秦轩去沧州城毫不意外,依旧要跟随。

  “沧州恐已有战事,这一路上还不知道要遇到多少幽州军,太过凶险,姑娘还是去别处吧。”秦轩也许要一路杀进沧州城去,自然不愿意带着不知底细的三女。

  “打仗好啊,正好可以去看看热闹,走吧。”女子闻听秦轩提起战事,竟有些小兴奋起来。

  “一旦在大军中冲杀起来,就顾不得三位周全了!”秦轩不禁面现不悦之色,沧州是他的家,女子知道那里有战事竟是不怕事大的要去看热闹。

  “幽州军而已,又不是卢龙军,走吧,正要厮杀一番!”女子竟显露出不下于男儿的豪气,可是那句“卢龙军”却是听的秦轩一愣。

  “幽州军不就是卢龙军吗?姑娘何出此言?”秦轩望着女子,装作很是意外的问道。

  “幽州军自然不是卢龙军,真正的卢龙军就在沧州,要不刘仁恭为何五次三番的要攻打沧州!”女子甚是得意的说道,一双妩媚的眸子不住的打量着秦轩的神情。

  “姑娘不是普通之人吧?”秦轩却是心中一惊,知道这个秘密的可没有几人。

  “到了沧州城自当相告!”女子似乎很满意秦轩的神情,望着远处的幽州军催促道:“快走吧。”

  秦轩最后望了眼女子,不再多言,双脚一磕马镫,向幽州军的空隙间穿插而去。

  因幽州和沧州经常发生战事,秦轩对这一带非常熟悉,经常跟随父亲手下将士察看地形,也总是在沙盘上演练,带着五人没有惊动幽州军,专拣山间林地行进,特意向东部海岸靠近,秦轩一路心中暗暗记下幽州军驻扎、调动情况。

  沧州靠近海岸的东北部都是丘陵林地,并不适合大军行进,只有幽州军巡逻的军士,六人牵着马躲躲藏藏,便拉开了距离,小火紧跟着秦轩,小棋却跟着三女落在了后面,秦轩带着小火刚躲过一队幽州巡逻的军士,便听见后面隐隐传来兵器相交之声,秦轩急忙带着小火向后寻去,行不多久便见四女正被三十多名幽州军士围住,已是厮杀在了一起。

  小火提着齐眉棍便要冲上去厮杀,却被秦轩出言叫住,小火虽不解,也只好陪着秦轩观看起来。

  四女各占一方,小棋中规中矩,只是守住自己一方,两个侍女闪转腾挪,不急不慢的收割着敌人的性命,妖丽女子却是快若一道残影,两柄弯刀更是舞动的如两轮圆月,眨眼间五六名幽州军士便仿佛是被银月光华收取了性命,女子无论是身形还是弯刀都快了小火不止一筹,小火看的甚是兴奋,神情间竟是要与妖丽女子比试一番,秦轩无奈的不住暗自摇头。

  很快三女便清理了所有幽州军士,连逃走的也未放过,小棋一人未杀,倒成了三女的累赘,小棋自己也有些歉意的纠结。

  “怎么样?本姑娘的身手不错吧!”妖丽女子牵着马,小脸傲娇的走到秦轩身边说道,秦轩正要称赞两句,女子却直接走了过去,秦轩只得跟上。

  六人渐渐接近沧州,却被迫在沧州城十里外停了下来,幽州军在此已封堵了沧州城北方的所有通路,一座座千余人的军营连绵交错,几乎没有了空隙。

  “我们只能杀过去了。”秦轩心中稍定,幽州军并没有攻城,只是驻扎在了沧州城北十里外,看来刘仁恭还没有准备好。

  “好啊!”小火立刻把齐眉棍抓在了手里,恨不得马上就冲过去。

  “现在不行,等夜半之时再冲过去。”秦轩看着小火也是无奈,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知战之凶险。

  六人在一处山坳吃喝休息,喂饱马匹,子时一过,便捂住马嘴牵引着向幽州军一处扎在山林旁的营地摸去,此时兵士都已休息,又有林木遮挡,六人很快靠近了军营,出了山林,秦轩翻身上马,提枪便杀入了营中,小火在左、小棋在右紧随,后面是三女,巡逻军士刚刚反应过来,便被秦轩快马挥枪杀了两人,如一道黑色旋风从被惊醒的军营中向沧州城疾奔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