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之侠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黄河入海流

武之侠天下 晏小雨 4123 2019.01.03 20:10

  秦轩在沧州城内等了一月有余,却始终不得父亲音讯,后将军程季鹏回返也只是言及双方对峙,却不愿多谈,言语间多有遮掩,秦轩心中不免狐疑,问及憨厚的程茂也不肯说,便不顾两位将军的再三劝阻,决定前往棣州,去军中一探。

  辞别了尉迟青和程季鹏,秦轩带着两小上路,尉迟青命尉迟空和程茂带领五百兵士押解军需物资随行,月鹰云自然跟随,秦轩也不放心她留在沧州城中,以此女的脾性,别再弄出什么祸事,赶又赶不走,只好一起同行。

  沧州南部都是丘陵林地,道路倒并不难行,秦轩也没有急于赶路,如游览一般照常行进,沿途一片平静,百姓们也没有战时的紧张,照常耕作忙碌,秦轩父亲秦北炎和几位将军把沧州治理的富庶祥和,在这纷乱的河北道倒如世外桃源了。

  “你考虑的怎么样了?”这日安营后月鹰云直接走进秦轩的简易营帐,进来便问了这么一句。

  “考虑什么?”正坐在几案旁观看兵书战策的秦轩不禁一愣,抬头问道,心想怎么一见面就来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当然是你我定亲之事。”月鹰云对秦轩的反应甚是不满的说道,直接跪坐在铺地的毡子上。

  “哦!此种大事还是应徐徐图之。”秦轩无奈,如此逼亲他也只能继续推脱,这种事按常理也不应如此急切,何况他也未曾答应。

  “这么说你答应了?!”月鹰云手扶几案,前倾身子看着秦轩,妖娆的脸上露出喜色。

  “咳,”秦轩差点被茶水呛到,急忙放下茶盏,望着月鹰云咬咬牙,直接搬出唐兴公主说道:“我不能辜负公主!”

  “我是皇上亲封的郡主,想来也不会辱没了唐兴公主的身份。”月鹰云忽然站起身,脸色庄重的说道:“我同你一起去见公主!”

  秦轩望着不等他回话便直接离去的月鹰云,无奈的叹气摇头,这是要以郡主之身嫁与他为妾了!可是他此时心悬父亲、情念誓儿,又如何能答应,况且正值乱世,男儿当建功立业,怎能沉溺儿女私情!

  秦轩曾听闻晋王李克用处事总是出人意料,李存勖也全凭个人喜好而为,如今见识了月鹰云比男子还要豪爽的性情,才知道原来沙陀人尽皆如此,倒是他孤陋寡闻了。

  棣州坐落在黄河岸边,是沧州面向河南道的门户,有黄河河道阻隔,想来平卢军不敢轻易来犯,父亲秦北炎做为沧州统帅不应亲自前往,一定是有秦轩不知道的隐情,想到此处,缓行了几日的秦轩不免催促乌骓马加快了行程,身后的五人不知缘由,也快马跟上,尉迟空和程茂只好催促押送物资的军士赶着车马紧行。

  棣州城门大开,并没有战时的景象,百姓往来闲适,没有丝毫紧张的气氛,秦轩问明帅府所在,直接来到南城卢龙军驻地,让尉迟空和程茂交割军需物资,带着两小和三女去见卫将军蒙羽,父亲秦北炎和左将军罗达及右将军薛子山都已离开了棣州城。

  “羽叔,我父亲呢?”秦轩同蒙羽介绍完众人,便迫不及待的问道。

  蒙羽却是没有回答,而是让军士安排众人休息,直到房中只剩下两人之时,这才开口说道:“主人带领两位将军率三千卢龙军精锐去了东都洛阳。”

  蒙羽自幼在秦府长大,虽为下人,却被秦轩的父亲秦北炎视为兄弟,蒙羽一直以主人称呼秦北炎,即使成为卢龙军卫将军也不曾改口。

  “是要刺杀朱温吗?”秦轩已经猜出了父亲此行的目的,心中更加焦急。

  “主人也是见机行事,毕竟不知圣上安危,不敢贸然起兵。”蒙羽英俊的面庞上现出一丝凝重,值此乱世没人可以置身事外。

  “羽叔,我即刻前往洛阳!”秦轩起身就要走,却被蒙羽给拦了下来。

  “此事原本是要瞒着少主,既然少主已然来到棣州,那就依主人之命行事,主人让少主率领卢龙军深入河南道腹地,将朱温吸引过来,以便主人在洛阳行事。”蒙羽述说着秦北炎留给秦轩的话语,神情间却是更加凝重,似在担心秦轩深入河南道腹地之事。

  “好!我带人直接杀去洛阳城!”秦轩握紧双拳,眼中暴起厉芒。

  “少主不可!”蒙羽赶紧出言相劝:“少主只需搅乱河南道即可,朱温在都畿道屯有重兵,少主切不可轻入!”

  “就依羽叔所言!”秦轩略一沉思,已从激荡的情绪中警醒过来,搅乱了河南道远比杀进洛阳城对父亲更有帮助,何况以沧州这点人马也杀不进洛阳城。

  接下来两人便商议分兵之事,卢龙军此时实际上已有三万余人,但对外只宣称两万,棣州城内还有一万五千横海军,蒙羽交给秦轩两万卢龙军,暂任卢龙军讨逆军总指挥使,并让前将军尉迟青之子尉迟空、左将军罗达之子罗云峰、右将军薛子山之子薛翔、后将军程季鹏之子程茂跟随,四人都在卢龙军中任职校尉,同秦轩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小火、小棋自然相随,月鹰云三女也不能留在棣州城,只好带上,而且月鹰云还要去见唐兴公主,秦轩也劝阻不了。

  商议已定,蒙羽忙碌出兵事项,秦轩则要与幼时玩伴团聚一番,因定于两日后出兵,五人自然要畅饮,便来到棣州城的一处酒楼,薛翔年长做东,边喝边谈离别这几年间各自情形。

  五小中秦轩最瘦最小,程茂胖大憨厚,尉迟空壮实耿直,罗云峰颀长英俊,薛翔年长稳重,程茂和尉迟空都是外武巅峰境界,罗云峰和薛翔是内武境界,饮到酣处,尉迟空便提及秦轩于沧州城退幽州军、战李存勖之事,程茂一旁附和,薛翔和罗云峰虽有耳闻,但并不知道细情,经尉迟空和程茂两人渲染,借着酒意不禁心情激荡起来。

  “小轩,今后我们沧州五小中你就是主帅,我们四兄弟都听你调遣!”薛翔面色通红的说道,其他四人都是点头称是,连一向傲气的罗云峰也是一脸期待的看向秦轩。

  “兄长,我们自家兄弟不分彼此,自当同心协力为大唐效力!”秦轩也是喝的面色红润,因是兄弟相聚,言谈间便没了拘束,他自己倒没有觉察,话语中已是将皇上换做了大唐,酒意正浓间四人也未在意。

  “同心协力也要有个领头的,小轩,就是你了!”尉迟空最不喜什么婉转客套,也不管其他人怎么想,直接敲定了沧州二代五小日后的首脑。

  五人都是喝的大醉,罗云峰借着酒意说出了乱世之中男儿自当作为一番、建功立业的话语,五小闻听更是人人激荡,热血澎湃,似马上便要于千军万马中厮杀一般,小小酒楼已是容纳不下五人。

  五人宿醉一日,蒙羽已将一切安排妥当,令人在北岸准备船只,做出欲过黄河之势,以吸引平卢军注意,秦轩则率领两万卢龙军直奔黄河入海口处的永利,蒙羽已命人在那里准备好了搭建浮桥的船只和木板。

  黄河入海口尽是淤积滩涂之地,极难通行,所以双方都没有在永利陈兵防御,蒙羽早就派人在永利探明了一条可通行之路,用来偷袭平卢军,但时值春夏之交,黄河水暴涨,需要民夫用船只和木板搭建浮桥方能通行。

  秦轩率领人马辰时出发,赶到永利已是未时,秦轩同留守此处的校尉商讨,决定亥时通过这片滩涂之地,先让卢龙军休息,民夫们戌时开始搭建浮桥。

  蒙羽早已在南岸安排了小股人马,只待这边过河之时便动手清除平卢军布下的探子,留守校尉立刻派人过河通知那边动手。

  一切安排妥当,略作修整,五小其他四人都忙着军中事务,小火已彻底跟尉迟空混在一起,小棋同月鹰云三女拾掇临时休息之地,没人理睬的秦轩换了件白袍走出营帐,在民夫们的忙碌中独自向东行去。

  此时夕阳西斜,水鸟们还在河滩上低飞觅食,秦轩迎着和暖的夕阳沿着宛转的河道走去,不觉想起他这一路从长安走来,竟是随着这条古老的大河,不知跨越了多少州郡,如今一直走到了入海之处,大河奔行万里之遥,经历九曲十八弯,终于流入大海,如同游子归家,一路的万马奔腾之势在此已化作了绕指柔,秦轩略有所思的迈上一个小土堆,望着大河奔去的天际尽头,似看见了纳百川的大海,不由的盘膝端坐,运转起天尘诀来。

  一丝丝劲气在全身各处如被从沉睡中唤醒,渐渐似清晨的鸟虫欢快起来,汇聚成一条条沙尘河流,奔行于周身,随着秦轩天尘诀的运转,那一条条沙尘河流逐渐奔涌起来,越来越快,唤醒更多的劲气汇聚,真如黄河的万马奔腾之势,秦轩的心神似乎也沉浸其中,随着劲气河流在体内的奔涌,劲气也慢慢的被心神牵引着,几乎不需要天尘诀的运转,这些劲气便一丝丝的融入丹田之中,仿佛游子归家,如黄河之水汇入大海,在丹田之中欢愉着,秦轩终于借助对“黄河入海流”自然境界的领悟突破到了化武之境,精、气、神融入劲气之中,再从丹田内涌出于全身奔流,再海纳百川般汇聚丹田,几个周天下来,秦轩感觉全身心都在呼吸着落日金黄的余晖,四周的一草一木、大地河流、看不见的空气都似与他有了呼应,仿佛他已融入了天地之间,如草木,如山河,如尘埃,普通的白袍上隐隐有荧光闪耀,似与夕阳相和,只要假以时日秦轩便可引动天地之力,在体外形成护体罡气,可攻可防,杀人于无形。

  秦轩结束修炼,长身而起,吐出一口浊气,只觉此刻浑身轻松惬意,又似有无穷之力,可随风遨游,可一拳轰爆一座大山,对此行深入河南道腹地更是信心大增,定要搅他个翻天覆地!

  秦轩平复着激荡的心情回到营中,没有理会再次对他样貌惊讶品评如花痴般的月鹰云,换上暗青衣甲,将两万卢龙军分成五路军,各四千人马,自己亲率中路军,前后左右四路军分别交给尉迟空、程茂、罗云峰、薛翔带领,四人担任四路军指挥使,浮桥已经搭好,亥时出发,秦轩带领两小、三女及四千中路军先行过了这片滩涂之地,五路军两万人马卯时方才全部通过。

  王师范率三万平卢军驻扎于黄河南岸的青平,青州城空虚,秦轩决定让尉迟空和程茂带领前后两路军偷袭青州,王师范势必回援,剩下三路军在中途袭杀,定可让平卢军大败。

  约定明晚申时关城门前动手,前后两路军分散成小股人马前往青州,秦轩率领三路人马赶往临淄。

  青州和淄州交界处多山林,正可隐藏行踪,人马分散,几十人一队从不同路径到临淄会合,时间充足,无需急行赶路,蒙羽又派来了很多对河南道地形熟悉之人,秦轩计算着时间,一路小心,于第二日申时前进入临淄,扣押了大小官吏,选好埋伏地点,只待尉迟空和程茂拿下青州城,伏击王师范回援兵马。

  戌时便有消息传来,青州城已破,城中三千平卢军被俘获大半,尉迟空正率前路军赶来途中,秦轩立刻带领中路军往临淄北面埋伏,准备将救援青州城的平卢军合围。

  直到寅时青平方向才有一队骑兵奔来,却仅有五百人马,秦轩判断应是平卢军的前哨军,将之放过,并没有传递信号,放他们去青州城,程茂足以应对。

  辰时刚到,足有近两万的大队人马才赶了过来,逐渐走进卢龙军的埋伏地点,这倒也在秦轩意料之中,王师范狡诈多谋,颇擅用兵,青州城虽为其巢穴,却也不会孤注一掷,自当留有后备。

  待两万人马全部进入包围之中,秦轩率领中路军堵在了后面,吹起号角、雷响战鼓,顿时万箭齐发,毫无准备的平卢军在山谷中立刻乱作一团,秦轩迅速带领中路军杀进山谷,其他三路人马也都是号角争鸣,纷纷冲杀而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