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两个人的游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老矣

两个人的游侠 想要好好画 2307 2020.03.04 19:30

  刀背轻轻贴上萧梦的下巴,传递的冰冷让她不由自主闭紧了嘴巴,紧张地咽下一口唾沫。

  “你很懂这位吴老爷?”习善紧盯着对方双眼问道,严肃的神情令对方不敢撒谎。

  萧梦浑身僵硬不敢动弹,刚微微开口就被黑蟾划破了下巴,疼得她眉头紧蹙只敢用喉咙发声:

  “比旁人多知道一些。”

  “你凭什么觉得他想杀我一个月前我就会死?”

  “吴谦一直没有派人找你,是因为他侄子要亲自动手。”

  习善听后满脑子疑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又得罪了个侄子。

  “他侄子?”

  “郁义奴啊,头顶有纹身的那个。”

  “我早就把他……”

  “他没死。”

  习善仔细审视起女子可怜兮兮的双眼,确认她没有撒谎后沉默了,也终于知道了这段时间隐而不发的不安来自哪里。

  “说下去。”

  “吴爷原本的意思是先暗中盯着你,等郁义奴修养好了再让他亲手报仇。因为在他眼里……不,他根本就没把你放在眼里。

  但你今天主动找上门来砸他的场子,所以……”

  “呵呵,怪不得。”

  习善的笑声中带着自嘲,带着些苦涩。他打断对方,并收刀说道:

  “今天暂且饶你一命。”

  萧梦听后如获大赦,刚想出言感谢,却被一记突如其来的手刀打晕过去。

  “但还是不能放你走。”

  托住这具软绵滑腻的身体,习善狠狠咽了口唾沫,目光始终看向别处。他在一旁的摊位中翻出一个大麻袋,套住萧梦装了进去,打结后扛起离开。

  时间回溯,吴府管家于门客居遣人的时刻。

  那位身穿粗布麻衣的老汉便是吴谦,他在吩咐完毕后来到前院待客厅。此时的旁坐上已有二人品茶等候,突见主人现身,便赶忙起身行礼:

  “吴爷!”

  “吴爷!”

  吴谦笑着点头,压了压手示意二人落座,自己也落座主位。

  “一个月前的事二位也应该听说了,阿奴技不如人差点身死,我虽纵容他睚眦必报的本性,但今夜那少年游侠再入我地面挑衅,总不收拾却也挺落面子。”

  他说到此处眼神怀旧,似在回想当年,含笑摇了摇头,带着几许心酸。

  座下二人从未见过这位老者此番作态,默契地移开眼神,只赞同地点头。

  吴谦继续道:

  “阿莱克尔那小伙子是我在外域经商时捡来的,什么都好,却一根筋。总觉得做事要讲公平,我曾与他一样,看着他长大,但如今我们玩得却根本不是一个游戏。

  现在门客居众人几乎都被派出做事,吴府只剩四人,两名需看守府上,还有两名便是阿莱克尔,和一个老大领回来充人数的玩具。

  他们办事,我不放心。”

  或许是感觉自己老了,又不能像武者那般延年益寿。回想起曾经年轻时抛头颅洒热血,直到中年失去几乎所有珍惜的东西才建立起来的秩序,被一名外来游侠践踏,他心中冒出了不安的苗头。但又何曾不怀念当年的自己与那捣蛋的小子是多么相似,只是对方比那时的自己强多了。

  “吴爷是想?”二人问道,将自己的态度放得极低,他们都受这位老汉萌阴良多,打心底尊重。

  “或许年轻人是对的,但任意妄为只会有更多的悲剧发生。我当年以暗中的鲜血为柴薪燃起火焰铸造了南城部分的规矩与秩序,总不能就这么放任外人破坏下去。你们带上帮里所有人,去我给的地址把一个小丫头抓来。”

  老汉的语气带着疲惫与落寞,但仍气势不减,说完后直接挥手送客。

  从如同山水之间的吴府走出,推开那扇大门步入府外万丈红尘。

  “你有没有觉得吴爷多愁善感了?”

  被问的人顿了一下,转过脸笑道:

  “扛不住岁月,我们伴好他老人家这一程。”

  独自一人回到后院住处的吴谦推开了最里面的一扇门,对着墙上时间积淀下色彩浓重而又仿佛随时可随风而动画像露出微笑。

  这一刻他仿佛重归年少,眉眼与笑容都和画像上碧玉年华的女子一样,真挚而柔情。

  “想你了。”

  他沙哑开口,眼角的皱纹在敞亮的烛光下显得更加入木三分。

  此时此刻,背着麻袋的习善在县城内的阴暗角落疾驰,朝着西门赶去。

  【莫急,注意天上。】莫狂神出鬼没地冒了个泡。

  “天上?天上有什么?”习善脚下速度不减,心中问道,抬头望向天空却除了星辰与黯淡圆月什么都没看见。

  【绝顶真正意义上的出手,好好看,好好学,这种已经不能被称之为“人”的生物有多恐怖。】虽然话里的描述有点吓人,但莫狂的语气却还是一如既往的轻飘飘。

  “我去!”习善惊道,立马就猜到莫狂所说的绝顶高手要去哪,脚下反而跑得更快。

  田野小筑,仍作为黑暗中的灯塔照亮四周。虹儿刚把自己洗干净,正身穿习善给她新买的粉衣服运着稀少的内力依靠单薄的身子将大木桶推去厨房外。

  小丫头不敢推太快,怕翻。

  原本只有桶底与土地的摩擦声在小范围“吭哧吭哧”作响,突然间,四周传来细微而紧密的脚步声。

  虹儿赶紧停下身来探着小脑瓜张望,果然在光芒笼罩的暗淡边缘瞅见了数个人影。她便立刻窜到主屋前爬上桌子去够灯笼,发现够不着后机灵地跳了下去,运足内力将椅子搬上桌,高上加高后终于用小手从灯笼下方掏出了琼鲲烛。

  再次跳下后进屋,“嘎吱”关上房门,虹儿小嘴一撅将琼鲲烛吹灭。

  “呼~~”

  顿时,四周的能见度急剧降低,仅剩偏屋上最后一盏灯笼发出昏黄的光亮。

  虹儿闭上眼睛再睁开,让自己适应黑暗,然后驾轻就熟地找出弩箱,取出止戈。

  屋子里的小身影偷偷摸到窗边,垫着脚丫用手指在窗纸上戳了个窟窿,却发现个儿不够,没法往外看......

  “哼!”小丫头有些生气,但还是赶紧搬来一把凳子垫在脚下。

  外面的黑影随着紧促的脚步声靠近,人数众多,围成的圈子完全能够将小筑包围。

  这百鬼夜行的样子让虹儿害怕极了,虽然习善有空就教她遇到危险该怎么做,但真正遇到了还是没法儿强迫年仅四岁的小娃娃去勇敢面对。

  怂归怂,虹儿还是训练有素的将止戈瞄准了最近的一道黑影,扣动扳机。

  “嗖!”弩箭于窗纸后破出,直直捅进那人肚子,而后瞬间自其后腰穿出,拖着看不清颜色的体液继续前行.....

  “噗!”的一声又插进第二人的手臂,前后贯穿各露一半。

  “呃啊~有埋伏!”

  “有埋伏!”

  受伤的二人先后喊道,被身边同伴迅速掩护拖至人群后尾。

  屋里的虹儿出气地挥了下小拳头,奶声奶气的威胁道:

  “别跑呀!看你们还敢不敢过来!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