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两个人的游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分路

两个人的游侠 想要好好画 2738 2020.02.18 12:15

  习善在雨中漫步,能看出他心情释放下的开心。

  结果往外走出一段距离后竟隐隐听到远处传来打斗声,这让他的神经一下子又被拉紧了。

  是不是没完了啊,这地方让你们当成战场了?

  习善首先想到的,是之前退走的甲士。

  不过那群家伙能跟谁打起来呢?雾竹宫的人可都死干净了,难不成又来了不要命的?

  习善不准备凑热闹,因为他觉得这片竹林里无论是没走的,还是刚来的,他都打不过。

  换了个方向,少年也不继续悠哉悠哉地蹦蹦跳跳,而是运起内力撒丫子狂奔。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中间换了数十次气,习善终于来到了竹林外围,但前方二十米外的一具尸体引起了他的注意。

  【认识吗?】莫狂问,语气听起来不怀好意。

  “不认识,就是感觉有点奇怪,死得有点远。”

  【哦~这是在后面偷袭打死你的那个。】

  “……”

  于是习善走了过去,准备看看这个杀手长什么样。虽然过了一段时间了,但能解气的话也可以勉为其难踢上几脚。

  “杀手都长这么随便吗?”习善还是没下得去脚,只是简单的做样子踩了踩,却发现此人胸前似乎放着东西。

  蹲下身伸手去摸,将东西掏出,原来是本薄薄的羊皮册子。摸起来似乎浸油特制过,封皮用歪歪扭扭却很认真的字体写着:

  《落星》。

  大致浏览了一下后,习善发现这是一本特殊的暗器秘籍,不像绝学与秘术那样精密、灵活,但同样威力强大。

  是将直径两毫米至五毫米的钢珠存于口腔,缓慢而持续的用内力以独特方法温养并稳定融入其中。且内力融入后存在的时间很长,而温养完成后的每一次后续温养都将重新延长这个时间。

  也就是说只要珠子在完成温养的持续时间内,不需要内力注入也可激发伤敌。

  普通的精钢珠的持续时间长达十二个时辰,若是材质更好,时间将会成倍提升。

  其威力也会根据暗器珠子对各种能量的共鸣与储存性、和能量强弱来决定。不同珠子能够温养的时间上限也不同。

  “这是偷袭杀我心里过意不去了?人都死了还送点东西。”习善乐了,把秘籍装好后拍了拍踩在杀手胸口的泥巴,结果却因为下雨的原因越抹越脏。

  “对不起了您嘞,太脏了擦不干净,拜拜!”

  说完习善头也不回地离去,朝着素女剑派返程。

  赶路过程中雨势慢慢减小,直到乌云挪移、晴日当空。

  从半程山路交汇处,一直到素女剑派山下,习善都看见了密集的马蹄印。他以为这是又来了一批助拳的江湖客,倒是怎么都想不到这蹄印的主人是去而复返的吕舒书众人。

  走到练剑场,嘈杂的争论声自前殿传来,像是里面油炸了一锅鱼,混乱而喧闹。

  习善正准备走进去,恰好看见愁眉苦脸的朴慕郎跨门而出,似乎很少见稳重的他露出这种表情。后者也一眼看见了习善,毕竟此时站在门外的只有他一人。

  “你没死啊,哈哈哈,太好了!”朴慕郎立刻面露喜色,但眼神一转赶紧拉住习善朝旁边走去。

  “我劝你现在赶紧离开,项应之以为你死了。他原本逼我去雾竹林寻你的时候,我以为是他重情义,结果回来还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就变脸了,非要我再回去找你的镔铁刀!”朴慕郎一直拉着习善来到偏殿后才继续开口:

  “这么多年我竟然一直在看走眼,呵呵,血雨楼都找上门了还惦记着你那刀,以为只要不单独行动人家就弄不死他?

  那么危险的地方逼着我去了一次,这又要我再去一次!老子准备走了,雾竹林那地方现在可是龙潭虎穴,看样子你比我清楚,就算以后被项家敌对我也不会再去送死。”

  听了朴慕郎的话习善如遭重击,眼前景象的上方发黑发绿,这是心神受惊下供血跟不上的缘故。仿佛之前自己对项应之的信任被扔在地上使劲摔打,他不懂这是为什么!

  “朴哥,你,你可别骗我。”

  “骗你?我还没这么闲。现在他身受重伤不敢出素女剑派,况且以为你已经死了,要走赶紧走,我就不留着了。”说完朴慕郎转身就走。

  习善则愣在原地没缓过神,耳朵“嗡嗡”作响。

  【他说得是真的,不然没必要和你在这儿浪费时间。

  而且你也没注意,人家见了你的黑蟾问也不问,看也只看了一眼。他知道是好东西,但没有起一点不良的念头。】

  眼看朴慕郎走下石阶的身影就剩个脑袋,习善这才回过神追了上去。直到二人并肩走在一起,少年的脸色还是震惊的有些发白。

  哪怕事实都摆在眼前,他还是不愿意去肯定项应之的心思,也不愿意相信平时对他照顾有加的二少爷,在自己陷入危险时,最先考虑的是那把镔铁刀能不能归其所有!

  不过善良与蠢在意义上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习善不蠢,虽然莫狂经常说他蠢。

  “朴哥,我给你说个事。”

  “哦,你说吧。”

  “现在刘琉还在客栈吗?”

  “不在,我俩屁股没坐热就给人喊来了,项应之差点死掉。”

  “嗯,那我要回去拿我的衣服。”

  “哦对,门牌给你。”说着朴慕郎从怀里拿出一块做工精致的牌子递给习善。

  “嗯……”

  “哎呀有话你就说!”

  “雾竹林地宫里面有个神像,神像楼上有把剑,很适合你。”习善跟嘴上摸油似的一下子把话说完了。

  朴慕郎看了他一眼,笑道:

  “我这儿有剑,你忙你的去吧,别跟着我了。”

  “我也得下山。”

  “哦……是哦。算了,我帮你去拿吧,就几件衣服?”

  “嗯嗯!”习善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客栈外等我。”

  一路返回小田县城内的飞来客栈,朴慕郎将习善装衣服的包裹拿出来交到他手上。道了声保重,潇洒离去。

  习善则在二里外的另一条街重新找了间房,舒舒服服地洗漱一番后换上大刀门的衣服,去一楼坐下,点了饭菜,吃着。

  来时没在飞来客栈附近看到荀天养,这师兄似乎开始喜欢神出鬼没了。

  习善不知道的是,荀天养与谢剩三人在雾竹林外分别后,便准备偷偷摸摸回去救他,可再三权衡后还是决定返回小田县,于二人事先约好的飞来客栈等待。

  可天不遂人愿,一名家中小二面黄肌瘦、口唇干裂地在客栈门口等到了他。哭喊着“少爷”便跪了上去,磕磕绊绊地说完些事情后直接昏死过去。

  原来荀天养在送赵雨晴返回镖局后,顺便回了趟家,把大刀门师父传他的镔铁刀交给家里人保管。之后重新去了安和镖局追求赵雨晴,再然后便是被对方以:

  雾竹宫里的人劫过我家的镖,把他们自称宫主的大当家捉回来见我,我就答应你可以追求我。

  为由骗来了雾竹林。

  但谁知道之前将镔铁刀放在家中反而引来了祸害,仅隔一晚,城中县尉便盯上了。第二夜带兵上门,威逼利诱不成后直接强取豪夺,杀人放火取刀离去。

  并事后在县城中散播谣言,说是荀天养偷了他家祖传宝刀,想好言讨回荀家却不肯,最终只能带兵行使正义。

  城中百姓实际心中清楚,但奈何没人敢得罪县尉,只能选择默不作声,甚至有意巴结的干脆跟着造谣起来。

  事发当晚,荀家让一名腿脚利索的家仆趁乱逃走,去荀天养说过的小田县路程上追人,结果根本追不到。

  谁能想到这坑货出城门口就直接找姓赵的小姐去了?

  追不到人的仆人心中慌乱且焦急,不敢耽搁太长时间,于是便回了趟家。结果家院已被烧成废墟,人也都不知道去哪了。他无奈之下只能一路乞讨,来小田县寻少爷。

  听闻家中出事的荀天养将昏迷过去的仆人安置在之前自己落脚的客栈房间,留下一块从地宫神像中带出的珍贵宝石与几块金银,未停片刻重返家途。

  习善自然不知道晚上要去碰头的,是个已经策马离去的可怜人。

  头顶,刚放晴的天空似乎又凝起了一片乌云。下方正对着,一骑紫黑策马奔腾。

  从中央笔直的宽广官道向城门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