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两个人的游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浑球

两个人的游侠 想要好好画 2123 2020.02.28 19:30

  桌子底下一会儿便积累了两小堆螃蟹壳,并且高度还在不断增高,一大一小俩身影坐在桌边发出的“吧唧”与“吸溜”声从开始就没停过。

  天色已黑,唯有最西方水天相交之处留有一丝透底的紫红,像极了窑中回炉的瓷器。

  习善拍了拍手,起身从放在厨房后的推车上拿出俩大灯笼与一盒包装精美的蜡烛。

  这是从内海中捕获一种名为“琼鲲”的鱼类,自其体内提炼出的油脂所制作的蜡烛。放眼大呈,只小田县东城明记一家有售,其祖传工艺秘方已延续千年,到如今都无旁家可比。

  琼鲲烛外型有很多种,习善所购的为达官贵人中最为普及的球型,其硬如钢铁、质如软玉,由两根金线从内部贯穿露于表面。不同寻常蜡烛的点燃方式,琼鲲烛则是要以火轻触两根金线之间的空隙,其球状油脂便会顺金线自下而上融化逆流,在空隙间释放远超蜡烛的柔和白光。

  且此琼鲲烛使用时间极长,仅仅直径三厘米的球型款式,哪怕十二时辰不间断消耗,也可用满一整月。但缺点是价格奇贵无比,一盒十二个,五盒足足花了习善一百两黄金。

  哪怕如此还要感谢明记的售卖规则,似乎其身后有股足以威慑小田县所有家族的势力才让这个规则一直确保延续:

  仅小田县城内与城外方圆十里内的本地人可买,且每个家族无论大小,一年仅可购买三次,每次不得超过千金。

  本来习善购买物资时根本没想过要买这么贵的东西,但这新鲜玩意不止没压住自己的好奇心,连莫狂的好奇心都被勾了起来,最终只得买了五盒回来。

  “虹儿,给你看个好东西。”

  习善拿出一颗琼鲲烛放在虹儿面前,并把火折子递了过去,满脸宠溺讨好的笑意。

  小丫头听后放下手中的螃蟹,将琼鲲烛捧在手心,睁着大眼睛认认真真地打量道:

  “这是啥呀?”

  “算是蜡烛吧,来,点一个看看,两根金线中间用火碰一下就行。”

  虹儿小心翼翼的将琼鲲烛放回桌面,拿起火折子吹着了,往前一递。

  顿时,比昼时天光还要柔和的暖白便填满了院子,甚至篱笆外十丈方圆都被驱散了原有的黑暗。虽明亮程度随着距离逐渐消弱,但着实比蜡烛或者油灯强了太多。

  “哇哦哦哦~哥哥快,快放灯笼里挂起来!”虹儿的双眼都在闪光,小手扒拉着催促习善快把灯笼挂上正屋门檐。

  将琼鲲烛放入吊灯,纱罩上描绘的小动物恍惚间变得更加生动。站在椅子上把灯笼挂上房檐,习善下意识低头看去。

  烛光洒在虹儿稚嫩的面庞,那纯真无邪的笑容与璀璨明眸中发自灵魂的烂漫,在这一刻显得格外纯粹。

  上方背对光明的少年这一刻如梦初醒,朦胧中似乎抓到了一抹久违的感动。

  他觉得这时看到的,才是江湖应有的模样。除了种种纷乱杂糅的负面与激进,还应保留一丝丝的纯真与感动。

  江湖不该只是打打杀杀、争名夺利、与人情世故中不择手段的传承延续,而应该保持不变那颗初入江湖的侠义心,与心中固守的那块净土。

  “亮吧,好不好看?”习善轻轻跳下椅子,不动声色的将靠在一旁的黑蟾拿远了些。

  虹儿扬着花一样的小脸点点头,然后低头继续吃螃蟹,只是眼睛时不时会看上几眼灯笼,笑意浓,满心幸福。

  看小丫头这样子习善也不舍得继续吃了,将剩下的两只螃蟹放到虹儿面前,而后开始把推车上买的日常用品放进自己一边的卧室。

  等收拾完毕后他手拿着另一个灯笼走了出来,指间还夹着一支普通蜡烛。因为琼鲲烛实在是太亮了,但正屋阻挡下烛光却照不进茅厕,所以习善准备在左侧的偏屋门口再挂一盏灯笼,正好可以照到后方茅厕。

  刚刚挂好,小田县反方向的路边小树林里突然钻出个人影,扑倒在地上又挣扎着爬起,拖拉着布条状衣服仓促的样子像极了一只流浪狗。

  或许是田野小筑的灯光太亮,吸引着那人跌跌撞撞、连滚带爬、一步磕仨头地奔来。

  习善心生警惕,让虹儿拿着螃蟹去屋里吃,自己则提起黑蟾绕过地面布置的陷阱堵在院门前。

  “有钱人啊……有钱人…给点吃的吧……”人影发出虚弱的声音,摇摇晃晃地朝着习善靠近。

  习善没有感到杀意,但仍不敢放松警惕。他左脚前踏半步,压低身形,左手握鞘,右手持刀,摆出迎敌姿势。

  “我不管你是谁,如果靠近小筑三丈内,别怪刀不长眼睛!”

  那人听到后吓得赶紧蹲在地上,哆哆嗦嗦道:

  “我不动我不动,我只想求大侠给点吃的,真饿了好几天了。”

  “这么多湖你不会自己捕鱼?”

  “捕鱼太难了,我不会,再说不小心淹死了咋办,家里还有个漂亮媳妇等着我呢!”

  习善觉得这人有病,正准备出声直接把人赶走,只听那人继续说道:

  “大侠我花钱买,我家里有钱,当初祖上可是留下了好几间院子还有良田!只要您给点吃的,我明天就把钱给送来!”

  听到这话习善笑了,真不知眼前这人是把他当蠢货还是把自己当白痴。

  “你既然有钱还用得着找我要吃的?自己去买吧,县城离这儿不远,往东二里。”

  白痴见前面的年轻游侠揭穿自己,慌张地往前爬了几步,却被习善一声怒哼惊退。

  “我我我我我真的有钱,等回城把房子卖了,就真的有钱了!还能去赌坊回本,过不了几天,之前输光的也能全回来!”

  听到这番话习善发觉到一丝不对,心道:难不成真有这么巧的事?

  “你叫什么?”

  白痴因为习善背对光源而看不清他的面目,只觉得对方的语气突然冷了下来,像是入秋的第一道寒风。

  “我我我……我…我不要了,我不要了!”白痴说完就想跑,却听见那手未离开过刀柄的游侠又冷冷地抛出一句:

  “不说就死。”

  “韩!韩口!我我叫…叫叫韩口!”

  “呦,真踏马巧了。”

  习善说完朝着韩口走去,那还未能熟练掌握的淡泊杀意时隐时现,却几乎将前方的白痴赌鬼父亲吓得肝胆欲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