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道孤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痊愈

武道孤仙 周小鹤 2153 2020.10.18 13:21

  此后半个月,陈恒就在床上静卧养伤,每天观摩识海中的经文,精神力耗尽了就以莲华宝典中的手法锻炼双手,慢慢等精神力恢复。

  到第三天的时候,陈恒双手已能活动自如,只不过手掌和十指的劲力还虚弱,大概还要一个星期的时间才能恢复如初。

  人体受伤,伤势往往在最后快要恢复的时候拖延很久,有时甚至反复,除了静养别无他法,陈恒倒也不急。

  这天他正盘坐床上练习一套手法,只见他双手翻飞,犹如化作两只蝴蝶,向前忽探忽收,手法迅速无比,却很轻盈,衣袖前后飞舞,居然只发出了轻微的风声。

  这是莲华宝典中记载的妙手空空手法,所谓妙手空空,是指偷窃手法,手法练到高深,双手来去如电,去时固然双手空空,回来的时候也是双手空空,而对方衣服里的东西却已被自己拿了过来,这便是妙手空空的寓意。

  陈恒只是太闲了,拿来随便练练,意在活动筋骨,连入门都算不上,他这样衣袖带风,呼呼作响,又哪里能妙手空空。

  正练着,门外传来脚步,陈恒收了功夫,盘膝静坐,只见李神医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

  陈恒见他袍袖上沾有灰尘,略感奇怪,暗道:“爷爷平时衣冠整洁,很爱干净,怎么今天像是和人打了一架?”

  李神医却笑呵呵地走了过来,脸色红润,似乎遇到了什么好事,他把一本封面泛黄的册子递给了陈恒,说道:“恒儿,这便是上古吐纳功了,这是我家传内功,江湖上都说是三流内功,其实那只因这门内功的总纲难以练成,我祖上曾言,练成总纲,则全篇就能化腐朽为神奇,远胜寻常内功!你以后要天天研读,争取练成总纲,好让我家传内功不至于始终蒙尘!”

  陈恒呆了呆,只见他满身灰尘,却脸露喜色,嘴里说着内功的事,却眼神飘忽,显然想着别的事情,这套说辞是事先准备好的。

  他忽然觉得一向持重可靠的李爷爷有了几分江湖骗子的风采,接过上古吐纳功,问道:“爷爷,这内功总纲很难练成吗?”

  “这……”李神医目光收了回来,瞥他一眼,沉吟道:“我总之没有练成,据先父说,似乎祖父也没练成,但既然祖上创了这门内功,应该是可以练的,只是后人愚钝,竟然不能参透其中奥妙。”

  说完,李神医脸上微微一红,轻咳一声:“恒儿,你勤加练功,爷爷还有事要忙,就不陪你了!”转身就走,留下陈恒呆坐床上。

  之后几天,陈恒用心参研上古吐纳功,发现内功的总纲果然玄奥复杂,难以修炼,他尝试着以总纲法门调运内息,总是难以成功,只好舍弃总纲,去修练后面的内容。

  上古吐纳功共有十三个练功姿势,从头练到尾颇费体力,此后十几天,陈恒晨起、中午、傍晚各练习一遍这十三个姿势,其余时间则观摩识海经文,练习莲华宝典中的各种手法。

  半个月后的一个清晨,陈恒早早起身,盘坐床上打了一套降龙神掌的招式,只觉运劲使力顺畅无比,再无滞涩之感,劲力甚至比没受伤前还要大了几分。

  他心中振奋,知道伤势痊愈了,当下小心翼翼除去手上绷带。

  而在此之前,他身上其他地方的伤早已痊愈,只剩双手迟迟未好,李神医每隔一天就来为他金针活血,替换药膏,直到昨天。

  绷带拆去,药膏硬结,药力早已被他吸收,陈恒几下拍掉药膏,只见双手肌肤完好,灵活自如,连伤疤也没留下,忍不住露出笑容,一跃跳下床去。

  门口小女童见他一动就跳下床来,吓了一跳,啊的叫出声来,连忙跑来要把他推回床上:“你你你,快回去,快回去,师父知道啦要骂死我的!”

  小女童哪里推得动他,陈恒心情大好,蹲下身一把抱起了她,揉着后者脑袋笑道:“小孩,你叫什么呀?”

  小女童颇感委屈,扁着嘴巴瞪着陈恒,但她实在乖巧,奶声奶气回道:“小叶。”

  “叶子的叶?”

  “嗯!”

  “你是李爷爷的徒弟吗?”

  “嗯!”

  陈恒见她委屈巴巴,似乎有些害怕自己,哈哈大笑两声,把她放了下来,向外走去:“小叶子,不用怕,李爷爷知道我下床了,高兴还来不及,他不会骂你的!”

  陈恒出了房间,举目四望,原来他一直居住的是一座两层竹楼,他就住在竹楼的二楼。

  半个月来吃喝拉撒都有人侍候着,别提出门,就连下床都不行,直到今天伤势痊愈,他再也按耐不住,这才走了出来。

  竹楼到处萦绕着一股淡淡的清香,陈恒知道这是竹楼建成时用药香熏过了,若不如此,竹楼中难免寄居许多虫子。

  他站在栏杆边,四面眺望,原来李神医竟然在周围二三百米围成了一座庭院,玉香溪的溪水穿庭而过,两岸翠竹林立,鲜花盛开,景致颇佳。

  “李爷爷真是大手笔!”陈恒赞了一声,耳朵一动,听见左手一侧隐约传来声音,转头去看。

  他这才发现,王婆婆的那间土房子居然没有被拆,还留在原地,这土房子和周围建制一比,显得格格不入,也不知为何会被留下。

  李神医正站在土房子前和王婆婆有说有笑,陈恒见两人脸上都有笑意,心念一动,想给两人一个惊喜,忽然举手向那边高呼:“爷爷,婆婆——”

  李神医闻声望来,脸上一喜,这时王婆婆也看见陈恒了,笑道:“你看,恒儿伤好啦!”

  李神医正要说话,却听陈恒喊道:“你们看我新学的轻功!”

  话音刚落,陈恒提气一跃,居然从五米高的楼上跳跃下去。

  王婆婆哎哟惊呼一声,李神医知道炼体境武者从五米高摔一跤也没什么大碍,再加上自己医术高明,倒没那么担心,不过心中也是一惊,暗道:“这傻小子伤刚好就冒冒失失的,等下非教训他不可!”

  两人凝神去看,却见陈恒身子一跃出,脚尖在空中交替连点,姿态优雅,好似拾级而下,居然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落地时只是双腿一曲,并未摔倒。

  这一招出自莲华身法,陈恒躺在床上虽然不能练习,但把这门身法的提气法门、步法诀窍早已熟记,刚才心血来潮,一试之下果然奏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