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如卿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神秘男子现身

如卿梦 一木夏 2904 2019.07.09 09:49

  “当然了,无论落儿去哪,我都愿意陪着你。”苑竹修温柔地看着落卿,“况且我们现在也是在做善事,不也很好吗?”

  落卿微微的点头,便不再说话。

  苑竹修看着眼前的落卿,“我有时候甚至在想,如果‘千祭’那边真的永远没有动静就好了,能和你们这样平淡的过一生,那该有多好。”只是这是他心里的声音,不能对任何人说。

  某日黄昏,“我去林子里采药,你在医馆里等我。”落卿一边对苑竹修说道,一边收拾采药的工具。

  “这个时辰还要去采药吗?林子里怕是不安全吧。”苑竹修担心地看着落卿。

  “没办法,有几味常用的药材已经没有了,白天又有病人出不去。再这么下去,恐怕会耽误事了。”

  “那我陪落儿去吧,眼看天就要黑了,你自己去我怎么能放心得下。”眼看着落卿并没有放弃的意思,便着急起来。

  “不碍的,离天黑还有几个时辰,现在动身天黑前差不多可以赶回来。一会会有患者来取药,医馆不能没有人,你在这等我。”

  “好吧,那落儿一定要小心些,要早些回来。”

  “放心吧。”与苑竹修道了别就拿着采药工具出门了。

  到了林子里,落卿拿起工具开始采药。累了就在石头上坐下,想想近几个月来和苑竹修在这小镇里过着平静的日子,简直觉得不可思议。

  采了一篮药草,眼看着天色暗下来了,也该回去了。可是却听到了奇怪的声音,是什么?野兽吗?

  落卿蹲在了树丛里,小心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墨哥哥,你再这样我可不理你了!”只见远处突然跑来一粉衣女子,转过身背对着落卿停下,正对着她跑来的方向大声喊着。

  虽然粉衣女子在远处,看得不甚清楚,但是也隐约能看得出是个漂亮的姑娘。十六七岁的年纪,再加上刚才调皮的语气。怕是和心上人吵架了吧,想到这无奈笑笑,这才是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该有的样子吧。

  “香铃,你闹够了没有?”只见一男子跟着粉衣女子后面追过来,停在她面前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闻声望见了说话的男子,他的声音极淡,虽然落卿离着不算近,可明显能感觉到他冰冷的气息,身上仿佛有着让人无法亲近的戾气。

  落卿皱了皱眉头,看他衣着打扮也不是城镇上的居民,难道……

  “墨哥哥,你……”粉衣女子一副要哭的样子,“当真是不喜欢香铃了。”

  男子眉头皱成一团,刚要开口,随即脸色一转,“出来吧。”

  心里一惊,糟糕!被发现了吗?怎么现在办?

   落卿定了定神,告诉自己不能慌张,看目前的局势,对方两个人不说,现在赤手空拳的也没有胜算。还是不能贸然出去,他们离我还有一段距离,如何才能趁着夜色逃跑。

  “主子。”正当落卿绞尽脑汁想着逃生之法时,树丛中突然窜出一名男子,在天色渐暗的林子里只看得出一团黑影。

  “走吧,该回去了。”粉衣女子闻言乖乖地跟着黑影往回走,神秘男子也跟随在后出了林子,只是临走前,驻足看了看落卿的方向。

  落卿等了好一会,确切他们真的走了才起身。已然吓出一身冷汗,是‘千祭’的人吗?那冷清的目光和周身的戾气,怕是来者不善。随身带的暗卫也是武艺高强,我自问小心谨慎,却连暗卫何时来的都不知道。还有最后他的驻足,果然还是被发现了吗?

  没有时间多想,便快步赶回到医馆,回来时天色已大黑。望见医馆内留着一盏灯,苑竹修听见动静也迎了出来。

  “落儿怎么现在才回来?”一脸焦急的看着落卿,随即望见她慌张的神色,心里更是担心。“落儿是遇到什么事了?没有受伤吧!”

  落卿稍作平复,神色淡然了些,“没有受伤,只是,怕是有动静了。”

  “是‘千祭’?”苑竹修听到落卿的话,眉头紧锁。

  落卿想了想说道,“还不确定,只是我见到了很可疑的人,一男一女,身边还带着暗卫,必定不是简单的人。”

  “那我们可要事先准备些什么?”听到落卿说到暗卫,脸色越来越难看。

  “明天把用得上的东西先收拾好。一旦他们有动作,咱们也不至于措手不及。其他的先打探一下再说,毕竟还不知道他们的目的。”

  “好,那咱们表面还是一切如常。我明天去凤姑娘那打探一下消息,咱们再作打算。”

  “好,今天就这样。先睡吧,明天还要给居民们医病,不能让别人看出破绽来。”与苑竹修道别后,便各自回屋就寝了。

  “老人家这个您拿好。”

  “没错,一日一副药便可。”

  “您慢走。”

  往后的几日,日子仍是平淡,并无异样。

  “落儿累了吧?休息一会吧。”温柔地看着一直忙碌的落卿心疼地说道。“来,喝杯水吧。”

  “好。”接过水杯,又望了望他,”今天晚饭想吃什……”

  “哎哟,我肚子好疼啊!大夫!大夫!”还没等落卿把话说完,只见一粉衣女子捂着肚子跑了进来。

  落卿抬头望去,不禁皱了下眉头,又立刻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姑娘这是怎么了?”这不是就是前几日在林子里遇到的女子吗,果然他们是要有动作了。

  苑竹修也闻声也望过去,只见女人捂着肚子疼得脸上流下斗大的汗珠。“姑娘这边坐,让我妹妹给你看看。”落卿那晚回来仔细描述过那一男一女的面容,苑竹修也认出来了这就是那个香铃,再看落卿的举动,心里便有数了。

  “我……肚子不知……好疼……”眼看着她的话都说不利索了,双眼紧闭手都在发抖。

  如果这是装的,那演技也太好了。落卿心想着,上手为她把了脉,却不禁蹙了下眉。“姑娘怕可是进食过鱼虾类食物?”

  香铃艰难地点点头。

  “是进食海鲜类食物引起的中毒,我这就给你下方子,服了药腹痛便会缓解了。鲜苏叶60克、生姜20克,加清水二碗半,小火煮至二碗。”对身旁的苑竹修说道,”哥你去后堂煎药吧,我在守着她。”

  苑竹修闻声并未动,而是担心地看着落卿。直到瞥见她给的一个‘安心吧’的眼神,才不情愿地取了药去后堂。

  见苑竹修前去后堂煎药了,落卿转身给香铃倒了一杯水,随即在其中加入了少许白色粉沫,转过身来递给她。“喝了会舒服一点。”

  “好。”香铃有气无力地答话,伸手接过手杯,便要喝下。

  “且慢!”门口进来一男子,正是落卿在林中遇到的那个人。他看一眼香铃手中的水杯,“不知姑娘给她喝的是什么?”

  不出所料他果然是来了。落卿也不和对方解释,直接从香铃手中拿过杯子,一饮而尽。

  男子没想到落卿能有此举动倒是一愣。随即便缓和些,“小妹自幼身体不好,好些吃食药物都会引起不适,在下只是怕她误食并无恶意。”

  “只不过是淡盐水罢了。”看了一眼香铃,”这位姑娘食用了海鲜引了中毒,这种病症常伴有腹泻,服用淡盐水可消炎减轻腹痛。”

  “落儿,药煎好了。”苑竹修刚端着药出来,便看到了神秘男子和落卿不自然的神色,他将药放下走到落卿身边将她护在身后看着神秘男子。

  落卿轻轻地拉了下苑竹修的衣袖,微笑一笑算是报了平安。“哥,药煎好了吗?赶快让姑娘服下吧。”

  男子望了望二人,上前端起药来,扶起香铃起她服下。

  片刻后香铃脸色稍缓。睁开眼睛望了四周,最终目光定格在落卿身上。“好看是好看,就是看起来太冷了些,让人不喜亲近。”

  “睁开眼睛,第一时间不去寻你的情郎,倒是对我感兴趣吗?”落卿心里想着。

  “看来姑娘是好些了。”听了香铃的话也不恼,只淡淡笑了笑,“这世上有暖的人自然也就有冷的人,况且我活着也不是为了讨喜的。”

  男子听到落卿的话,不由得心中一沉,定睛看着她。

  苑竹修将这几日香铃所需要的药材都包好,递给了男子。

  “多谢。”男子留下银子,带着香铃离开了。

  苑竹修见他们二人走远后,拉住落卿,左看看右看看。“落儿没什么事吧?我看那名男子不善。”

  “没事。”坐下来想了想,“凤姑娘那还是打探不到消息吗?”

  苑竹修为难地摇摇头,“现在恐怕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他还会再来的。”落卿笃定地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