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如卿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不同的梦

如卿梦 一木夏 2812 2019.07.18 08:00

  “你来做什么?”教主看到不请自来的慕离,没好气地说。

  “自是来关心教主的。”环视了一圈昏暗的屋子,“听闻教主已经有十来日不出房门了,这不是来看看可有什么能帮教主分忧的。”

  “十年了!整整十年了!你除了变着法子折磨人,还会干什么!”教主狠狠地将桌上的茶杯打落在地,愤怒地看着慕离。

  慕离淡然地喝了一口茶,不紧不慢地看着对方说,“教主要是再如此动气,怕是……”话到嘴边,欲言又止的看着对方。

  “你!你既然知道还不给我想办法!我告诉你我死了你也没想活!朝廷和江湖都在找你,你出去就是死路一条!”气极了的教主发怒大喊着。

  慕离听到对方的话没被激怒反而笑出了声“出去?我能去哪?自五六岁被你掳来千祭如今已过去十年了!”眼睛微眯地看着她,“以前养育我的家人你们也必定不会留活口。”

  喝了口茶继续说,“与其出去独自对面那些想利用我的人,还不如待在这继续看好戏。”

  “好戏?你是看那些你你捉来的人的好戏,还是看我的?哼,想待在千祭?你别太天真了,没有我千祭……”

  “千祭会更好。”打断了对方的话,得意地说,“这些年你只关心如何能绪命,沉迷于如何更好地利用我达到目的,画地为牢说的就是你。”直视对方的眼睛,认真地说。

  “什……什么……”被慕离的话惊到,仔细回想他说的没错,教中事务她已荒废多日了,只一心寻求长生不老之法,不断吸人精气。

  慕离起身慢慢走到教主面前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从今日起,不再会有人被捉来了,也就是说你没有精气可以吸了。”

  “你!你敢!”教主惊慌地看着对方,大声朝门外的教众喊,“来人!快来人!把这个混账给我捉起来!来人,咳咳……”

  看着对方的样子慕离笑着摇了摇头,“你省省吧,我今天能对你说这番话就证明你已经输了,以前那么聪明的人快要死了就如此蠢了?”看着气喘虚虚的教主,慕离倒是一脸平静。

  “慕离!你个混账东西!”教主不由得气得发抖,“你……我养了你十年!你就如此回报我?”

  “别把自己说得那么高尚!我只不过是你想的一条狗!你利用我折磨我,但是你别忘了,狗是有牙的,它也是会咬人。”上前用力攥住教主的衣领,将其拉到自己的眼前,就这么一直恶狠狠看着已经说不出话的教主,直到对方哈哈大笑起来。

  “此处一别,再无相见之日。十年,恩怨情仇,灰飞烟灭。你,去死吧。”留下这一句话,慕离便走出了屋子,交代好门口的教众看管好她,便再也没回来。

  “终是死了,死了!”一个月后,一个少年独自在一片花海中,像个疯子一般,时而哭时而笑,累了就呆呆地在花海中看着远处。

  睁开眼睛的慕离,望了望四周,自己被漆黑包围着。“我有多久没做过梦了?”起身走到窗前看着外面阴沉冰冷的黑夜,眯起了眼睛。

  “落儿,这里好漂亮啊。”苑竹修仔细看着周边的环境,本以为他们又会刁难,没想到竟被带到这么美的地方来。

  “是啊,很美啊。”落卿嘴角上扬,看着一脸兴奋的苑竹修,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一连数日,苑竹修每天都开心得不得了,拉着落卿在花海中四处逛,终是将这些日的担惊受怕都放下了,每天一直笑着。

  “落儿,要是我们能一直生活在这就好了。”苑竹修温柔地看着落卿,“像咱们以前在山上的时候一样。”

  一样吗?怎么可能一样!总是想开口告诉他,可是见到他由衷开心的样子,落卿却怎么都说不出口。“五天了。”看着日渐虚弱地苑竹修心疼地说道,“还要呆下去吗?”

  “当然了,为什么要走啊?我们就一直呆在这吧。”看着落卿的眼睛,“落儿你看这多美,就是待上一辈子也不会腻啊。”

  落卿看着脸色苍白的苑竹修露出的期待表情,竟不忍心说下去了,只是紧紧皱着眉头,一脸担心地看着他。

  “落儿,快来这边啊!”苑竹修跑到了远处,朝站在原地发愣的落卿挥手。“你看这边也很美啊!”

  “好。”再等几天吧,落卿看着远处的他暗自决定。

  十日了。苑竹修越来越虚弱,脸色惨白,眼眶深陷。可还是一副开心得不得了的样子。“竹修,我们出去吧。”落卿心疼地看着他说。

  “为什么?落儿,你在这不开心吗?”苑竹修疑惑地看着一脸焦急的落卿,完全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看到你开心我就开心了,可是……”要怎么说才好呢?这些时日斟酌再三也不知道怎么开口才不会让他失望。

  “落儿。”打断了她的话拉起她的手深情地说道,“落儿可知道,这就是我最想要的生活。带着你远离尘世,隐居于青山绿水间。”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我们不再有任务使命,不用再担心敌人的算计,你也再不必紧锁眉头。”说着将手抚上落卿的眉间,将皱起的眉舒展开来。

  “这是你的愿望吗?”看着迷醉在满足中的苑竹修,郑重地问。

  “是啊,这就是我的愿望啊。没想到真的可以实现,简单像做梦一样,可是这不是梦,落儿就活生生地在我身边,这样就够了。”满足的看着落卿,痴痴地笑着。

  “你的愿望以后总会实现的,但不是现在。”拉起苑竹修的手,严肃地说,“竹修,跟我出去吧。”

  闻言,苑竹修一脸欢喜转为失望,不解地看着落卿,“落儿是不喜欢与我在一起吗?”

  “不是的!”看着他像孩子一样满是委屈失落样子,心都揪到了一起。“只是,我们必须要出去,不能再呆在这了。”

  “为什么!这里这么美无忧无虑的生活不好吗?”说着竟然愤怒了起来,上前按住落卿的肩膀,“落儿你想要什么?我不能给你吗?”

  “不是这样,你听我说!”眼前的苑竹修一反平日温良的样子,竟开始发狂起来,落卿的肩膀被他按的生疼。

  “我不听!你是嫌弃我不能像无执一样幻化法术讨你开心?还是你想要那个教主给的奢靡生活?你回答我啊!”苑竹修近乎疯狂地摇着她。

  “你冷静点!”状况比想象的还要糟糕,落卿明白再这么下去,定是要出事了。“你先放开我,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尽力的想将苑竹修安抚下来,可他根本听不进去。

  “放开你就会离开我了!这些天你一直想要走,你的心根本没在我这!我只是想一直守护你,你为什么不给我机会?”不等她回答又自顾地说起来。“你不能走!我不会放你走的!你要你一直留在我身边!”看着落卿又痴痴地笑起来,”落儿,我喜欢你啊,我最喜欢你了。”

  落卿感觉到了肩膀上他手的力度在渐渐减弱,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再看他已经褪去了刚才的愤怒,一副痴笑的样子。

  “落儿,落儿,落儿。”苑竹修渐渐松开了手,只是痴痴地叫着落卿的名字。

  不能再等了,再下去怕是他的命都要没了。落卿拉过他,上前就是一巴掌,这一巴掌蓄足了十分力气,狠狠地打了下去。

  苑竹修被落卿的这一巴掌,打得痛得够呛,也瞬间清醒不少。“落儿,这是做什么?我是做错什么事了吗?”

  “你忘了我之前告诉你的话了吗?不要被你所看到的所蒙蔽!”落卿一反平日里冷静的样子,急切地吼起来。

  “落儿,你在说什么?”见她这么着急,苑竹修不可思议地环顾四周,“不!不可能!”

  “可不可能和我出去就知道了!”说着就拉起了苑竹修快步朝前走去。

  “落儿,不行!我们一起呆在这好不好?”苑竹修近乎哀求的声音。“我们不要出去了,就呆在这吧,这像梦里一样美。”

  看着如此狼狈的苑竹修,心被狠狠地揪到一块。“确实是个梦,可是他并不是一个好梦,所以该终结它了。”说着落卿走到了某处,大声喊起来,“我们要出去!马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