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如卿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落卿失踪

如卿梦 一木夏 2486 2019.07.11 14:03

  数日后夜晚,医馆中。落卿燃了一盏油灯,独自在看医书。

  苑竹修寻着灯光找过来,“落儿怎么还不睡?”又看到落卿手中的医书,“屋里这样黑,莫要看坏了眼睛。”

  落卿放下手中的医书,“只是静不下心,便想着还不如看会书。”

  “是啊,这几日都没有动静。不知道他们到底有什么打算。”

  “无论他们有什么打算,我们也只能静观其变了。”落卿放下手中的医书,“也不知道镇东边何大伯的腰痛有没有好些,这几天下雨了,怕是又会发作了。还有西边李婶家的小孙子,黄疸也不知退了没有。”

  “如果咱们一走……”落卿低头望望桌上的医书,没再说下去。

  “落儿……”只觉得许多话在口中,却怎么样也说不出来。

  曾以为,这一世我一定是个狠心冷漠的人,说好了只为自己而活。可是,原来就算是为自己而活,也会对别人牵挂。

  望着窗外的明月,感叹着只有活过,才能明白什么叫活吧。就像他说的,只有活着才有机会遇到不同的人。

  “还没有动静吗?”漆黑的屋子里,男子冰冷的声音格外刺耳。

  “回主子,没有。”

  “哼,还真是沉得住气。既然他们不出手,那咱们就出手吧。把她给我带来,别惊动了那名男子。”又想了想,“别伤着她。”

  “是!主子。”

  隔天落卿聊二人一直忙到晚间才有空出来采购些日常用品。好像好久没和苑竹修一起出来逛逛了,倒是觉得也挺悠闲。

  “落儿,重不重?把手中的篮子给我吧。”苑竹修明明两手中都拿满了东西了,还是惦记着落卿手中那飘轻的菜篮子。

  落卿看他的样子,无奈地笑笑,“一个菜篮子能重到哪去,倒是你,满手都是东西了。要不要我帮你拿一个?”

  “不重便好,我不打紧的,不用帮我拿。”他望了望四周,“那边还有糖人,落儿可喜欢?”

  “糖人吗?”记得小时候,爸爸常给自己买,每次回到家妈妈总会埋怨爸爸,怕让我吃坏了牙。想到这,不禁高兴起来,“我最喜欢糖人了。”

  “那落儿在站在这等我,我去买给你。”说着就要拿着大包小裹地过去。

  “我去吧,你在这等我。”落卿看了看距离挺近的,“你在这也能看见我,我买完了就回来。”

  “好吧,那我在这看着落儿,落儿去吧。”苑竹修手里的东西确实不少,拿过去不方便,好在卖糖人的就在路对面,也看的到。

  “好。等我。”说完把菜篮子放在苑竹修身边,高兴地跑过去。

  “原来,你也有这样孩子气的一面。落儿……,要是有一天你能不再紧锁眉头,肆意欢笑就好了。”看着落卿这样子,苑竹修心里不禁这样想着。

  “哥哥,哥哥,好心施舍我点钱吧,我好几天都没吃饭了。”只见几个行乞小孩正拉着苑竹修的衣角不撒手。

  苑竹修见行乞小孩可怜,便拿出一些碎银子,一一分给他们。“好,去买些吃的吧。”

  “谢谢哥哥,哥哥真是好心人!会有好报的!”几个乞儿说完拿着钱蹦蹦跳跳的跑了。

  “落儿怎么还没回来?”苑竹修抬头向卖糖人的方向看去,却并没有见到落卿,环顾四周也毫无她的人影。

  “落儿!”苑竹修马上跑到卖糖人那里去问,可是老板说刚才她买了糖人便走了,也没有别的线索。“糟糕!落儿去哪了!我怎么这么不小心!”

  落卿渐渐醒来,发现自己被蒙上了眼睛绑上了双手,只能感觉到是被绑在室内的椅子上。试着挣脱了几下绳子,并没有松动。落卿冷静下来,既然被蒙上了眼睛,那就想想别的办法吧。闭上眼睛,感受着身边的一切,她知道盲人的听觉和感觉都很好,现在就要利用这一点找到自救的办法。

  气息……

  屋里有人!虽然屋里并无声音,但是仔细感受,还是能感觉到一个人的气息。平稳深沉……

  “公子就是如此上门赔罪的吗?”落卿感觉到了和香铃在一起的那个男子的气息,他在这里,却不露声色,是在观察我会怎么办吧。

  落卿突然开口,又是如此笃定的语气,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果然不是一般的女子,冷静沉着,这种状况下还敢和他用这种语气。

  男子走上前去,拉下了她的眼罩,坐在了她的对面看着她。“既然如此,就让我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吧。”男子心里想着。

  落卿听见靠近自己的脚步声,直至眼罩突然被拉下,眼睛适应了一会屋里的环境。眼睛定格在了坐在她对面的男人身上。

  果然是他,看样子是冲着我来的,不然可以等我们都在医馆时动手,从凤姑娘得到的消息,千祭掳走的至少是两个人才对。总觉得他的举动很奇怪,是哪里?

  “皱着眉头在想些什么?”男子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的女子。

  落卿看着眼前的人,虽面带面容,可骨子里的冰冷气息绝对无法隐藏,本能告诉她,这个人很危险。“我只是在想,公子的待客之道真是特别。”

  哼,不怕吗?真是有意思的女子。“我是墨夷,不知姑娘怎么称呼?”

  “落卿。”

  落卿?倒是个好名字。转头看到了桌上碎了的糖人,拿到了落卿的眼前,“落卿姑娘还喜欢这种小孩儿的玩应?”

  落卿反倒轻蔑一笑,“公子不也是喜欢这种捉迷藏的小孩儿把戏吗?”

  没想到反被对方呛了回来,真是个灵牙利齿的丫头。看着也不外乎十六七岁,到底有多深沉的心机?“姑娘真是有意思的人呢。”

  “比起公子,实不敢当。”

  墨夷并没有占到便宜,但也不恼,脸上仍旧挂着似笑非笑让人难以琢磨的表情。

  “姑娘早些睡吧。”又玩味的看着落卿,“只是怕是有些人今晚不能成眠了。”

  “公子若是只能以此为乐的话,那我还真是替公子悲凉。”落卿死死地盯着墨夷,毫不畏惧。她知道捉她来,一定是自己有可用之处,在没达到目的前,墨夷是不是轻举妄动的,如此自己也没有必要怕他。

  墨夷只是轻笑几声便出去了。

  我不回去,他一定很担心吧。明明让他等我的,我却这样突然消失了,这一消失,会不会便从此一去不回了……

  迷迷糊糊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落卿身上的束缚也都被松开,桌子上还有一些粥和小菜。朝窗子外望了望,是在郊外。

  看到床边有水盆,便稍作洗漱。然后拿起了桌上的粥,便吃了起来,味道还不错。正吃着,罪魁祸首推开门便进来了。

  看到落卿洗漱完毕,正吃的津津有味,墨夷不由得脸黑下来。“落卿姑娘真是好兴致,可不知饭食还可口?”

  “公子精心准备的饭食自然是可口的。”落卿朝他淡淡一笑,“只是要是能再加点百合,就更好了,不仅口感好,对身体也大有益处。”

  墨夷看着淡然自若的落卿,“看来你是认准了我不会给你下毒了。”

  “这是自然。”如果他想下杀手有的是机会,不必大费周折的把我绑到这来。且身在郊外,只有吃饱了才有机会逃跑。

  “那你就不怕我这么关你一辈子?”

  “那公子可要记着,以后早饭的粥里给我加上百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