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如卿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重生

如卿梦 一木夏 2131 2019.06.25 19:12

  “女娃娃,醒醒吧。该从那梦里出来了。”

  夏语听到了些许的声音,头脑逐渐从混浊变得清醒,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寻着刚才的声音,才注意到不远处有一老者立于花海之中,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刚才这一觉,睡的可好?和平时可有什么不一样?”

  “刚才?”夏语努力从还不太清醒的头脑中搜索着些许记忆,“我记得是在夏府里,夏简之病得很重,她说希望一切都是梦……”

  “梦?!”夏语突然的睁大了眼睛,这个字深深击中了她的神经,让他瞬间就清醒许多。“等等,我睡前是在家里,和爸爸妈妈庆祝完生日就睡下了,难道说?刚才那是个梦?那就是梦吗?”

  “你不是许了十年的愿望只求做一个梦吗?如今如愿以偿,感觉如何?”

  “我……”突如其来的梦境,十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她激动的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原来这就是做梦的感觉。”

  “呵呵,女娃娃,是不是意犹未尽?”笑盈盈的看着夏语。

  此时夏语头脑基本恢复清醒了,这才注意到了周围景象的异样。环顾四周诡异阴暗,远处的月亮是红色的满月且大的出奇,而月亮前是两座巨大石像,而石像中间的石碑上鲜红的“黄泉”二字,红得似要渗出血来。再往近看,才发现自己身处于一片花海之中,只是这花,与平时见得不一样,可是又觉得眼熟。

  “彼岸花?”夏语不可思议的叫了出来,“彼岸花不是传说中开在黄泉路上指引死者的花吗?”夏语想起来了,以前好像是在书上见过,说是它花叶永不相见,所以称为死亡之花。

  几番对话老者走到跟前,夏语才冷静地看清了对面的老者,他满头白头,身着一身白衣,虽看起来已八九十岁高龄,精神却十分好,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此时夏语脑海中出现了一个词,“仙风道骨”用来形容眼前的老者正合适。

  “也不见得吧。”老者摇着头看了看远处的红月亮,“再者说,何为生又何为死呢?”

   “老人家,请问我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我死了吗?”虽不明白老者的话,但仍想问明白自己的处境。

  “不是说了吗,生死本无界,又何必执着于此呢?”

  “如果不是我死了,那为什么在这里?那难道是梦?我还在刚才梦里吗?还是说这是另一个梦?”听不懂老者的话,心里越来越疑惑。

  “是什么啊,就要你自己分辩了。假亦真来真亦假,人生如梦,苦中作乐罢了。”

  老者像回答了问题又像没有回答,夏语沉思了一会,“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十年求一愿,如今你的愿望已然实现,那么你想如何呢?”

  “我想如何?”夏语喃喃自语。她也一直问自己,想过很多次如果愿望实现了会怎么样,是不是就会不再自卑软弱,是不是就可以为自己而活。可是,真的可以吗?十年的这一切的不堪,真的可以因为一个梦就此终结吗?真的有勇气再去面对自己吗?

  “我想又能怎么样?如果愿望真的那么容易实现,我也不会变成今天这样了。”夏语苦笑的摇摇头。

  “女娃娃,虽然等了十年,这愿望不也实现了嘛。莫急莫急。”老者安慰地对她摆摆手。

  “老人家,虽然你说的我不是很明白,但是仍然谢谢你。我很开心,我终于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做一个梦了。”

  可是她想起十年来的种种,不禁痛哭。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活?为了做一个梦?为了看起来不是“异类”?为了不被人排斥?为了许多,惟独没有为了我自己而活。现在想想简直可笑,原来,做梦不过如此,人生,也不过如此。

  “如果能选择……如果能重来……”一滴滴的眼泪落在身边的彼岸花上,茫茫花海中,只听见女孩的痛哭声。

  老者见此,朝着夏语会心一笑,“女娃娃,既然通透了,就按自己想的去做吧,切莫再辜负了自己才好。”说完,老者向着远方的红月亮越走越远。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渺间……”老者渐渐远行,消失在花海尽头。

  “长恨歌?”夏语看着老者消失的方向,沉思着。“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谢谢您的指点。”

  再次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简单古朴的女子闺房,屋子里有木质品独有的檀香气息。

  夏语瞬间清醒睁大了眼睛,“这是哪?”

  仔细再看这屋内的摆设,觉得特别熟悉,好像刚刚才来过一样。夏简之!夏语脑海中飞快出现了一个名字!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个想法,不过她知道不会错,这是夏简之的卧室。那么,发生了什么?

  看见床边的梳装台,夏语起身慢慢的走了过去,她知道真相就在那镜子里,她一步步走过去,腿止不住在发抖。

  果然是这样,看着镜子中的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稚嫩的脸孔中透着不可思议的表情。果然和自己猜想的一样,那么夏简之去哪了?

  “要是……这……都是……一场梦……就……好了。”

  看着镜中面容憔悴的夏简之,想起了她最后的那句话。冷静地想想,其实夏语知道,夏简之应该是已经死了。原本就瘦弱的她是经不住那一晚的折腾的,而且夏语要是没猜错,那灌给她的溲水里怕是也被加了东西。吴氏就是想要她的命,她是躲不掉的。

  “何为生又何为死呢?”

  “是什么啊,就要你自己分辩了。假亦真来真亦假,人生如梦,苦中作乐罢了。”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渺间……”

  老者的话好似又在耳边响起,谢谢你老人家。我现在才明白,我真正的愿望不是做一个梦,而是好好活,为自己而活,不再委曲求全,低眉折腰。如今愿望真的实现了,无论这是一个梦还是我真的变成了夏简之都好,反正从今天起,我不是从前的夏语,我是新的夏简之。她在心里默默发誓,这一世一定好好活,不光是为了自己,也是替那个像自己一样胆小懦弱的夏简之,一切都重新开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