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如卿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现实世界的她

如卿梦 一木夏 2178 2019.06.24 14:28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小语,祝你25岁生日快乐!”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唱着生日歌,将手里端着蛋糕放在桌上,笑迎迎地看着自己女儿。

  “谢谢妈!今天是我的生日,也是您受苦的日子,您辛苦了!”说话是的今天的寿星,25岁生日的夏语,披肩膀的长发,性格温柔恬静,是大家公认的乖乖女。

  “我们把蜡烛点上,来许愿吧。”夏爸爸把蜡烛插好,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儿。“又长大了一岁,要更懂得照顾自己知道么?”

  “我知道了,爸,你放心吧!我这一直不是都把自己照顾的挺好的。”

  “好了好了,来小语,许愿吧!”夏妈妈高兴地点燃了一根根蜡烛。

  夏语闭上眼睛,默默许了愿。这个愿望,她已经连续许了十年,却又未实现过。

  “许好了?还是很神秘的不告诉我们?小时候还会说要个洋娃娃什么的,这些年倒是成秘密了。都不知道你想要什么。”夏妈妈像小孩子似的抱怨起来。

  “哎呀,孩子有孩子的想法,不想说就不说嘛,孩子也大了。咱们别干涉她。”夏爸爸嗔怒地看了夏妈妈一眼说道。

  “谢谢爸爸妈妈,今天这个生日我很开心。至于愿望嘛,听说说出来就不灵了,所以啊,我放在心里好了。而且我也不缺什么啊,爸爸妈妈把我照顾的这么好。”说着亲切地挽起了夏妈妈的胳膊,一脸撒娇的看着她。

  “说得的没错啊,小语开心就好。按照你的意愿来吧。”切了一块蛋糕放在女儿面前。“来吧愿望也许好了,吃蛋糕吧。”

  一家三口一起吃过了蛋糕,看着电视里放着无聊的综艺节目,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夏语小时候的事,时不时哈哈大笑,一家人其乐融融。

  深夜,夏语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秘密吗?愿望吗?会实现吗?”闭上眼睛,想起了十年前。

  某初中的图书馆内,大家都在安静地看着书,不过其中也不乏凑在一起小声聊天的女生们。靠窗的这一桌,就有人耐不住寂寞了。“哎我跟你说,我昨天做梦梦到我去迪士尼乐园去玩哎。超棒的哎!”一个女孩子一脸兴奋的和坐在她对面的同学说。

  “是不是你最近太想去了?没听过么?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我前几天梦到我哥给我买了件超漂亮的裙子呢!”对面的女孩也跟着搭起话来。

  “哎?是么?哈哈,也许吧。”看着旁边看书的夏语。“夏语,你呢,最近有没有做到什么有趣的梦?给我们也讲讲。”

  “我吗?”放下手中的书先是一愣,然后眼神微沉。“我没有做过梦。所以……”

  “没有做过梦?”女生的声音不自觉的大了起来,在原来安静的图书馆中更是格外刺耳,不出意外地引来了旁边同学的好奇目光。

  另一女生看着大家看向这边,压低了些声音,追问道,“真的假的?哪会有人没做过梦的?开玩笑的吧。”

  “是啊,怎么可能呢?做梦是正常人都会有的吧。”

  “是不是你早上醒来就忘了?我有时候也会这样呢,明明知道是做梦了,可睁开眼睛就忘掉了。”女生不顾一脸尴尬的夏语非想问出个什么。

  “我……”看着好像下定决心要问明白的两个女生和边上竖起耳朵想一探究竟的好奇者们,夏语想解释却又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我确实没有做到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

  “是吗?那还是真是好奇怪呢。”藏不住眼底的怀疑,目光扫了扫身边的其他同学。

  “是啊,简直是不可思议呢。”看着旁边窃窃私语的同学,抬头描了一眼夏语,便不再说话。

  夏语听着旁边的同学的窃窃私语和异样的目光,低下头,什么也说不出。

  “哈哈,是吧是吧,多奇怪。哪有人……”看到夏语走过来,立马把话收了回去,旁边津津有味八卦的同学也安静下来。

  闭上眼睛,当作没听到,慢慢的走了过去。

  “真是的,我看她啊,就是故意那么说的。”

  “这种瞎话谁信啊?看图书馆人多故意那么说的吧。显得自己很特别?说谎话也不打打草稿。真是可笑!简直就是异类。”另一个女生翻了个白眼说道。

  “异类?还真是。反正我是和这种人合不来。哎呀也别说,万一他说的是真的呢?哈哈,那就是脑子有病了吧!”

  “好恶心呢,平时一副维维诺诺的样子,装给谁看呢?不过现在的男生就吃这一套,装可怜还真是有市场呢。”

  “哎呀,好了不说她了。烦死人了,看着了就想离她远点。异类!异类!恶心的异类!哈哈”

  “可不嘛,别人看不出来,可是她可骗不了咱们。烦人的家伙!行了,别说讨厌的人了,赶紧走吧,要上课了。”

  说着,两个女孩子一前一后说笑着走出了女厕所。

  “我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说我是异类?我没有说谎啊!为什么要诋毁我?”夏语在女厕所隔间内偷偷的掉眼泪,看着身边这些相处了好几年的同学,一瞬间仿佛都是不认识的陌生人。她们的每一个眼神,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把尖刀,要生生的把人削骨剥皮。

  “现在想想,还记得十年前那个下午呢。”夏语翻了个身,苦笑着。“当时她们一定不会想到,这改变了我的人生吧。”

  “从那以后我变得更内向,不爱说话不敢看别人的眼睛。生怕做错什么让别人讨厌,害怕别人觉得我是怪人是爱说谎的人而排斥我。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每天看着别人的脸色活着,生怕别人稍有不开心,自己便又变成众矢之的。”想到这心疼地抱住自己,“活的好累啊!”

  “从那年开始,我每年的生日愿望只有一个,那就是我希望像正常人一样,做一个梦,哪怕一个也好。想体会他们口中的梦境,或惊喜或伤心或开心或痛苦,无论是什么情绪都好,哪怕是可怕的噩梦也好,只一次就好。”

  “十年了,这十年我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做一个梦啊!”说着,夏语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一个梦而已啊,这么简单的愿望,为什么实现不了。对于别人来说再平常不过的事,对我来说却是奢望。”

  “生日快乐,夏语。晚安,祝你今夜能有一个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